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88)]
拈花时评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88))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当我快要离开硼地拉时,迎来了六十年代第一个新年。驻扎在麦索马日的四水六岭抗暴军曾派人接我和刘淑花到麦索马日过藏历年。当时,我们在麦索马日,真正过了一个来到印度的很轻松,很愉快的第一个新年。
   
     因为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能跑出中共匪军的重重包围和跟踪。真不知怎样感谢达赖喇嘛一路上承蒙多保护,忘不了很多不知名的藏族战友,在一路上献出宝贵的生命,为我们刹开了这条血路,才换来了今天的自由和幸福。
   
   
   
   没头没脑的接头
   
   
     有一天傍晚,我在硼地拉街头散步,突然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近我的面前,问我一声,“你叫罗桑扎西吧?”我说;“是的,我叫罗桑扎西,您找我有事吗?”他说:“那好,您现在跟我一 起到加城去一趟”。我问他:“到加城去干啥?”他说:“您要到一个地方去”,我又问他:“你有没有政府的证明或公函”?他说“没有带来”,我说“那不行,我要向西藏政府请示”。他说:“不行,不必要对他们说,只要您跟我走就行了”。我回答说:“这样不行,我不能擅自离开政府跟你走”。我说了这句话,就没有理会他,他也就没趣地走开了。 后来我到了加城后,才知道那个小伙子就是台湾蒙藏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次帕多杰的弟弟,是安多平措派来,接我到加城,然后准备把我送到 台湾去的。这小子真没有工作经验,那有这样没头没脑的接头?见了面没有说出道理来,跟没有说出详细情况,空口无凭的,叫人跟他一起走,别人能跟他一起去吗?再说,当时硼地拉共产党特务活动的很猖狂,谁会相信他是好人,会把你带到什么地方。
   
   
   中共加城报社被砸
   
     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爆发后,我们不能再住在硼地拉,印度警察局把我们送到加尔各达城。我们住在加城中国街第二旅馆里。加城的天气特别热。当时,我们没有工作,就算有工作,在这么炎热的气节里,白天无法进行工作,只好闲坐在房子里。至于生活开支问题,幸亏我们在硼地拉开饭馆赚了几百块钱。 后来,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派秘书拉毛才仁来看我时,给了一千元卢布,这样维持了几个月的生活。在加城居住期间,每天看到中共在加城的报纸上卖狗皮膏药,造谣骗人,我们看了很气人。当时在加城的我们几个汉民,商量如何对付共产党的报社,经研究定出几个具体方案后,我们组织了十七个人的行动队,就在选择一天节假日的一个晚上,我们行动队的人员冲进加城中共报社的院内 ,绑架了两名在值班的工作人员,砸了报社的印刷器,打字机等设备。但是,我因负责外交,当时没有亲自去参加。
   
     出事的第二天,印度的警察局派人到旅馆来查问,说我们怎么搞的。把共产党的报社给砸了,你们是在抢夺还是想干什么。我们回答说,“我们不是为了抢夺,也不是为了弄钱。因为,因为共产党的报纸在天天说假话骗人,说的和做的不一样。这一点,你们不了解的,我们从大陆内地跑出来,我们知道的很清楚。所以,我们把它砸了。但是,我们没有杀人,只是把两个中共工作人员捆起来,用毛巾把嘴巴堵住后,砸了印刷器及打字机等设备,别的我们没 抢没拿。”
   
     出事那天,当我们的行动队砸了报社设备出门的时候,正遇上印度警察赶到,我们的人看到警察进门,就使劲挥手中的斧头和铁棍,印度警察不敢接近,他们就能冲出大门外跑掉了。但是其中有位贺庆安的人,这天身体有点病,所以被印度警察抓去。第二天印度警察就带着他到我们住的旅馆来要人。当时,由于中印边界战争没结束,印度朝野对中共 没什么好感,印度警察局也就敷衍了事地应付中共报馆的报案。印度警察向报社工作人员说,进报社院内砸设备的人能不能认得出来?他们说,有几个人认识,是从西藏跑出来的。警察说,那很好,我们明天把他们带到你们报社内,由你们来认好了。
   
     第二天,我们十几个人都到报社去,站了一排队形,那个被我们绑架过的工作人员,他领着印度警察来认我们的时候,我们当中有个叫懂新供的人(现住在加城),他冲着那个工作人员说,他妈的,你可要老实一点,不老实小心你的狗命!他听了以后,好象有一点害怕,当印度警察叫他认人的时候,他从我们面前马马虎虎看了一边后,就对印度警察说,认识的一个也没有。印度警察也就没再追查,这件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首到达兰萨拉
   
     事情发生不久,恩珠贡保扎西刚从英国取弹片回来路过加城来看我,他一见到我就问,老朋友怎么样?住在这里习惯吗?我说,住下来没什么困难,就是在这里生活开支太大,我们没有工作,就算找到工作,一天的工资只有两、叁个卢布,生活问题实在有困难。他说,这没关后,我先给你解决一点生活费,以后我再想办法把你接到达兰萨拉去住。等贡布扎西离开加城不久,印度警察派人给我下了个通知,要我赶紧到达兰萨拉去。但是,那个地方不是你常住的地方。我说,这没关后,只要我在那里住几天,能见到达赖佛爷的一面,叫我到 哪儿去都可以。过几天以后,印度警察把我和爱人刘淑花,从加城送到印度北方喜马拉雅山麓的一个山后。这个山叫达兰萨拉。达兰萨拉位 于印度北部,海拔一千五百公尺高的道拉哈山岭上。由于地形的关系,达兰萨拉的夏天天气凉爽,空气清新。而且,山上的风景非常秀丽。在英国殖民地时代,就将它开辟为英国官员夏日避暑的盛地,在这里除了英国人盖的几间一套套的 英式房屋之外,几乎全是未开垦的森林,只有侧山上有几十户本地人家,屋后开辟了一小片园子,种些玉米果树之类。窄小弯曲的山道两侧,羊群在吃草,猴子一群一群地林中树枝上跳来跳去。外地人初到此地,感到这里是世外桃源,与世无争。
   
     1959年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后,就在这里组织了西藏流亡政府,使得这个原来一家印度教经营的原意「慈善旅店」的达兰萨拉,代替了这座无名小山的名词,自从达兰萨拉名满天下。西藏流亡政府的各机关,都设在原来的几间英式房屋内办公,达赖喇嘛的宫邸,选择在一座山上保存较完美的被本地人称之为「萨巴卡·阿下拉木」 SWARG ASHRAM的「意思是印度教神拉木RM住的旅店」古雅英式房屋内 。在这里先到达的大部分流亡藏 民的住宅区,就是在林间荒地上一排排临时打起来的竹棚,以及在侧山上一些经修补后的几十间印度民房。这里只有两家印度人经营的商店和茶馆,一家藏人经营的竹棚小藏店。一所印度政府办的医疗站。唯一的学校就是只有五十名儿童的孤儿学校。我和刘淑花就住在藏人经营的竹棚旅馆里。我头一次来到这里,我可以见到达赖喇嘛了。当我听说,过几天以后能见到达赖喇嘛的消息后,我的心情跳动的忐忑不安。我怎么见他,见了他要说些什么,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后来,我想等见到达赖喇嘛,到时他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几天以后,藏政府派人通知我,要我赶紧穿好衣服,要去见达赖喇嘛。我在原藏军第一德本达拉·彭措扎西的陪同,把我引进达赖佛爷
   
     抵会客堂,经彭措扎西的指点下,我向达赖佛爷磕了叁个头,按藏人礼节献了一条洁白的哈达。当时,达赖佛爷笑嘻嘻地伸出双手握住我的手,问我你就是罗桑扎西?怎么样,这 儿的生活习惯吗?有没有困难?我恭敬地回他说,没有困难,一切都很好,只要跑出共产党的魔掌,过上自由生活,尤其在您的无微不至地关怀下,我俩的吃住问题都解决了,请他放心。我见到眼下的佛爷这么和蔼可亲、体贴入微,真不知如何感谢他,说着说着,眼泪就不停地流下来,别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达赖佛爷看着我就说了些安慰的几句话,就对原藏兵德本达拉彭措扎西说,你给他们俩安置一下。将近半个钟头的谒见时间就在激动的气氛中流失了,我擦着流水站起身来致谢告辞,他也吩咐他的待从,拿出一条纯白的丝巾哈达,为我挂上,祝福我平安快乐!
   
     我在达兰萨拉住了八、九个月以后,当时因为中印边界战争打的比较激烈,印度达兰萨拉的警察局派人撵我,说我过去是共产党的军官,不能住在达兰萨拉,我们不信任你。我说,这事有情可怨,没关 系,你们把我送到什么地方都可以,我不在乎。当时,他们准备把我送到民索马日。这时,达赖喇嘛的随从官员帕拉 ·图等帏登对印度警察说,我对他还有事情交待 ,不能马上把他带走,警察说,你写个条子,他要住多长时间,帕拉老爷说,一个礼拜,他随后写了个条, 签了字,把我留下来,这时候正赶上达兰萨拉头一个举行西藏独立抗暴叁月十日纪念活动。
   
   
   下放门索社区
   
     我和淑花住在达兰萨拉不久,被印度治安人员把我们谴送到麦索马日难民集中营。到了麦索马日,当地印度治安人员又把我们带到治安所,问我们从那里来。我回答道,从达兰萨拉来的,有没有证明?我说,证明留在达兰萨拉。那里人?我说中国人。他一听,争大眼睛,把我和淑花从头到脚看了以后,便笑着说,中国人怎么跑到麦索马日来了?我立刻回答道,是你们政府把我俩送到这里,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政府把你们送到这里,你们先住下。我听了,不大对劲,我急忙问他,要住多长时间?能不能到别的地方去?治安人员不耐烦地回答道,不要多问了,这里是印度麦索马日治安所。我没有再说什么。当时,我觉得这件事,办得有一点不合乎程序,明明是他们送我们来这里的,可是他们硬说不知道,是 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我心里捉摸不定。
   
     事隔不久,治安人员又把我们叫到治安所问话,当时,提问的人换了个年纪大一点的,懂中国话的官员,他不像上一次年轻的治安人员那样。待人比较有礼貌。他开始发问时,和上一次一样,问我从那里来?叫什么名字?我回答说,我从达兰萨拉来。我的汉名是姜华亭,藏名叫罗桑扎西。我原是一名驻藏军官,因不满中共杀父之仇,投奔西藏曲西岗珠组织,打共产党;从西藏一直打到印度边境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他听我讲完话,是这样,你为什么不留在达兰萨拉?我说,是你们政府不让我留在达兰萨拉,硬送我到这里。您不信,请您打电话问达兰萨拉印度治安所,话说到这里,他深思了片刻对我说,你先别急,我把情况向上面汇报后,政府一定会妥善安置的。第二天,麦索马日治安所 派一辆专车,把我和淑花送到硼地拉,我们在门达旺寺遇见原西藏政府四品僧官,堪穷图登尼玛。他见了我俩高兴地说,你们来的正好,我是根据藏政府和印度政府协商后,专程前来接你们到印度南部门索社区安置的。我们经由堪穷图登尼玛的协助,办理了前往印度南部门索的手续后,从硼地拉坐车到印度第二大城市加城,再从加城坐火车,途径马达拉斯,帮加罗尔等城市,经过七天六夜长途行程。到达印度南部门索市。又从门索市坐车,大约走了半天的路程,我们这才抵达目的地-比拉郭巴藏人德吉林「幸福村」社区。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