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江中学子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小图:江西宜黄“杀人工程”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1
·图:当局指使人拔邹引娇种的菜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1
·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假装打电话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2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2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3
★★★★★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抚州爆炸案一周年 物是人非
·抚州悲曲:钱明奇的拆迁 败诉与信访
·凤凰周刊:抚州爆炸案制造者的上访人生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江西房霸邹怀刚夫妻
·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李惠兰开车来邹怀刚家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摘邹引娇种的菜
·(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菜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邹怀刚夫妻说李惠兰要升镇长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0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1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2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3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4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5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6
· 县里给了邹国宏“101万拆迁款”
·宜黄官员用挖掘机等谋杀访民
·江西宜黄“翻墙”镇长李惠兰
★★★★★
·潘洪其:“强拆”不可能“有理”
·评论:非法强拆才可能导致“国将不国”
·离谱的“以强拆带动自愿拆迁”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文)人生路上风雨兼程
·(图文)养兔兼钻研中草药
·(图文)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图文)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文)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4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派挖掘机将邹怀刚前屋和店面推倒
·(视频)县里派挖掘机将房霸邹怀刚前屋和店面推倒
·(图)江西宜黄官员元宵节后继续拆迁“攻坚战”
·(图)中国医学院潜规则:医学生未完成毕业前临床实习同样可以顺利毕业
·江西某高校王牌专业大学生:诊所上班遇检查脱白大褂躲仓库
·高格非:寻找中医失落的传承
·(图)江西宜黄强拆前的谣言和阴谋
·(图)江西宜黄拆迁公司:半夜派人来拆,你房子倒了与我无关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耍花招写出无法律效力的《承诺函》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接连拟出三份《承诺函》和两份《承诺书》
·(图)江西宜黄官员:你文采很好,但有些东西不能那样写
·(图)江西宜黄官员强拆前的“演练”和“擦枪走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邹怀钢(失业,监控人员) 站在邹引娇家门口歪曲事实,造谣诽谤,败坏邹引娇母子的名誉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邹怀钢(失业,监控人员) 和大弟邹怀光(失业,中共线人)站在邹引娇家门口歪曲事实,造谣诽谤,败坏邹引娇母子的名誉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大弟邹怀光(失业,中共线人)在邹引娇家门口掏出他房屋的国有土地证证件……歪曲事实,造谣诽谤,败坏邹引娇母子的名誉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邹怀钢(江西宜黄县轻工综合厂叛徒、内奸、工贼) 在邹引娇家门口假装“打电话”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指使娘(宁某,家庭妇女,中共线人)四处造谣诽谤,败坏邹引娇母子的名誉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

下图:监控人员李金珠(家庭妇女,邹怀钢之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李惠兰大姐)抓住这个机会摇唇鼓舌大肆煽风点火,说我在前屋下流水坑两侧和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墙面和底板弄狭了坑才导致洪水从坑里涌上小巷路面。李金珠居心叵测,恶意造谣中伤企图挑唆周围几十户受洪水侵扰的邻居将我前屋下流水坑两侧和底部浇筑的钢筋混凝土墙面和底板砸掉去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李惠兰,邹引娇弟邹怀刚的小姨子,现任凤冈镇党委副书记( 协助书记分管党群、综治工作,协助镇长分管信访、土管、城建工作,并负责与县直对口单位的联系、协调工作),兼任镇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这些年,随着房价的上涨,建筑行业工人的工资也水涨船高,在宜黄县,泥瓦匠、木工等干一天要150元左右,小工干一天要100元左右。工价虽可观但未必每天都有活干,工匠为揽活干都会主动上门毛遂自荐,所以只要出钱不愁找不到人来干活。因为宜黄县官员暗中使坏,我出钱都请不到相关师傅,所以,许多活尽量自己干。丈夫系原黄陂农具厂木工,我懂一些木工也会一些泥瓦活,儿子则做助手。因为人手不够又没有相关设备,施工进度自然要慢一些。4月8日上午,县里派居委会陈主任、唐××和二名女工作人员来看流水坑。我说,不久前下了几场雷阵雨,因县里做的工程弄狭了坑,洪水几次从坑里涌上来,淹没了小巷路面,还灌进了附近居民公共饮水井,政府这样弄是在坑害老百姓。陈主任说有居民向她反映了这事,承认坑确实弄坏了。我全家花了几天才将前屋下流水坑一侧用于浇筑钢筋混凝土墙面的模子板(整体高一米多,长约十米)钉好。模子板虽已钉好,但将搅拌好的混凝土跨坑运送注入模子板内也是一大难题。如果单靠手提,干不了多久就会筋疲力尽,为此,我全家商量和制作了一凹形滑槽。滑槽由木架和铁皮制成,使用时架在坑两边,一端抬高一端放低,用这种方法跨坑运送混凝土注入模子板内省时又省力。邻居和路人看了都说这方法好。需要浇筑的钢筋混凝土墙面高一米多、长约十米,搅拌运送混凝土至滑槽内也是一项重体力活,我家三人显然人手不够。亲戚唐某某骑电动车从谭坊(离县城二十里)赶来帮忙。四人汗流浃背干了一天。为感谢亲戚帮忙,我给了唐某某二百元报酬。流水坑另一侧因被钢筋混凝土柱子隔成几段,浇筑钢筋混凝土墙面可以分段施工,故没有再请人来帮忙。

    如果认为我前屋下流水坑两侧浇筑钢筋混凝土墙面就可以高枕无忧一劳永逸,那未免过于盲目乐观,未解决的问题仍很严峻,甚至可以说致命。下中到大雨时,洪水从我前屋下已封闭坑面出水口暴射出来,冲击力和破坏性非同小可。施工方放在我前屋下已封闭坑面出水口处的三块钢筋混凝土板因底部沙石被洪水淘空,钢筋混凝土板经受不起暴射出来的洪水冲击,几场中雨过后,三块钢筋混凝土板被拦腰冲折了二块。如果不采取相关措施加固流水坑底,一旦坑底被淘空,屋毁人亡仍无法避免。要杜绝这一隐患,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弄干流水坑里的水在坑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底板,但要弄干坑里的水也并非易事。县里民生工程选择在去年十月深秋枯水季节施工,当时,施工方用二台水泵日夜抽都未能抽干流水坑里的水。目前正值春夏之交水量充沛季节,再加上流水坑上游几处大水塘经常放水,要抽干流水坑里的水难度可想而知。听说我打算在流水坑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底板,一些懂行的人专程到现场实地察看,断言:“坑里的水这么多这么急,要在坑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底板简直是异想天开。除非弄几台大功率抽水泵日夜不停地抽,否则无法施工。”我向施工方负责人钟某某提出租借水泵抽流水坑里的水,钟某某借故推托,不敢将水泵租借给我。我又向其它几班施工队提出租借水泵抽流水坑里的水,因为宜黄县官员暗中作梗,他们纷纷以“没有大功率水泵”、“水泵坏了”、“水泵被人借走了”等推托,也不敢把水泵租借给我。租借水泵行不通,自己花上千元买几台新水泵用后闲置也不划算,只能另想办法。我全家花几天设计和制作了几个凹形“引水槽”。“引水槽”由木架、铁皮和厚塑料皮制成。我把“引水槽”放在流水坑里做试验,效果确实不错,“引水槽”能将坑里绝大部分的水引流。邻居和路人看了都说这方法妙,抵得上几台大功率抽水泵。运用这个“土办法”,流水坑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底板才得以完成。由于设备简陋、下雨须停工等原因,我前屋下流水坑加固工程断断续续干了一个多月才完工。因为采用“引水槽”引水,省了上千元买几台新水泵的钱,整个加固工程材料费只花了三千多元。让坑里洪水把我房屋冲垮的阴谋落空后,当局又四处造谣说:“政府打算补偿她(邹引娇)加固前屋下流水坑材料和人工费七千元,她嫌少,要敲诈政府一万元。”有些人听了半信半疑,问我有没有这回事。我对他们说:“政府的钱不会轻易给普通百姓,我无权无势无关系,政府至今一分钱都没给我。给我七千元我绝对不会嫌少,如果你们有关系帮我去拿这七千元,我还可以从中拿一部分给你们做辛苦费。”

    5月17日上午,一场中雨过后,宜黄河里水位无明显变化,但我家屋边的流水坑里却洪流汹涌浊浪翻滚,洪水从坑里涌上来,淹没了小巷路面,灌进了附近居民公共饮水井。小巷一片汪洋,水深处将近一米,行人无法通行。我前屋下已封闭坑面出水口暴射出来的洪水,小巷路面来的洪水,再加上马路旁涵管来的洪水,三股洪水在我前屋下汇合。我前屋下水势异常汹涌,用翻江倒海来形容也不为过。邻居和路人看了都胆战心惊,都说我如果不自己花钱加固前屋下流水坑房屋必倒无疑。县里派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到现场实地察看。洪水肆虐了二个多小时才逐渐退去,小巷路面留下满地淤泥。县里又派了多名工作人员到现场实地察看。政府工作人员、周围邻居、行人和看热闹的人来来往往,我屋边小巷一时人头攒动。李金珠(邹怀钢之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李惠兰大姐)抓住这个机会摇唇鼓舌大肆煽风点火,说我在前屋下流水坑两侧和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墙面和底板弄狭了坑才导致洪水从坑里涌上小巷路面。李金珠居心叵测,恶意造谣中伤企图挑唆周围几十户受洪水侵扰的邻居将我前屋下流水坑两侧和底部浇筑的钢筋混凝土墙面和底板砸掉去。流言止于智者,明眼人只须到现场实地察看一番便知问题症结所在:我屋边这段流水坑原本就比其它几段宽得多,我在前屋下流水坑两侧和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墙面和底板后,仍旧比其它已封闭的几段宽,洪水从其它几段已封闭坑面涌上小巷路面,但唯独没从我前屋下涌上来,相反,我前屋下流水坑里的洪水比小巷路面来的洪水低了一大截;在我加固前屋下流水坑之前,洪水从其它几段已封闭坑面涌上小巷路面的情形就发生过几次,这一点也充分说明洪水上涌与我加固前屋下流水坑无关,归根结底是县里民生工程错误设计和施工导致的。李金珠说得舌敝唇焦,却收效甚微,只得悻悻离去。黄昏时分又下了一场中雨,流水坑里再次涨水,洪水从坑里涌上来,淹没了小巷路面,灌进了附近居民公共饮水井。漆黑的夜晚,小巷路面洪流滚滚,我前屋下的流水坑也再次洪流汹涌浊浪翻滚。小巷旁一栋砖木结构老房子里住着一位老人,儿孙都不在身边。因为房子地势较低,大门前的台阶被小巷路面的洪水淹没。有人打110,请求警方把老人转移到别处去。110警车没过多久就来了,警车上下来几位警员。有几位警员卷起裤脚沿小巷路面涉没膝洪水去救助老人。其中一名涉水警员“咣当”一声从身上掉了一件东西到小巷路面洪水里。这名警员随即弯腰用手在小巷路面洪水里摸寻。其他几名警员见状也帮他在小巷路面洪水里摸寻。这几名警员摸寻了好一会儿也未找到。旁边有人问掉了什么东西,这几名警员一会儿说“手机”,一会儿又说“数码相机”,之后又说“警用,金属材质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东西不得而知,从落水声音来判断应该是一件金属材质比较重的东西。因为宜黄河里并未涨水,雨也停了,小巷路面洪水逐渐退去,老人说不必转移到别处去。这几名警员临走时又嘱咐附近一位邻居洪水退去后帮忙寻找失物。洪水退离小巷路面后,这位邻居拿手电筒在布满淤泥的小巷路面搜寻了一阵子,也一无所获,看来这件东西早已被洪水冲入坑里了。

    以前,只有每年汛期宜黄河里涨大水,洪水倒灌进流水坑,小巷才会被淹。这些年,宜黄河上游大小水电站越建越多,房地产开发大量采挖河里沙石,河里涨大水越来越少。除2010年6月20日宜黄河里涨了一次大水外,之后几年都未涨大水。县里民生工程因错误设计和施工,成了名副其实的“坑民工程”、“害民工程”,甚至“杀人工程”。现在,只要雨下得稍微大一些久一些,洪水就会从坑里涌上来,小巷一片汪洋沦为泽国,周围居民开门就能“看海”。除出行受影响外,因洪水灌进附近居民公共饮水井,洪水里既有雨水也混合有上游上千户百姓生活污水、化粪池的水等,细菌、病毒等有害物质严重超标,附近居民饮水安全也受到威胁。5月20日下午,宜黄县主管城建的陈伙明副县长、县自来水厂李所长等一行人来小巷实地察看。小巷周围居民纷纷向陈县长反映相关情况,提建议和要求。陈县长当众做出二个承诺:一、采取相应补救措施,想办法将流水坑里的水分流一部分到别处去,减轻小巷被淹程度;二、县里出资将自来水管道延伸安装至小巷内,需要自来水的居民都可以来接,解决居民饮水安全问题。我对陈县长说:“有人(李金珠等)说我在前屋下流水坑两侧和底部浇筑钢筋混凝土墙面和底板弄狭了坑才导致洪水从坑里涌上小巷路面,请问您有什么看法?”陈县长倒也爽快,实话实说:“和你在前屋下坑里施工无关,不是你这里的问题,主要是坑前面几处有问题。”宜黄县官员办事一向雷声大雨点小,有时甚至只打雷不下雨。将流水坑里的水分流一部分到别处去之事被束之高阁,一直没有下文。自来水管道延伸安装至小巷内工程进展也极为缓慢,至今仍未完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