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郭国汀(加拿大)

   

   

   

   人权律师没有言论自由权,也没有自由接受境内处记者采访的权,没有议政论政的自由,甚至被禁止为人权案件辩护。

   

   

   我于1984年8月开始在福建执业,20年来一直主要从事涉外经贸海事诉讼业务。自2003年1月始在互联网上发表100余篇评论文章,对中共当局的一些 政策及司法公正、政治体制、法治、人权等提出了一系列主张;同年六月出任郑恩宠律师的辩护律师,先后作为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 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由此受到中共当局不可理喻的打击报复,先由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非 法责令停业,骗走律师执业证抢走内含20年执业心血结晶的工作电脑,并于3月4日上演了一场听证闹剧,复于3月6日出动几十名警员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罪”名,对我家和办公室搜查,扣押我的全部人权案卷,私人日记,帐单等物品,枉法刑事拘留,取保侯审,软禁;切断电话线,没收手机等一系列恐赫下流手段。 我的亲身经历突显了中国人权的可悲现状。

   

   一、中国首例以律师违宪言论而被停业及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例

   

   中共当局指控我的言行有如下九个方面内容:

   

   

   鼓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

   

   在《我的二十年律师生涯·哲思飞天》中,我认为"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对国家进步至关重要,表示愿意为在中国实现言论自由而奋斗终身。在“面对 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等文章中,声称只愿做思想、行动、灵魂自由的人。列举了郑恩宠律师获罪和近年来的若干个案,认为当局以言治罪是"极度虚弱的表 现",是"缺乏自信的必然结果"。在担任师涛的辩护律师之后,表示"自由就是无所畏惧,中国人民同样应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否定和反对一党专制的极权独裁政体嘲讽四项基本原则和三个代表

   

   我认为:"专制极权独裁政体在全世界范围内给人类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灾难,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坏的政体,是中国人民的死敌",因而主张"坚决反对一党专制, 坚决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我还认为,建国以来国家屡次出现重大决策错误,根源"在于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存在严重缺陷"。慨叹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副产品,指出 一个禁止讲真话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强调"一党专政的极权独裁政治不改革,就别指望有真正意义上的司法公正"。在办理黄金秋网上组党案件中,我指出" 结束一党专政,开放党禁报禁,是时代的要求、人民的心声、历史的必然"。

   

   

   3、否定共产主义的可能性,表态"不爱共产党",认为"中共已经到了末日"。

   

   我在20年前,就认为共产主义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永远无法实现"。自述"不爱共产党"的理由是:共产党进行专制封锁,推行愚民政治;共产党不仅独霸 主流媒体,而且把互联网变成了"国内局域网";共产党厚此薄彼,军费高昂而教育穷蹙,造成文化成就乏善可陈;共产党的腐败难以遏制,官僚、司法和学术"都 已腐败不堪";认为共产党用自行纠正错误来证明自身伟大是荒唐的,因为"纠正错误理所应当,根本不值得夸耀"。在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认为"中共已经 到了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呼唤中国人权律师

   

   有感于在办理郑恩宠案、黄金秋网上组党案和瞿延来宣传法轮功案过程中亲身经历的司法不公,认为人权律师才是当今中国最需要的。认为中国律师肩负着伸张正 义、推动政改、维护人权的使命,伟大的律师应当着眼于国家民族的长远福祉,应当勇于直面真相言说中国社会的真问题。诚实正直胸怀坦荡,富于正义感和献身精 神。针对共产党统治下新闻封锁、司法不公的现实,大声疾呼开放党禁报禁,主张从推动党派退出司法领域入手实现司法公正。

   

   

   公开反对胡锦涛将国家最高权力集于一身

   

   《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是签名者致吴邦国委员长及全体代表的公开信。请愿书认为,鉴于国家军委主席职位事关国家民族的前途 命运,不是共产党的私事,请求人大"将国家军委主席一职和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职务分开"。请愿书还呼吁胡锦涛能"有自知之明","主动让贤"或"推荐其 他合适人选"。反感权力过分集中,担心效法朝鲜控制言路成为"新政"加强执政能力的主旋律,认同请愿书的核心诉求,故参与了请愿书的网上签名活动。

   

   

   网上公布辩护大纲与申请中共党员法官回避

   

   除将为黄金秋案一审的辩护大纲公布在"中国魂"网站上之外,鉴于该案被告人系因从事网上组党活动而被共产党控制下的检察机关指控,认为具有共产党员身份的 法官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难免有失公正",并且一审判决结果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为此,在上诉时向二审法院提出回避申请,希望该院能"指派非中共党员组 成合议庭审理此案。"还认为,黄金秋"是国家最需要的不可多得的人才","年轻人在海外自由的天空下,发表过激言论实乃再正常不过之事",呼吁二审法院公 正司法,"绝不应当把他一棍子打死"。

   

   表示愿意为政治良心犯辩护

   

   认为政治良心犯绝大多数是品格高尚,学识渊博,思想独立,爱国爱民,无私无畏的民族精英;国家最宝贵的人材;当局不应当将他们驱逐出境获投入监狱。

   

   

   公开批评中共镇压八九六四学运

   

   六四学生爱国民主运动是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复苏与复兴的一场伟大运动。学生们提出的反腐败反官倒,要求民主的呼声,因胡耀邦的去世而引发。中共当局却为一党之私,残暴地弹压了一场波及全国的轰轰烈烈的爱国学生运动。

   

   表示要制止祸国殃民,劳民伤财,荒谬至极的镇压法轮功运动

   认为信仰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人权,有关镇压法轮功的做法不但没有法律依据,而且明显违法。

   

   

   

   综上,我的言行集中在争取思想,言论出版自由;反对极权专制独裁、一党专政;呼吁司法公正,公开批评中共的错误政策尤其是8964镇压学运和无所不用其极的镇压法轮功。

   

   

   二、打击报复

   

   (一):停业取保侯审与软禁

   

   2005年2月23日,上海市司法局突然采取欺骗手段强行收走我的律师执业证,强抢走工作电脑,导致我的执业生涯全面滩痪。3月4日,所谓公开听证纯属欺世盗名走过场的闹剧,为阻止旁听,临时变更听证地点。

   

   3月6日晨,上海市公安局竟出动几十名警员分两批突袭,查郭律师的住所和办公室,强行扣押日记,及所有政治犯,法轮功学员,和强迁户的案卷及大量文件和手 机.将郭律师强行带至派出所做录相笔录.随后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由对我取保侯审将我软禁在家中.同时切断了我家电话没收手机切断我与外界的一切联 系,家人外出全部被跟踪.十余部小车数十名警官24小时监控,特设监听器进行24小时监听,每天下午被带至派出所录相笔录。

   

   真实的原因是因为我公开撰文批评中共对镇压六四民主学运及法轮功的政策,公开为政治良心犯,法轮功学员,及强迁户辩护.执业20年,我公开宣称要成为一名中国人权律师,专门为政治犯,信仰自由,劳工维权人士辩护.岂料为当局所不容,欲置于于死地而后快。

   

   (二):强迫写所谓思想认识与保证

   

   思想认识与保证:

   

   说实话,让我写诸如此类的东西,我感到非常屈辱。自2005年2月23日始,因律师执业证及工作电脑硬盘被司法局取走,导致我无法工作学习,律师业务全面 滩痪.而自3月6日迄今,由于失去人身自由,因无法承担每月应摊成本,我被迫忍痛放弃历经千辛万苦创办的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再次成为一名名符其实的" 穷大律师".经两个月的反思,我自认为仰不愧于天,俯无愧于地,无论面对祖国,对人民还是自已的良心,皆问心无愧。兹遵令谈如下几点认识:

   

   

   我的思想观点由来已久有其深远的历史渊源和基础.1984年我毕业于吉林大学国际法专业.大学期间曾备考三个研究生专业,亦即:国际 公法;国际私法; 国际环境法.特别是是备考国际环境法过程中,我的思维能力起了质的飞跃.在法理,哲学和政治学领域有一系列发现和创新.其中最重要的观点是生态平衡原理与 社会政治生态原理相同.在自然环境中环境因子越多,该环境的自净能力越强且呈等比级数增长;同理一个国家的人民各种思想越活跃,对于防止社会灾难的自我调 节能力越强也呈等比级数增长.这是业已被人类社会历史证明了的真理.因此一党专政实质上不利于国家民族的根本长远利益.我认为这是党禁开放,报禁开放的哲 学基础.但因此观点我蒙受了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即被校方当作精神分裂症患者强行关入精神病院21天!)

   

   

   1984至2003年1月,为避开政治,我致力于办案读书学习,并在国际贸易法,国际海商法和国际海上保险法领域进行了深入研究,主 办了千余起各类诉讼案;出版了十部法学专译著,包括《当代国际贸易航运法经典名著译丛》四部;发表了300余篇论文,评论,案析;被LEGAL500评为 2002年度亚太地区中国最佳海事律师;1994年评为二级律师,1997年参评一级律师;分别被聘为武汉大学、上海海事大学、中国对外经贸大学兼职教授 和客座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国际商会调解中心调解员。经20年奋斗,本人业已成为海内外有一定知名度的专 家学者型海事律师。

   

   

   2002年6月本人创办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并学会使用电脑。首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中国保险网和中国海事审判网设立专栏。随后知悉刘 荻,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杨子立,张宏海等,以及罗永忠,杜导斌分别因在网上发表文章被拘捕或判刑,所涉罪名均为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我历来对以言治罪的违宪 做法极为反感,对其严重的危害性有深刻的体认,我特意查阅了网上所能找到的上述人士的相关网文,发现他们实际上均是忧国忧民的知识青年,其政论或评论文章 均有相当水准,文中亦能反映出作者的思想品格。我对当局的做法不理解亦不赞同,我主张任何问题均应公开讨论争辩,重大敏感问题更应公开充分讨论争辩,因为 只有经得起公开论辩者才可能是真理,且这是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权,而决不应当动辄用强制力强行压制。因此于2003年7月初在中国律师网上与李建强律师一 道发起《关于废除和修改刑法第105条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议案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和胡锦涛的公开函》签名活动。同时出任郑恩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罪一案的辩护律师。其间我在中国律师网上发表了千余篇短文,讨论网友们关心的法律政治人权等问题,成为最受欢迎的写手之一。

   

   

   但中国律师网却先后叁次奉命封杀本人的IP与ID,唯一的理由是我的言论涉及敏感话题。同时记者朋友告知上级有令:有关郭国汀的信息 一律不得报导!随后东方早报解除了我的法律专家点评专栏;另一报纸因发表采访我的文章,主编被撤职记者被调离。公安部门公然威胁我的当事人不得聘请我任其 代理人,我对当局的此种心胸狭隘的做法不以为然。鉴此,我转至武汉大学,厦门大学,中南政法大学网站继续发言,并开始在中国魂网上开设专栏。随后在博讯, 新世纪,大纪元发表文章。目的是行使受宪法保护的言论思想自由权,表达个人的独立见解与观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