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今天我絕食——英雄多多益善!]
郭国汀律师专栏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大纪元专访郭国汀 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郭国汀谈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中共的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专访】郑恩宠律师郭国汀谈郑案内情
·【专访】辩护律师郭国汀谈清水君案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US lawmakers ask Beijing to reinstate law firm of rights activist
***国际透视
·北朝鲜疯狂发展核武器为哪般?
·中国强劳产品出口的罪孽
·郭国汀 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加拿大总理斯蒂芬 哈柏
·只有抛弃马列毛实现法治自由民主21世纪才有可能属于中国
·华盛顿邮报详细报导陈光诚案判决情况
·中国是国际网络表达自由的头号敌人
·华盛顿邮报陈光诚案庭审报导Chinese Rights Activist Stands Trial After Police Detain Defense Team
·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十个国家胡锦涛称要向北朝鲜和古巴学习政治!
·国际人权观察就赵长青狱中受虐致胡温公开函
·中国驻美使馆拒收立即释放师涛的国际呼吁书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哀悼吴湘湖记者
·BBC 英语新闻报导《冰点》被封事件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关注声援杨天水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谴责中共迫害记者李长青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杨天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我絕食——英雄多多益善!

   作者﹕郭國汀

   

    今天是星期日,又輪到我接力絕食。上午讀到丁子霖的公開信,袁紅冰的駁論及劉路兄《霸氣》一文,深感今日劉路已非昨日建強,當年與我併肩戰鬥在中國律師網的劉路安在?絕食抗暴運動之爭,本屬方式方法策略之爭,人們有不同看法有爭論可以理解,然而一切應以大局為重更不宜動輒人身攻擊。南郭認為袁紅冰先生駁論大原則正確,但其個別用辭確實存在不夠恰當易引起誤解之處,同時袁先生有時對他人的感受不太在意,易得罪人,這是日後應當注意改進的;但他對丁子霖函中的糊塗觀念的批評完全正確,儘管用語過激。當然我得聲明,對天安門母親的代表丁子霖我十二分尊敬。至於劉路指責袁先生之論則在大原則上謬誤不少,儘管在語言的嚴謹,邏輯的嚴密方面,劉兄似勝一筹。

   

    首先,劉兄借他人之口指責袁紅冰是北大法學院出來的法盲,嘲諷他是個文學青年。依據是在論述法律維權的檄文中大量使用文學語言和文學手法。

   

    南郭以為隨意指責一個法學教授是法盲顯然不妥,何況袁先生決非劉兄指責的那樣,恰恰相反袁紅冰教授是個有真才實學的真正的法學家、思想家、政治家。文學青年說則顯然是某些心懷妒忌者對英雄才子的酸葡萄。軟體動物說其實並沒有大錯。袁先生並非指丁子霖本身和勇敢戰鬥在維權第一線的律師,充其量僅是對某種現象進行的猛烈批評;多含恨鐵不成鋼之意,更有對某些似是而非之論下猛藥之效;若用於形容總體上的中國文人,包括眾多所謂大律師則是恰如其分的。至於用文學語言和手法來論述法律維權並無不可,其感染力比乾巴巴的法言法語顯然更易引起關注。若能將文學語言與法學論文完美結合那是再好不過的事;語言風格僅是作者獨特個性的體現,沒有必要千篇一律。個人好惡某種語言風格,不應成為判斷人們論點正確與否的標準。袁先生的語言華貴想像力之豐在法學家群體中堪稱一流令人羨慕,這決不是缺陷而是罕見的優點。

   

    其次,劉兄指責袁是跑到國外去才敢高談闊論做英雄狀,才開始高唱英雄主義。

   

    此論差矣。一則袁先生決非跑到外國後才開始高談闊論做英雄的,他是個天生的英雄,也是個心無城府疾惡如仇,但富於詩人情懷,文學家素養深厚的政治思想家,更是個有赤子之心的大才子。六四學潮他積極投身其中,此後從未停止過反抗中共暴政的抗爭。他自94年後臥薪嚐膽重新創作出《自由在落日中》、《文殤》、《金色的聖山》、《回歸荒涼》等四部史詩性煌煌巨著,對國人苦難更深層的剖析,對中共暴政有更深刻的揭露批判!其對摧毀中共專制暴政將起的作用決不容低估,只需看看中共將該四部傑作皆列為禁書即可見其對中共致命的攻擊力度。堅持在國內戰鬥很好,在國外堅持戰鬥自有另一番不可替代的作用,不存在誰高誰低之分,那種認為出國即是逃跑之論並不足取。事實上流亡國外堅持戰鬥一點也不比在國內容易。我在國內是個小有名氣的專業律師,在海外則成為一文不名的窮大律師即是明證。

   

    再次,劉兄指責袁紅冰身上卻沒有一點法學家的氣味。他蔑視法治,公然貶斥改良,煽動革命,在分析高律師的維權合法性問題上,也充滿了可笑的邏輯詭辯。

   

    南郭以為袁先生是充滿詩人氣質富於文學天才貨真價實的法學家,他對沒有人權的中共偽法治確實不屑一顧,他對偽改良主義的確猛烈抨擊,對全民大起義大革命也確實熱情嘔歌。這一切皆沒有錯!至於袁文中個別邏輯不周延的推論客觀存在,有時不顧他人的感受嚴厲批評當然也是袁先生的缺點但同時也是極大優點,這表明他是個光明磊落直言不諱的正人君子,儘管日後行文應注重改進。至於劉兄對袁紅冰先生的指責顯然太過!沒有人權的法治只能是偽法治,蔑視中共偽法治,批判偽改良主義,明確正確的民運大方向,為革命正名辯護理所當然。中共法院事實上已經喪失正常社會維護社會正義公道的功能,特別是審理有關政治良心異議人士、信仰自由及所有敏感案件的法官,幾乎百分之百淪落成為中共專制暴政的工具與幫兇。指望通過個案推動促進中國司法公正司法正義,只能是美好善良的空想。中共不徹底跨台,中國決不可能有法治,更不可能有司法公正或司法正義。鄭恩寵案,郭國汀案,朱久虎案,李伯光案,高智晟案包括李建強案等律師受中共當局打擊報復案皆證實了此點!一個連人權律師的基本人權都毫無保障的社會,決不可能有人權!而沒有人權的社會,決不可能有法治!

   

    第四,劉兄認為:中國式維權本來已經超出了原來的文本意義,帶有泛政治化的傾向,而高律師發動的「絕食抗暴運動」加上海外各政治勢力的推波助瀾,更是典型的政治化運作,維權的成分已經非常稀薄。

   

    這裡劉兄將律師維權與政治絕對對立真是對中共體貼入微,似乎要維權就不得過問政治;要議政就不得當律師。這純屬中共流氓政權的霸道觀念。當年上海司法局長即曾多次言及:你不要搞政治,要搞政治就不要當律師!我為鄭恩寵辯護是搞政治嗎?為黃金秋抗辯或為法輪功抗辯是搞政治嗎?這是流血的鬥爭!他甚至如是說。劉兄主張的所謂中國式的維權實質正是在中共獨裁掌控立法司法審判一切的情況下,在中共劃定的範圍內進行的抗辯,亦即不得公開案情,不得接受海內外採訪,不得為法輪功作無罪抗辯的靜悄悄的維權。這對自保當然是佳策,然而對維護當事人的切身利益是否最佳就難說了,更不用說推動司法進步政治改革。其實,爭政治權力是最大的人權,國人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被徹底剝奪了57年!難道政治權力是中共一黨的專利不成?!憑甚麼律師不得過問政治!律師參政議政天經地義理所當然!高智晟律師僅因為公開為法輪功辯護即被強行停業;三次公開致函胡溫,那是高智晟還認可胡溫的表現。然而愚不可及的胡溫不但不保護支持高智晟,反而放任特務採用各種下流手段長期監控監聽跟蹤甚至暗殺手段對付一位敢於講真話的人權律師!如果說高智晟現在介入政治,那也是被中共逼出來的;正像我——一個對極權專制政治十二分反感,單純如童最不適宜從政的專業海事律師,如今同樣被逼得走上政治之途一樣!不過,南郭以為律師是最適合從事政治的群體,至少比中共那些技術官僚和真正的法盲要更合適。至於海外各政治勢力之說,法輪功肯定不是政治組織而僅是修煉團體,儘管他們爭信仰自由權本身也是政治權利的訴求;民運組織從事政治理所應當;反共不等於反中國。絕食抗暴當然不僅僅是維權,也必然會有政治訴求。結束中共一黨專制暴政是全體不願意做奴隸的國民的真實意願。

   

    尤其錯誤的是,劉路認為:袁其實不是英雄,不管你有時裝得多麼像,你是個只有到了大洋彼岸才敢敲響法錘宣佈逮捕中共領導人的「偽法官」,一個隔岸煽火的起鬨主義者。你的道德勇氣令人懷疑,你的凌雲霸氣令人厭惡。

   

    劉兄此處的反唇相譏實在離譜。南郭以為袁紅冰先生當之無愧屬於當代中國英雄。且不論他的四部偉大著作,亦不說他的眾多雄文勁論,僅其首創民間審判中共的理念必將載入史冊,至於他受200餘人權組織及上萬名個人授權組成的審判中共國際司法委員會委任,出任悉尼審判中共國際法庭大法官,實乃前無古人的偉大創舉,他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大法官;他即將作出的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判決同樣必將永載史冊。其對中共專制暴政的震憾威懾力量足以令中共貪官污吏喪膽!而中共獨裁掌控下的法院中大多數法官,尤其是刑事庭審理政治異議及信仰自由案或敏感案件的所謂法官們才是真正的偽法官!他們根本沒有獨立審判權,沒有人格更無道德勇氣,唯有聽命於中共獨裁者的無奈。中國司法部才是偽司法部,你我均吃過該偽司法部的苦頭想必深有體會;中華全國律師協會也是個偽律師協會,想必你也不能不同意我的論點。律師協會竟然對鄭恩寵、郭國汀、朱久虎、李伯光、高智晟包括李建強律師的冤假錯案全部裝聾作啞,豈非貨真價實的偽律師協會!當然一切罪惡的總根源在於中共邪惡黨!劉兄在此大是大非問題上有如此糊塗見解,實在令人吃驚。我注意到劉兄近來諸多是非不分的論點諸如:法輪功不是健康力量之說,中共是合法領導力量之論,袁紅冰是偽法官之譏,皆是站在中共立場言說,這不能不令我懷念當年的劉路!但願劉路僅是出於身在專制暴政下身不由已所說的違心之論。不過既違心可以保持沉默呵。

   

    雖然敬佩劉路兄的才華,我們過去曾併肩戰鬥在為政治異議人士抗辯的第一線,在我受到中共當局迫害時亦得到了劉路的大力聲援支持,依情依理我本應當站在劉兄一邊;然而吾愛真理勝過一切。我實在無法認同劉兄對法輪功,共產黨,政治的基本觀點;更不能苟同劉兄對袁紅冰教授的極不公正的否定性評價。

   

    劉兄的支持者,一位北大碩士孫成志認為少一點英雄多一分成功。難道英雄是失敗的根據?!南郭以為英雄多多益善,這是個英雄輩出的時代。高智晟無疑是中國律師群體中最了不起的英雄,儘管他確實不是中國人權律師的先行者;張思之、莫少平才是真正的中國人權律師先驅者。但他卻是中國人權律師中大智大勇大仁大義影響和推動社會進步貢獻最大的一位;當然這與天時地利人和有關。高智晟律師的成功令人羨慕,一個從業不到五年即成為司法部評選的全國十大律師之一,不到十年業已成為全球最知名的律師的自學成才者,怎能不令人妒忌?!南郭以為高智晟的作為之所以受到一些人的非議,很大程度上正是此種深埋於人類心靈深處的強烈妒忌心作祟。南郭以為我們應當像徹底拋棄中共一樣唾棄此種有害無益的妒忌心。

   

    其實,人人皆可成為英雄。中國律師中比高智晟素質優秀者大有人在,中國律師中臥虎藏龍;然而有高智晟此種大勇大智大仁大義者屈指可數。我曾說過:英雄還是狗熊往往只是一念之差。但這裡的狗熊並無太多貶義,僅是說能英雄一回何樂不為。因為中國決非英雄太多,而是狗熊太多。南郭其實也是因一念之差未能成為英雄,而成為「不戰而逃」的半個英雄甚至是狗熊;當然我這一念並非考慮自已或出於害怕流氓中共,而僅是不想過份傷害家庭和愛女儘管巨大的傷害仍未能避免。我也說過在全球接力絕食抗暴運動中連絕食24小時都做不到,不願做或不敢做者,你們還能做甚麼?!此處指的是在此種幾無風險的全民抗暴運動中,一個國人連這點勇氣或犧牲都不願意奉獻,那多半是麻木不仁的表現。因為絕食抗暴運動的偉大意義不在於絕食本身,而在於他是一項人人皆可參與、表達的全民和平抗暴精神運動,並通過此運動達到喚醒民眾組織集結民眾;至於全球接力絕食抗暴運動要達到的目標。首要目標是要求(而非請求更非懇求!)中共當局立即停止使用黑社會流氓手段對付人權律師,維權人士及民眾。其次是要求立即開放黨禁,開放報禁。再次是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一切政治良心異議人士及信仰自由人士。最終目標乃終結中共專制暴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