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
东北一虫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在五一劳动节中祈祷农民工早日摆脱悲惨的命运
·律师也是弱势群体
·任命的村官滥用权.民选的村官难维权
·拖延义务教育实施就是严重违法
·不为百姓利益负责的权力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大障碍
·悼念及缅怀林牧先生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何时做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再悲哀——有感于唐元隽出逃
·政治钟摆
·你们误解了刘刚先生——给纪晓峰先生书
·我被第六次非法抄家──给国际社会及联合国人权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紧急呼吁书——关注逃往台湾的民运人士唐元隽
·请美国政府出面给予唐元隽政治庇护──致美国国务院的公开信
·谈谈中国民主党的发展问题──回世遵先生书
·不要用践踏人权方式来迎接新年 -- 关注杨天水和许万平及郑贻春的人权状况
·今天被传唤经过
·我的控诉
·东北三省民运人士原定“五四”座谈会被公安当局封杀
·專訪冷萬寶:紫陽辭世 心情難平靜
·長春民主人士冷萬寶訴被拆遷遭遇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怀念林牧先生 -- 一个真正有尊严的人
·给人权团体书之一
·给人权团体书之二
·《关于假释人员冷万宝在假释期间的规定》
·——争取人权点滴录
·和谐社会难道就是官商勾结坑害百姓所构建成的吗——有感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被拆迁户的遭遇
·一个志愿军家属因野蛮拆迁处于悲惨的状态之中
·房地产——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祸国篇)
·评《中国人权发展50年》白皮书
·旧闻:吉林民运人士冷万宝在网上发表文章再次被抄家
·旧闻:吉林異議人士申請註冊人權組織
·鉗制新聞自由的危害性
·房地产业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殃民篇)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摘录微博7月23日《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翅膀沾满了自由的光...》
·摘录微博7月24日《给人阳光自己光明,给人黑暗自己难保不恐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315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第十九章
   
   1
   
   半月之后的一天,袁园出现在机场的大厅内,与他在一起的还有杨帆。
   “史海怎么还没有来?”杨帆看着机场大厅里的电子钟焦急的问袁园。
   “别急,也许他有许多事情要和清华姐交代呢,另外他也想向尤一仁多了解一些过去朋友的一些状况。”袁园安慰着她。
   杨帆听到清华姐的时候还没有过多的反应,可是听到那个尤一仁的名字的时候, “尤一仁,这个人我好像认识,但想不起来是谁了。”她的眉头略微皱了一下。
   
   两天前,袁园看着史海在木屋前的白桦林里拖着一条直腿来回徘徊时,上前关心地问心事重重的史海:“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做的吗?”
   “这么一走,我真的是担心夏莲的孩子怎么办?本来我就愧对她。”史海眉宇形成了一个川字。
   “问题是你目前的状况也根本无法照顾孩子。”袁园的话也算说正要害。
   无语的史海沉默了一会,“你想办法让我跟清华姐见一面。”他之所以想见她有几方面考虑,未来可能也通过她了解孩子情况,还有在棚户区住了那么多年她是那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她,走之前不打声招呼这样一走似乎太不近人情了,也太不仗义了,走时怎么也得感谢一下啊。
   “这事我来安排吧。”袁园想说在这个时期安全应该放在第一位,但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最好你别去,我住的地方一定是会控制的挺严的,先去那栋房子把一头的家里,那家里只有一个老人和孩子,你让孩子去找清华。”
   “还记得,我给学生送大衣和食品那天晚上,给我们拍照的那个人吗?”
   “你说的是尤一仁啊,那个白白胖胖的那个人。”
   “是他,前几天我在外地弄过来几车大米,其中有一车给了他老婆开的粮油店,之前并不知道那店是他家开的,在店里巧遇到尤一仁,我当时没有认识出来他,是他认出我的。”袁园对尤一仁几乎不了解什么,只是那天晚上他的相机灯光拍照后,才记住了他这么一个人。“他正好有车,这样方便一些。”
   沙龙里的朋友除了被捕的朋友外,他还真的是挺想念那些质朴并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那些铁厂的朋友们,正好也想通过他了解一下其他朋友的一些状况。
   “为了安全起见,我想最好安排在飞机起飞前的时间里见面。”
   “在这个非常时期,你还冒险去做那事?”史海就刚才袁园说的弄大米的事情。
   袁园笑笑没有说什么,这么多年他通过自己的独特方式获得的钱财不算少,但到手的钱他几乎用到那些急需救命钱或难以维持生计的家庭中了。他知道自己处于不安全的状态之中,所以有钱就尽快给予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平时手中的钱还真不多。这次临走前还是需要一些资金的,正好段子爵说外地当地驻地部队再倒卖一批粮食,那时部队做生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而且是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当时国家在经济方面实行双轨制,部队常常拿到国家计划内价格的物资,然后通过市场议价卖出,获取超额利润。袁园以一家粮油公司的名义很快以汇票的方式达成交易,在运输过程中就几乎倒卖掉弄到手的大米,他通常很少在本地做这个事情,但他这次打破常规拉回两辆卡车,也许是因为自己要走,让这个地方也受益一点盗也有道的品格吧。当他看到开店的人认识后,把一卡车的大米很便宜的卖给了尤一仁。事后尤一仁还请袁园上饭店吃了一顿,当说起史海时,尤一仁总是含泪为他祈祷。
   袁园为了让史海了去一点心愿,就想起了尤一仁。
   
   袁园把护照、机票、登机牌递给杨帆后,想要说“你先去安检”的话,但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我们先走吧。”
   “等等他来了再走吧。”杨帆疑似有些哀求。
   “我们不能在一起扎堆走,那样会不安全的,千万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夫妻,你我的名字一定不要忘记的。”
   杨帆的心理还是忐忑不安的,她知道稍有的疏忽就会功亏一篑。
   在他们顺利通过安检向登机口走去时,他们的身后传过来一个声音不大但足以让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前面两位,请你们留步。”
   “不要回头,继续走。”袁园镇静对杨帆轻声说道。
   杨帆腿肚子都有些转筋了,但还是挽着袁园向前走。
   他们身后的脚步声快速起来,很快冲到他们身边,随即又跨到他们前面挡住了他们的路,俩人无奈地停下了脚步。
   
   半个月前,袁园在木屋的天空中看到往西飞去的飞机时,在他的心里产生一个想法,史海与杨帆留在国内过逃亡的生活总不是长久的事情,让他们先到国外避难也许是目前的缓冲之计。他之前找人办理的港澳回乡通行证还在有效期,飞往香港找到了“黄雀在后”救援组织。袁园把史海和杨帆的照片及当时官方在抓捕后在报纸报道的有关史海等人的新闻资料交给他们后,他们把袁园拍了几张照片。几天之后,从北美洲过来三个亚裔人,其中两人是夫妻,另一人长得和史海有些相像,女的和杨帆有些像双胞胎,另外一个让袁园有些吃惊的是,那个女的丈夫长得与袁园近似,两人像史海和杨帆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弄出一个与袁园近似的人,就有些不理解了。
   直到“黄雀行动”的人说明后,他才知道为了安全起见让他与杨帆装扮成夫妻会更安全些,之所以让袁园与杨帆装扮成夫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现在的杨帆精神上存在问题,史海这样逃犯能把自己的安全照顾好就不错了,何况史海受伤后还留下了明显的残疾,所以出逃的过程中由袁园照顾杨帆相对会好些。但有一件事情是袁园没有想到的,在他外出的时候,杨帆竟然鬼使神差地恢复了本来的状态,但她精神上的恢复却让尹尔仲与吴慧楠付出了最沉重及最惨重的生命代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2014/10/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