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大V”别贪,给不是“V”的弟兄们也分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一看到那么多钱,眼都红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许污蔑裸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知道在民主体制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据说皇宫用过的“官遥”就是便壶都价值连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粪坑的蛆永远都是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人民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自由从来就不是恩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文化专制的年代里诚实是危险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在威渐行渐远时代里》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同苏格拉底对话中给你带来的灵魂上的升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做人的真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宪政的存在是防止国家权力泛滥的保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救救孩子和保护孩子是一个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既然人民被称之为国家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民谣与官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国家你可以用冰冷的面容无视我火热的胸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质疑两高是否把根源本末倒置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真正的爱国者绝不会去做阿谀奉承的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宇宙真理”危害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人是靠不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骗死人真不偿命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如果真可以有梦的话》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即使雨后的清新空气中飘着清香的茉莉花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五毛有两种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自己更是掩盖或编造历史的集大成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结果不知道又会损害谁的形象?》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你早就夹边沟的干活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绣花理论能给人带来什么呢?》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咬人的狗还会有奶喝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如改革两字成了涨价的代名词》
·强烈呼吁当局释放王功权先生——由王功权先生被带走所想到的其它
·强烈呼吁当局释放王功权先生——由王功权先生被带走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对于无辜者死亡的怀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对屏蔽自己文字引出的一点看法》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奴才的献媚》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国家如醉鬼搀扶人把手伸进腰包里》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专家除了做鹦鹉似的学舌还要做狐狸》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鹰犬与犬儒》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严重造假为什么不作为打击对象?》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严重关注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3日)《严重关注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权力真的是具有可卡因作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别指望有普世价值的取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当言论走投无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思想是封不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当官方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良知难道真的成了洪水猛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4日)《当你让我相信人权比美帝国主义好五倍的时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惩罚失去了意义,王功权获得了主宰自己命运的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秩序是建立在平等公正正义及和平的基础之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历史有时真的是会倒退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5)《当一些官方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选择性公开对话百害无一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自由与尊严同阳光与空气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枪在手,好意思问天下谁是英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没有宪政难有生活保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抹黑普世价值就是抹黑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关注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无宪政于官于民都有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6日)《践行宪政是对官员最好的保护》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自由的重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真正的爱国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不遵守底线谁都有可能是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致力于国家走向健康有序的秩序之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法治内涵》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7日)《给教育部长出个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波兰大游行向政府申请了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警钟长鸣重要的启示意义》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是谁担心王功权的存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敌对势力”的存在重要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想去天堂的路,但结果是通往地狱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王功权放弃安逸生活致力于公民建设难道有罪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良知难道真的是没有存在的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网络天空飘落着六月的飞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当正当诉求无门走极端,谁之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8日)《谁对王功权先生生活在社会中不放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理想主义者并没有因89枪声之后而灭绝》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良知不会因为恐怖而消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关注正直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高墙无法阻拦对王功权先生的祝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让别人紧张,自身也不会有安全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祝王功权先生中秋节快乐的帖子也给屏蔽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反宪政就是把国家推向文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从电影《芙蓉镇》引申说点其他,帖子也屏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不卖土地,世行行长以为我们傻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当质疑等同于谣言时》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获得尊重是与善和爱是不可分割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的尊严与人基本权利不可分割》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由“以房养老”想到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替当局想一个释放王功权先生的特色借口》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下载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无论是封闭还是开放,为什么各阶层人都往外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当你苦恋国家,但国家爱你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自由乃是人类的天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宪政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体制缺陷加速人性恶中的部分喷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只有在被骂中才会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反省薄熙来为什么无视及践踏宪法那么长的时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315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第十九章
   
   1
   
   半月之后的一天,袁园出现在机场的大厅内,与他在一起的还有杨帆。
   “史海怎么还没有来?”杨帆看着机场大厅里的电子钟焦急的问袁园。
   “别急,也许他有许多事情要和清华姐交代呢,另外他也想向尤一仁多了解一些过去朋友的一些状况。”袁园安慰着她。
   杨帆听到清华姐的时候还没有过多的反应,可是听到那个尤一仁的名字的时候, “尤一仁,这个人我好像认识,但想不起来是谁了。”她的眉头略微皱了一下。
   
   两天前,袁园看着史海在木屋前的白桦林里拖着一条直腿来回徘徊时,上前关心地问心事重重的史海:“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做的吗?”
   “这么一走,我真的是担心夏莲的孩子怎么办?本来我就愧对她。”史海眉宇形成了一个川字。
   “问题是你目前的状况也根本无法照顾孩子。”袁园的话也算说正要害。
   无语的史海沉默了一会,“你想办法让我跟清华姐见一面。”他之所以想见她有几方面考虑,未来可能也通过她了解孩子情况,还有在棚户区住了那么多年她是那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她,走之前不打声招呼这样一走似乎太不近人情了,也太不仗义了,走时怎么也得感谢一下啊。
   “这事我来安排吧。”袁园想说在这个时期安全应该放在第一位,但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最好你别去,我住的地方一定是会控制的挺严的,先去那栋房子把一头的家里,那家里只有一个老人和孩子,你让孩子去找清华。”
   “还记得,我给学生送大衣和食品那天晚上,给我们拍照的那个人吗?”
   “你说的是尤一仁啊,那个白白胖胖的那个人。”
   “是他,前几天我在外地弄过来几车大米,其中有一车给了他老婆开的粮油店,之前并不知道那店是他家开的,在店里巧遇到尤一仁,我当时没有认识出来他,是他认出我的。”袁园对尤一仁几乎不了解什么,只是那天晚上他的相机灯光拍照后,才记住了他这么一个人。“他正好有车,这样方便一些。”
   沙龙里的朋友除了被捕的朋友外,他还真的是挺想念那些质朴并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那些铁厂的朋友们,正好也想通过他了解一下其他朋友的一些状况。
   “为了安全起见,我想最好安排在飞机起飞前的时间里见面。”
   “在这个非常时期,你还冒险去做那事?”史海就刚才袁园说的弄大米的事情。
   袁园笑笑没有说什么,这么多年他通过自己的独特方式获得的钱财不算少,但到手的钱他几乎用到那些急需救命钱或难以维持生计的家庭中了。他知道自己处于不安全的状态之中,所以有钱就尽快给予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平时手中的钱还真不多。这次临走前还是需要一些资金的,正好段子爵说外地当地驻地部队再倒卖一批粮食,那时部队做生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而且是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当时国家在经济方面实行双轨制,部队常常拿到国家计划内价格的物资,然后通过市场议价卖出,获取超额利润。袁园以一家粮油公司的名义很快以汇票的方式达成交易,在运输过程中就几乎倒卖掉弄到手的大米,他通常很少在本地做这个事情,但他这次打破常规拉回两辆卡车,也许是因为自己要走,让这个地方也受益一点盗也有道的品格吧。当他看到开店的人认识后,把一卡车的大米很便宜的卖给了尤一仁。事后尤一仁还请袁园上饭店吃了一顿,当说起史海时,尤一仁总是含泪为他祈祷。
   袁园为了让史海了去一点心愿,就想起了尤一仁。
   
   袁园把护照、机票、登机牌递给杨帆后,想要说“你先去安检”的话,但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我们先走吧。”
   “等等他来了再走吧。”杨帆疑似有些哀求。
   “我们不能在一起扎堆走,那样会不安全的,千万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夫妻,你我的名字一定不要忘记的。”
   杨帆的心理还是忐忑不安的,她知道稍有的疏忽就会功亏一篑。
   在他们顺利通过安检向登机口走去时,他们的身后传过来一个声音不大但足以让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前面两位,请你们留步。”
   “不要回头,继续走。”袁园镇静对杨帆轻声说道。
   杨帆腿肚子都有些转筋了,但还是挽着袁园向前走。
   他们身后的脚步声快速起来,很快冲到他们身边,随即又跨到他们前面挡住了他们的路,俩人无奈地停下了脚步。
   
   半个月前,袁园在木屋的天空中看到往西飞去的飞机时,在他的心里产生一个想法,史海与杨帆留在国内过逃亡的生活总不是长久的事情,让他们先到国外避难也许是目前的缓冲之计。他之前找人办理的港澳回乡通行证还在有效期,飞往香港找到了“黄雀在后”救援组织。袁园把史海和杨帆的照片及当时官方在抓捕后在报纸报道的有关史海等人的新闻资料交给他们后,他们把袁园拍了几张照片。几天之后,从北美洲过来三个亚裔人,其中两人是夫妻,另一人长得和史海有些相像,女的和杨帆有些像双胞胎,另外一个让袁园有些吃惊的是,那个女的丈夫长得与袁园近似,两人像史海和杨帆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弄出一个与袁园近似的人,就有些不理解了。
   直到“黄雀行动”的人说明后,他才知道为了安全起见让他与杨帆装扮成夫妻会更安全些,之所以让袁园与杨帆装扮成夫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现在的杨帆精神上存在问题,史海这样逃犯能把自己的安全照顾好就不错了,何况史海受伤后还留下了明显的残疾,所以出逃的过程中由袁园照顾杨帆相对会好些。但有一件事情是袁园没有想到的,在他外出的时候,杨帆竟然鬼使神差地恢复了本来的状态,但她精神上的恢复却让尹尔仲与吴慧楠付出了最沉重及最惨重的生命代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2014/10/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