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仓库
[主页]->[现实中国]->[仓库]->[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仓库
·上访刑拘遭暴殴,遍体麟朱金娣
·上海拆迁户::强烈抗议中共拘捕杨佳母亲
·杨佳手机后四位是8964,全国发动人肉搜索投诉邮件
·杨佳最后的摄影:万古流芳!(附燕歌行)
·重庆奥运火炬传递惊现红卫兵MM (图)
·上海被杀民警的妻子:警察并不象你们说的这么无能
·张鹤慈 :胡佳反思书
·海公安局尽快公布杨佳被扣六小时的信息/昝爱宗
·大陆读者对博讯的建议
·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主题:中共狂笑不止:世界为何不抵制京奥了
·评: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原文
·李劲松律师举报上海谢有明律师可能是非法拘禁绑架杨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王兆山学学:为杨佳袭警案牺牲民警追悼大会敬献挽联
·刘晓波: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视频:上海访民周阿根四人在北京秘密住地见外媒
·思宁:质疑上海对杨佳的精神鉴定
·怒放的生命——上海杨佳
·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大赦国际推出关于中国的新网站
·东新西兰总理签名抗议中国 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 (图)
·马亚莲:怎有如此比“黑社会”还黑的上海市“人民”政府!
·aaaaa
·民主风暴(纲要)
·赵达功: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高文明:毛泽东秘密诗词大揭秘
·杨佳与喀什:怜惜匪共坦克的螺丝钉?/草虾
·杨佳案透析:杨佳意在为民除害 行为动机全在
·冯正虎:反对迫害 护宪维权
·上海民众谈访民奥运与人权
·上海访民盼人权圣火普照中华
·上访先锋沈婷可能被收买了
·沈婷:祝愿我們早日能脫离中共暴政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图)
·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 /刘晓波
·纪检委与政法委祸国殃民的同样机构
·影星陈冲东方明珠合作抽逃公司资金逃债破产被诉被查(图)
·这个民族病入膏肓/Carl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再审申请书(图)
·冯正虎:誓死捍卫中国宪法与公民权利
·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访慕尼黑霍夫布劳斯啤酒馆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祝维权律师奥巴马当选
·上海维权 新闻(图)
·强烈抗议上海市府信访办恶警的法西斯暴行
·上海真警察与假警察的较量
·二个月前我正确预见了杨佳母亲王静梅的下落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
·上海公安设套抛崔福芳等笔录访民上当分化
·抗议中共把联合国上访定性为“申请政治避难新借口”
·童国菁狱中黙对共匪崔福芳坦然交待上海公安诬陷“有据”
·下流!上海陈恩宠彻底无耻为攻击访民傍名人自编自导“桃色新闻”
·胡耀邦子在港起诉亲江红色富商罗康瑞 组图
·冯正虎向警方举报陌生人非正常侵入私宅
·中央巡视组上海工作现场曝光未见群众露天排队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 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东方日报:中巡组进驻上海,2000人申冤被逐
·江泽民死党黄菊不被允许死在上海
·我为何在中领事馆打灯笼 /美籍华人律师夏钧
·“碉堡了!”上海闸北区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碉堡了!上海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冯正虎上访中央巡视组,细数上海公检法「七宗罪」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昆明现实版的“南京大屠杀”暴力强征政府无责!
·好好学你可能1个也不认识,中国最难的22个字组图
·关注唐荆陵首次准见律师,44岁生日妻子呼吁外界关注
·罗康瑞案件今再开庭 胡德华状告香港富豪
·雨伞运动荣耀归于之锋!/纪晓风
·【铁汉】我的自我辩护/杨茂东(郭飞雄)
·中央巡视组谈话画面首次公开:二对一边谈边记录
·真人示范的全面拉伸动作(组图)
·說話技巧―開口就抓住對方的好感(圖)
·让你充满魅力的10大说话技巧(图)
·能讓你少奮鬥20年的說話技巧(圖)
·沟通达人的7个说话技巧(图)
·过来人:中国人移民北美后14种结局
·大错特错,美国华裔女演员回到中国
·江琴,美国飞回来的中国上海“囚犯”
·动迁户获党委书记拆迁承诺书4个月后被强拆
·上海特殊?踩踏事故无国务院调查组进驻
·个人对柴静视频事情总结收尾/屠夫吴淦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代表团驻地安排列表曝光
·(参考)全国两会期间湖北省来京截访人员名单和联系方式曝光
·(叵测)柴静做到最大,中共先推再撤
·【微视频】柴静做到最大,中共先推再撤
·200万不如30年前1万元,房产仍是抗通胀之王?
·年过50后,你应该放弃的7种东西
·柴玲遭牧师强暴真相,远志明:她勾引我(图)
·三妹:强奸柴玲的远志明是惯犯,华人牧师连署发布调查报告
·美國《今日基督教》頭條報導柴玲指控遠志明強暴事件
·政协委员张抗抗:建议取消“非正常上访”这一用法
·吴弘达(Harry Wu)性侵“六四”学生领袖杨涛的妻子王菁及女儿
·关于倪玉兰郁金香人权奖金的去向说明
·【视频】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文字版实录
·上海冤民孙宏萍“七、一”九哭共产党
·恶心!上海陈恩宠无耻造谎言傍名人自编自导“抄家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

   专访“最小良心犯”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图:9岁和父亲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捕、被逼做假证词的柏子兰。右为姑父华神清。(刘菲/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刘菲洛杉矶采访报导)很少有人会相信中国的90后会经历文革式的迫害,然而现年18岁的柏子兰9岁时就曾被关押逼供、证词甚至写进了给父亲的判决书。这种逼迫未成年子女做假证治罪父母的行为,被人们普遍认为是典型的文革式迫害,却在21世纪的今天重演着。

   生于长寿之乡的壮族女孩

   柏子兰是一名壮族女孩,生于中国广西省巴马瑶族自治县,一个被国际卫生组织认定为“世界第五长寿乡”的地方,人们过着“鸡鸣而起,日落而息”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然而2005年,也就是在柏子兰9岁的那一年,柏家赖以生存的家族企业“巴马县老柏汽修厂”因政府要修巴马公路而被迫停业,处于即将被强拆的边缘。   

   县长:这是国家重点工程,个人一定要做牺牲   

   柏子兰的姑父、逃亡美国的上海维权老人华神清也是家庭企业的业主。他回忆说,新建的二级公路要拓宽,强迫他们拆迁厂房(厂房也包括柏家的住房),却只答应补偿4万2千元人民币。“同样的地皮、在偏僻一点的地方要12万元才能买到,再造厂房,加一起来要30多万元,还不包括我岳父占居的那一半楼,加上那一半要45万元。”“当时的县长跟我谈,说这是国家的重点工程,个人一定要做牺牲。这话我就不能接受了。我哪有那么多钱重新办一个厂。”   

   当时,巴马县老柏汽修厂在巴马新建路284号的建设中被占去场地300平米,停产停业,工人没有工作,老柏厂家十几口人也没有饭吃;建成的公路高于地面1米4,修车厂在2005年5月的暴雨中一片汪洋,机器设备被淹没浸泡在雨水、粪水中。

   2006年,当事人找《大纪元》曝光了这一强拆行为。老柏汽修厂员工说:“6月9日下午2:30,巴马县政府在国土局会议室召开了关于老柏厂生存问题协调会议,县长、县法制办主任黄宏、国土局副局长龙某等参加。罗县长大声号召:‘老柏厂要为二级公路作牺牲。’老柏厂的人听不懂县长这句话的意思,问道:‘我们厂因为二级路停产了几个月了,现在机器设备还泡在水里,县长,您说我们还要怎么作牺牲了?您给我们一个明示吧?’罗县长说:‘有本事你们告去,告到纽约我们也不怕。’”   

   眼看一家十几口人无以为生,在地方政府又讨不到公道,2005年的夏天,父亲柏国龙和叔叔婶婶只好带着柏子兰和她不到2岁的小表妹进京告状。   

   普天之下,莫非党土   

   “天有道国有法”,柏国龙等人一开始对上访北京充满信心。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他们在北京四处上访四处碰壁,被信访官员推来推去,截访官员诬陷为他们是“匪徒”,小旅店不敢接受他们的投宿……“我们住在有好几张床位的廉价旅馆。有一天爸爸坐在床上,唠叨几句‘没活路’了。”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图:9岁的柏子兰(左四)和叔伯婶婶在一起,身穿印有上访诉求的T恤衫。(柏子兰提供) 

   8月11日,一家六口踏上了去天安门广场的不归路。   

   懵懵懂懂的柏子兰以为又要去信访办了,“当时爸爸还是像以前一样,告诉我们去上访。以前我们去过很多信访办,天安门有一个,中南海有一个……”   

   然而这次一家人没有去信访办,而是走上了金水桥,“爸爸就浇汽油。当时我没反应过来,汽油滴到眼睛里,我一直眯着眼,后来被扯上车,又扯到房子里,睁眼才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门口站着一个男警察,后来又进来一个男警察。他们讲了几句,不知讲什么。我在哭,他们嫌我烦、叫我闭嘴。后来他们开始吸烟,威胁我说:‘再哭就拿烟烧你’。”   

   9岁被逼作证按手印 证词写进父亲的判决书   

   柏子兰回忆说:“他们还不让我吃饭,嫌我烦还踢我。不知道几点,警察让我讲几句话,说写下来,就让我吃饭。后来才知道是证词。”   

   就这样,警官讲一句,柏子兰写一句,最后后警察让柏子兰按手印。这份材料不仅作为供词在法庭上被宣读,并成为柏子兰父亲被判刑的证据之一。   

   根据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05年的第559号刑事判决书,9岁柏子兰的证词被列入公诉机关的证据:“证人柏子兰(柏国龙之女)的证言:证实2005年8月11日,柏子兰随四被告到天安门广场,听四人说要自焚。后看到四人往身上到汽油,准备点时被警察抓住。”   

   对此,华神清痛斥历史在重演:“荒唐,9岁的孩子能当认证吗?文化大革命时荒唐一下,现在什么时候了,依然荒唐。为什么荒唐?就是因为它是邪党、恶党,永远荒唐。”   

   这份证词给柏子兰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灵创伤。在2012年发表的一份网路投书中,柏子兰写道:“当时天安门警察‘牛警官’强迫我按手印证明我父亲及家人自杀有罪——把我父亲、叔叔、小姑姑和婶婶投进东城看守所,关押了一年。我是还是一个9岁的孩子,一个未成年人,牛警官强迫我做伪证,不犯法吗?”   

   4个大人各判一年。这一年中,柏子兰和小妹、爷爷生活在广西,靠爷爷每月几百元的退休金生活。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图:父亲被捕后,柏子兰的弟弟和母亲靠捡破烂为生。(柏子兰提供)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图:父亲被捕后,柏子兰(左)和小妹、祖父相依为命。(柏子兰提供)

   柏家的地最终还是被政府侵占,但房子政府没敢拆。柏子兰说:“家人从北京回来后,很多人觉得我们上访有成效,许多人来请教经验。有个农民说家里四五亩地被占,只给1万多元。土地是为生存的,一万元能买多少粮食?简直要把人逼死。”   

   上访户后代被学校拒之门外   

   柏子兰的父亲柏国龙至今躲藏在外,不敢回家。柏子兰因为身边没有父母,受同学欺负,后被姑姑和姑父接到上海。但是作为上访户的后代,如同文革时期的“狗崽子”、“黑五类”,被永远打上烙印,难以过上正常生活。   

   柏子兰在上海就读于上海市虹口区第二中心小学,毕业后,升入继光初级中学就读,成绩一直稳居全年级前20名,并且频频获奖,曾连续获得全国中文语文规范大赛二等奖、优胜奖。老师认为她是有希望考大学的那类学生。但是毕业后柏子兰却被禁止参加中考。  

   “觉得很多事情想做什么都不顺利,想参加中考也不行,只能进职高。”就这样,柏子兰只好报名进入有高中部的南湖职校上学,可是学校突然把对她的学费从一半提高到全额。开学前,班里组织到上海体育馆搞活动,柏子兰因搞不清活动内容没有参加,被班主任算作旷课。“难道这一切是因为我是一个外地女生?或是我是一个少数民族?再或者是户籍歧视?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交不起学费,柏子兰只好继续寻找其他职业高中;但“有点知名度的、有我喜欢专业的,要么要中考成绩,要么要上海户口,都不能上。”最后柏子兰只好“跳了一个区”,到杨浦区上了一所成人学校“杨浦财贸中专”,趁学校“没反应过来(知道她是上访户子女)”时,交钱注册,才避免失学。   

   小小年纪认透了“伟大的党” 逃到美国寻找生存空间   

   姑父华神清说柏子兰“9岁以后就泡在苦水里了”,但柏子兰还是心存感激:“家人对我很好,姑姑姑父呀帮我很多忙,给我很多安慰。”   

   9月8日,柏子兰通过旅游签证来到美国,按照华神清的话说:“对伟大的党,认透了,小小年纪就认透了,逃到美国来,寻找生存空间。”   

   柏子兰并穿上了印有自由女神像以及“自由的火炬照遍了全球”字样的T恤衫留影,表示以前因成绩好被自动入团,还被评为“优秀共青团员”,现在则坚决要退团退队。她说在中国,穿维权文化衫要被抓,“有一次到中南海上访,下公交车,在街上走了一分钟就被抓起来了”。   

   如今来到自由世界,柏子兰紧绷的心情正在慢慢放松,她表示希望今年10岁的弟弟不要再经历她所经历的一切。

   责任编辑:肖眉

(2014/10/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