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陈维健文集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写到这里,想到之虹,她是这样渡过与子明分手的日子,她的泪水是不是濡湿了一病榻,我想她一定是一直捏着子明的手,子明手一定是在她温暖的掌心中,渐渐地冷却下来的。子明虽然英年早逝,但有着这样的妻子守在身旁,生命何短之有,就象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名山事业一样。
   
   子明走了,才61岁,作为一个学者,思想者是最好的年龄。他走得并不突然,海内外的朋友都有了准备。早在九十年代他在狱中已发现了癌,作了手术。去年又诊断为胰腺癌晚期,到美国治疗,他因着乐观,看淡生死,伴着病魔走过来,能到今天这个日子,已非常人所能。


   知道陈子明的名字,早在七十年代未,中国正处在政治风云突变之时,人心涌动,“自由民主”这样的名字再度来到中国。当局还处在懵懂之中,陈子明与一批年轻人已走到了时代的前列,从76年的“四五”运动到79年的“民主墙运动”,再到89年“六四运动”,他既是思想的先锋,又是身体力行的活动家,为此,几经牢狱。我们杭州的一批民运朋友都把子明当作民主的领军人物。
   出国以后,一直关注着子明在国内的活动,2007 年他的好友王军涛到纽西兰一所大学任教 ,使我有机会从一个最亲近的政治朋友中了解到子明。08 年军涛说子明想到澳纽来,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国了。他到澳纽来,澳纽民运界的朋友都视作一件大事。当时军涛正好在美国,我在纽西兰自然尽一份地主之谊。军涛后来从美国赶到澳洲,时隔多年,当俩个政治伴侣终于在澳洲相会,拥抱在一起时,场面相当感 人。
   子明是妻子王之虹一起陪伴来的。他到纽西兰精神很好,都不相信他得了癌症。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感觉象是多年的朋友,有一种它乡遇故人的人间情谊。
   我们在报社给他开了一个欢迎会,请了一些读者来座谈。有读者为他即兴弹唱,他十分动容,眼睛湿润了。“纽西兰汉学会”为他举办了“茶叙”,并赠他为汉学会荣誉会员。虽然子明得过无数个国际大奖,但对小小的纽西兰汉学会的这份荣誉却情有独钟。他再三说,纽西兰是真正的人间净土,我有生之年能到纽西兰,实是三生有幸。
   在纽西兰期间,作为民刊的同道,我们自有不少促膝长谈的夜晚,当年我在杭州办《沉钟》,他在北京办《北京之春》,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 与回忆,他对我们在海外办报相当重视,翻阅着我们的报纸,每一版都细细地阅读,不时地给予意见与鼓励。他说有一天,你们的报纸会回到中国。言谈之中对中国的未来,心心满满。
   我们陪伴子明游玩纽西兰的山山水水,参观了土著毛利文化,也到大学访问。我们一直担心他的身体,不安排较累的行程。当我们在世界最洁净的陶波湖,看到碧波荡漾的湖泊后面的雪山时,他有了上山的冲动。我们为他的冲动所感动,他毕竟是一个病人。这些天来,我们时时忘了他的病,他走路总是精神抖擞,说话总是涛涛不绝,要不是在饭前饭后,从包里拿着一瓶一瓶的药,罗列在桌上,然后一把一把地服下去,不会相信他是一个病人。
   我们到了雪山,他象一个孩子似地踩着雪,奔跑了起来,还弯下腰来捏着雪球,向之虹扔去,活脱脱一个淘气的小孩。一路走来,子明、之虹俩人情意笃深,处处牵手,时时相偎,如同一对蜜月新人。他们俩身穿“情侣装”,刚开始大为诧异,几天下来,便 觉得这情侣装没有比穿在他们俩人身上更为适合了,这是天作一对的神仙夫妻。写到这里,想到之虹,她是怎样渡过与子明分离的日子,她的泪水是不是濡湿了病榻,我想她一定是一直捏着子明的手,子明手一定是在她温暖的掌心中,渐渐地冷却下来的。子明虽然英年早逝,但有着这样的妻子守在身旁,生命何短之有,就象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名山事业一样。
   子明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去了天堂。在纽西兰他说过,天堂就是纽西兰,当天上飞过群鸟时,我想一定有一只是我们的子明。
   (下面是陈子明在纽西兰的照片以作纪念。)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此文于2014年10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