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陈维健文集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美韩海上军演中共高调反击意欲何为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写到这里,想到之虹,她是这样渡过与子明分手的日子,她的泪水是不是濡湿了一病榻,我想她一定是一直捏着子明的手,子明手一定是在她温暖的掌心中,渐渐地冷却下来的。子明虽然英年早逝,但有着这样的妻子守在身旁,生命何短之有,就象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名山事业一样。
   
   子明走了,才61岁,作为一个学者,思想者是最好的年龄。他走得并不突然,海内外的朋友都有了准备。早在九十年代他在狱中已发现了癌,作了手术。去年又诊断为胰腺癌晚期,到美国治疗,他因着乐观,看淡生死,伴着病魔走过来,能到今天这个日子,已非常人所能。


   知道陈子明的名字,早在七十年代未,中国正处在政治风云突变之时,人心涌动,“自由民主”这样的名字再度来到中国。当局还处在懵懂之中,陈子明与一批年轻人已走到了时代的前列,从76年的“四五”运动到79年的“民主墙运动”,再到89年“六四运动”,他既是思想的先锋,又是身体力行的活动家,为此,几经牢狱。我们杭州的一批民运朋友都把子明当作民主的领军人物。
   出国以后,一直关注着子明在国内的活动,2007 年他的好友王军涛到纽西兰一所大学任教 ,使我有机会从一个最亲近的政治朋友中了解到子明。08 年军涛说子明想到澳纽来,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国了。他到澳纽来,澳纽民运界的朋友都视作一件大事。当时军涛正好在美国,我在纽西兰自然尽一份地主之谊。军涛后来从美国赶到澳洲,时隔多年,当俩个政治伴侣终于在澳洲相会,拥抱在一起时,场面相当感 人。
   子明是妻子王之虹一起陪伴来的。他到纽西兰精神很好,都不相信他得了癌症。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感觉象是多年的朋友,有一种它乡遇故人的人间情谊。
   我们在报社给他开了一个欢迎会,请了一些读者来座谈。有读者为他即兴弹唱,他十分动容,眼睛湿润了。“纽西兰汉学会”为他举办了“茶叙”,并赠他为汉学会荣誉会员。虽然子明得过无数个国际大奖,但对小小的纽西兰汉学会的这份荣誉却情有独钟。他再三说,纽西兰是真正的人间净土,我有生之年能到纽西兰,实是三生有幸。
   在纽西兰期间,作为民刊的同道,我们自有不少促膝长谈的夜晚,当年我在杭州办《沉钟》,他在北京办《北京之春》,我们有着共同的话题 与回忆,他对我们在海外办报相当重视,翻阅着我们的报纸,每一版都细细地阅读,不时地给予意见与鼓励。他说有一天,你们的报纸会回到中国。言谈之中对中国的未来,心心满满。
   我们陪伴子明游玩纽西兰的山山水水,参观了土著毛利文化,也到大学访问。我们一直担心他的身体,不安排较累的行程。当我们在世界最洁净的陶波湖,看到碧波荡漾的湖泊后面的雪山时,他有了上山的冲动。我们为他的冲动所感动,他毕竟是一个病人。这些天来,我们时时忘了他的病,他走路总是精神抖擞,说话总是涛涛不绝,要不是在饭前饭后,从包里拿着一瓶一瓶的药,罗列在桌上,然后一把一把地服下去,不会相信他是一个病人。
   我们到了雪山,他象一个孩子似地踩着雪,奔跑了起来,还弯下腰来捏着雪球,向之虹扔去,活脱脱一个淘气的小孩。一路走来,子明、之虹俩人情意笃深,处处牵手,时时相偎,如同一对蜜月新人。他们俩身穿“情侣装”,刚开始大为诧异,几天下来,便 觉得这情侣装没有比穿在他们俩人身上更为适合了,这是天作一对的神仙夫妻。写到这里,想到之虹,她是怎样渡过与子明分离的日子,她的泪水是不是濡湿了病榻,我想她一定是一直捏着子明的手,子明手一定是在她温暖的掌心中,渐渐地冷却下来的。子明虽然英年早逝,但有着这样的妻子守在身旁,生命何短之有,就象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名山事业一样。
   子明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去了天堂。在纽西兰他说过,天堂就是纽西兰,当天上飞过群鸟时,我想一定有一只是我们的子明。
   (下面是陈子明在纽西兰的照片以作纪念。)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此文于2014年10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