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郑恩宠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转载来源:《争鸣》2014年10月号
   特輯:香江民主抗爭
    「八‧三一決定」抵觸《基本法》
   
    四 維


     人大常委決定非「最高權威」
   
     中共中央常委、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九月十六日接見香港工聯會訪京團時大言不慚稱: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對普選香港特首的「核心要素」作出規定,「具有最高法律權威……」,「是不可撼動的」。
   
     作為中共中央第三把手,主要負責中國立法、又主管香港工作的張德江委員長,上述言論其實暴露了他的法盲。
   
     一、人大常委決定是否「最高權威」?否!根據中國《憲法》第六十二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行使下列職權中,第十一款:「改變或者撤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不適當的決定……」。既然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有可能被改變或者撤銷,它就不「具有最高法律權威」,也並非「是不可撼動的」。據此,張德江委員長上述言論抵觸《憲法》,是非法的、越權的、嚴重錯誤的。中央畢竟還有有識之士,張德江的上述謬論,經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向全國及世界播發時,即予刪除。張委員長的謬論,在已經群情激憤的香港不啻火上加油,亦造成極壞的政治影響。
   
     人大常委對港多宗決定違法
   
     二、中國《憲法》第八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決定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定,公佈法律……」。《立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法律由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予以公佈。簡言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未經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予以公佈的,至少尚未完成立法程序,即沒有具備法律效力。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並無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因此作為法律至少在程序上是欠缺的,依法尚未生效;更遑論它「具有最高法律權威,是不可撼動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除了解釋法律,依法不必由國家主席簽署主席令,即可生效。然而縱觀多年來,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問題作出的多宗決定,都未經國家主席簽署法令予以公佈,其合法性引人質疑!
   
     釋法變了戲法
   
     三、張德江委員長所謂的「具有最高法律權威,是不可撼動的」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竟然紆尊降貴放下身段須經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方可生效:也即未經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通過就不生效!北京一方面口口聲聲強調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另一方面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竟然淪落到要由香港立法會依法通過才能決定其生效,豈非上下顛倒之咄咄怪事?
   
     正由於人大常委在二○○四年四月六日對《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的釋法,變了戲法,結果自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附件一第七條:「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基本法》規定二○○七年以後,各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必須進行的法定「三部曲」。至於由哪個國家機關予以修改,《基本法》規定,唯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並非全國人大常委會!
   
     人大常委非法修改基本法
   
     四、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中稱「有必要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一些核心問題作出規定」,「必須堅持行政長官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原則」。
   
     《基本法》序言稱:「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予以闡明。」這是國家對世界、對英國、對中國人民包括香港市民的莊嚴承諾。試問「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及人大常委「八‧三一決定」所謂的「核心問題」,兩者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是「基本方針政策」包含「核心問題」,抑或「核心問題」與「基本方針政策」乃從屬關係?甚至於在「基本方針政策」之外,另有所謂的「核心問題」?無論在《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都沒有所謂的「核心問題」這一詞彙。
   
     《基本法》第四十四條對香港行政長官資格作出的規定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由年滿四十周歲,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它和中國《憲法》第七十九條第二款:「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年滿四十五周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可以被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的規定,類似之處,即此外並無規定其他任何條件!《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規定:「本法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本法的修改提案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國務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據此,若要對《基本法》第四十四條行政長官資格作出改變或增加,包括增加「愛國愛港」為行政長官的資格規定,也只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有權,通過法定程序修改《基本法》第四十四條等相關內容。所以,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對行政長官資格規定,擅自增加了「必須堅持行政長官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的原則」,事實上已對《基本法》第四十四條作了修改,毋庸置疑是非法的、越權的、無效的!
   
     人大常委政改決定違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如下規定違法!
   
     「二、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時:
   
     「(一)須組成一個有廣泛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
   
     「(二)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產生二至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
   
     「(三)香港特別行政區合資格選民均有行政長官選舉權,依法從行政長官候選人中選出一名行政長官。
   
     「(四)行政長官人選經普選產生後,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首先,《基本法》並無任何條文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作出香港行政長官普選產生的辦法。
   
     其次,如果「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必然的結果,所謂的普選行政長官,與第四任小圈子選舉換湯不換藥,穿新鞋走老路如出一轍,違反了《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
   
     再則,《基本法》沒有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對普選行政長官候選人人數、產生辦法等作出決定。
   
     綜上,抵觸《憲法》、《基本法》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二○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決定」,應依法改變或者撤銷!
   
(2014/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