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郑恩宠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转载来源:
    专访滕彪:中国那些百折不回的律师们/纽约书评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4/10/22/557416.html
   
    (看中国记者周翰音编译报道)


   
    纽约书评网站10月19日发表伊恩·约翰逊采访滕彪的文章,以上是部分节选的译文:
   
   
   
   
   
    滕彪是中国最著名的民权律师,也是维权运动的重要成员。现在,他就读于哈佛法学院。今年八月底我在柏林遇见了他,前几天,他刚离开柏林去了美国。
   
    伊恩·约翰逊:这一周,中国共产党正在召开年度中央全会,数百名党的中央委员会成员聚集在一起商讨政策,许多人都在关注着。今年的主题应该是“依法治国”。你认为是否会出现任何显著的变化呢?
   
    滕彪:我不管他们谈论什么,我也不奢望什么。在过去的两年中,他们已经逮捕了三百多名人权捍卫者和知识分子。他们已经破坏了许多基督教堂,他们还在互联网上进行破坏,他们发表了一系列批判人权,公民自由等基本价值观以及宪政和司法独立的文章,这些价值观都被载入国际法律,但在中国经常被批判。他们做出了这些事,不可能在法律制度上有重大改革。
   
    伊恩·约翰逊:当今这个时代似乎更加黑暗。21世纪初期,人们可以举行类似于新公民运动的各种运动。但是现在,一个接一个的运动都停止了,它们的领导人不是被逮捕,就是保持沉默。十年前,当你拿到你的博士学位后,是不是比现在有更多的期望?
   
    滕彪:我一直都认为,中国领导人对公民的打压和对社会的控制从未停止过。他们觉得有必要时,就逮捕持不同政见者和领导者。就这样,1989年后,他们逮捕了学生领导者。在20世纪90年代末,逮捕了中国民主党的领导者。
   
    伊恩·约翰逊:去年年底,政府表示他们已经取消了劳教所(一个通过劳动进行所谓再教育的地方,在这里警方权力很大,他们可以不通过审判就把人带到劳教所进行拘留)。但是,他们是否真的停止了这种拘留?还是只是在粉饰太平?
   
    滕彪:在中国还有许多法外拘留的方法,如收容教育(教育拘留和青少年工作学习拘留),还有使用黑监狱关押访民以及法外拘留被调查官员。
   
    伊恩·约翰逊:那么如果他们有这么多未经审判就进行扣押的方法,为什么要取消劳教呢?
   
    滕彪:因为这是最臭名昭著的。他们面临来自国内社会团体以及国际社会的压力。例如在2012年的一个案例中一名女子被送往劳教所,就是为了试图找到强奸了她的女儿的男人。国外很多人都知道劳教,但他们不知道其它的方法。
   
    伊恩·约翰逊:许多外国律师想帮助他们在中国的同事。外国法律协会怎样可以帮得上忙?
   
    滕彪:美国律师协会和其他机构有一些项目,但问题在于外国律师协会不了解中国律师协会,完全的中国式的律师协会。它虽然名叫律师协会,但完全由中国政府控制。许多外国团体提供了项目支持和资金支持,但是将这些用于官方律师协会不能解决问题。他们应该支持维权律师。我们人权律师有一些非正式团体和一些项目,如反对死刑或酷刑。
   
    伊恩·约翰逊:外国律师能为人权律师具体做什么呢?
   
    滕彪:培训或交流。有时,他们的会议或者大会并没有邀请我们。如果他们只邀请官方的律师,那些官方律师不能告诉你们真相。
   
    伊恩·约翰逊:如果你是这个体系中的一名刑事辩护律师,你怎么帮助你的客户?
   
    滕彪:每层政府都有一个有共产党组成的政法委(政治及法律事务委员会)。因此,法官不是独立的,他们必须遵从政府指令行事,尤其是在敏感案件中。
   
    大多数时候我们律师会提供证据,但即使可以明确证明被告无罪,法官也往往不能作出这一判决。所以他们写判决书时会无视我们提供的证据。所以我们维权律师经常使用的策略就是利用媒体,特别是互联网,对政府施压。
   
    伊恩·约翰逊: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人想成为刑事律师呢?
   
    滕彪:我最初当刑事律师是因为孙志刚事件,他因为持有错误文件就被殴打致死,当时我们都十分震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互联网也极大地推动了维权运动,因为在互联网上可以找到其他志同道合的人。大家都知道,在过去,政府宣扬阶级斗争等思想。之后,在20世纪90年代,它开始主张“法治”。人们开始认识到,可以用“法治”这一词来争取民权。
   
    我们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2003年到2004年,只有二三十位维权律师。到现在很难明确说谁是人权律师。我们发现,当我们接手敏感案件时,有很多律师都愿意帮忙。有些律师非常积极,像这样很积极的律师,我可以说有200人。也有几百名律师愿意接受人权案件。所以,刑事律师总共可能有六七百人。
   
    伊恩·约翰逊:人们说,许多维权律师是基督徒。我知道你不是,能不能就这一点解释一下呢?
   
    滕彪:是的,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维权律师是基督徒。这不是一个巧合。中国人权律师是很危险的。超过90%的案件会失败,所以我们看不到希望。因此,如果没有上帝或信仰,人权律师会感到绝望。尽管如此,对于许多人来说,正义的信念就是力量。
   
    伊恩·约翰逊:所以虽然困难重重,你依然保持乐观?
   
    滕彪:我很乐观,因为虽然很多人被关在了监狱里,但是不断有为争取人权而出现的新人。争取人权的斗争还没有胜利,但它鼓舞了人心。在打压中,不少市民成为了争取人权的积极分子。高智晟在2006年被逮捕时,许志永还没有那么积极,但后来为了人权,他站出来了。之后,许被逮捕,其他人又站出来了。现在,尽管近期又有人被逮捕了,但有一些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人,他们还会站出来的。维权运动不会停止。
   (2014/10/22 发表)
(2014/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