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梁振英秘收百万英镑下台呼声高涨]
郑恩宠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王全章揭中国律师界黑幕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陈子明夫妇获奖词
·冤者律师家属到港开记者会的反思
·夏钧律师在美国谈南乐教案
·骆家辉离华对13亿人肺腑之言!
·王成律师发起“”
·王成律师发起“千万公民大联署”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基督教教案与推进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
·没有香港言论自由,还有中国大陆言论自由?
·王成律师被杭州国保带走!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上海千户理性访民取得胜利
·谭敏涛:2013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骆家辉:中国骚乱、逮捕、起诉律师
·支持曹思源《四点修宪案》!
·曹思源: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
·骆家辉:接触、支持法律和宗教人士
·骆家辉与公益律师共进午餐
·美报告:中国打压律师所、宗教等常态化!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
·香港万人游行为什么?
·周永康倒台属官场内斗?
·没上海人受美国议员的关注?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9:大陆世相百态
·加入为曹顺利禁食接力祷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湾
·巨额维稳费不是发给访民
·维稳费用于武警、监察、安全设备等
·何俊仁:为香港普选愿坐牢!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律师应邀参加美领馆剪彩、晚宴受阻
·30律师要求公开人大十年开支信息
·低龄赴美留学七年增三百多倍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倍以上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以上
·火化毛泽东遗体并迁葬的提案
·访民案何以引最高院的关注?
·杭州律师王成被软禁在公安派出所
·张庆方、刘书庆律师为许志永二审辩护
·两会间律师界对制度的控诉!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振英秘收百万英镑下台呼声高涨

   转载来源:大纪元
   
    澳媒Fairfax的调查披露,四面楚歌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从一家上市澳大利亚公司那里收取数百万英镑秘密费用,作为支持该公司在亚洲商业野心的回报。(AFP)
   梁振英秘密收取企业4百万英镑 下台呼声更猛烈
   


   【大纪元2014年10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澳媒Fairfax的调查披露,四面楚歌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从一家上市澳大利亚公司那里收取数百万英镑秘密费用,作为支持协助该公司在亚洲市场扩展商业野心的回报。
    梁振英发言人回应说,不必申报这笔收入。澳媒评论说,梁振英拒绝公开辩论他的财务安排可以被视为漠视现代民主社会的要求,将令抗议者要求他辞职的呼声更加猛烈。
   梁振英近来深陷香港“占领”运动风暴,因为一味迎合中共当局、对示威学生与群众动用催泪瓦斯弹,被民主派人士视若寇雠。
    Fairfax Media旗下的《世纪报》(The Age)10月8日刊出调查报导〈香港特首秘密收受澳洲企业钜款 启人疑窦〉,并引述公司治理专家、力拓集团(Rio Tinto)前高级主管提芬(Neville Tiffen)的话说:“每当你要向政府官员或公司董事提供财务利益,相关交易一定要透明。没有做到透明,人们的行为就会受到质疑。”
    爆出这个新闻的记者John Garnaut曾在2007年至2013年任职澳媒Fairfax 驻北京资深记者,其父亲是位经济学家并曾任澳洲驻中国大使。John Garnaut在2009年曾因披露力拓(Rio Tinto)胡士泰行贿案而获得一个新闻奖。
    支付发生在梁振英当选特首之后
    《悉尼晨锋报》10月8日报导说,这笔数百万英镑秘密费用的安排写在一份秘密合同当中,落款日期为2011年12月2日,是在梁振英当选特首之前。根据合同,澳大利亚工程公司UGL同意支付这名北京支持的政客4百万英镑(逾7百万澳元)。
   这笔款项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两次支付,是在梁振英已经成为香港特首之后。
   这些支付跟UGL收购一家破产的有200年历史的英国房地产服务公司“DTZ控股公司”有关。梁振英担任该公司的董事兼亚太分公司主席。公司的前景依赖于梁振英在香港和大陆的经纪人与客户网络。
    梁振英目前正在跟史无前例的民主抗议搏斗,他极力辩解说,他不需要申报这笔收入。
   出售DTZ带给梁振英一笔秘密的横财,包括UGL保证支付他150万英镑奖金,但是DTZ其他股东和无担保债权人则一无所有,并亏损了数千万美元的投资。
    梁振英获取的费用相当于收购价格的逾5%。
    梁振英声明跟合同条款矛盾
    《悉尼晨锋报》报导说,来自梁振英办公室的声明说,这笔支付跟过去的服务有关,而不是跟未来的服务有关。协议达成的时间是在他没有担任官方职位的时候以及在他当选特首之前。
   梁振英的声明还说,在DTZ出售给UGL之前的2011年10月3日,他已经从香港行政会议辞职。在DTZ董事会决定出售公司给UGL的时候,梁振英是公司董事兼亚太区主席。
    梁振英在11月24日从DTZ辞职,在11月27日正式宣布竞选特首,在2011年12月2日签署了这笔利润丰厚的合同。梁振英的辞职在2011年12月4日生效。
   这些安排对梁振英和澳大利亚收购公司引发透明度的问题。
   在合同的附件当中,梁振英同意确保他提名的亚洲管理团体人员留任,并且他将“提供协助促进UGL集团和DTZ集团”。
    他也同意时不时作为UGL的推荐人和顾问。
    这些话语看起来跟梁振英声明说这笔钱“只跟过去的服务有关”相冲突。
   没料到梁振英当选
    《悉尼晨锋报》报导说,UGL公司表示,这些文件没有包含条款说如果梁振英成功当选特首,将取消给他的支付,因为公司管理者不认为他会当选。
   UGL公司说,“在谈判的时候,媒体报导暗示其他候选人更可能当选,因此梁振英当选的可能性不是UGL谈判的焦点。”
    著名澳大利亚公司诚信专家Neville Tiffen说,围绕这笔支付缺乏透明度引发严重的诚信问题。
    这些疑问扩展到是否梁振英或UGL向DTZ的英国行政部门或董事披露这笔支付。
   DTZ的管理者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声明说,它不知道UGL和梁振英之间的安排。
   DTZ前主席Tim Melville Ross说他不知道梁振英和UGL的交易。
    诚信的疑问发生在梁振英的尴尬时刻,他正在努力平息成千上万的学生和抗议者。过去十天,他们占领中心商业区,要求他辞职。
   抗议者指责梁振英为北京当局工作,并且以香港的民主和自治为代价,未能捍卫香港的民主制度。
    大亨和地下党的支持令梁振英获胜
    《悉尼晨锋报》报导说,梁振英在2011年11月27日启动了竞选,他的口号是“改变”。他赞成取消对大亨友好的政策。
    但是来倾听梁振英竞选演讲的却是一小群商人,包括房地产大亨罗康瑞。罗康瑞是由中共统一战线培养起来,有进入大陆市场的特权。换句话说,他们是梁振英天然的选民。
   正是这群商人大亨和地下共产党官员的支持才令梁振英在2012年的特首选举当中获得不太可能的胜利。这群人不透明的文化可以解释为什么梁振英选择不申报一笔在他启动竞选五天之后获得的巨大的横财。
    梁振英透过发言人和律师说,他从澳大利亚收取的这四百万英镑没有什么不妥。在他担任UGL公司首席执行官期间,澳大利亚收购了该公司,但是其他股东亏了钱。
   澳媒Fairfax全文发布了这份文件,让其他人来判断。
   缺乏透明度令梁振英岌岌可危
    《悉尼晨锋报》报导说,然而从政治上而言,缺乏透明度令他岌岌可危。
   梁振英收取秘密资金象征着缺乏尊重,这推动成千上万抗议者在过去十天走上香港街头。
   从表面上看,成千上万学生和支持者在争取让北京和香港领导人履行普选承诺。
   但是深层来看,他们的奋斗其实不是为了改变现状,而是捍卫现状。
    他们在争取捍卫公民社会的强大制度,它令香港成为世界上最具活力和最成功的城市。
   他们在要求梁振英捍卫这个城市的令人艳羡的独立的司法,警察,学校,大学和媒体,抵制北京当局的无情压力。
    他们也在捍卫一些土生土长的机构,比如廉政公署。
   梁振英决定不公开辩论他的财务安排的政治危险在于,它可以被视为漠视香港现代化,多元化和民主型社会的要求。
    他的秘密交易将无助于遏制抗议者要求他辞职的呼声。
   责任编辑:高静
(2014/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