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康生临终前曾向周恩来秘密揭发江青老底?]
念此的博客
·2010全球摄影师大赛精品选-赞!
·2010年全球最震撼的14张照片!
·絕對是人間仙境[20P]
·雷人的 恶搞 [10P]
·超赞叹抽色照片[13P]
·最离奇的圣诞树你见过吗[8P]
·朝鲜随处可见的政治标语 给力[39P]
·朝鲜随处可见的政治标语-1
·女人恶搞起来真是猛[推荐]
·2011年风景桌面历[6P]
·[图文]不敢想你[4P]
·网友自拍→性感小狐狸怀孕照[13P]
·网友自拍→性感小狐狸怀孕照[13P]
·丰满未婚女友之秀色可餐[4P]
·绝美的雪景[17P]
·街头从来不缺故事[10P]
·姐不是来炫富的-什么都是浮云[5P]
·有趣!看了让你高兴高兴
·哈哈!过年了,笑一个吧![10P]
·兔年恭喜发财[5P]
·賞心悅目的水豎琴
·春晚经典语录大盘点 你OUT没?(7P)
·今晨湖畔又飞雪[5P]
·南京-秦淮灯彩甲天下[10P]
·品味有品位的男人[5P]
·据说这是最牛的搞笑[5P]
·国外记者实拍:最真实的中国人-1[17P]
·国外记者实拍:最真实的中国人-2[17P]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2)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3)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4)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5)
·深情的呼唤[图文5P]
·女人如花 花如女色(高清20P)
·女人如花 花如女色(高清20P)
·女人如花 花如女色(高清20P)
·妖艳的蓝莲花[6P]
·与名人脸面相似的建筑[6P]
·看你所看感你所得[11P]
·诡异的夜晚[14P]
·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
·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续完)
·当年赠朋友的两段送别词
·秋曲夕韵 [10P]
·一网打尽标题党图片,女模特一丝不挂路边拦车[41P]
·宛如仙境的梦幻海滨高清风景[13P]
·芭蕾舞剧《金瓶梅》剧照曝光[5P]
·美国拥军动态海报选[25P]
·南京女交警酷似全智贤 执勤视频传网上倍受追捧[视频]
·〖信不信由你〗惊世骇俗的猪人:人与猪的杂交怪物
·世界各地喜迎2012新年到来[21P]
·2012 末日預言(两个视频)
·天空—展望—2012[11P]
·天空—展望—2012[续14P]
·中华国粹百图精选[9P]
·精选:美轮美奂的摄影[13P]
·美!龙年初一静拍台儿庄运河风光[10P]
·ZT“美味”背后的残忍交易[15P]
·[图文] 寂寞的思念
·大家都认识的美人
·手绘水浒108将(01)[11P]
·手绘水浒108将(02)[11P]
·手绘水浒108将(03)[11P]
·手绘水浒108将(04)[11P]
·手绘水浒108将(05)[11P]
·手绘水浒108将(06)[11P]
·手绘水浒108将(07)[11P]
·手绘水浒108将(08)[11P]
·手绘水浒108将(09)[10P]
·难得一见手绘水浒108将(10)[10P]
·中华国粹百图精选[9P]
·琉球属于中华—琉球海岸风光[13P]
·日不落的西藏[13P]
·让人看了唏嘘不已的照片![9P]
·盘点世界名画-接受艺术熏陶(01-10P)
·盘点世界名画 接受艺术熏陶(02-10P)
·盘点世界名画 接受艺术熏陶(03-10P)
·盘点世界名画 接受艺术熏陶(04-10P)
·盘点世界名画 接受艺术熏陶(05-10P)
·盘点世界名画-接受艺术熏陶(06-10P)
·盘点世界名画-接受艺术熏陶(07-10P)
·盘点世界名画-接受艺术熏陶(08-10P)
·盘点世界名画-接受艺术熏陶(09-10P)
·盘点世界名画-接受艺术熏陶(10-10P)
·美丽的西班牙女郎[6P]
·震惊!中朝边境的朝鲜难民(视频)
·鴨綠江兩岸的鮮明對比[視頻]
·史上最恐怖の漩涡[20P]
·中华国粹百图精选[9P]
·姐你物理学的太好了[动态图]
·中华民国国旗在万里长城上
·糊涂的美[唯美7P]
·天安门广场展示青天白日旗[2P]
·可恶滴中国“民主”后分化合并图“设想”
·胡锦涛遭“恶男”埋身怒瞪(图文)
·哦,影帝啊!搞政治的有几个不演的
·最雷人電子公告牌-熱烈慶祝中華民國成立六十周年[2P]
·美丽的西班牙女郎[11P]
·中国十大“国脸”美景[10P]
·真实的国军是什么样子?[10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生临终前曾向周恩来秘密揭发江青老底?

   康生临终前曾向周恩来秘密揭发江青老底?
   
     周恩来因患癌症所经受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加之,当时政坛风云突变对他的冲击与伤害,使他心灵上深受折磨,更不是我辈能用语言能说得明白的。
   
     时间还在1975年夏季,周恩来在三五医院已经住了一年多时间,他带病坚持工作,一批又一批地会见中外宾客。医疗组和陪同周恩来在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想找机会同总理合影留念,可总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了,一次,周恩来总理接见泰国贵宾,由李先念和乔冠华陪同。这件事情,事先有人已“谋划”好了,由乔冠华出面请求周总理同大家合影留念。
   
     事情说妥以后,大家按新华社派来专为中央领导人拍照的摄影师杜修贤的安排,将人们分成两排站好了队,李先念和乔冠华站在前排中间,他们两人当中留给周恩来一个空位置。周总理在值班护士的搀扶下,微笑着缓步走到大家面前。当摄影师正要举起相机拍照时,突然间,一个叫人听了心颤的声音响起来了:“我这是最后一次同你们合影,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我的脸上打叉叉!”
   
     周恩来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其实,他的声音是十分平缓的。但是,在场听到这句话的人不由得心中一震。一向儒雅的周恩来,平素很少听到他跟别人有过开玩笑的话。此时此刻,人们对他的这一句话颇费猜测,似乎预感到有一种不祥之兆将要来临。
   
     重病缠身的周恩来早已将自己的生死问题置之度外。人们常说,言为心声。他,今天当众说出了令人如此震惊的话,恐怕是他将长久地压抑在心底的愤怒与痛苦,超过了物理学上所说的“弹性限度”,已经到了极点,他已是忍无可忍了。故而,他也要在这些常年跟随他的普通工作人员、老部下与老同志面前“宣泄”一下,把蓄积在身体里过多的能量释放出来。不过,这不仅仅是“宣泄”,而是愤怒的声讨与抗争!
   
     周恩来同这一场“史无前例”的动乱,苦苦地鏖战了十个年头。他所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像刘少奇等的遭遇便是前车之鉴、后车之辙。因此,他的话肯定是有所指的,对待自己身后之事难以预料。诚然,对于那些无耻之徒、政治流氓来说,只要他们需要,党的历史是可以随心所欲地窜来改去的。不过,历史毕竟要还它的本来面貌。作为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的老革命家周恩来,对此是坚信不疑的,因为人类的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容不得别有用心的人肆意篡改。
   
     难解之谜:已是病危中的康生竟怀疑周恩来;他临死前又找周恩来密告张春桥、江青……
   
     1972年初,康生作体格检查发现患了癌症,上面指示马上成立医疗组,在钓鱼台8号楼康生家里为他治疗。中央指定医疗组有事向张春桥与纪登奎请示汇报。
   
     康生患病后,精神面貌渐渐地萎靡,身体日益衰弱。康生平素性情孤僻、古怪,生性多疑,说话阴阳怪气,医护人员很难同他接近与相处。医疗组的工作常常遇到麻烦而不好处理,他们常把问题捅到周恩来处,请总理指示或出面解决。周恩来便约请张春桥和纪登奎一起接见医疗组听取情况汇报。不过,周恩来单独接见医疗组全体人员的次数要更多一些。
   
     周恩来到8号楼看望病重的康生,吩咐医生护士尽力做好工作,安慰和鼓励他们,对他们提出的一些难题表示理解,并尽量给予具体的指示。
   
     康生的病情发展较快,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不肯接受任何治疗。他整天不服药、不吃饭,甚至连水都不肯喝。这便造成严重的全身营养不良性浮肿。周恩来多次劝康生进食,但效果不大,均被拒绝。由于康生多疑,对医疗组人员不完全信任,因此常常要通过周恩来做医生们的工作,或是更换人员。
   
     有一次,医疗组忽然电话报告周恩来:康生拒绝一切治疗措施,大发脾气!周恩来只得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往钓鱼台,同康生耐着性子讲道理,说服他接受治疗。这次,康生总算给周恩来面子吃了一次药。可是,周恩来不能每次都去陪他服药。所以,后来康生在治疗中输液与服药,几乎都是断断续续地进行,搞得医疗组的专家们担惊受怕,苦不堪言。
   
     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出乎周恩来的预料,康生居然怀疑到周恩来的头上来了。对于周恩来经常去看望他感到不安、不满及恼怒。
   
     有一次,康生的一位保健医生向他报告:“总理要来看望您。”
   
     “总理怎么又来了?他为什么常要来看我啊?他想干什么……”康生听后大发雷霆,提出了一大堆叫医护人员听了害怕的问题。康生在发火时,表现出坐卧不安的样子。
   
     康生的医生悄悄地将此情况告诉了我,并要我向周恩来如实报告,由周总理判断裁夺。
   
     待我随周恩来回到西花厅,便找机会将事情的经过向他作了详细的汇报,并建议他以后少去那里,有事可让纪登奎同志先处理。周恩来听后未作任何表示。但自此以后,周恩来去康生那里的次数明显地减少了。
   
     1975年初冬的一个深夜里,周恩来所患的癌症已到了晚期,他正躺在床上输液治疗。医院病房值班室的同志突然接到“康办”的通知:“康老马上要到医院去看望总理,请你们向总理报告一下。”
   
     我得知这个情况感到不可思议。大家明明知道康生久病卧床不起,且已病入膏肓,哪还有精力来看望周总理?
   
     而且,此时的周恩来也处在重病阶段,身体非常虚弱,基本卧床。可是,值班同志没有权利犹豫,只好立即向周恩来如实报告。
   
     周恩来闻讯后,马上吩咐医护人员撤除身上的输液装置等一切管子,赶紧帮助他下床,穿好睡衣,坐到轮椅上,送他到客厅,扶他下了轮椅坐到沙发上,让他一个人静静地等待康生到来。
   
     数九寒天,更深夜静,刺骨的西北风正刮得呼呼地响,室外气温很低,窗玻璃上的水蒸气凝结成几条弯弯曲曲、往下慢慢悠悠流淌的细水流。不多一会儿,医院大门口的警卫人员报告说,康生的汽车到了。我们按事先的安排,将病房西侧的车廊大门打开,让康生的汽车开进房子里,便于保温,避免着凉。
   
     那天夜里,康生是乘救护车来的。当车开进车廊,工作人员即关闭大门后才打开车门。康生躺在救护车的担架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正在输液和吸氧气。灯光下,看见他的气色很不好,脸色灰暗,眼睛无神地向上凝视着。大家一起将平车推到救护车旁边,康生处的医生、护士等工作人员和我们一起帮助把担架抬到平车上;护士高举着输液瓶,有人负责照料其他管子,好几个人细心而平稳地推着平车送康生进周恩来的客厅。
   
     平车推到客厅的中心位置,康生仍然躺在担架上,护士帮助康生将头侧向右边,他看到了由护士搀扶着站在那里的周恩来。
   
     康生说话的声音非常轻微,他哆哆嗦嗦地想伸出右手来,跟周恩来打招呼,结果没有成功。
   
     周恩来在靠近康生担架右侧坐下,我们把电铃按钮放在总理手边。他用手示意屏退所有工作人员,我们把门关上,房间里只留下他们两人单独谈话。
   
     他们的谈话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病房值班室的电铃响了,大家知道他们的谈话结束了。医生护士推门进去,搀扶周总理站起来同康生告辞。这是康生与周恩来的最后一次见面谈话。就在他们这次谈话后大约两三周,康生便离开了人间。
   
     有关那次谈话的内容无人知晓。直至粉碎“四人帮”以后,才断断续续地听到一点传闻,据说是康生在临死前,到解放军三五医院去告诉周恩来,江青和张春桥在历史上曾有过政治变节行为。
   
     康生整人整了一辈子,可说是光明磊落的中国共产党内的阴险狡诈之徒。无论是1942年的延安整风,还是建国后的“文化大革命”,周恩来都是被他整治的对象。康生行将就木之际,为什么要把江青、张春桥这两个“同一战壕里的战友”的老底抖落出来,且恰恰反映给政治对手周恩来?这是一个迄今难解之谜。
   
     声明:华声在线"历史频道"转载本文仅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backchina
(2014/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