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曾节明文集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许多异议人士迄今不太把中共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当回事,总觉得它是民主化大事外的枝节问题,这是大错,因为“计生”问题是牵涉到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根本问题,一个人对“计生”的态度,反映出其人对“普世价值”的根本态度。
   
     很少有人洞见到:计划生育的本质其实是计划经济,因为马克思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效益低下,且遏制了社会活力,以致于不能创造出充足的就业机会,这才需要“计划”(控制)人的出生率;而市场经济社会则完全无需此种控制。


     邓小平一上台就指责中国人“生得太多”、“人口太多”,邓共一再强调:中国“人太多”,是毛泽东时代贫穷落后的重要原因。这完全是欺世的弥天大谎,事实是:毛泽东时代的计划经济才是中国贫穷落后的主因!才是城市青年没有工作,需要“上山下乡”的原因!君不见“邓改开”半吊子经济松绑后,毛共“婴儿潮”时代“过剩”的人口,立即成为中共国经济腾飞的最大优势——丰裕的年轻劳力。(托“邓计生”之福,此优势今天已丧失殆尽,形成“未富先老”危局)
   
     很少有人注意到:“计划生育”,和“计划思想”其实是息息相通、本质相同的,它们的实施,都天然地要求一个专制强权,否则便无从实施。因为人有自由的天性,若无专制的强横暴力,任何正常的人都不会拱手交出自己的权益。
     因此“计划生育”必然侵犯人权,“计生”政策在宪政民主国家不可能行得通,它非依靠专制独裁政权不足以顺利实施。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宪政民主国家实行“计划生育”。女总理英迪拉。甘地的“计生”政策在民主国家印度推行不下去,激起众怒的甘地也遇刺身亡;而“计划生育”在新加坡(曾经)和中共国(迄今)却大行其道,这绝不是偶然的。
   
     因此,支持计划生育,实质上就是支持侵犯人权、就是支持专制强权;支持“计生”的思维,与中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思维,本质上是相通的——都是为了“正当”的目的,可以肆意剥夺人权的思维:毛共为了“共产天堂”剥夺人权、邓共为了“发展经济”剥夺人权、“计生”为了“发展经济”(邓共语)——抑或为了“保护地球生态环境”(朱学渊语)剥夺人权!
     综上可见,计划生育,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与“以人为本”的理念格格不入、完全相悖的,而当今整个西方世界的宪政民主制度和“普世价值”——包括至高无上的人道主义,就建立在“以人为本”理念的基石上。
     即便抛开道德以纯社会学角度看,“计划生育”也被证伪:市场化和城市化所带来的低生育率,证明“计生”鼻祖马尔萨斯的“战争和瘟疫”平衡人口论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也证明:市场化和城市化所带来的、自然演进的生育率递减,其对弊端和对社会的震荡,远远小于专制强权人为的“计生”。
   
     综上所述:真民主人士,一定是反对计划生育的人士(虽则反对“计生”者,不一定是民主人士,如毛泽东);而支持“计生”的反对派,要么是头脑糊涂,对”普世价值”缺乏真理解,要么是根本就不信“普世价值”,“骨子里还是中共党文化那一套,这类为“正当目的”信奉不择手段人,其反共的真正目的,是取代中共由他们来专制,“与其你专制不如我专制”;反对派中力挺“计生”的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其人根本是冒充反对派(或独立评论人士)的中共特务(如公安、计生委网评员),这就不在本文讨论之列了。
   
     需忠贤加有独创的中国民运版人本主义,不仅是批判马克思主义的利器,也是批判“邓计生”的利器,这是徐水良对中国民运将功抵罪的地方,也是我对徐特别欣赏的地方之一。
   
     对于三十年来如此荒谬邪恶、且中共还在坚持的“计生”暴政,惜乎哉民运衮衮诸公中,只有胡平先生鲜明且锐利地痛加批判,始终如一,这是我对胡平最为欣赏之处。
   
     邓小平开创的“计划生育”,正如胡平所言:是一项对生命毫无敬畏的暴政。被中共党文化深深浸淫的中国社会本来就漠视生命,“邓计生”则加深了此种漠视,而且以“发展经济”或“保护生态”的幌子,在邓小平死后近二十年后,仍在迷人地深层次地扭曲着中国社会,这是邓小平对中国的深远祸害,更甚于毛泽东的地方之一。
   
   曾节明 写于2014年九月十七日秋寒凌晨于纽约上州
(2014/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