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十三、人权是思想主权产物
   
   
   (120)
   人权,是思想主权产物;“人权高于主权”,是思想主权产物。


   
   欲行彻底专制、全面专政者,反倒为专制与专政的覆灭打开了序幕,这是国家主权的“掘墓之功”,实不可没。
   
   
   (121)
   上帝创造人,人创造国家:人先于国家,故思想的主权先于国家的主权。
   
   思想的主权是自然生成的,国家的主权是人为制造的。
   
   上帝创造人,人创造国家,人因此高于国家;思想的主权是自然的,国家的主权是人造的,思想的主权因此高于国家的主权。
   
   
   (122)
   对于无神论者而言,“上帝”不过是思想主权的产物,而“神权”不过是思想主权的伪装;对于有神论者而言,思想的主权来自上帝的直接授予,思想的主权不仅是上帝对人吹的那一口生命气息,而且思想的主权就是神权的分化形式,是上帝据此创造世界和毁灭世界的超级智慧。
   
   “在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上使穹苍坚硬,下使渊源稳固,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踊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也喜悦住在世人之间。众子啊,现在要听从我。因为谨守我道的,便为有福。”
   
   
   (123)
   思想的主权超乎“精神往来”,因为他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塑造出来的:“将生气吹在人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有灵的活人,其思想分享了主权地位;有灵的思想,其位格超越了国家的尊严。
   
   所谓“异端”,并不在思想主权的彼岸,只在国家主权的迫害下。在国家主权的迫害下,思想的主权才被拆分为“正统”和“异端”。
   
   不论“正统”还是“异端”,都是“失去乐园”之后的产物,都是“原罪”的产物。
   
   
   (124)
   现行的“国际法”承认“国家的主权”,但还不承认“思想的主权”;这是因为所谓“国际法”是主权国家之间私相授受、自说自话的彼此抬轿──现在,是宣告思想主权诞生的时候了!
   
   你有国家主权的暴力,我有思想主权的平安;你有国家主权的利益,我有思想主权的赐福。
   
   如果说“人权高于主权”言之成理,那么“人的思想主权因此也高于国家的行政主权”有什么不对的呢?
   
   
   (125)
   思想主权是创造性的,国家主权是消费性的:思想主权立足于生命和创造,国家主权立足于死亡和掠夺。
   
   
   (126)
   要国家主权还是要思想主权?
   
   国家主权就是消费、掠取、强制、死亡;思想主权就是产出、交流、自愿、生命。
   
   
   (127)
   制度其实起源于思想,制度的权威其实来自于思想的主权、语言的魔力。
   
   
   (128)
   上帝的主权──国家的主权(君权神授、人民主权)──思想的主权:思想主权就是“回归祖辈的传统”。
   
   四大哲人的述而不作:他们是思想主权的见证;他们是国家主权的批判者。
   
   
   (129)
   对视力不好的人来说,“世界上最难找的就是眼镜儿”;根据同样的原理,对平民百姓来说,世界上最难证明的就是国家主权的罪恶。
   
   
   (130)
   国家不应成为祭祀与奉献的对象,国家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只是契约和互助的关系──肯尼迪总统用自己的行动揭示自己就职演说中的欺骗:“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
   
   国家不可限制思想,因为思想不会危害国家,只有另一个国家会危害这一个国家:但那是国家的罪过,不是思想的罪过。
(2014/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