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七章]
谢选骏文集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七章

   七、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做到
   
   (061)
   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因为思想创造一切。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凡是前人能够想得出来的,就是后人能够做得出来的,只是迟早的事情──这就是“思想的奥秘”;这是因为“一切思想本质上都是预言”、“人的思想印刻了思想主权的奥秘”。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做到,这说明思想先于创造。
   


   
   (062)
   人的思维特点:“只要说出来了,就一定是错的了”──这不是所谓“言多必失”的老生常谈,而是说从思想主权的角度看,人其实是“有言必失”的;因为人的思维是局限的,而人的语言则是局限之中的局限。
   
   “尽管我说的不对,也还是要说。”──因为“说”就是“生命”,对错不要紧,要紧的是健康地活着不得不借助于说,尽管“说得对”实际上“绝不可能”──但“说”却带来了“思想的福利”。
   
   
   (063)
   思想的主权兼容信仰与科学,其途径是把信仰与科学都看作“思想的有机成分”,为建立一个精神融合的世界搭建平台──传统上对于上帝的理解可以与科学融合起来,不仅与过去的科学融合起来,也可以与未来的科学融合起来:既然传统宗教本身就有那么众多的歧异,那么又如何要求科学与它们完全一致呢?重要的是,开出一条道路,让他们获得融合的可能。
   
   井底之蛙没有见过“世界”,只是由于生命的短促;理性记忆没有见过“奇迹”,只是由于时空的限制。
   
   如果忽略了“内在的光”,生活就是如此贫乏。
   
   
   (064)
   政治哲学,也可以叫做“用政治术语表达出来的哲学”;而用“用哲学术语表达出来的政治”,其实就是“思想的主权”。
   
   “伪”是人心的思想,是人对事物的一种判断;“证伪”就是人的上述思想与判断,也就是说,“证伪”其实就是“证实质疑”──质疑在先,证实在后;观察理论先于观察、思想先于行为。
   
   
   (065)
   理论是意志的面具,而意志则是处境的机能;因此在本质上,理论也属于生存处境的奴隶。
   
   “选择生命的道路”几乎是每个人的本能,但为什么人们选择的道路最后却如此不同呢?这是由于思想主权的不同分化所致,还是由于人们对思想的不同反应所致?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066)
   “主权”是政治概念,“本体”是哲学概念,“神灵”是宗教概念──它们分别是“近代”(“主权”)、“中古”(“本体”)、“上古”的思想主流,其中当然不排除“复古”、“反动”、“逆流”的方向和运动……因为文明是具有周期性的生命现象;但是“思想主权”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
   
   “思想主权”具有全新的功能,作为新的历史时期的整合者:主权国家论、哲学治国论、神学政治论、科学技术决定论──共同发现了“思想的主权”;思想的主权的直接先驱是1987年发表的“文化本体论”。
   
   
   (067)
   思想空间的绵延:技术、艺术、科学、宗教;思想主权的延伸:自我意识、群体道德,家庭组织、邦国制度。
   
   神话创造历史,因为神话是“思想主权的前沿”;诗歌不过是“蜕化变质的神话”。
   
   科学,是“经过实验证明的神话”。
   
   宗教,是“思想主权的信经”。
   
   神权就是“神圣化的思想主权”。
   
   所谓“技术”,就是思想主权的谋生方式。
   
   所谓“艺术”,就是思想主权的化装舞会。
   
   所谓哲学,是思想主权的地契证明。
   
   
   (068)
   国家主权的范围:国民、国会、国王、社团组织;思想主权的范围:上帝、宇宙、世界、人自身。
   
   “思想的主权”而非“思想的真理”──更非“宇宙的真理”、“上帝的旨意”。
   
   但是没有“上帝”,没有思想主权的依托了,就没有喜乐了,就没有终极的落实、终极的报偿,因为一切现象都会消失无踪,欢乐就会变成虚空,越是欢乐就越是虚空……唯有上帝,唯有思想的主权,可以超越虚空,“所以求主,让思者超越。”
   
   
   (069)
   真正的思者挠挑无极、触犯禁忌,才能冲破网罗,以身殉道、以道殉身。
   
   
   (070)
   证明“宇宙没有目的”其实比证明“宇宙具有目的”难得多多──正如证明“宇宙没有上帝”其实比证明“宇宙具有上帝”难得多多;一般人所说的“宇宙没有目的”其实只是指“宇宙没有人们所知的目的”;一般人所说的“宇宙没有上帝”其实只是指“宇宙没有人们所说的上帝”──至于“宇宙到底有无其自身的目的和上帝”,那是很难证实同时又是更难证伪的;而相比之下,“有神”的可能大于无神,“有目的”的可能大于“无目的”。
(2014/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