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六章]
谢选骏文集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六章

   六、科学与宗教的分野
   
   
   (051)
   从科学上看,不能说“有人格神”,也不能说“没有人格神”,尽管那还不是迄今为止的人们所说的人格神──尤其考虑到:“证明没有”比“证明有”困难许多,因此无神论比有神论更加武断;此外,“自然演化”(进化)如果绝无人格特质(创造),那么人格又是从何而来的呢?从方方面面哺育了人格的那些特质(有机的或无机的),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科学的基础是什么?是实验;实验的基础是什么?是经验;经验的基础是什么?是知觉;知觉的基础是什么?是感官;感官的基础是什么?是血肉;──那么,我们凭什么知道并且那么肯定“自己的血肉”所获得的刺激为“客观事实”?
   
   
   (052)
   我们的感官,只是茫茫宇宙中的一个小小星球上的某种生物的器官──它能是“宇宙真相”的基础吗?它能成为“客观规律”或“科学真理”的可靠出发点吗?
   
   
   (053)
   普遍论和“非独特论”──“上帝创造人类”和“动物进化为人”,都是“人类普遍论”和“人类并非独特论”;都是指出了“人类是依据某种高于人类的法则或命运出现的”,这就是“宇宙同构论”、“思想的主权”的证据。
   
   生物进化论中的“适者”,指的是“极大地繁衍其同类的一些人”;但是,这些人并不等于“具有领导能力的人”,更不等于“具有创造力的人”,而和“思想的载体”更是毫无关系……在文明社会里,这些“适者”甚至经常体现为“小人”、“市侩”、“社会渣滓”……由此可见,文明社会已经把人与自然拉开了多大的距离。
   
   
   (054)
   科学研究,实际上采用的还是“历史的维度”;如果不在历史的框架之中,人们实际上是无法“理解科学”的。历史的连贯性,其实是思想主权的特性;世界的整体感,其实是思想主权的创造。
   
   “历史”,这是国家主权的体现;“历史研究”,这是思想主权的体现:国家主权的意义,最终是要由思想主权来确定并追认的;国家主权的演变,最终是要由思想主权来催化并推动的。
   
   “历史转折”、“历史阶段”、“历史终结”并非真的存在,而是人的思想结果;不同的人、不同的思想,产生不同的“历史转折”、“历史阶段”、“历史终结”。
   
   
   (055)
   科学就像凯撒发行的货币,耶稣也让门徒去赚钱并且带着钱上路;上帝并没有让人们扔掉钱或是唾弃钱,而只是让人们端正对于钱财的态度……所以,好的信仰也学习科学、带着科学,而不是扔掉科学、唾弃科学;好的信仰仅仅需要端正对于科学的态度:科学不是万能的,正如金钱不是万能的──“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科学不是万能的,但没有科学是万万不能的”。
   
   
   (056)
   对于“世界为什么是‘有’而不是‘无’”这样一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反过来问道:“世界为什么是‘无’而不是‘有’?”──有和无,无和有,都是一种思想。
   
   
   (057)
   哲学的首要功能,不是认识世界,更不是改造世界;而是催眠自己、思考自己──“统计学”的意义,也基本如此。
   
   人们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行为属于自己并要自己承担责任,但思想却不属于自己也无法要个人承担责任:这就是世界的秘密所在。
   
   一个最终能够控制思想的社会,一定是一个超级暴政的社会,并将断绝文明的最后生机,并毁灭所有人类的未来。
   
   
   (058)
   哲学的思辨,是最好的减肥术。
   
   “感觉”是通过“思想”起作用的,甚至,感觉也是通过思想传导的;没有思想和语言,人与人之间的感觉是无法交流的──没有思想,就不会有感觉;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感觉。
   
   
   (059)
   梦境……是否“早先意识的浮现”?所谓早先意识,就是作为原始人的意识以及作为类人猿的意识、作为哺乳动物的意识、甚至作为爬行动物、两栖动物、昆虫、植物……的意识;在人类的梦境中,这些“早先的意识”层层出现并混杂一起,不受现行意识控制地浮现起来……
   
   “预言”,这是“暗示”、“催眠”、“洗脑”的极端形式,“像真的一样”;“预言”,与“诅咒”、“祝福”类似,但程度更甚,“像真的一样”。
   
   虽然人类的思想来自或者可能来自一种更高的思想,但是,当这种更高或者可能更高的思想落到了人类身上,成为人的思想或科学、宗教、艺术、哲学,就不可避免地构成了“坠落”或者“升华”,就受到了人的局限──这样的东西,也就不再可能构成“宇宙的真理”或是“上帝的旨意”,就连“真相”也不是作为生物的人,所可能企及的……这就是人的命运。这就是“上帝的堕落”,并因堕落而受到了人们的夹道欢迎,从正方两个方面的夹道欢迎。
   
   
   (060)
   不同的宗教派别,是对思想主权的不同形式的崇拜;不同的哲学观念,是对思想主权的不同形式的总结;不同的科学体系,是对思想主权的不同形式的描述──科学的谦卑、哲学的狂妄、宗教的虔诚,以及思想本身的飘忽不定、无所不在。
   
   “新教改革”,不是发现了真理,而是摧毁了一个完整的欧洲世界:主权国家的相互攻伐取而代之──这就是思想主权的余威,甚至窃取者都可以据此造作出“翻天覆地慨而慷”。
(2014/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