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本体·内篇”第五章]
谢选骏文集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本体·内篇”第五章

   五、是思想创造了人类
   (041)
   为什么盐能消毒且有营养?因为人类原先可能是在海水中长大的。为什么思想能使人活跃并富有能力?因为人是思想所创造的──不是我们创造了思想,而是思想创造了我们。
   
   不是我们创造了思想,而是思想创造了我们──所以不是“我思故我在”,而是“思我故我在”:我们被思想所运动,所以便被产生了。


   
   (“我思故我在”翻拍了《约翰福音》前三句话,形成一句简练的格言:“我思、故、我在”之所以著名,是因为它翻拍了“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虽然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思”翻拍了“太初有道”,“在”翻拍了“道就是神”:因为神是一切存在的源头。“道与神同在”则是“太初有道”与“道就是神”之间的过渡和连接:因为“道”见证了“神”的存在,正如“思”见证了“我”的存在。人本主义在笛卡尔的这个翻拍过程中悄然取代了神本主义,但即使如此偷梁换柱,脱胎而来的痕迹依然十分明显。在我看来,正因为“我思、故、我在”承袭了“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的陈述,所以也就顺利切入了人们习惯的思路,同时又因为推陈出新的表述而让不明就里的人们拍手叫绝。)
   
   
   (042)
   思想决定事实。
   
   “本质”是一种直接的、纯粹的思想,“现象”是一种间接的、混杂的思想。
   (043)
   人已经被训练得超出其所是,并因此反会悲伤绝望──为了注定要失去那些本来就不是他的东西而悲伤绝望,这难道不是一种根本意义的庸人自扰么?但这是必定会发生的,由于贪欲,也由于恐惧。佛教的涅槃就是要求消除这一贪欲,但是它却用了一种错误的方法,要求人变成植物那样的比较低级的“无思无虑”的东西,而不是推动人成为某种更为高级的“思者”。
   (044)
   不可知论与终极信仰,一点都不矛盾;相反,不可知论还是终极信仰的永恒证词。科学与宗教可以一点都不冲突,相反,科学可以是宗教的最新诠释。
   (045)
   无情的圣人,并非思想主权的代言人──“思想”显然兼容了“直觉”与“理性”、“感情”与“理智”、“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甚至包括了“梦想”与“疯狂”。
   (046)
   只要导航系统有零点一度的偏差,行者就无法走出直线而只能原地打转,偏差越大,转圈越小,在“向前”的错觉中,在自我的圈套里迷航──所以,人需要成为一个“思者”才能摆脱迷路的苦恼,尽管世界上没有一个头脑可以“准确体现了客观事实”。
   
   (047)
   我们生活在一个现象的世界中(这个世界是由上帝的语言所创造的或自然的信息所衍生的),而判断这些现象的乃是我们的思想(这些思想也由上帝的语言所创造的或自然的信息所衍生的);所以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我们都只能活在思想的主权(上帝的语言或自然的信息)之下。
   (048)
   道德观来自价值观,价值观来自认识论,只有少数人能够超越认识论抵达神恩,获得出人意外的喜乐。
   
   伟大的征服者,其实都是“思想的无意识工具”。
   (049)
   “物理定律”,其实还是一些思想:“主观的物理定律”是“人类发明的思想”;“客观的物理定律”是“支配宇宙的思想”。
   
   自然科学思考世界,人文学科(伪装成为“社会科学”)思考自身,艺术与宗教体验自我。
   
   过时的自然科学结论,比之过时的人文学科结论,更为可笑、更容易显露其谬误──这是因为,自然科学的结论既容易得到“证实”,也同时容易遭到“证伪”;而自然科学与人文学科作为一种思想,面对不同的论证,当然也就具有不同的命运了……自然科学立即失效,人文学科缓慢消亡──这是“思想”,无关“真理”。
   (050)
   物理学家是在用科学的方法,建立自己的神学体系──大爆炸取代了创世记;但是科学和神学都依赖人的语言而存在,都承认对于宇宙的认识需要某种“思想基础”──那就是思想主权的所在之处。
   
   说“宇宙没有目的”或说“宇宙具有目的”:都是某种思想的结果──除非,“人比宇宙更大”、“人心能够包藏宇宙、吞吐万有”。
   

此文于2014年09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