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二、思想的超越性质
   
   (011)
   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来描述行为的传播、人际的关系,是不确切的;因为一个行为与思想可以影响所有的人,包括影响那些根本就不是“一群”里面的人。
   


   (012)
   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人,丧失了人的权利,甚至连动物都不如;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民族,放弃了民族的权利,只能充当亡国奴。
   
   《寻找动物意识》(马里安·斯坦普·道金斯)一书通过大量的观察、记录、分析,指出了动物也存在意识。我们知道,意识已经是比较高级的思想了形态了。这就是说,动物也有思想!那么,动物的思想来自何处呢?显然不是来自“进化末端”的人类,而是来自更为原始的存在。那也许就是上帝。
   (013)
   为什么时间是不可逆转的?因为人的眼睛只能向前看……任何“回顾”因此也还是“前瞻”,只不过是“回头的前瞻”罢了──时间因此成为“不可逆转”的怪物。
   
   空间是可逆的,时间是不可逆的──这是一般人认定的“客观事实”;但实际上,“时间是不可逆的”正如“空间是可逆的”,同样只是一个“人类的思想”,而且就像“东方红,太阳升”那样,其实是一个“常识性错误”。
   
   “时间是不可逆的”这个人类思想之所以成形并且顽强有力,是因为类似于“地心引力”的某种作用,迫使“人”这种“活着的动物”必须面对一个“生存的方向”。
   
   “时间不可逆”之作为循环或是轮回的前提:循环轮回或轮回式样的时间成为“同向可逆”的;但“反向可逆”却要求空间的复原──而空间的还原是不可能的,“没有两片相同的雪花”、“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所以“时间只能循环或是轮回”,而无法让空间恢复原状……
   (014)
   “时间可逆”取决于“空间还原”,但“空间还原”是不可能的:例如“回家”并不是“回到原先的出发点”,因为原先的出发点早已消失在茫茫太空中了──而地球环境的景色人物也都已不是离家时刻的状态了……这根本无需“少小离家老大回”,只要刹那之间就足够了。
   
   “空间还原”既然不可能,“空间是可逆的”也是无法成立的了:可逆的仅仅思想,或有关空间的记忆,而不是空间本身──原来的空间已经永劫不复地消失了!这个过程分分秒秒都在进行,永远向前,无法退后:空间和时间一样:“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李贺《古悠悠行》)
   
   (015)
   时间可以逆转:制作一个逆向运转的钟表装置;如果说时间不可逆转,那么其实空间也是无法回头的:局部的空间可以反向运动,全部的空间却是无法反向运动的;否则,时间就是可以逆转的了。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为了证明时间的客观性质,有人竟然主张:是人们的错觉造成了时间的主观性,具体说就是,人们无法把时间和空间的移动剥离开来。这种主张更像是一种诡辩,这种诡辩主张,是人们的错觉造成了度量衡的主观性,具体说就是,人们无法把度量衡和物体空间剥离开来。可是,度量衡真的是客观存在吗?时间真的不是一种度量衡吗?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一种度量衡,和金钱一样。金钱是用来计算人们的劳力和财富的,时间是用来计算人们昼夜和的寿命。
   
   
   (016)
   时间思维论、宇宙同构论:人会睡着、人会疯掉、人会死去;所以,尽管人自以为“掌握了思想的主权”,但其实没有,人只是“被思想的主权掌握着”。
   
    语言创世──创造论──有神论
   思想的主权<
    规律演化<进化论<无神论
   (017)
   时间是人的思想创造出来的:多活了一天,就创造了一天;小时候一位老人对我说过:“年轻人,不要急,阎罗王多给你一年,你就有了三百六十五天。”──而一个人能活多久,并不确定;现代人的焦虑,就是产生于未能认识这一点事实。
   (018)
   时间只是人所察觉的空间变化,因此时间是一种“思想”,而不是“实存”──狭义相对论的前提,立足于一种诡辩,因为它暗示时间(这个思想)是四维空间(这个实体)的要素,通过这样的“相对概念”建立了“相对理论”。
   
   如果“相对论”可以用“相对概念”建立“四维空间”,我们也可以用“相对概念”建立“九维空间”──生命:生命诞生的时候,从四维空间进入自己的九维空间;生命结束的时候,从自己的九维空间回到四维空间……有些科学家想象宇宙是多维的,他们认为可以把宇宙分成多维空间,之间由一个临界点连接,时间与空间的关系是维数越高,时间越快。
   (019)
   在“时间的流逝”之假象下,掩藏的其实是空间的变化,一切可能的确认、一切“反对怀疑论的确定性”,都像造在沙滩上的建筑那样,慢慢坍毁、土崩瓦解了……甚至,连“怀疑论”这样的确定性,这样“反偶像的偶像”,也无法逃避“过程”的命运,因为,“只要你说出来,你就错了。”──真正的上品,是只可意会而无法言传的,这不是因为“意会准确”,而是因为意会的模糊及其不确定性质,比较容易远离时间的毁损。《庄子》对于意会的神化,也只是基于一个诡辩!
   (020)
   人类的时间观念,并非脱离人类而存在的“客观存在的时间”,建立在“静态空间”或“基本静态的宇宙”这一错觉之上;如果,我们还原了变动不居的空间本相,那么“时间的存在”就呈现为虚妄的“迷雾障眼法”了。因为我们人类太渺小了,所以才会“感觉时间的存在”;越小的东西,对时间就越是敏感。
   

此文于2014年09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