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王藏文集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日期:2014-04-21] 来源:参与 作者:云起沧海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2014年4月21日讯)2014年4月21日星期一下午两点半,研究员、北大老右派王书瑶和诗人、人权捍卫者王藏到最高人民法院递交《夏俊峰不是故意杀人 推翻错案还我正义》联署请愿书。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最高法院门口守卫森严,他们和守卫及警察争执了下,还是被告知说无法接收或传达,也不能约见,只能到邮局寄送。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附录:
   

夏俊峰不是故意杀人 推翻错案还我正义 联署第三批(图)

   
   [日期:2014-04-16] 来源:参与 作者:王书瑶、王 藏、姜万里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4年4月16日讯)

夏俊峰没有杀人动机,夏俊峰不是故意杀人


推翻错案 还我正义 征求联署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夏俊峰与妻、子,其乐融融。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夏俊峰走后的夏家,悲哀笼罩这个家庭。孩子不在家。
   
   4月24日是最高法院对夏俊峰案裁定书下发一周年的日子, 2014年的两会期间,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又大放厥词,说什么不杀夏俊峰就会天下大乱,我们经过仔细研究案情,发现夏俊峰从来就没有过杀人的动机,没有动机的杀人行为,就一定不是“故意杀人”,为了匡扶正义,为了屈死的冤魂,我们还是在此时发起为夏俊峰推翻错案的联署活动,我们希望一切坚持真理、主持正义的人们,勇敢地拿起你的笔,签上你宝贵的名字,让夏俊峰的沉冤得雪。
   

夏俊峰案请愿书

   
   复原案发现场 夏俊峰是正当防卫
   全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先生:
   最高法院主审法官杨勇先生:
   辽宁省高等法院主审法官苗欣先生:
   沈阳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陈欣先生:
   抄送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
   中国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先生:
   
   (一)
   
   夏俊峰故意杀人案已经于二〇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经过最高人民法院终审裁决、并且于九月二十五日执行死刑,事情虽然过去了半年,可是,关于这个死刑的判决和裁决,仍然是整个社会挥之不去的阴影,其不公之处,仍然清晰可见,我们在判决书中和裁决书中,都可以发现其中明显的不公与违法之处。
   
   
   在沈阳中法的判决书中写到:“被告人夏俊峰随同执法人员到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沈河分局滨河勤务室接受处罚。期间,被告人夏俊峰因故与被害人申凯、张旭东等人发生争执,遂持随身携带的尖刀先后猛刺被害人胸部、背部、张旭东胸部、腹部及张伟腹部等处数刀”;辽宁省高等法院判决书说: “当日11时许在该勤务区办公室内,被告人夏俊峰与申凯、张旭东再次发生冲突,被告人夏俊峰持随身携带的尖刀先后连刺申凯、张旭东及张伟数刀”,在最高法院的裁决书中也写有:“11时许,夏俊峰在该勤务室内与申某、张某某再次发生冲突,遂持随身携带的尖刀分别捅刺申某、张某某数刀”;“ 夏俊峰违规经营炸串,在城市管理执法人员依法查处时,不服从管理,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即持刀行凶,致二人死亡、一人重伤,犯罪情节极其恶劣,手段极其残忍,后果特别严重,应依法惩处。对发生的冲突,被害人申某、张某某负有一定责任,夏俊峰也负有责任”,这太神奇了,从“发生冲突”到“持刀行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中间的过程完全不见了。
   
   
   很明显,两个审判都承认,夏俊峰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发生“争执”,是夏俊峰杀人的直接诱因,但是,令人非常不解的是,对这个“冲突”与“争执”的具体情形却无一字说明,冲突的起因是什么?内容是什么?过程是怎样的?是什么因素促使夏俊峰如你们所说,产生了杀人的念头?只一个“遂”字和“即”字,就代替了中间的过程,另外,最高法院说“被害人申某、张某某负有一定责任,”他们要负什么责任?为什么语焉不详?夏俊峰是怎样“不服从管理”了?扣押了他的煤气罐,还要他到勤务室去,他不是去了吗?这不就是所谓的管理吗?他怎么不服从了?
   
   
   “死者之一申凯历来就经常殴打商贩,在滨河派出所应有报案记录,比如,2008年7月份,一卖雨伞女商贩的胳膊被打骨折了。”(引自滕彪辩护词。)
   
   
   法官先生们,你们能无视这些事实吗?你们有什么理由说申凯们没有打人?
   你们既然说夏俊峰是“故意”杀人,那么你们就应该说出夏俊峰故意杀人的“故意”,是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他怎么就想杀人了?你们对此有何解释吗?
   你们无一处说夏俊峰有精神病,那就是说夏俊峰的神志是正常的,他在神志正常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杀人?
   
   
   夏俊峰生于1976年,2009年时只有33岁,他上有父母,下有儿子,中有妻子,生活不能说是富裕,却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他在神志清楚的情形下,难道不知道杀人的后果吗?杀人偿命他不知道吗?他的家庭将会破碎,他也没有考虑吗?他怎么就产生了杀人的念头?你们哪一位法官能够解释?
   
   
   他是杀了人,但是他为什么杀人,你们却没有给出杀人的动机,没有动机的“故意杀人”是难以成立的!你们凭什么说他是“故意杀人”?无论在哪一个国家的法律中,没有动机的故意杀人都不能成立!“不服从管理”就要导致杀人吗?
   
   只有复原当时的场景,我们才能找出事情的真相。
   
   
   虽然当事人都已经不在了,我们还是可以以情以理来复原现场。
   
   
   城管队的队长申凯们把夏俊峰带到勤务室“接受处罚”,据当时的城管队的证人说,夏俊峰是自愿随去的,可不可能这时的夏俊峰就产生了杀人的念头?如果他此时产生了杀人的念头,那就要解释这个念头是怎么产生的?
   
   到了勤务室之后,申凯们要做什么事情?无非是罚款,所谓管理就是罚款,罚多少?
   从一般情形说,大约是从一百元到五百元,为了罚款,就要开罚款的单据,但是,在整个判词中,没有一处提到罚款和罚款通知书,为什么在庭审过程中,完全没有提到罚款和罚款通知书的事实?难道到勤务室接受处理不是罚款吗?如果不是罚款,那么这个“处理”的内容是什么?是打人吗?
   
   
   “争执”和“冲突”的内容是什么?就只可能是申凯们开了最大数额的罚款,——500元,也可能更多,夏俊峰可能认为这太高了,于是就发生了“争执”和“冲突”,但是,他们怎么会聚拢在一块了?如果申凯开了罚单,隔着办公桌递给夏俊峰,他们不会聚在一起,最大的可能就是申凯强制要夏俊峰接受罚款通知书,可夏俊峰还是拒绝接受,这就产生了“争执”和“冲突”,夏俊峰拒绝罚单,是不是就使夏俊峰就产生了杀人的念头?拒绝罚单怎么就能产生杀人的念头呢?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拒绝罚款,夏俊峰占优势,他为什么要杀人?夏俊峰拒绝罚款,申凯拿他没辙。
   
   就是说,到此时为止,夏俊峰都不可能产生杀人的念头!
   
   (其实这三个人,乃至四个人都是这个城管制度的受害者,城管的定位就十分尴尬,它不是执法主体,它没有法律赋予的权力,它只是行政主体,它也没有强制商贩服从的手段,这是一个天生的怪物,我们要求人大常委会和司法部重新审视各个城市自行制定的城管条例,找到一个文明的城市道路整齐清洁的办法。这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呼吁。)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申凯气急败坏,怒不可遏,暴跳如雷,他要用强迫手段令夏俊峰接受罚款,于是就动手动脚,始则推推搡搡,继而拳打脚踢,最后就成了暴打,按夏俊峰所说,还用桌子上的茶杯击打他的头部,由于申凯们踢到了夏俊峰的下体,夏俊峰碰到了随身携带的“折叠刀”,——是折叠刀,不是尖刀,尖刀很长,就是有刀库,也不方便带在身上,法院认定是尖刀,这是错的,——是夏俊峰切烤香肠用的折叠刀,上面的几个判决书上都曲笔写错,不是尖刀!
   
   在两个一米八十以上大高个的攻击下,——其中还有一个行伍出身的申凯,——夏俊峰拿出这把折叠刀,并且把刀子打开,向攻击他的两个人捅去,这时他的神志已经不清,被打得昏头转向,就知道自卫,先生们,这在任何国家的法律体系中,不论后果如何,都叫做是“正当防卫”!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夏俊峰拿出折叠刀的时候,为什么申、张二人都没有发现,并且把刀子夺下来?
   
   很明显,是二人打得疯狂,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夏俊峰拿出并且打开了折叠刀,如果二人同夏俊峰是在说理,文文静静,没有动手打人,也没有纠缠在一起,怎么会没有发现夏俊峰拿出了刀子?如果他们发现了夏俊峰拿出了刀子,他们为什么不搏斗?为什么不把刀子夺下来?申凯还是当兵的出身!申凯和张晓东是以二对一,占有优势,在夏俊峰剌向一人的时候,另一个人有时间和机会把刀夺下来,为什么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三个判决文书都没有直接说夏俊峰没有被打,而是笔锋一转,就说司法鉴定说夏俊峰身上无伤,但是,这种“鉴定”有多少公信力是值得怀疑的,现在的政府,被政治操纵,还有什么公信力?怎么知道他们不是有选择性的公布鉴定结果?
   
   总之,你们三位法官,用什么来解释夏俊峰的杀人动机?他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形下产生了杀人的念头?如果没有杀人的念头,就一定不是故意杀人!那是正当防卫!
   
   我们要求最高法院对夏俊峰改判为正当防卫。
   
   (二)
   
   细节非常重要,细节决定一切,在河北王书金案中,虽然王书金准确地找到了埋尸的地方,但是,由于他没有叙及在尸体上有一条花衬衣围在死者的颈部,因而否定了这个人是王书金所杀。
   
   同样是在同一个最高法院指导下的死刑案件,为什么他们对细节的要求如此不同,夏俊峰案,直到最高人民法院,也没有说明,城管和夏俊峰发生“冲突”与“争执”的细节,也没有说明,申凯与张旭东究竟要负什么责任?而这两个细节,对夏俊峰杀人一事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这两个问题,与夏俊峰杀人有直接的决定作用。
   
   (三)
   
   习近平总书记说: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习近平总书记还说: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