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謝田文集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谢田: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最近外企在中国受到调查的很多,令海内外许多人士困惑不解。其中的原因何在?这些事件对中国经济的下一步影响如何?为什么中共当年拚命吸引外企、收买外企,现在又恐吓外企,似乎在向外驱赶外企?为什么中国要“不公平地使用强硬手段对待外国企业?”其中,究竟是经济上的理由,还是国内政治上的原因,亦或有国际局势的考量?

   中国国家发改委如今似乎不太高兴,嫌欧洲品牌的汽车在中国新车价格过高,汽车配件价格也太高。奔驰、宝马、大众、和奥迪在内的欧洲汽车品牌只好争相降低新车和配件的价格,希望能得到中国国家发改委的“满意”。

   其实,欧洲车在美国的价格也颇高,在美国消费者心目中,欧洲车是豪华、高档、和地位的象征。美国商界、企业界高级管理人员坐骑的首选,都是奔驰和宝马。欧洲车在美国的经销服务商那里,汽车维修中的配件价格也是高的惊人。但这些面向小众、市场狭小、高端的豪华车,却不太会与美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联系在一起,因为没有一家厂商可以垄断,连寡头垄断都不太可能。比如奔驰,它能“垄断”什么呢?因为它不是大众产品,一辆奔驰S级的豪华房车,在美国要10万美元,在中国更是高达几百万人民币。但在中国,这一奇怪的指控,却由一个垄断了国家的全部资源、掌控了国家经济的命脉、操纵了全部国企的一个政权集团,给提出来了。指控的本身,就非常的滑稽、荒谬、和不可思议。

   中国的所谓反垄断运动看似主要针对西方的汽车制造商,如奥迪、宝马和奔驰等。但事实上,中国反垄断机构数月前就针对许多产业采取了行动,从制药商、奶粉商、到电脑芯片商,都受到了波及。包括电脑软件巨头微软和芯片制造商高通在内的美国公司都受到中国的反垄断调查,可能会被罚款10亿美元。日本12家汽车零部件企业也被“依法处罚”。连一些镜片企业,如中国强生(Johnson & Johnson)和博士伦(Bausch & Lomb)等,也因“操纵价格”被罚。

   中共官方说,他们经过长时间市场数据比较,发现宝马、奔驰、路虎等多个品牌的车型,在中国市场的售价比国外市场“差价高达三倍或更高”。但价格居高本身,并不是垄断的证据。外国汽车在中国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其实是中国的关税、政府的利润、扭曲的汇率、国内市场保护、和中共对经济的垄断的直接结果。中共祭出“反垄断法”惩罚外商,实际上是在为自己手中的赚钱机器、中共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的国企断鸣锣开道、保驾护航!如果要查“垄断”,为什么不查查中国的电信企业、石油企业、和国有银行?

   中共的这些所谓的“调查”,真的是商业法律上的举措,是中共在“保护”中国民众的利益吗?显然不是。美国商会在致信国务卿克里和财政部长杰克•卢时正确的指出,“中国执行的反垄断法没有基于竞争或经济的基本法则,而是受中国产业政策目标的影响。”正如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所称:"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形。此事事关重大,而且牵连甚广。没有最上层的首肯是不可能执行的。"而且,这类行动的直接后果,可能是外资大举撤出中国,这与中共最近20年的经济国策是相违背的,所以,事件背后,一定有中共政治内斗的影子。

   即使退一万步,中共的调查也不可能公正进行。因为,连中国自己的反垄断专家,也因为“帮外企说话”而遭到解聘。那剩下的“专家”,就肯定都是一面倒的帮中国政府说话的。这样的调查,怎么会有任何公正性可言?

   路透社的报导称,中共发改委官员在与外企高管的一个闭门会议上,曾经“严辞厉色”的正告外企代表,说他们如果“写份自承坦白认错,好过请外部律师!”这真是不打自招,暴露了中共暴政无耻和贪婪的真实嘴脸。显然,中共已经把他们在镇压政治异己、迫害信仰人士、镇压维权人士时所采用的手段,运用到了国际经济和贸易之中了。

   中共官方媒体指责全球汽车制造商向中国消费者“过度收费”,中国国家发改委随即对该行业进行调查。这其实是一幅非常令人恐怖的景象。政府控制的媒体和政府的机构互相配合,随意对民间企业翻脸、发威。中国民众恐怕没有想到,这个似乎是在“保护消费者”的举措,恰恰是对消费者权益的巨大打击。因为,民间企业和外资企业被政府击垮之后,被政府的舆论抹黑之后,当只有剩下的国企坐大时,最后吃亏、不得不付出垄断高价的,一定是普通的民众。

   正如中国欧盟商会的声明所述,中共的调查预先设定结论,根本不是公正的调查,人们还在等待,看看那些受到调查的公司,是否会得到完全的辩护权利。从红朝的历史记录看,中共政府的行为从来都是蛮横、无礼、随意、粗暴、和完全罔顾法律的。人们已经发现,中共当局使用行政恐吓的手段,逼迫公司在没有完整听证的情况下接受处罚。

   中共的这些反常举动,在经济上似乎是“自杀式”的,非常的难以理喻,但人们如果从中共内部政治的因素、和中共目前激烈内斗的因素来看,可能并不难以理解。中共当下空前激烈的内斗,权力之争,显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直接影响了私人和民间企业的运作,也直接伤害了普通的守法民众。

   为什么中南海要自断财路、杀掉生蛋的母鸡呢?一种解释可以是:中共内斗的对立派别,在当时引进外资时,一定安插了自己的人手和保障了自己的利益。而在清理和打击这些派别时,对方在国企内部的人马可以直接进行处理,但对在外企内部的敌人就很难下手。怎么办呢?通过所谓的“反垄断”来介入,可能就是一个巧妙的办法。

   用所谓的“反垄断”来插手,可以进去查会计账簿、销售记录、可以查人事档案、薪资记录,可以把公司掀个底朝天,对手的人们自然会被揪出来。达到目的之后,政府可以宣布“反垄断”调查没有结果,不了了之。这个做法虽然干扰了商业的正常运作,但可以达到它们政治上的目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当然是蛮可恶的。但是,这也正是在中国做生意的成本之一,老外们也许现在会更清醒一些了。

   总而言之,在中国经济即将崩溃、中共政局处于巨变之中、中共日益处于国际正义力量的四面夹击之际,中共突然对外企翻脸,应该是既有国内政治上的原因,也有经济上的考量,也还夹杂了国际局势的因素。如果要定量分析,说它是7分内政,2分经济,1分国际,可能并不为过。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高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4-08-16 07:55:11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8/16/n4226485.htm谢田-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html

(2014/09/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