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01811/weizidan2005/12
·2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长痛歌(订正稿)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不管道路如何艰难屈折,周远鸿有幸考上高中,毕竟是他人生路上的一大转折。虽然吉凶祸福仍属前途未卜。但走一步总比坐以待毙强。
   
   今天,他来到班主任韩剑魂老师办公室报到。老师办公室还兼做寝舍,称做“寝办合一”。他在王九丹同学登记时,仔细审视着要填表格的各项内容,接着就轮到了他来填。他拿起了登记表,想拿出门去填,被韩老师制止了:“就在这里填,别往外边拿。”周远鸿有些为难,眼光毫无目的地飘向韩老师办公室的右侧,望见有一口井,井边有一排高大的杨树,乌鸦在树上“呱——啊!呱——啊!”地鸣叫。本来周远鸿就憷填表,乌鸦的聒嗓,更使他填表“鸟惊心”。他填姓名时,手都打颤,唯恐让人知道他就是周远鸿,填性别、年龄、婚姻状况时,他在发癔症,不知填这干什吗,填家庭成分时,更犯大忌讳,好像这是一项万恶不赦的
   罪名:“地主!”于是他就先暂且空了下来。接着填“政治面貌”一栏,他填的是“一般群众”,这使他有点心虚,好像是撒了谎,明明该按着梁乖真的定性,填“货真价实的黑血儿”才对!
   
   这时,祖兴周老师进来,韩老师礼貌地站起,伸手指向自己的床位,说:“老祖坐!请坐。”祖老师就着床沿坐下。祖老师和韩老师都是新近从华北大学分配来的新老师。周远鸿目光呆滞地看着站立刚刚起来的韩老师,似乎惊呆了:
   “怎么回事,韩老师身材如此低矮?”因为他一进门就发现坐着的韩老师,鼻子又高又大,眼窝又深,亚似洋大人,肩宽胸挺,胳膊粗壮,由此想到身量魁梧,整体形象的高大。想也想不到他的上长与底短悬殊至于畸形。周远鸿忽然想到武大郎――“肯定他坐着也会让别人误以为,这是一条身躯伟岸的男子汉大丈夫!”韩老师的形象,引起了他的端详:从身体造型到精神面貌,居然像煞世界人民领袖,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大元帅!他稀疏了的灰白头发,有条有理的向后背着,目光阴沉威严,使人望而生畏,倒抽冷气,开口说话,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底气之壮犹如声情并茂的诗歌朗颂,更像是在演从俄国翻过来的革命话剧。
   如果不是更大,起码也是同样的讶异,发生在韩老师对他的观瞻上。韩老师瞅着像只小瘦猫的他,从这里离开,走到校院,跟在王九丹的后面,带着大失所望的口气,“哦!”了一声,意在提醒祖老师的注意所向:“老祖你瞅!你是有眼不识泰山。。。。。。”他用食指向窗外指点:“那个跟在后面的,便是你久闻大名的。。。。。。”
   
   祖老师沉不住气,即口发问:“他是什么人?”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周远鸿!”
   
   祖兴周也“哦”了一声,说:“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真是这么一回事。在《留侯论》一文中,介绍汉初三杰中的张良,不是说他也是其貌不扬,如妇人孺子吗?”
   
   “难道张良也像周远鸿那样,小瘦猫一个?”韩剑魂砸嘴称怪,好像是谁曾允诺给他一个萧洒豪迈,仪表堂堂的周远鸿,而如今却像“相女婿”似的,受到媒约之言的蒙哄与愚弄那样气急败坏。
   
   “你还别说,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祖兴周反复玩味着黄石老人的话:“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他点头晃脑,韩剑魂不大心甘情愿地首肯着。
   
   在校院里,周远鸿问王九丹:“你怎么在‘政治面貌’一栏填了个‘半三青团员?’”
   
   “你没挡(长)眼?”王九丹对他提到的话题,表示出毫不掩饰的讨嫌,愤然地“王顾左右而言他”:“还不快兜(走)!胆(韩)主任给丹(班)里宣布事儿去了。”因为王九丹是个“秃舌子”,说话多带d音,如说“吃饭”是“得饭”,“扫地”是“捣地”,“韩主任”是“胆主任”,“长眼”是“挡眼”,“班”是“丹”,“走”是“兜”,等等。
   
   周远鸿加快脚步,向着教室走去,但又纳闷地问:“从哪儿来了个韩主任?是啥主任?”
   
   “明知肚(故)问,丹(班)主任呗!”“老师就是老师,为什么要封个主任呢?”两个人抬着杠子进了教室。
   
   韩老师向同学们说明,由于大家都是初来乍到,互不了解,班、组干部就不进行选举了,现将教导处的决定宣布如下:“班长杨茂森,副班长蒹第一组组长周远鸿。。。。。。”韩老师说到谁,谁就站起来让大家认认。当周远鸿从第一排站起、扭过脸,面向后面点头行礼的时候,大家看着这个猴豆子都嬉嬉地笑,特别是坐在后面的大个子。王九丹坐在中间,却又扭过脸,面向后瞅着大个子的脸色,奚落周远鸿“岛(小)瘦儿猫!”(“儿猫”即雄性的猫)。
   
   周远鸿由学校指定为班,组干部,不能不使他内心的希望之火死灰复燃。“原来党还是理解我的,并不认为我是‘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还是党伟大、英明!”他的积极性又高涨起来,决意重打鼓、另敲锣,以新的面貌来开张一番新的事业。
   
   班上的组织系统建立一个月之后,开始评审助学金,名曰:“人民助学金”。韩老师传达学校提出的两顶标准,教同学们据此提出申请和进行评议。从前,孟主任在布置这项任务时,特别强调要批判“任务观点”。首先要进行思想教育,明确人民助学金的意义。其次才是,根据思想进步和经济困难这两项标准,完成评审任务。关于助学金的意义,韩老师向同学们传达,说明人民助学金是人民的血汗钱。我们的国家和人民长期经受战火的摧残,千疮百孔,百废待兴,财经特别困难,却还要拿出这部分钱来帮助家境贫寒的劳苦
   大众的子弟学习,我们岂能辜负党的一片良苦用心,岂能不念党的恩情比天高?我们要报答党,要以明确的学习目的,要为祖国而学习!要为革命而学习!要彻底批判剥削阶级流传下来来的那种“学而优则仕”,为光宗耀祖、成名成家而学习的腐朽思想。我们要珍惜人民助学金,决不要把一分钱、一粒米用在不当用之处。韩老师进一步交代,整个评审的过程为:“首先是个人根据自己条件提出申请,然后小组和班上根据两项标准,严格把关,认真进行讨论、衡量、表决,最后把审批结果呈报学校。”
   
   周远鸿凭着在知识青年训练班学到的革命知识,尤其是结业时包括领导在内的临别留言。别人之间都是在纪念册以“xx同志”作抬头,而对他都是称“同学”,没有一个称“同志”的。他以此判断,自己大概不属于“人民”的范畴,当然也就没有资格申请人民助学金了。他领导的第一组,只有胡万义一人提出申请。待他自报后,大家再来“公议”。女同学常笃真说:
   
   “你家一共四口人,爸爸当纸色糊裱匠,爱人在工厂上班,母亲管做饭。这个经济情况,一般说就不错了。根据对助学金审批从严的精神,我不同意你的申请。”
   
   周远鸿听过她的发言,就把她的意见写在小组纪录薄上,用景仰的目光与她智慧、柔和的目光交会。“这个上海姑娘还真有自个儿的看法!并且,公事公办,不考虑得罪不得罪人。”他和她立即在心理上就产生了靠拢的趋势。
   胡万义进一步对自己的情况加以说明:“可是,我爸爸已上了年纪,50多岁了!”他把“多”字强调地加重了发音。
   
   另一个同学,苗吝时,他俩是同住一条街,他奶奶又是街道主任,对他家情况了如指掌,知道他爸爸很健康、很能干,时常跑口外去包揽活儿,说道:“劳动人民,有健康的身手,50岁的人照样能干活,根本算不上年纪老”。
   
   “你说我爸爸‘50岁’?你少说了一个‘多’字。谁要是‘50岁’,恐怕还得叫他‘哥哥’呢!”大家都被他胡万义这一幽默给逗得不觉莞尔。
   
   胡万义是个义子。糊裱匠夫妇没有生育能力,收养了他,一天到晚,从小到大,对他亲昵得没法说。他的小名叫做“义儿”,这个名子既合事实,又按迷信说法能免除夭折,平平安安长大成人。又因按家族排辈是在“万”字辈儿,所以大名叫做“胡万义”。小名是乳名,大名是学名。
   
   由于兵慌马乱,北蒙城朝不保夕,人们惶惶不可终日。很多人家的儿女,都张罗着及早嫁娶,好一主照一客,来建立起稳固的家庭结构,去应付“白云苍狗”般的不定之天。在去年,万义才刚入15岁,便也就听父母之命、媒约之言,仓仓促促,举办了终身大事。现在,爱人是纱厂工人。这是个历史上有名的老厂子,原名叫“光裕纱厂”。常笃真的爸爸常树人是本厂长。在解放前,他在这里做地下党员,公开身份是工程师。解放后,厂子改名为“北蒙市棉纺织厂”,他任厂长。常笃真母女是刚从上海搬来的革干家属。
   
   常笃真否定了胡万义申请人民助学金的资格,却主动提出周远鸿有资格提出申请。她认为,周远鸿虽未提出申请,但由于他起不起伙,每天在学校废置的一间破屋――被战争的砲火给炸塌个大窟窿――的犄角,支起小锅,烟薰火燎地自己在做饭,这是人人都见得到的,所以就引起某些师生的同情心。据此,常笃真在小组评审助学金的讨论会上说:
   
   “我们的小组长周远鸿同学,思想进步,家庭经济确实困难,阿拉(上海话,“我”的意思)认为,他应该得到人民助学金的支助”。”
   
   周远鸿听了她的发言,心情比“受宠若惊”还要激动许多。“天哪!我思想进步?天底下还有人肯持这种看法?助学金吃不吃,事情再大也小,只要有这句话,吾则心满意足矣!”
   
   常笃真说他“思想进步”,是自己眼观心察的结果。她看到他学习勤奋,对班组工作有高度积极性,思想很活跃、很新颖,每每发言不同凡响。。。。。。她怀疑有的同学是出于忌嫉心才对他说长道短。所以她力主在他本人没有提出申请的情况下,由小组评定给他每月20斤小米,上报学校。
   后来,韩老师在班上宣布:“本班的评审结果,学校已经批示下来。我班享受人民助学金的,第一组有胡万义,每月30斤小米。常笃真每月90斤小米。。。。。。”常笃真不用申请,因她父实行的是供给制,子女上学费用由国家包干,这是政策。周远鸿没被批准,是在他本人的意料之中的。但常笃真却在一次谈话中问韩老师:
   “既然不比周远鸿困难的,都能评上助学金,为什么偏偏不批给他呢?”
   
   韩老师笑着,发出圆润的喉音,说:“啊哈!是他自己没有提申请嘛!”
   
   在一旁的杨茂森班长插话:“哎!常笃真你这位同学还是很富有同情心的罗!”他是有暗含批评的意思。这就不啻批评她情感不健康,阶级觉悟低,立场站歪了,扣最轻的帽子也是“太小资产!”
   
   祖兴周老师也提出了周远鸿的助学金问题,韩老师却神秘兮兮地告诉他实情:
   “要是别人的助学金,我就可以不动声色地或定,或夺。可他周远鸿名声在外,树大招风,我怎敢一手遮天?我就特意去请示领导:‘像周远鸿这种情况,能否批给助学金?’领导没有即问即答,后来跟我说:‘助学金给谁都行,唯独不能给周远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