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2009年对中国民众们来说是腥风血雨、灾难尤其深重的一年,但是请千万不要把这多灾多难的一年都推给2008年年底爆发的全球金融风暴。稍有一点头脑、多少有一点真才实学的人都明白,即便全球不爆发这场金融大危机,中国大陆地区也早在2007年11月份就开始了金融危机。

   

   股市的市值蒸发掉了70%,而死要面子的共党们甚至为了奥运会都拿不出钱来,硬把跌到两千多点的股市拉高到三千点左右。经济大崩溃的各种迹象在2008年都出现了,可是共党们却在嚎叫着什么强大。

   

   2009年从6月份开始,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就已经崩溃了,可是共党们却在宣传什么中国大陆已经超越了德国,成为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时隔不久,似乎吹牛的欲望仍没有得到满足,于是又接着吹,说已经超过了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还会在2009年的年底或者2010年的年初超越美国。于是,匪类们治下的中国大陆匪区就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这回是吹痛快了,接下来就是声嘶力竭地嚎叫辉煌了,匪类们治下的人民也幸福了。可是给人们的印象却是,人民的道德、文明和进步似乎是失败了,而兽性的野蛮残忍和物欲终于取得了胜利。世界被颠倒了,共匪们终于可以统治全世界了。

   

   2009年刚过去,新的一年来到了,共匪统治世界的迹象丝毫没有,但是中国大陆地区却深深地陷进了经济的大崩溃之中。共匪们三十年来疯狂的抢劫和贪腐,就是这场大崩溃的根源。共党历史上的罪恶我们不应当忘记。

   

   查阅一下,1958年的年底,共匪的喉舌新华社向全世界宣布,1958年中国大陆粮食产量高达三点五亿吨。以当时六亿中国人计算,平均每两个中国人就有一吨多的粮食,中国于是成为了世界第一大产粮国。毛泽东也开始发愁了,“粮食多了怎么办?”粮食多了,却没有撑死一个中国人,但却活活地饿死了五、六千万中国人。

   

   从1957年到上个世纪末,中国人人均的粮食、棉花、油料的占有量,始终低于1955年和1956年。但是在1958年8月份,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洋洋得意地宣布说,“十五年后,中国将变成四个美国。”可事实总是在无情的击碎共匪们的谎言。

   

   直到二十一年后的1979年,中国大陆的人均GDP仅仅是416元人民币,约合50美元。而当年美国的人均GDP不可能只有12块5毛美元的。当年台湾的人均GDP是1,900多美元,是中国大陆地区的40倍之多。1955年中国大陆的GDP,只占世界的4.5%。可是到了1979年,却降低到了只占世界的2.5%。超越美国始终是共匪们的幻想。

   

   从1958年至今的这五十多年间,共匪们仍然在用赶超美国的梦幻在欺骗着中国的民众。可事实却是,就连台湾都远远地高于大陆。以2007年为例,共党宣布GDP是32,801亿美元。按照当年中国人口15亿5千万计算,人均的GDP不过才2千美元。不要忘记,共匪报出的GDP的水分那是很大的,可是台湾当年的人均GDP确实高达17,840多美元,仍然是大陆的8.9倍之多。

   

   到了2008年,国际的货币基金组织按照PPP折算,公布了2008年各国人均的GDP。新加坡是51,100多美元;美国是46,800多美元;香港是43,800多美元;日本是34,100多美元;台湾是30,800多美元;韩国是27,600多美元;俄罗斯是15,900多美元;中国大陆则在人口少报GDP多报的情况下,被计算为人均GDP是5,000多美元。可是即便如此,台湾仍然比大陆高出了6倍多。

   

   共匪们向国际社会报出了多少GDP,我们始终不知道。但是2008年的GDP,共匪对国内报出的数字是26万亿人民币。根据2008年年底中国的人口总数接近十六亿来计算,人均的GDP为15,000人民币,折合美元不过是2,100元,又怎么会是5,000多美元呢?共匪对外对内造假数字,其中的悬殊差别竟然达到了140%之多。共匪们说的话,人们又怎么能信呢?

   

   这就是说,2008年台湾的人均GDP那是大陆的14倍,美国的人均GDP是大陆的24倍,日本的人均GDP是大陆的16倍半。以日本一点一亿人口来计算,中国大陆地区又怎么可能在2009年的一年之内超过了日本呢?又怎么可能在2010年的前半年又超过了美国呢?这种痴人说梦话一样的宣传,除了那帮党奴、帮闲、脑残体们跟着起起哄以外,正常的人谁又可能去相信呢?

   

   说实话,共党的祖师爷们就从来没有给徒儿徒孙们留下一份像样的遗产。马恩列斯就不必说了,就说中国大陆匪区的开山鼻祖毛泽东,给邓江胡这帮徒儿们留下了什么?是被世人能够普遍接受的价值观?还是道德的遗产?或者是一部体现了人权精神的宪法?再不然那就是抵御外敌,收回了失落的领土,至少也应该是悲天悯人、乐天安命的个人修养,堪称楷模。但是,看起来全不是。

   

   1976年的6月,毛泽东在行将咽气前说了这么样的一段话。它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了,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腥风血雨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到,毛这个魔头是一生不懂得反思。孔子说: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他八十多了,仍不知天命。行将毙命,也想有个身后铭。但是这个身后铭,是世人们根据他的一生的所作所为来下定论的。

   

   究竟它是个大救星,还是个大灾星?回想一下它坐头把交椅的二十七年,中国人的累累白骨,就可以断然地把它定为是大灾星、大魔头。它自己也很清楚,在流芳千古和遗臭万年这两选择上,它选择的都是遗臭万年,而且是臭名远扬全世界。在盖棺定论上,它是如愿以偿了,它可以安息了。至于它所说的两个都没有干完的遗产,我们这些做草民的,就不得不说几句话了。

   

   蒋介石先生忠实地继承了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遗愿,坚持了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五族共和,起兵北伐,统一中国。之后又及时地结束了军政,进入了训政;推行大选,推行土地革命,制定中华民国的宪法,这一切又都被日本侵华打乱了。于是,又领导中国民众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十年抗战,并且在1941年对日正式宣战。

   

   前后十四年,赶跑了日本人,收复了台湾,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民族的尊严。在满目疮痍的战后,于1946年,中华民国的宪法出现了。蒋介石先生正准备结束训政,最终走向宪政的时候,养肥了的毛泽东们就立时发动了旨在全面复辟独裁专制的内战。比较一下现时的台湾,再看看现在的大陆,便不难知道,毛所谓的“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究竟是功劳?还是犯罪?

   

   不少中国人看不起印度人,把印度人称作为阿差,可是印度人民在1948年就享受在民主的文明政体中生活了。如果没有毛泽东这帮土匪,中国早在1911年就已经是被世界公认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了。也不会在抗战胜利后发生四年的复辟内战;更不会到现在平均每两分钟,中国大陆地区就发生一起反共抗暴维权的斗争。

   

   毛泽东留下的这第一份遗产,实质上那就是反人性的集权政体;第二份的遗产,那就是死亡3,700万人的文化大革命。它自己也说,拥护的人少、反对的人多,它遗憾的是文革没搞完,巴望徒儿们把这份遗产接着搞下去。显然是徒儿们反对的多,所以毛一死,文革就结束了。

   

   毛泽东把这两份遗产当作是自己的两个未完成的功劳,证明了它到死都是在坚持着罪恶、坚持野蛮、坚持反人性。它虽不懂得反思,但是它也很清楚,野蛮、罪恶、反人性的遗产,是不可能在和平的状况下移交的,所以只能在动荡中交。

   

   毛在死前的遗嘱中,曾经把贴身的侍女张玉凤指定为政治局的常委,让传说中的私生子接掌政权。侄子、老婆、大内总管和侍女,都成了亿万民众的统治者。江山与民众,都变成了毛泽东的遗产,想留给谁就留给谁,所以这个动荡也就是必然发生的了。毛死了仅二十七天,老婆、侄子被抓,它指定的政治局成员被抓被废,全部下台。折腾了大半辈子,只留下了一具供人们看新鲜的干尸。

   

   三十年的时间并不长,江和胡的交接就已经是腥风血雨的了。刑事犯江泽民当政的时候,还有的时候撇着大嘴露出笑的丑样来。但是后期,这种丑样也少见了。胡锦涛干脆是处于内外的腥风血雨中,根本就笑不出来。邓小平把自己和毛泽东封为是第一代,江泽民是第二代,胡锦涛是第三代。可民间的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荣华富贵超不过三代人,就更不要提匪类们了。也只有在中国的这块土地上,人匪不分,致使匪患做大,祸国殃民六十年。

   

   可叹的是至今仍有人为匪政权吹喇叭、抬轿子、唱赞歌,为匪类们作传声筒、应声虫。土匪们就是他们的爹,而匪党就是他们的娘,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人格被谎言化了,自己的人性被兽性化了,自己的尊严成为了垃圾。中国人何以成为了这样的好坏不分的群体?这里我只说群体不敢说民族,因为这个群体的人数并不多,是中华民族中的败类。败类们从不认为自己认贼作父就是败类,反而去诬蔑反共的人士是败类。

   

   记得还是1989年六四大屠杀发生后不久,我在朋友们的帮助下逃到了香港躲在一间饭馆里。一天在员工们的追问下,我讲出了在六四大屠杀中我所看到的一幕一幕。一位在这家饭馆里当洗碗工的福建漳州市一个单位退休的匪党支部书记,突然跳出来指着我大骂,骂我是败类。在员工们的哄笑和指责声中,他一本正经地说,“军队没有开枪,没有死一个人。”员工们问他,那么多的记者的报道都错了吗?他说,记者也是败类。几个员工说,“反正我们香港人相信,共产党是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他一点也不含糊地说,“相信的就是败类。”从那以后,我坚信中华民族中确实有败类。

   

   十四年抗战中出现了一批败类,而且是为数不小的一批汉奸,共匪也在其中。1949年以后,中国大陆沦陷为匪区,败类和汉奸们就被共匪一批又一批地大批制造出来了。不如此,共匪们又何以能够盘踞大陆六十年呢?

   

   其实,这也要怪国父孙中山先生当初制定的三大政策之一的容共政策,共匪们把他篡改为联共。如果当初是联共的话,说不好听话,共匪早就把国民党给灭了,中国早就成为了匪区了,也没有今日台湾这一盏宪政民主的明灯了。幸亏孙中山先生提出的是容共,但是容共显然也是错误的。

   

   如果孙中山先生能够活过1931年的话,让他亲眼看到共匪的湖南农民运动和井冈山上的国中立国,孙中山先生一定会高喊灭共。只是孙中山先生活着的时候,共匪成员仅几百人,不成气候,只属于是地痞流氓式的捣乱,尚无太大罪恶。何况孙先生的民主意识极强,一贯主张多党制,所以提出了容共的说法。

   

   孙中山先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容共其实就是融匪,容共就为了以后的匪患提供了合法的社会环境。直到1932年,为了全面抗战,蒋介石先生在庐山建立了军官训练团。在一次对学员的讲话中,他第一次把赤祸改称为共匪。这之前的赤祸,就是共祸,是共产匪类们祸害国家、民族和人民的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