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毛泽东曾经说,他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自以为他说一句话就顶一万句,说出的话就是圣旨。人民必须学习,还要讨论,揣摩圣旨,不这样就跟不上形势。天知道下一个运动是什么,糊里糊涂地就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

   

   邓、江、胡们与时俱进,并不是他们改造好了自己,而是因为法制、人权、民主已经成为了普世的价值。虽然还在干着无法无天的事情,但嘴上却不敢说“无法无天”了。至于什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昔日的气魄,也丢进了爪哇国,一律改口变成了依法。什么依法治国、依法办事、依法审判、依法惩治、依法镇压、依法平暴。

   

   听上去中国大陆地区从无法无天的强盗社会,一下子就变成了法制社会。其实,共党是依旧杀人抢劫,土匪地痞的习性不改;国民依旧是被杀被抢,怨怒之气冲天。只是因为共党改口,时时处处把依法两个字挂在了嘴边上,于是大陆地区就变成了法制的文明天下了。

   

   每当听到共匪的成员们说出依法这两个字时,我又是感到滑稽可笑,又使我肉麻的浑身难受。依的是什么法呢?四个坚持的法、一党集权的法、六个为什么的特色理论体系和特色核心价值的法。这些都不是国家的大法,只属于共党团伙的党规和章程。对于那些天性中就带有严重的土匪大盗、地痞流氓倾向的人来说,成帮结伙违法去犯罪,这就是帮伙的帮规。这种帮规只代表了这种人渣子的利益,广大的国人民众都是这个帮规的受害人和牺牲品。唯物主义者们永远无法理解什么是精神。

   

   一国之大法,那就是宪法。宪法所体现的,那就是人权和人权至上的精神。一个国家修不出反应人性精神的宪法,就等于与人类文明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当今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负责人,说过他们是在违法治国,或者是在犯法治国的?可是也没有元首们说过,他们是依法治国的。但是不说,并不等于他们是在违法治国。

   

   一百二十六个国家实行的是宪政、法治。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已经把宪政、民主、人权、法治,作为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人的社会,那就应该是有法可依,依法行事。相反,整天把依法挂在嘴上的共党们,却在时时处处地犯法。近几年,民间的“维权”这两个字,是使用最频繁的两个字。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存在着维权的现象。这就说明,无视民权和侵犯民权的现象,发生在各个地方、各个行业和各个领域,而且都得不到合理的解决。

   

   作为老百姓来说,那就只好去找作为公权力的政府评个是非曲直了。但是这个政府虽然美其名曰是人民政府,其实是与人民毫无关系的。因为这个政府是共党政权下的共党政府,与民有、民治、民享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尤其是钱权勾结,钱权政治下侵害民权的任何事情的背后,其主使人和最大的受益人,都是共党的干部们。

   

   贪污腐败已经成了共党的代名词。也就是说,公权力就是共党的党权力。这二三十年党权力又与时俱进,异化为了掌权者的私人权利。在党权之上的大陆地区,任何顺理成章、合情合理的事情,都变成了没理和犯法。共党犯法侵吞民财,反倒是理所当然的。与党争权力,与党棍们争钱财,与党痞子们争女人,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

   

   一切权力,所有的财富都归党所有。党抢走了是依法抢劫;民众向党要回被抢走的财富,那就违法犯法。以前还要被扣上反党的帽子,现在扣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再不然就是把一切侵害民权、人权的诉讼案,或者是不受理,或者是无限期地搁置。

   

   许多上访告状的民众的冤情,甚至可以追溯到共产党当政之前和当政之初,于是堆积起来的冤案冤情不但是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发酵了。受侵害的民众终于明白了,指望着土匪去审判土匪抢劫民财的案子、为民伸冤,是从根本上违反共匪的土匪匪性的。既然神仙皇帝都指望不上,那就只好依靠自己了,自己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于是维权事件就发生了。

   

   学者们在维权的前面加上了反共两个字,称谓是反共维权,这就使维权的意义更加精确了。民众起来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侵害民众权益的是共党这个团伙的成员们。任何一起维权事件的矛头,无不指向共党的成员们,是共党们制造了人世的不公、冤案遍野和人民的贫穷。

   

   那么,维权就要反共,反共才能维权。反共维权的说法,既实际又意义深远。中国人想不受屈辱,作正大光明有尊严的人,就必须反共。想中国大陆成为法制文明的社会,人人丰衣足食,那就必须反共。有人说共党在转变,不专制了。人民有了自由了,甚至可以公开骂共党了。可是我要问的是,如果共党在转变,为什么大陆地区平均每两分钟就发生一起反共维权的事件呢?

   

   逻辑上讲,民众维权事件的多少,与共党专制的程度成正比。专制程度越深,发生的侵权的事件就越多,逼迫得民众维权的事件也越多。共党坏事作绝,对付维权事件就已经是疲于奔命了,那里还顾得上管老百姓骂不骂共党了呢?这不是人民有了自由,更不是共党不想管,而是管不过来了。

   

   想想毛泽东的二十七年,人人被逼迫的作两面人,心里话都不敢讲,更不要提骂共党了。可是今天人们可以公开地骂共党了,那无非就是两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个原因,是共党六十年坑蒙拐骗,害遍了天下人。每次受到整肃和侵害的人,都被共党说成是一小撮,但是整肃和侵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于是一小撮一小撮的就变成了一大撮,又变成了一大片。目前全大陆共有四点三亿个家庭,有哪个家庭的亲朋好友中,在过去或者是现在没有人被共党残害侵害过呢?共党一贯的土匪行径,从引起民怨与时俱进到了引起民愤;从早期人们对共党的不理解和有意见、有看法,发展到了民间对共党的仇恨。这个结果完全是共党自己一手造成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共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团伙,在六十年间不断地挑战民间的正义和道德的力量,其实就是以共党的兽性去挑战人性。在共党的每一次兽性的运动,每一项兽性的政策和法令在与人性的强大力量对撞以后,都使共党团伙伤亡惨重,元气大伤,并且出现内部的新派系。使得原本就混乱不堪、黑幕重重,内讧火拼成风的共党团伙内部是血腥味、火药味更加浓厚。

   

   从不断地自我消弱统治能力,到现在完全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现在共党们很清楚自己的官职、职务是非法的,所以就干脆撕掉假装正人君子的面具,赤裸裸的摆出一副“我就是流氓,我怕谁”的本来面孔,公开地抢劫害民,直接受害者的人数迅猛增长。路见不平的人们拔刀相助,有同情心的人们给与了声援和支持,于是共党又把军警调来镇压,使直接受害者的人数,马上以十倍百倍的大比率提升。即便是围观的民众,在看到了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公开的暴行以后,在他们的精神心灵和道义良知感上也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至少对共党团伙也有了新的认识。

   

   有人骄傲地说,中国大陆是世界工厂,但却从来不说中国大陆没有自主的产品,更不说中国的产品是以假冒伪劣毒闻名于世的。其实,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出产的真正名牌产品,那就是社会不公的受害人。有学者分析,受到权力侵害最惨烈的是五个大群体:一是异议群体;二是信仰群体;三是圈地扒房运动的受害群体;四是几亿农民工受到剥削的群体;五是少数民族的群体。

   

   除去这五大群体以外,一般的平民百姓也都是共党的受害者。例如上不起学的上学族;看不起病的有病族;失业、无业下岗的找工族;得不到福利的退休族;辛勤劳动了一年,到头来人均年收入在三百到五百元人民币的农民族;死于豆腐渣工程的枉死族;受着空气、水和土壤严重污染的整个中华民族;还有吃着毒奶粉的娃娃族。除去共党团伙现在大陆的二百三十多万个家庭,和已经卷款外逃的几百万个共干匪类们以外,谁不是共党匪类的受害者呢?

   

   今年的10月下旬,一支满载着九十名福建人的偷渡船在公海上沉没了,无一人生还。据联合国难民组织的调查,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偷渡者们,有三分之一是死在偷渡的路途之中的。如果大陆地区是个法治、盛世、辉煌的社会,为什么中国人不惜借贷四万到六万美元缴偷渡费,不惜一死也要偷渡到外国去呢?这就证明在中国大陆地区,任何一个可以使老百姓们生存的空间,都被共匪们霸占和侵害到了。

   

   以前中国人穷没办法,就去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自从中国大陆沦陷为共党的匪区以后,中国人开始了偷渡。偷渡到香港、到台湾、到越南、到缅甸、印度、柬埔寨、老挝。到了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就往东偷渡南韩、日本;往南偷渡澳大利亚、新西兰;往西偷渡到欧洲、南北美,甚至非洲国家。1949年的时候,中国人在海外的华侨不足四百万人,占当时中国人口不足的百分之零点九。而现在全球华侨总数,超过五千万,占现时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六点三以上。

   

   共党们的智商低。2008年的一场奥运比赛,中国大陆立时就强大了;2009年的一场阅兵,中国大陆立时又辉煌了。而且辉煌的还不是现在,是整个辉煌了六十年。胡锦涛的父亲叫胡静之,1949年以前是开茶叶店的小商人。五十年代中的一场公私合营运动,茶叶店就被充公了,胡静之也成了贪污犯。又是批斗,又是进监狱,仅五十多岁就含恨离世了。胡家的权利也受到共党的侵害,而且共党团伙也欠下了胡家的人命债。

   

   但是胡锦涛既没有独立人格,也不会独立思考,更提不上反思。浸淫在共匪团伙里,练就了一身的匪性。人照杀,钱照抢,还要声嘶力竭的喊叫“保鲜、和谐、盛世、强大、辉煌”。温家宝还要在旁边敲锣边,说“中国人民幸福了”!财产被抢,人被冤死,这就是幸福?这只能是匪类们的核心价值,而不是属于人类的价值。

   

   同是今年的10月下旬,一只中国大陆地区的货船德新海号,和船上的二十六名船员,在非洲的索马里领海的一千三百公里处被海盗们劫持了。事后共党国务院发言人发表了个严正声明,说是要尽全力营救。可是就在这个所谓的严正声明发表之前,几个国家的海军和空军已经在被劫持的海域上开始了搜索行动。

   

   两天后,共党们又高调地宣传什么派出了又是导弹舰,又是驱逐舰地去那一带海域。这就不禁让人们产生了两个怀疑:第一,阅兵式上又是强大又是新武器的炫耀了一番。早就知道那个海域是海盗为患,为什么不把海军派去护航呢?第二,既然又是强大又是辉煌,为什么南海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海域,却被越南、菲律宾、印尼占领了呢?并且还开发石油呢?为什么不去把去年7月胡锦涛割让给日本的东海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收回来呢?

   

   辉煌的盛事,即便不去扩张领土,也不应该丧权辱国呀。出卖国土的国家,永远就不可能强大;而出卖国土的政权,就是罪人。有一位同胞对我说,“共产党那是好事坏事都干,反正坏事干得多。好事也有两件,比如妇女解放,经济搞得也还可以。”听了他的话,我感到悲哀。他被共党洗脑洗得都成了半个白痴了,并且也成为了机会主义者。妇女解放运动,那是在辛亥革命后,由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政府搞起来的。当时提出来的是反对妇女缠足,开放女禁,提倡妇女走出家门,上学、就业,反对婚姻包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