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
拈花时评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五七年藏历四月十五日,达赖喇嘛坐在四水六岭献的黄金宝座上讲经说法,向成千上万的信徒传授时轮金刚大法,当时,仅献贡品的人有二百余人,据说是盛况空前。
   
     时轮大法会结束后,结帐时,发现一般人家所捐献的物值远远超过贵族等捐献量,使贵族大丢其脸。计算费时甚长,因分为各拉章、地区等,各自登记、收取,这些都需要一一结帐后公布,如此一共费时二十三天以清帐,并以剩下的许多钱财成立基金会,为达赖喇嘛祈寿。
   
     据计算,打制黄金宝座用了约四千零五十多拉;另有五个金盆,各有十三个多拉;金大灯一盏,有一千三百余多拉;小金灯则很多。除了黄金,捐献的银子由于太多,据说是堆积如山,由于金银匠数量有限,未能在时轮金刚大法会前打制完,因此,在法会上,全部熔成银砖献了上去。另有九眼珠、以及上有自然显现狮子的绿玉等珠宝,则镶在金宝座上 (然楚阿旺:我后来回西藏时,九眼珠不见了,绿玉尚在 ),其它则甚多。
   
     时轮金刚法会后,他们利用联系的人和现有的组织开始筹建武装反抗军,这时,吉索等部分人已经退出,他们是纯宗教行为,对打仗不感兴趣甚或反感。安珠贡保扎西对其它人说:『目前国家处于危难之中,中国人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西藏的,因此,我们应该组织起来,准备随时听从西藏政府的调遣』。由于家乡一直在打,心中有苦,所以众人踊跃响应,都非常赞同,于是水到渠成。他们又开始购置枪马,准备打仗了,由于需求旺,一匹马给价据说有时高达200品银子。
   
     这时,参加者中的领袖人物大都已在安珠贡保扎西家中的度母佛堂起誓为护教抗暴而不惜牺牲一切,社会上已经开始传言四起,说康巴人要回家乡去打仗等,一些康巴人也四处扬言:『因为西藏政府没有任何的行动,而达赖喇嘛叫康人不要打仗,但不打仗则中国人不会跟你罢休,如果劝中国人别打,中国人是不会听的,因此除了打仗还能干什么』等。
   
     康巴人频频活动,举行煨桑等仪式时,动辄出动四、五十人,甚至几百骑。并且鸣枪,藏军中的同伴对此不安而曾专门前去阻止。安珠每次外出都要带上五、六十名警卫。当时虽然数以千计的藏人在相互串联,但中共对于藏人的秘密串联情况似乎毫无所知,达赖喇嘛的侍从副官仲聂帕拉回忆说:「1958年……中国人对噶厦说:目前许多康巴人到拉萨,骑马挎枪,到处走动,是怎么回事?噶厦答道:康巴人不管贫富,都极看重枪马,平时出门即骑马背枪,此乃是他们的习惯,并没有特别的」。
   
     在西藏政府方面,除了寥寥可数的几个官员和极少数军官与四水六岭有所接触而外,当时的西藏政府与康巴人的组织似乎没有发生联系,对事情的发展也不知情,更谈不上鼓励,与四水六岭接触最深的仲聂帕拉在回忆中指出:『政府并没有讨论过支持四水六岭等问题,这当然不是放弃原则,而是进行这样的讨论实在太危险可能有害无益。因此从来没有明确表示政府的立场或指使他们怎做……根本而言噶厦是处理政务的,但由于他们之间不便讨论,而仲聂钦莫只我一人不受其它同僚牵制,因此康人多与我联系。我告诉康人说我们确实愿意让你们拜见达赖喇嘛或与噶厦联系,但这样可能有害无益,会成为中国人找麻烦的借口,因此千万不要以为噶厦轻视你们而不让见,你们也不应吵吵闹闹轰轰烈烈的,俗话说即不惊动母鸡又要取出鸡蛋。你们内部要团结一致等。从而使我们之间的联系由我一人进行,而且双方互相信赖。』
   
     当人员已经动员的差不多之时,中国政府在拉萨逮捕自行来到拉萨的中国人,据说被捕后押解回中国的有1500人之多,随后中国政府表示逮捕这些人是因为他们除了抬高西藏的物价而外与人民没有好处,与藏人没有关系等,西藏政府和三大寺也根据中共的指示,分别进行安抚工作,不许藏人进行反对中国政府的活动。同时局势却日趋紧张,中国军队不断地加紧修筑工事,西历4月22日藏历4月7日,一名中共翻译官骑自行车来到八廓街,宣布来自康区和安多的藏人必须办理证件,否则不许滞留拉萨。这些都引起藏人的不安,因此寻求神谕的结果是应该出去,据甲玛阿楚回忆,他们几个作为核心的七部领袖在大昭寺大悲观音座前抽签以确定未来应该是待在拉萨进行反抗活动呢还是应该把队伍拉出去,抽签结果是把队伍拉出去。当时安珠贡保扎西对其它人说,现在已经确定要把队伍拉出去,但东南西北究竟去何处还要确定,因此各位要做好准备。
   
     1958年藏历四月十五日,根据「尔等有什么计划要速速实施,拖延则危险」等神谕。于是藏人开始分别通过各种方式也向山南方向集中,当时许多人并不知具体的集兵处,通知只叫他们以朝圣的名义前往山南,由于中国人毫不知情,所以也未阻挡。安珠贡保扎西也先将在此之前将其家产购买的大量武器弹药和帐蓬等百余驮军用物资送往山南,自己则于1958年6月1日骑摩 越过由中共军队把守的拉萨大桥(格日桥),一直到哲与事前在此等候的两名随从和三匹马相汇后舍弃摩托,改骑马顺哲拉山至崇果留宿,次日在姐德雪与卡且强佐率领的四十余人以及零星前来的共约百余名四水六岭官兵相会合,得到当地藏人的欢迎和支持。
   
     当时随安珠等转往山南的还有两名由美国空投到山南竹古塘后潜入拉萨的两名藏人报务员,美国政府赋予他们的任务是与西藏政府取得联系,这点虽然没有做到,但却与安珠贡保扎西取得联系并一同来到了山南。「9」
   
     这些由美国训练空投的藏人士兵由于达赖喇嘛的哥哥嘉洛敦珠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取得联系后开始的,嘉洛敦珠于1952年在中共提出由他率领西藏青年代表团去中国参加青年代表大会后不久,以查看庄园为名逃亡印度,其后积极从事政治活动,他回忆说:『我和印度、美国的联络工作,不作军事,而是作政治的、、、、、、1952-1954年间有许多游击人员与组织来找我,希望能给他们枪、武器,我常劝他们不要这样,因为我们没有把握用武力反抗共产党,但是他们说已经走投无路了,没有办法,要我向台湾、美国、印度政府写信,这是自然形成的,本来我不是来作这个工作的、、、、、、美国人想搞清楚里面的情形,初次开始训练时,印度人也好,美国人也好,都是训练通讯,训练完以后空投到西藏,那时西藏闹的已经很厉害了』。美国当时和中国的敌对以及西藏人到处寻找外援正好是一拍即合,但美国人除了为了解情报而派出上述人员而外,有关武器的支持是微乎其微的,对此目前住在香港的嘉洛敦珠回忆说:『美国最后派人训练了相当一部分人,训练后空投回去,但空投武器只是表面,武器方面美国给的很少很少,我们有十几万人的游击队,美国只空投四、五百支枪,没有真正帮忙,而且因此惊动中共派大军来镇压,搞的很惨』。嘉洛敦珠所谓只给了四、五百支枪,应该指的是达赖喇嘛未离开拉萨以前,之后的情况在各章节中有详细的说明,不再单独叙述。
   
     在分批离开拉萨前往竹古塘的藏军中还有一名中国军官,即原中共炮兵团副团长姜华亭,他由于其父亲被中共枪杀,在整风运动中又面临整肃的危险而冒险逃到扎什兵营投诚,扎什兵营的一营长旺德将其隐藏在其寺中,中共悬赏二万大洋缉拿他,为防被查出,与安珠贡保扎西有联系的扎什兵营团长扎西斐拉和旺丹营长将其介绍给安珠贡保扎西,安珠为其起了一个西藏名字叫洛桑扎西,人称汉人洛桑扎西,他是公历四月五日和理塘然楚阿旺等六人穿上藏装,背上步枪,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拉萨市区。「10」
   
     有关兵营为何建立在山南,在我们的采访中多数并不知情,大部分都如安珠在61年讲话中谈到的那样认为是根据神谕「11」,和西藏的一切情况一样,这种可能性显然是非常的大,不管是根据神谕或是经过慎密考虑做出的决定,以山南为根据地显然是最佳的选择,山南地处拉萨以南,人口稠密,土地肥沃,素有"西藏粮仓 "之称,可以筹集粮草;同时从山南往东连接康区,随着力量的发展可以图谋发展,往西为贫脊的西藏上部地区,地域辽阔,徊旋余地很大,有利于游击作战,长期坚持,更为重要的是从那里往西南都通往边界,向北又接近首都拉萨,便于与外界联系或影响甚至威胁拉萨,可以进退有据,收缩自如,不会陷入中共优势兵力的包围,同时,不象拉萨以东的西藏地区,那些地方由于有中共的交通线而到处驻有重兵,在山南除了泽塘和边界亚东有中共驻军而外,其它地区完全在中共控制以外,可以自由发展。因此选择山南 ----而且是靠近边界的竹古也许并不那样简单。
   
     一九五八年藏历五月七日、西历六月十六日,四水六岭在竹古塘举行成军仪式「12」,当天点集人数时有近千人「13」。随后陆续不断的有人加入,几天后总数约达两千两百人(也有人回忆为千余人),绝大部分是康巴人,另有部分安多人和少数卫藏人,安多人开始大约34人「14」,装备有安多金巴加措配制的十余枝枪和30把刀和三十枝矛,以后陆续有人加入,有百人左右。同时,阿乐琼泽在印度噶伦堡鼓吹康巴人要为国家和宗教而战斗,因此从噶伦堡、岗托动员了一些人。 嘉戎人三十余人,由忠勇善战的喜然指挥。除了噶登寺所属多为伟藏人而外,其它卫藏人则分散各部而未单另编队「15」。
   
     随后以地区为别,分别任命了二十三名马吉(相当于司令官或将军 )和百长以及佐增(领袖)等,其中领袖是由各地方领袖或德高望重人士组成,一般不领兵打仗,分别负责后勤等工作,马吉和下属百长则直接指挥和参加战斗,但在编制中,由于各自率领本地区的人马,所以各部人数相差很多,同样的马吉,有些有几百甚至上千人马,有些则是空头衔,并没有多少人甚至几个兵卒。当时的军队基本编制是:总指挥为安珠贡保扎西.
   
     作增包括德格萨格南嘉多杰、理塘江萨秋则、理塘嘉玛桑沛、理塘阿乐达瓦、噶瓦旺青拉贡(迭达村人)、杰塘阿沛次成、恰城色格隆、恰城乌雪土登、巴瓦强佐扎西、巴瓦拉喀强佐、查瓦戎巴党巴罗珠、贡责惹巴木格强佐、贡责惹巴乐珠强佐、木雅阿宝云丹、道孚诺布、大金寺旺多、察雅阿旺云丹、贡觉曲如阿格、昌都降日拉嘉等等。主要留驻总部。总部又分为几个单位,总部的各单位中,主要负责人是理塘江萨秋则和沙格南嘉多杰,另配有助手 (下同 ),其它人有的负责军民联络等,均各有两个人。秘密工作的两个人负责派遣特务和防敌特,似是乐珠强佐、甘孜嘉贡强佐,如此等等。一共设立了十几个单位,但从后来的情况看,并没有严格按照这些分工,当时设立的单位有:一:总部;二:与当地人民联系部;三:秘密工作部;四:宣传部门;五:军饷部门;六:军械部门;七:军法部门;八:粮食部门;九:马畜部门;十:伙房;十一:新兵招集和审查部门等等。各有两个佐增负责。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