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第七章 四水六岭军护教志愿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打制金宝座,筹组护教军

   ·挥师北上劫军火 千里转战震四方
   ·发展地方反抗军 主力撤回根据地
   ·第一次围攻泽塘以及白杂渡口创敌军
   ·贡嘎扎囊两战大胜 围攻泽塘功败垂成
   ·山南军事会议及围攻泽塘
   ·注释
   
   
   
   打制金宝座,筹组护教军
   
     历史上康巴人由于经商或朝圣而滞留拉萨的人数很多,甚至在拉萨形成了康人聚居区 ------巴囊秀,如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拉萨反抗的第一枪就是由在巴囊秀的康人和色拉寺僧打响的。在拉萨等地有许多所谓的康巴商人,当时西藏的茶叶主要从中国四川进口,其它物资则从印度进口,因此形成大量康巴人长途贩运茶叶、瓷碗等商品到卫藏地区,再从卫藏地区向康区贩运从印度进口的商品或当地出产的商品,也有一些康巴人专门将茶叶瓷碗或印度进口的宗教用品、手表等带到农牧区换取粮食和畜产品,然后再将畜产品带到农区,将粮食带到牧区等,因此在卫藏地区,到处都有这些康巴商人的影子。当 1956年由于中共民主改革而在康区打响以后,在拉萨的康巴人非常的着急,一些康巴人向西藏政府上书,要求派兵援助或给康巴人分发武器等,政府方面当然没有人做出积极的反应,因为做为弱小的西藏,在当时的情况下,从理论来讲,尽力以十七条协定保护自己的利益显然是明智的,「1」因此,许多康巴人开始考虑自救,有些甚至开始商量停止做买卖并凑钱买枪、马返回自己的家乡参加战斗。
   
     安珠贡保扎西(1905 ----1964)是当时在拉萨的康巴人的领袖,安珠贡保扎西是康区理塘人,据说他本非安珠家族的人,而是安珠家兄弟俩的舅舅,安珠家的两个儿子死后,安珠仓没有后裔,贡保扎西成为安珠家的主人,故称为安珠贡保扎西,安珠贡保扎西也是人民会议的成员,人民会议被迫转入地下后,安珠贡保扎西不甘心,乃开始四处联络准备进行武装反抗,和平常一样,同乡关系一向是异乡游子最自然亲密的纽带。当时在拉萨的康巴商人中仅理塘商人就有二百余家,加上成千的从家乡逃来的藏人成为其主要的接触对象。虽然一般康巴人普遍不相信政府官员,但安珠贡保扎西却与达赖喇嘛的侍从长官帕拉以及藏军的一些中下级军官取得了联系「2」,甚至还与远在印度噶伦堡的藏人建立了联系。 「3」
   
     虽然有少数西藏官员的支持并与外界有联系(且不论其作用),武装反抗的筹备工作显然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还是由安珠贡保扎西和在拉萨的康巴人完成的。
   
     当时由于拉萨是中共的大本营,驻军很多,加上中共以统战手法收买了许多的贵族为其效命,而西藏政府对反抗活动的立场非常暧昧,一些官员成了中共的忠实盟友,多数人虽然不满中共的统治,但丧失信心或得过且过,对提倡反抗的也是退避三舍,只有少数西藏政府低、中级官员自行组织了一些小团体,但与人民没有联系,除了密谋而外,并不能影响局势,也无力展开具成效的活动,因此鲜为人知「4」,因此,刚开始组织反抗运动并不容易,在此之前,有人民会议的非暴力形式的反抗,这些行为遭到压制以后,康巴人的武装反抗开始成为许多西藏人的选择,特别是1957年以后大量的康巴人逃难来到拉萨,他们渴望与中国军队交战。
   
     1957年达赖喇嘛访问印度之前,安珠贡保扎西与达赖喇嘛的侍从长官帕拉和卡其管家、乐登管家以及与移居印度噶伦堡的部分藏人组织取得联系后,开始单独联络以商人为主的康巴人,开始主要是康巴人中的巴塘、理塘、杰塘、大金寺等地方的人,因为那些地方首先与中共交战,除了联络人,还有购置枪马等,联络的方式是通过交谈,那些愿意参加反抗组织的则在安珠贡保扎西私宅经堂内头顶佛像发誓,然后再由他联系本地方的人,如此互相串联,到了 1957年达赖喇嘛访印前夕,中共改革的步伐已经相当紧凑了,而安珠也已经联络了一些人,大部分富裕的家庭也都收集了一些枪枝等,因此安珠他们准备动手,据了解,他们曾计划在达赖喇嘛前往印度期间在拉萨起事,安珠当时向他的亲信手下表示:『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不会回来的,会留在国外,如此拉萨将会打起来』「2」。
   
     原来他们的计划是在印度噶伦堡的巴瓦益西等人阻止达赖喇嘛回藏,并在卓木(亚东)起事,因为当时卓木有少数中共军队驻守;同时在西藏的人也在拉萨起事。
   
     当时安珠与噶伦堡藏人联系的联络员是一个叫洛桑巴登的人,这时洛桑巴登从印度带来一封信,噶伦堡方面在信中表示希望拉萨方面先动手,国外的难于如期起事等等。安珠贡保扎西气愤地说:"他们言而无信"。不久,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如此拉萨和卓木均未能起来,安珠贡保扎西只好逃匿,在噶登寺静修了五、六个月,众人皆不知其去向。从目前的采访看,很多人并不知这一计画,同时在噶伦堡的藏人似乎并无攻击卓木的力量「 5」。因此当时的联络似乎尚未广泛,尚未组织起很大的力量也许是安珠逃离拉萨的另一个原因。
   
     等这一事件平息后,安珠贡保扎西又回到拉萨活动,并且以野餐、聚会等名义不断和各地的人进行联络「6」,刚开始,与安珠贡保扎西接触的似乎多为巴塘、理塘、杰塘 (当时根益西已至拉萨 )等处的商人和朝圣者、逃难者等等,形成了一个核心,以这个为核心的部分藏人认为自己的家乡仍处于战争中,死了许多的人,应为他们举行法事活动,同时达赖喇嘛先后访问印度、中国等国,非常地辛苦,于是,决定举行为达赖喇嘛祈寿的宗教活动。
   
     在筹备祈寿事宜的过程中,大家在讨论中又提出说如能集合起全部的商人就好了,于是各自去联系自己熟悉的人来加入,于是来自西藏各地和各个阶层的藏人在为达赖喇嘛祈寿为契机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当时哲蚌寺吉索不仅是格西,而且也是一个高僧,大家乃奉他为祈寿法事筹备工作的总管,吉索有一大宅,这里就成为筹备工作的据点,在这里他们开始为达赖喇嘛祈寿进行筹备工作,在准备初期的讨论过程中,大家普遍觉得仅祈寿是不够的,应请达赖喇嘛讲授和主持时轮金刚大法会,并提出要给达赖喇嘛奉献一个拉萨没有、全世界没有的特别的供品作为供礼。商量过来商量过去,大家觉得达赖喇嘛没有黄金宝座,平时给达赖喇嘛写报告称、、、、、、金座前,其实没有黄金宝座,因此决定供献一个金宝座,议定乃去募捐。时中共民改,人心惶惶,人们已不知财宝对自己是富还是祸了,对财产的留恋已经开始变得迷惑,如恰成?次诚丹增对其舅舅所言:「不要留恋家和财产,到时候,财产不仅不能帮助您,反而会带来灾祸,能带就带到印度,不能就赶紧上供下施」因此,对于捐献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不决,捐献之人非常的多。
   
     为了慎重起见,他们在哲蚌吉索处开会设立筹备委员会,选哲蚌吉索为会长,因为向达赖喇嘛报告等事宜需要打通许多贵族的关节,又要征集很多的金匠,这方面哲蚌寺吉索是最佳人选。而中国人方面巴塘人朋措旺杰极有权势,于是派巴塘人巴瓦益西、根阿乐等人去以同乡关系疏通。中共方面经朋措旺杰上报后回称:中国人认为这是带着宗教面具干其它的事,但也未禁止。
   
     等这些前行工作完成后,他们便将这个组织称之为四水六岭。有关四水六岭这一名称的来源在历史上即已存在,即:上部阿里三围,中部卫藏四如,下部多康六部,但当时称之为四水六岭的经过据然楚阿旺介绍是安珠和吉索向赤江仁波其请示时,赤江言:叫四水六岭为好,再请示其它大喇嘛,均表赞成,遂定名为四水六岭。另据恰成·次诚丹增回忆:在举行时轮金刚法会并献上金宝座时,达赖喇嘛说:这是四水六岭的,由此开始以四水六岭为组织名称。
   
     而就在这一过程中,以安珠贡保扎西为首的反抗组织开始以献金宝座为掩护联络和广交各路人马,安多金巴嘉措等许多来自各地的藏人就是在此期间与安珠取得联系并不久成为四水六岭军的骨干。「7」安多金巴嘉措将自己的全部财产中除了拿出一部分用以时轮金刚法会开销外,其它全部用以招兵买马,收罗来自安多的朝圣者,并为他们购置枪枝、刀矛和战马,由于安多距离拉萨遥远,而且鲜少经商者,来人大多为朝圣者,因此多无力筹款自备枪马,但安多金巴嘉措依持自己的财力还是联络并装备了几十名朝圣的安多人。
   
     在联络到各地的藏人后,他们以地区为别分别任命了负责人,据然楚阿旺回忆:总管是安珠贡保扎西;宗教方面的负责人是格西哲蚌吉索。按地区有然楚阿旺、加多东珠、噶孜仓达扎、阿萨噶琼 (以上是理塘的人 );巴瓦根益西、巴瓦拉喀强佐、巴根阿乐;杰塘 (中甸 )喀且强佐、杰塘阿本次成、恰城噶桑秋增、恰城达瓦、木雅阿果云丹、道孚诺布、道孚克珠、扎果色纳、甘孜达扎强佐白玛益西、大金寺格多达杰、大金寺白多、德格普巴成列 (本雅荣人,为萨格仓亲戚 )德格才仁额珠、噶瓦旺青格列、噶瓦格列朋措、昌都多才、昌都项巴噶登、芒康帕才沃、芒康然杰、贡觉曲如本、贡觉阿聪、察雅喇嘛阿仲、察雅才丹拉加、安多金巴加措、才洛、旺果、嘉戎嘉帮、嘉戎拉嘉、久巴桑东强佐 (即桑东仁波其的强佐 )、久巴嘉沃、贡责惹巴乐珠强佐、贡责惹巴额布强佐、甘孜嘉贡强佐、查瓦戎巴丹巴罗珠 (现达赖喇嘛秘书长的舅舅 )、查瓦戎巴阿坝等,以上为各地区的负责人,分别负责联络各自家乡的人捐款和邀请加入反抗组织。另有秘书洛丁、昌都秘书更秋多杰 (已逝 )、哲蚌吉索秘书益西朋措、噶瓦朵聂嘉沃、昌都仲益喇根、色拉僧所南诺布等。以上是献金宝座时参予者中的负责人或干部。
   
     这样原有的吉索大宅似乎就不够,当时在八廓南街有叫羌然玛的广场大院,为政府所属,当时政府官员分为两派,通过一些途径获得使用权后,筹备时轮金刚大法会的办公室就设立在里面,他们首先筹款购置了大约五十多拉(一多拉等于十一克 )黄金「8」,以此为基础向人民募集,吉索的办公室朝南,负责统管总局,其它以地方为别分设机构,各自登记所得捐款捐物,捐献情况令人振奋,不管贵族、人民、拉萨、山南等地都是踊跃捐助,有许多贵妇人当场取金耳环、金手镯以及康巴妇女取下金纽扣等。由于捐献的很多,据说所献的黄金似铁般堆着。他们在募捐的同时,雇佣的 65名金匠夜以继日地打制金宝座;在大昭寺内,到处是念经祈祷的人,成千上万的酥油灯长明不熄,专门从噶伦堡买来几十驮布制成的仑达(风马)、经幡在拉萨的每一个角落随风飘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