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拈花时评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逃亡到长江以西的许多久巴和贡泽热巴人一直在长江两岸活动,如麻西鲁松一直在迪钦抗击中国军队,后来退到察瓦戎以后,和当地人民一起组织军队抗击中国军队,后来由于敌军占据村寨,将他们困在深山老林,他们为了寻找粮食而陷于敌军的埋伏后战死,后来又期盼美国答应空投武器给雪域护教志愿军的诺言兑现,等待空投武器而一直在那一带游击,一直到最终对美国空投武器一事失望后才开始于六十年代初分批向南,试图通过杂域出国,结果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杂域被敌军堵截而阵亡,只有少数一些人于 1963、1964年逃抵印度,目前大都居住在岗托等地。
   
     当时在德格边界又一个叫噶杰库的地方,当地有一个汉人是早期与藏女结婚定居的,人称嘉加达,会造枪,有七个儿子,他和一个叫朵迪的藏人在当地领导藏人举行武装反抗,后来他们汇集各地的藏军形成六、七百人的集团,最后他们试图向杂域方向转移时,遭到中国军队的围堵,在一条大河旁被敌军包围,藏军经过长时间的战斗,终于弹尽粮绝而遭到覆灭,只有极少数人逃到缅甸。
   
   
   炉霍地区的反抗运动
   
      章果寺在中共长征到达西藏东部康区时,寺院曾组织军队抵抗,先是外出迎敌,失利后退回寺院固守,中共军将寺院围攻了近一个月,在激烈的战斗中藏人死伤惨重,藏人一次战斗就死了八十余人,伤者更多,最后,中共军攻占寺院并将内部设施全部破坏,但未焚烧。
   
     1950年中共军队再次来到康区时,章果寺未与中共为敌,中共对寺院执事说:『以往双方发生战斗 (即中共长征时的冲突)是双方都有错,双方都不要放在心里,中央政府将会帮助章果寺院』等。寺院方面回答说不要中共的帮助,只要维持原来的权益即可。中共当即满口答应,寺院知道中共在中藏交界的达泽多 (即康定 )进行镇压和压制宗教的事,所以得此保证心也就安了许多,因为中共还给了一纸文件表明其诚意。
   
     1956年,中共在章果地方进行民主改革时,由于『要消灭佛教,并将人民的财产收归公有,枪枝要上交,以及引诱一批人斗争另一批人等,人人自危,不得安宁』,在此期间,双方不断发生矛盾,如中共在各部落建立民兵组织,因没人愿意去参加,因此便以支差的形势强迫每个村庄根据村庄的大小抽人参加,有一个叫曲瓦拉日贡旭的村庄,村民化钱雇了一个僧人去当民兵,寺院认为僧人不该去当民兵,不允许去,但由于该村没人愿意去,只有该僧人愿意接受金钱替该村支兵差,于是部落还是派了这个僧人,寺院要处罚该村,中共却偏袒该村,不许寺院处罚该村,因此出现此事后,寺院的嘉杰阿噶和所堪等僧持此一纸文件与中共据理力争,但中共方面东说一句,西说一句,总之,那个僧人还是当了民兵。
   
     随后中共又向寺院征重税,寺院的吉瓦 (负责为寺院经商或筹集资金者)之一从印度买来大量的绸缎,又从日喀则买来准备寺院自己用的长地毯等,结果被中共征了重税。
   
     此后中共越来越肆无忌惮,虽然枪枝已经交了上去,但仍指责寺院的执事洛桑玛隆 (他的外号叫果果多诺 )与国民党有联系,说张团长 (国民党 )之妻与罗桑玛隆沾亲,因此一口咬定他私藏了张团长的枪枝,洛否认,中共便借此到寺院来搜查,在大经堂旁的吉瓦住所门口竟突然开枪将洛桑玛隆打死。洛是寺院的主要执事之一,平时他不太与中国人合作,故为了吓唬其它人,就故意在寺院内将他突然打死。并继续向寺院征重税等,如此这般的骚扰接连不断,寺院被迫抵制,于是摩擦不断升级。因此,寺院决定予抵抗。作出这一决定的是寺院的会议,即由六十或八十不等的僧人所组成的委员会,这一机构是寺院较大事情的决策者,在章果的中共官员叫吉责大哥 (音译 ),是个矮个子,为人甚好,平时很温和,可是执行中共政策时却一样残酷。
   
     一天,中共军队突然包围了寺院和村庄,寺院和藏人也马上作出反映,僧俗都集中在寺院内,于是双方终于又打了起来,前后不过打了两天左右?藏人由于已经把枪枝交了上去,决定抵抗后收集的枪枝甚少,子弹更少,因此终于被打败,僧俗死伤惨重,其中寺僧就死了百余人,没有人知道俗人死了多少,整个寺院尸首遍野,其中一个刚从卫藏 (即拉萨一带 )返回的瓦隆格西以及密院僧舍的领诵师阿克秋则、寺院的四大格古 (执法僧 )中的仁庆和嘉罗二人等均在战斗中阵亡。其它被俘虏的僧俗中又有许多人被枪决,其它关进监狱的人,嘉洛回忆说『八几年我回家乡时,发现没有几个活着回来的。我的最要好的朋友额日贡宝旺丹以及我认识的旺德、塞楚等人均被枪决,和他们一快被枪决的还有在聂库曾袭杀过中共工作队的两个俗人等。我说不出其它人的名字,反正枪决了许多』。
   
     有关中共征调藏人建立民兵的情况据松廓瓦次成回忆,中共军队刚进入西藏东部时,以送孩子上学为名把一些西藏孩子送到中国学习,1956年以后,这些人当中有少数加入了中共军队,另外从各地征调了许多的藏人由那些去学习的藏人为军官在达乌建立了所谓的藏民团,不同于一般的民兵,------一般的民兵也会被征调去参战,如在攻击智鲁和曾纳阿噶等部藏军时,从藏汉边界的嘉戎荣米章郭地方调来很多的民兵,据说有五百余人,结果后来我们看到只有几十人活着回去-------而是接近正式的军队,我的兄弟叫看卓才仁也是刚开始说到中国参观,然后就被编入藏民团中,后来他和希色觉巴等六人携枪逃归,中共追查的紧,希色觉巴被抓回去了,后来他第二次逃脱,我们在拉萨见面,后来他可能去加入四水六岭军,在后来就不见踪影,可能是阵亡了。我的兄弟逃回来以后,藏在郭果仓以放羊掩护,等风声稍缓,我们兄弟二人穿上大皮袍,冒充果洛人随当时还是甘孜县长希瓦贡噶建参才逃到拉萨的。他们所以逃亡,是因为不愿意攻击寺院和僧人,同时中国人时刻都防着他们,除了吃的好而外,其它都被中国人牢牢控制,打仗也是夹在中国军队的中间,因此不满而逃亡。
   
     在甘孜大金寺, 1956年 2月,大管家嘎玛索登在达泽多的民改会议上公开提出反对中共式的改革,三月,喇嘛亚玛才仁、松吉益勒召集寺僧商讨对策,会后由格鲁道杰、雪嘎组织了 120余名僧侣,做好战斗准备, 4月,他们派出使者前往西藏政府和理塘、炉霍、色达、德格、甘孜等地寻求相互支持, 6月,格鲁道杰率一些僧兵移驻山区组织游击队,十月开始,他们二百余人和玉隆的藏军首领额布朗嘉联合,不断袭击敌军的基层组织, 1957年,白格寺牛戎西然夺得一些枪枝后逃至大金寺,敌军围寺,不久六月,亚玛才仁率一些人上山加入游击队。
   
     在章果与色达之间与章果相邻的炉霍地方,原来有炉霍本,本世纪初,满清利用英国侵藏,十三世达赖喇嘛流亡蒙古,西藏群龙无首之际,派兵侵入西藏康区,炉霍本在抵抗满清军队的战斗中阵亡,代替他统治炉霍的是根达本,中共也任命根达本官职,给一些穷人发救济,在民改实施前夕,中共开始介绍和宣传民改,说地方上穷者穷,富者富,这样不好,要划分阶级走平等民主的道路,大家都觉得这个注意不错,没有人提出异议,接着是收缴枪枝和民改,在收缴枪枝时,说社会主义铁打的江山,不需要你们保留武器等,民改在农区,各村来了大量中国干部,这些中共干部领着藏人积极分子,由军队保护前往富裕户,将这些家庭的粮食、灶具、橡子、绸缎等全部没收运走,并让一些穷人揭发所谓的剥削发家史,然后将部分财产分给百姓,好的干部自己留用,说归公所有,并给那些积极分子分发收缴的枪枝马匹,不停的挑动佣人斗争打骂主人,穷人打骂和妄加指责地方富裕家庭和寺院,并把寺僧、特别是大喇嘛五花大绑地拉到街上批斗,说这些僧人不结婚,影响人口发展,指责这些大喇嘛妄称为死者超度而拿人民的牛马,这是剥削,因此,你们必须结婚以利人口发展,否则必须显现死者的灵魂,能显出来,才能证明不是在骗人,才可以进行宗教活动,否则不许骗人,等等,一定要现场拿出证明死后世界存在的证明,拿不出来就批斗,许多与世无争的高僧如木雅寺主尼玛色活佛和堪布白玛然杰等全数被捕。当时,中共宣布民改只在农民中进行,牧民不进行民改等,但要收缴枪枝,因为收缴枪枝也是牧区比农区晚一步,民主改革的表演牧民从山上看得清清楚楚,当然没有人相信中国不在牧区民改的承诺,中共的承诺已经太多,结果在牧区的根达本家的额秋两兄弟三个儿子率二十余人率先抗拒缴枪,由于炉霍部位于章果与色达之间,与娘荣、甘孜和东阔等交界,四周均为强悍部落,因此牧民多有枪,这些牧民被称为『根达娘卓』即『根达本之娘荣牧民』之一,因牧民中包括许多从娘荣逃亡之亡命徒,当时,根达本因被中共任命高官而常驻色达,这时人民常常派人向他诉说面临的困难,根达本每次回信都是叫百姓忍耐,说中共难于战胜,反抗不过是死路一条,因此要设法忍耐下去等,后来情况越来越差,有一天,根达本从中共手中骗了一些枪枝弹药后返回家乡,叫附近的人民开会,人民赶到时发现有许多帐蓬,似乎在准备外出,结果,根达本说:『我知道你们受了很多苦,我叫你们忍是因为除此没有其它的办法,但你们一定要我回来,现在我回来了,既然回来了,我就反了,要和弟弟以及其几个儿子一起走,想来只有死路一条,因此,我不要求你们追随我,因为,跟我走几乎是死定了,只有那些自认为受不了中国人的气,宁死不愿受辱者就随我来吧!我们一起走』。由于根达本把事情说的很严重,当时只有二十余人愿意追随。根达本他们当天即离开驻地远徙。
   
     过了几天,中国军队几千人突然包围了那一带牧民,并有一些兵直接前来攻击根达本的驻牧地,在原来根达本驻牧处,这时只剩下根达本的女儿和几个佣人、颂经师以及另外三户牧民,据中共翻译后来向其它藏人吹嘘说中共下令将根达本家族所属不分男女全部杀死,不要投降的,敌军并不知早在两三天前已经离开,他们一来便直接发起攻击,没有人抵抗,不到一个小时,那三户牧民以及和根达本女儿一起的几个佣人以及颂经师等全部被杀,根达本的女儿反而冒着枪林弹雨逃入附近的森林中而幸免遇难。其它藏人全都莫名其妙地被敌军打死。其它牧民在得知敌军赶到后,未及骑马,都提着枪逃入森林中,敌军将那一片地区团团包围后也没有发起攻击,藏人也未攻击,敌军将藏人包围后,从监狱中押来一些被捕的大喇嘛和头官,让哪些人劝牧民投降,并不断地赌咒发誓地表示只要缴枪就行,绝对担保藏人安全等,另一方面,中共官兵和干部则打骂那些没有逃掉的妇女和老人,要他们招降林中的丈夫儿子等,最后,迫于大喇嘛和家人两方面的压力,藏人只好投降,并将枪枝全部收缴。枪枝交上去以后,中国军队就和牧民留在一起,一起迁徙牧场等,在此期间,他们开始民改,由于头官已跑,中共就拿那些随头官跑掉的几十个人的家人出气,天天批斗。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