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雷声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作者:程凯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隐瞒了哪些史实/程凯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0期 2014年9月19日—10月2日
   
    我在网上把中央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看完,本想通过收看这部电视剧对粉碎“四人帮”后中共建政以来唯一值得怀念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做一番回忆,但看到的却不是真实的历史,而是对邓小平颠三倒四喋喋不休的颂扬。这部电视剧把中共的颂扬领袖的文化推向又一个高峰,编导甚至把外国人都利用起来了,包括美国总统、意大利总理、英国首相、日本前总理大臣、西方石油公司的老板、一直到可怜的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以敏锐、深刻和不留情面的提问令各国政要们畏惧的法拉奇,在剧中竟成了邓小平的狂热吹捧者。法拉奇死了,她已经不能表达抗议;正因为她死了,《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电视剧的编导才敢肆意亵渎这位著名记者。
   
    不说那些外国人了,只说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些重要史实,和创造历史的几位中共党内改革派人物,如何被隐瞒了,使得这部颂扬邓小平的电视剧讲述的历史,成了伪造的历史,阉割的历史,歪曲的历史。
   
    一、真理标准大讨论与胡绩伟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电视剧用了好几集讲述从1978年5月11日开始的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章的大讨论。电视剧中除了仅有一句提到《人民日报》转载了这篇文章外,对《人民日报》主导了这场讨论只字不提。电视剧告诉人们,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是在胡耀邦的策划下,由《光明日报》和《解放军报》主导,完全不顾中国共产党历来由《人民日报》主导舆论、指导工作的原则和传统。
   
    之所以只字不提《人民日报》,唯一原因是当年主持《人民日报》工作的是中国思想解放和新闻改革的先驱胡绩伟。粉碎“四人帮”后,胡绩伟受华国锋之命重回《人民日报》,大力开展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宣传工作。早在转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章之前,1977年10月7日,《人民日报》便发表《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的重要文章,为平反文革的冤假错案鸣锣开道,接着便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和推行农村土地承包、工厂岗位责任制以及兴办经济特区的宣传。
   
    前《人民日报》秘书长保育钧在胡绩伟逝世后撰写悼念文章,记述真理标准大讨论时说:《人民日报》转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后,胡绩伟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包括严词拒绝多年共事的前《人民日报》总编辑吴冷西的指责。而邓小平在这场讨论中,起初置身于事外,一年多后讨论进入尾声,他为讨论做了一个结论,支持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整个讨论就成了他发动和领导的了。
   
    胡绩伟主持《人民日报》的那个时期,发表关于真理标准讨论和推动思想解放的文章多不胜数,《人民日报》在全国人民中赢得崇高威望,发行量达到空前也是绝后的630万份,老百姓说《人民日报》有点“人民”的味道了。我1985年加入《人民日报》工作时,胡绩伟已调离《人民日报》,但胡绩伟遗风犹在,报社同事谈起《人民日报》的胡绩伟时代,无不感到自豪。
   
    1984年7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在一次会议的纪要中为胡绩伟主持《人民日报》工作做了一个评价,肯定粉碎“四人帮”后,《人民日报》在主导真理标准讨论和推动农业、工业改革以及对外开放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可以说,没有《人民日报》的宣传和推动,就没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被称为中国改革的黄金十年。
   
    胡绩伟是中共党内健康力量的代表,后来他对邓小平的反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表达不同意见,被调离《人民日报》。1989年民运期间,他支持学生的民主诉求,谴责“六四”屠杀,走上了中国政治异议者的不归之路。
   
    二、开启城乡全方位改革与赵紫阳
   
    讲从粉碎“四人帮”到1989年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如果没有赵紫阳,我无法想象那段历史该如何讲述,但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竟然把没有赵紫阳的中国改革开放讲得绘声绘色。这部电视剧长达四十八集,赵紫阳从未出现过,一个疑似赵紫阳造型的人物闪现过几秒钟,还不如电视剧中跑龙套的群众甲、路人乙。
   
    如果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一个总设计师的话,这位总设计师只能是赵紫阳,而绝不是邓小平。赵紫阳组建和领导的中共中央、国务院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机构,曾为中国绘制出一幅经济与政治改革相辅相成、齐头并进的蓝图,这幅蓝图至今仍经得起中国现实的检验,其指明的道路仍是未来中国改革的必由之路。而邓小平所设计的是什么呢?颂扬邓小平的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人们所知道的只是粗劣的“黑猫白猫”和“摸着石头过河”,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至于四项基本原则,那不是改革,那是为改革套上的锁链,是对改革的阻挡和扼杀。
   
    电视剧着力表现万里在安徽推行农村土地大包干,所谓“要吃米找万里”。当年在全国民众中流传的这句民谚的上半句是“要吃粮找紫阳”,在电视剧中却无任何一处提起。历史的事实是:为中国农村和城市开启全面改革的,是赵紫阳主政的四川而不是万里主政的安徽。赵紫阳不但在四川农村推行更为彻底的土地联产承包,而且在工矿企业全面推行工人岗位责任制和厂长、经理负责制。赵紫阳首先在广汉县摘掉了毛泽东建立的阻碍中国农村发展的“人民公社”的牌子,恢复中国传统的乡镇建制,然后推行到四川全省。他劝四川农民放弃文革期间学大寨对土地强行掠夺性耕种的水稻一年三造,恢复一年两造、科学种植,为此他为农民算了一道简单的乘法:三三得九不如二五一十,也就是说一年三造损耗地力每造亩产三百斤,不如一年两造保持地力每造亩产五百斤。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和三造改两造后的第一年,全省水稻总产增加百分之十,所以就有了“要吃粮找紫阳”的民谚。
   
    我1980年前往四川采访,那时赵紫阳已上调中央。我在广汉县眼见恢复乡镇建制和实现土地承包后农村的兴旺景象;我还在四川棉纺一厂、重庆钟表公司、成都饮食服务公司,见识了企业改革后工人焕发的从没有过的生产积极性。四川的改革,开启了全国的全面的经济体制改革,不仅仅是安徽提供的只限于农村的改革。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真正的改革者,他与邓小平决裂并与中共专制体制决裂是迟早的事,不在“六四”也会在其他时候。《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电视剧讲中国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不讲赵紫阳,是令人惊讶的可耻行为。
   
    三、深圳经济特区与梁湘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最重要的标志是创建经济特区。经济特区的首创者是习仲勋而不是邓小平;最早支持给广东特殊政策在宝安县兴办出口加工区的,是华国锋也不是邓小平。华国锋指示习仲勋:说干就干。邓小平说“杀出一条血路来”是接着华国锋的话而说的。我1980年至1987年奉派任常驻深圳经济特区记者,见证了深圳的建立和发展。我所了解的是:邓小平对深圳特区无疑是支持的,但特区建立和发展之初,人们听不到他的声音。有一首歌名叫《春天的故事》唱道,一位老人在南海画了一个圈,深圳特区就办起来和发展起来了,纯属胡扯。1982年3月29日,上海《文汇报》发表《旧中国租界的由来》文章,指深圳特区如同1949年前的租界,在创建不足三年的深圳特区面临夭亡的危急关头,也未见邓小平对特区表达过任何支持。邓小平的为人是:当一项实验成功,他便出来了,后来深圳度过难关蓬勃发展,他说“特区是我的实验”,便属典型一例。顺便一说:1984年1月邓小平带着全家老小十几口第一次到深圳、珠海,是视察也是过春节,一顿年夜饭便花掉了地方财政20万元。
   
    习仲勋首创经济特区,却没有参与特区的建设。甘冒风险、排除万难建设经济特区的,是1980年出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兼市长的梁湘,和接替习仲勋出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任仲夷。
   
    梁湘在深圳工作期间,被中国的新闻媒体评选为“全国十大风云人物”。梁湘提出深圳经济特区“特事特办”,他主持制定了“引进外资为主,市场调节为主,工业为主,产品出口为主”的特区建设方针。在特区建设方针下,梁湘与深圳特区的开拓者、建设者们一起,推行了许多超前于当年中国现实的改革:深圳是第一个实行土地和楼宇商品化的城市,土地成了吸引外资的最大资本;深圳是第一个实行建设项目公开招标的城市,保证了深圳建设的高速度、高质量、低成本;深圳又是第一个取消商品价格管制的城市,除粮、油等基本生活资料和煤炭、石油等基本生产资料外,所有商品自由买卖,余缺和价格由市场调节;深圳还是最早引进外资银行,并部分取消汇率管制的城市。着眼于特区的未来发展,梁湘又规划将深圳与香港融为一体,让特区经济汇入世界经济中去。
   
    令国人精神为之一振的“深圳速度”、“深圳经验”,都是梁湘主政深圳时创造的。讲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不能不讲深圳,讲深圳经济特区就不能不讲梁湘。但在《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电视剧中没有梁湘和任仲夷的踪影,就和没有了赵紫阳的踪影一样。梁湘也是因反对“六四”屠杀而被整肃,电视剧中杜撰了一位名叫夏默的人建设了经济特区,此人在剧中是邓小平的亲信,这是《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电视剧编导的一大创造。凡是他们要隐瞒、抹杀的历史人物,便虚拟一位身份不明的人代替,剧中的夏默和田志远便是。
   
    四、康华公司与1984年后的邓小平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演到1984年10月1日邓小平国庆大阅兵为止。从1984年到1997年邓小平人生的最后十三年就不演了。我断定编导没有勇气、中共当局也不会允许把这部电视剧继续演下去。演《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不演邓小平人生的最后十三年,是最大的隐瞒。这十三年,邓小平做了两件事情:一是纵容儿子邓朴方开办康华公司,开中共全面腐败之先河;二是“六四”屠杀,把中国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中共堪称举世无双登峰造极的腐败,是从邓小平一家开始的。1985年3月,文革中致残坐着轮椅的邓小平的长子邓朴方创办了康华公司,1985年10月邓小平发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讲话,父子一唱一和,鼓动中共官员和他们的子女不受监督、不加节制的掠夺国家资产。而首先富起来的是邓小平一家,邓小平的所有子女、女婿,除了画画的邓林,都投入了商海。邓朴方的康华公司更在中国显赫一时、呼风唤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