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独往独来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作者:荷叶
    我常常想起我那苦命的大孃(方言,即大姑),常常想起她最后一餐直愣愣盯住空无粒米的饭碗,那迷茫与无助的目光……
     我家住在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一个叫焦家村的地方,当年称之为西昌专区西昌县红旗公社三大队一小队。也曾经是个较大户人家,父辈兄弟姐妹四人。“解放”前,父亲于四川大学师范学院读书期间病故。那一年,弟弟刚出生不久,我也只有两岁。祖父是个有点文化的农民,在地方上小有名气,拉扯着全家八口人,日子虽然清苦辛劳,还是吃得饱穿得暖的。


     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成立,农民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这时候,叔叔和小孃(方言,即小姑)外出参加工作,祖父早巳去世,家中剩下五口人,母亲带着我们还要!艰难度日。
     大孃名双福,三十几岁,在父辈中年岁最长。她生来聋哑,整日在家做饭,扫地,喂猪,养鸡;偶而也做做豆腐。她极少接触外人,大门都很少出,也从未去田间做过庄稼活。她心中的天地就是这个家,家里的院坝,和家里几个人。
     有些聋哑人也是聪明的。而大孃却不,她单纯,迟钝,一点都不机敏;甚至有些“木”,应当属于弱智,除了家务劳动,就只知吃饭。且饭量很大,一餐能吃二号碗三碗饭,大约一斤米。也难怪,那时候生活苦,油水不足只有逢年过节和农忙请人干活时才能见到肉。1958年大办“人民公社”,大办公共食堂。不准各家各户做饭了,都得去食堂吃饭。硬要说是人民公社的优越性。生产队掌控着全队人的全部口粮,不再分发到各家各户。如果发现谁家冒烟,那是要批判斗争,要砸锅砸碗的。
     当时农村中有过这样的口号:放开肚皮吃饭,拿出干劲生产。确有吃饭不定量的日子。但很短,大概一两个月左右,就闹粮荒了,不得不勒紧肚皮。成年人按男女强弱劳动力定量,不出勤的人不给饭吃。大孃从未干过农活,什么都不会,只能干些晒谷、打扫场地、挑选种子等非田间活,是弱劳力,也就只能吃弱劳力那份饭——二号碗浅浅一碗饭,全家一碗菜:或萝卜,或青菜,或苜蓿菜,单调而没一丝油水。大孃根本吃不饱。餐餐吃不饱,一餐比一餐欠得多,一天比一天欠得多。
     大孃心里该怎么想呢?她一定不明白:我烧了一二十年锅,煮了一二十年饭,怎么突然间不要我烧不要我煮了?是嫌我烧的不好?是怕我偷食?她是不知道“伟大领袖”发号召,是不知道“人民公社好”的。她只知道要吃饭,而且要吃饱。
     然而,“伟大领袖”根本不管她是否吃得饱。粮食越来越紧张,食堂定量越来越少,大饥荒是越来越厉害了。怎么办?老百姓除了挖草根剥树皮摘野菜野果,第一反应就是偷。偷田地里的稻谷、玉米、麦子,乃至瓜豆蔬菜。这是无助无奈的民众对恶政的自卫。然而,偷也是要有条件的。要承担风险要付出代价的。队里有一户人家,男人是邮递员,女人姓罗,带几个小孩在农村过日子。该罗氏胆大泼辣,靠偷维持一家人生命。一个大风大雨的夜晚,她偷苞谷被人发觉;次日一早发现她被吊在大门上示众。罗氏虽然被吊打得半死,却“矢志不移”,只要能动,只要有机会,还是偷。因为不偷一家人就会饿死。大饥荒期间,有劳力、胆子大、点子多、机灵、泼辣又不怕死,能偷的人家就要好一些。而我们家就无法攀比了。我奶奶一双小脚,平时干活走路都困难,没法偷。母亲有病,干活都提不起劲来,也不能去偷。大孃是哑巴弱智,又没有在田间干活,没有条件更不会偷。我与弟弟在十五里外的初中上学。我们家的人既没本事掌权捞好处,也没本事去偷,只能痴痴地消耗生命。
     某日,大孃随同一伙弱劳力挑选蚕豆种。看见别人一边选一边偷吃,她也偷吃。然而别人机敏,见队长来了就不偷吃了;而她却照吃不误,不知道要躲避队长。以至队长到了她身边,她还在吃蚕豆。队长胡吴氏虽是女人,却比男人还凶狠,立刻抓住她就打,将她拖至大路上。大孃坐在地上不肯走,队长把她从生产队的北头擦着地一直拖到南头。队长一边拖一边大声嘶喊,说她偷吃蚕豆种,说她“挖人民公社墙脚”,说她“搞破坏”。叫大家来看,示众。
     从此,大孃再也不敢偷食了。
     1960年的一个周六,我与弟弟从学校回到家里。不是每个周六都能回家的,很多时候要参加学校劳动。我们学生的口粮在学校,回家时要将每人星期日一天、星期六晚餐的口粮分称给各人。并特别规定:这份口粮拿回去以后不得自家煮吃,而要如数交到公共食堂,再从食堂打饭吃。食堂给的饭比交去的米少,跟弱劳力一个标准。当天晚上,我们一家五口人,从食堂领到五个半碗饭,以及半碗没有油的蔬菜(不记得什么菜了)。当时还没到稀饭“瓜菜代”的时候,只是饭已经很少。是蒸饭,每人一个二号碗,按人放进定量的米,大屉笼蒸熟,只有浅浅的半碗饭。回到家里,我们虽然也是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共进晚餐”,却只是各吃各的一份饭。谁都不说话,默默地吞食那十分“珍贵”的饭菜。
     大孃最先吃完她那一份饭,却坐着不肯离去,两眼直愣愣地盯着饭碗,一动不动。饭碗,象洗过一般干净。
     大孃在想什么呢?她一定想说:我没吃饱,我没吃饱!我还要!
     大家都吃完了,每个人都没有吃饱。直到我把大家的碗都收去洗了,大孃终于站起来依依不舍地离开桌子,慢慢回房间去了。
     因为没油点灯,一家人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觉,奶奶的一声惊叫将我唤醒:“我的天哪,小双福死了!小双福死了……”奶奶和大孃睡一张床。
     我感到很惊讶,以为人死之前必有一个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动的过程。而大孃昨天晚上还吃了她那一份饭,才自己走回房间去睡觉的。只是动作很迟缓,人也瘦成皮包骨,两眼瘦凹下去,颧骨突起多高。从来没有生过病、没有吃过药的大孃默默地去世了,我感到很意外,也感到很悲伤,然而更多的却是一种觉得她解脱了受饥饿罪的感觉。
     家人将逝者停置于堂屋中间。又用木板钉了口薄皮棺材。在众乡亲的帮助下,七手八脚将她收殓。队里派来几个劳动力,抬到本队的公共墓地安葬了。
     在我们队里,大孃是属于前期饿死的。前期饿死的几个人都是憨厚,木讷,只知做活没有什么心眼,饭量又大的人。大饥荒继续蔓延,公共食堂先蒸碗碗饭,而后吃粥,而后粥越来越稀,而后粥里加菜;而后一粒米都没了,只煮厚皮菜,苜蓿藤之类的藤藤叶叶;而后只有泡红海椒烧汤,一人一勺汤了……只要以为能吃的草根树皮都被人弄来煮吃。还有的人吃“观音土”。要跑几十里才能挖到“观音土”,很远。我家没有劳力,挖不来“观音土”。但别人给我尝过:加点菜叶做成馍,没什么味道,只有土腥气;却很细,没有沙子,不碜牙。口感上有点象面粉,不象别的泥土那样难以下咽。多吃会拉不出大便,将人胀死。
     60年,不少地方的公共食堂已名存实亡。极左李井泉把持下的四川仍然千方百计保住公共食堂,提出:公共食堂是人民公社的心脏。四川省的公共食堂是下达中央60条后,61年7月才被迫解散的,属全国最后一批,加剧了饿死人。61年很多省份推行“责任田”,农村大饥荒开始好转。四川省却坚持“集体化”,我们那里直到改革开放之前从未推行过这一拯救饥饿和死亡的好政策。这些因素使得四川雪上加霜,大饥荒愈演愈烈。所以四川省不是“三年大饥荒”而是四年大饥荒;天府之国饿死一千万人,名列各省之首,也就不足为怪了。我们一小队原有120多人,大饥荒结束时只剩90多人,饿死了30多人。而队长家五口人,两个大人三个小孩,一个个都没见瘦。因为她掌握食堂,掌握了大伙那点少得可怜的口粮,多吃多占。后来“整风整社”,队长下台,遭到许多社员的批斗与殴打。
     而今日子好了,吃不愁穿不愁,较之当年那个万恶的年代是天壤之别。然而,每当剩菜剩饭的时候,我便想起了我那苦命的大孃,想起了她最后一餐那盯着空碗,迷茫与无助的目光,想起了她的蓦然去世,心头不禁涌起一阵撕裂般难过。
     (2014年8月26日 )
   —— 原载: 共识网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September 03, 2014
   关键词: 三年大饥荒
(2014/09/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