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度北
[主页]->[大家]->[度北]->[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中国人走向地狱!]
度北
·“皓月寻梦”碧血青史照我心
·走不出历史宿命的中国人
·郎演讲让我深悟中国沉沦的铁则
·中国特色 世界独此一国
·严重关注反人类的暴行
·独裁走向末路是历史必然
·开启生命心智的2012
·这种体制,鬼都会腐败!
·蔡英文败选讲话 让中国人热泪盈眶
·赵公紫阳千古!——纪念赵紫阳逝世七周年
·我代表我自己!
·“一首诗”竟然把一个公民打入牢狱
·专制是丧失主权的武大郎
·为光诚呐喊
·民主中国即将迈步走来!
·两会代表“无耻”和“惊人”提案
·叙利亚军人的壮举值得“人民军队”为榜样
·“中国人”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吗?
·绝不惊动圈里的羊群
·历史巨变前夜 相信人民力量
·“清明时节”为什么众多中国人缅怀赵紫阳?
·悼念方励之 缅怀六四精神
·将民主进行到底!
·我就是一把刺向独裁的利剑!
·光诚成功出走,鼓舞中国人民
·一个邪恶“刃民祸国”的流氓本质
·中国人到了“生死抉择”的历史关头
·我的中国同胞
·他们扼杀不了我热血的中国心
·独裁都是这幅流氓嘴脸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一)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二)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三)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四)
·请关注中国大陆那些苦难勇敢的民主志士!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五)
·丢掉幻想,勿抱希望!
·“十八大”浇灭了中国人的改革希望
·中国静悄悄酝酿民主革命……
·“人心”怎能在黑暗中熄灭?
·除暴政·承天意!
·天意不可违!
·《中国大革命前夜》前言
·一种强烈肃杀的预兆:山雨欲来风满楼
·备足粮草,迎接历史性中国大变革
·黎明的呼声
·中国大革命真正目的
·“良知”呼唤正义的中国军人
·不管前路有多难,我都会坚定走下去!
·“中国大革命”是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上)
·“中国大革命”是不以人意志为转移的(中)
·我是一个“高级五毛”吗?
·谁知我心所向?——命由心造,福自我求
·“公民同城结盟”决定大革命的成败
·一位素不相识的同胞与我很有意思的聊天
·国殇
·国殇
·天灾人祸的背后狰露一个特色政权的真正面目
·只有正确选择 才能拯救自己
·除了抗争,别无选择!
·“中国社会大暴动”悄悄拉开序幕
·中国民主大革命宣言
·“六四”映中华“英魂”照神州
·今天,我们黑衫前行!
·请问西邪城管打死百姓是人民内部矛盾吗?
·声援许志永,但绝不走他的改良路线!
·正邪之战是人类共同主题
·“信仰”成就中国民主
·替天行道,道解西邪!
·醒来吧 中国人!
·只有“民主大革命”才能救中国!
·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他们害怕了!
·李克强更有“好男儿”味!
·我的“中国心”!
·暂别新浪网
·兔死狐悲
·“独残”激励我前行!
·令中国人敬佩的民主斗士——张林先生!
·毛诞今日,我想对毛粉说些“人”话
·“崇毛推毛”将给中国带来“灾难悲剧”
·凸显中国社会矛盾的核心不是经济(修改版)
·推荐一篇有关“公民”的文章 值得大家一读!
·中华意气尽,儿女何聊生?
·紫阳高照大地 风范永存人间(修改版)
·谁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敌人?
·声援许志永,但绝不走他的改良路线!(修改版)
·马年寄语
·马年风声鹤唳 怀念英雄杨佳!
·中国“希望”和“出路”的行动基石在于全民彻底弃毛!
·震撼人心的天安门“三壮士”!
·震撼人心的天安门“三壮士”!
·中国大革命前夜 请相信人民力量
·一首让独裁发抖的“人民歌声”
· 下一个将是“谁”?
·刘京生的文章值得中国人一读!
·动辄使用暴力最后定会收获暴力!
·为民主中国勇敢呐喊和抗争是天经地义的!
·永远不会忘记1989!
·“恶贼”封杀不了我们热血的中国心!
·人无血性,必当奴隶!
·“变局将至”国人别忘“使命”和“要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中国人走向地狱!

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中国人走向地狱!
    文/度北
   
    (一)人格分裂症
    四川有一学者,名叫储云,自谓独立研究中国社会之第一人。他撰文指出:中国社会得了集体人格分裂症!此言一出,海内鼎沸,群情声讨,可怜储云落得无家可归、人人唾骂的境地。

   储云坚持说:“中国社会人格分裂的表现是,中国人存在着矛盾情结,民族性趋于混乱,人性陷于二律背反,言行不一。
    如中国人一方面推崇‘和’,‘和为贵’,另一方面却最难合作,喜欢暗地里较劲,相互拆台,窝里斗,在经济方面,大打价格战,相互压价,使国家出口惨遭损失;
    一方面中国从古而然奉行集体主义,个人淹没在集体之中,另一方面个人英雄主义思潮泛滥,‘宁为鸡头,勿为凤尾’,个个情愿单枪匹马打江山,山寨为王,利欲薰心,好大喜功;
    一方面华夏之邦以道德著称于世,另一方面上至高官下至百姓,不讲竞争规则的无德之流多如江鲫;
    一方面中国号称‘礼仪之邦’,另一方面人们普遍缺乏公德心,到处脏、乱、差,随地吐痰,乱闯红灯,可以说,文明程度落后西方百年;
    一方面中国人讳言‘性’,另一方面江南江北每一地的口头禅、骂人话几乎都是关于性或性交的,下流无比;
    一方面中庸之道为国粹,另一方面极端主义、激进思想充斥社会,中国现代百年史可以说就是一部激进主义浪漫史;
    中国人一方面鼓吹重义轻利,君子不言利,另一方面唯利是图,拜金主义盛行,势利眼普遍;
    一方面中国人几千年来宣扬圣人、君子,另一方面溜须拍马、奴颜卑膝的小人一直得志,奴才政治盛行;
    一方面中国为诗书之邦,另一方面人们只重上学以及书房书架之摆设,而轻视读书求知,知识分子往往是社会取笑的对象,‘书呆子’的象征;
    一方面中国人讲究修身自省,另一方面只讲考学,不讲修养,只知责人,不知责己,对自己的错误处处找借口推脱;
    一方面我们为现实主义者、世俗主义者,另一方面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深入人心,人们好高骛远,喜欢空想,急功近利,短期行为严重,工商业者普遍追求一夜暴富;
    一方面‘子不言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中国几乎没有系统的神话,没有真正的宗教,另一方面我们又善于人间造神,‘万岁’成癖,忠字舞流行;
    一方面中国为仁义之邦,另一方面人性残酷,古代刑罚就有剥皮、凌迟、锅煮、诛族之类,老百姓也普遍缺乏爱心、同情心,漠视别人的痛苦。鲁迅指出:‘中华民族最缺乏的是诚和爱’!
    一方面我们到处宣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另一方面几千年来人们对专制政治、贪污腐败、民间疾苦漠不关心,明哲保身,‘忍术’盛行,推崇‘难得糊涂’,甘做‘大智慧’的奴隶;
    中国一方面鼓吹仁政,另一方面从来多是暴政,繁敛重赋猛于虎,功臣元勋尽屠戮;一方面我们讲究立言立德,名留青史,另一方面大搞文字狱、文字欺诈、愚民主义;一方面说什么‘天地之性人为贵’,‘父母官为民作主’,明镜高悬,光明正大,另一方面官僚们只讲惩民,不讲人权,中国古代也只有犯罪法,没有公民法。其实在封建社会,官员是父母,百姓是儿孙,儿孙若不幸,一旦遇事,对簿公堂,官僚则徇私枉法,官官相护,百姓则屈打成招,造成冤狱无数;
   中国人一方面推崇谦虚的美德,另一方面妄自尊大,总不情愿学人之长,甚至发明‘理论’,坐井观天,自欺欺人,说什么中国的制度比西方先进;
    一方面中国人心胸开阔,淡泊名利,另一方面狭隘自私,睚眦必报;
    一方面孝道观念浓重,另一方面不重生前赡养而重死后排场,丧葬之地即为打麻将、吃喝之所;
    中国人一方面轻言重行,‘君子讷于言敏于行’,另一方面好空谈吹嘘、作官样文章,而行为上推拖敷衍成风;
    一方面中国人人性朴实憨厚,另一方面虚伪,好忌妒、猜忌,善揭发、告密,红眼病泛滥,‘面子’重要,讲究‘场面’、‘情面’,‘客套’,‘下台阶’,‘家丑不可外扬’,因此也不能暴露国家的黑暗面;
    一方面节俭是我们传统的美德,另一方面浪费之风盛行,乱上项目,大铺摊子, 工程报废,大吃大喝,满桌剩菜;
    中国人一方面强调重用贤才,口称‘尊贤使能’,另一方面淘汰精英,封杀改革者、有独立思想的人,上有‘焚书坑儒’,下有 ‘反右’‘文革’,知识分子命运悲惨。可谓‘庶民无罪,怀才其罪’!
    一方面有人鼓吹‘民为贵’,‘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人民创造历史’,另一方面英雄主义、能人主义盛行,视人民为草芥,历史上也没有人权观念;
    一方面我们最重意识形态、宣传教育,另一方面‘打倒一切’,‘一切向钱看’,国人几乎没有信仰;
    一方面古人宣扬大丈夫气概,‘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另一方面说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曲则全 ’,因此,中国软骨头多,汉奸多。而且,中国的男人不但没有大丈夫化,反而女性化,逐渐丧失了如西方男人、日本男人那样的阳刚气质。可以说,整个中华民族都在女性化,人们精于斤斤计较、勾心斗角;
   中国人一方面具有正气感、气节感,要舍生取义、‘留取丹心照汗青’,勇于为国牺牲,效忠皇帝,另一方面没有正义感、是非心、真理意识,人们对错误的、丑陋的社会现象往往熟视无睹。古人讲究‘泯灭是非之心’,老子主张对于百姓的‘不善者吾亦善之’,庄子主张‘齐是非 ’,孔子认为好的父亲应当包庇偷羊的儿子,伦常重于义理!等等,等等,这些还不足以说明中国人患了集体人格分裂症吗?”
   
    (二)黑色染缸
    有一次,储云做了一晚上的梦,梦见只身与魑魅魍魉四大鬼格斗;可怜自己身单力薄,终不能敌,正当鬼怪张开血盆大口要吃掉他时,鲁迅先生神奇般地出现了!鲁迅并不开口,更不会武术,只两眼一瞪,魑魅魍魉便吓得瑟瑟发抖,丧魂落魄一般,立即逃之夭夭。储云惊魂未定,正要道谢,鲁迅大手一挥,说:“储云,你随我来,做我的弟子如何?”此乃意外之喜,储云兴高采烈,随鲁迅老师笑傲而去,不知所向。
    一路上,鲁迅不断地发表议论:
    “唯有批判、反省、创造之精神才是民族前进的动力、挺立于世界的根本。我寄希望于年轻的一代。”
    “可怜外国事物,一到中国,便如落到黑色染缸里似的,无不失了颜色”。
    “中国大约太老了,社会上事无大小,都恶劣不堪,像一只黑色染缸,无论加进什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可是,除了再想法子来改革之外,也再没有别的路”。
    “中国人不但‘不为戎首’,‘不为祸始’,甚至于‘不为福先’,所以,凡事都不容易有改革。……略见危机,便纷纷作鸟兽散了。如果偶有几个不肯退转因而受害的,公论家便异口同声,称之曰傻子”。
    “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
    “中国人向来就多没有正视的勇气。我们的圣贤,本来早已教人‘非礼勿视’了”。
    “中国人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
    “中国人向来因为不敢正视人生,只好瞒和骗,由此也生出瞒和骗的文艺来”。
    “大约节是丈夫死了,决不再嫁,也不私奔,丈夫死得愈早,家里愈穷,也便节得愈好”。
    “烈可是有两种:一种是无论已嫁未嫁,只要丈夫死了,她也跟着自尽;一种是有强暴来侮辱她的时候,设法自戕,或者抗拒被杀,都无不可。这也是死得愈惨愈苦,也便烈得愈好。倘若不及抵御,竟受了污辱,然后自戕,便免不了议论”。
    “中国公共的东西,实在不容易保存。如果当局者是外行,他便将东西糟完;倘若是内行,他便将东西偷完”。
    “自有历史以来,中国一向是被同族和异族屠戮、奴役、敲掠、刑辱、压迫下来的,非人类所能忍受的楚毒,也都身受过。每一考察,真教人觉得不象活在人间”。
    “奴隶们受惯了酷刑的教育,他只知道对人应该用酷刑;奴隶们受惯了猪狗的待遇,他只知道人们无异于猪狗”。
    “在中国,尤其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于高兴的人尽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
    “中国的人们,遇见带有会使自己不安的朕兆的人物,向来就用两样法:将他压下去,或者将他捧起来”。
    “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于已成之局那么委屈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
    “中国的文人,对于人生——至少是对于社会现象,向来就多没有正视的勇气。有些人确也早已感到不满,可是一到快要显露缺陷的危机一发之际,他们总即刻连说 ‘并无其事’,同时便闭上了眼睛。这闭着的眼睛便看见了一切圆满。于是无问题,无缺陷,无不平,也就无解决,无改革,无反抗。因为凡事总要‘团圆’,正无须我们焦躁;放心喝茶,睡觉大吉”。
    “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
    “倘不是笨牛,读一点就可以知道,怎样敷衍、偷生、献媚、弄权、自私,然后能够假借大义,窃取美名。再进一步,并可以悟出中国人是健忘的,无论怎样言行不符,名实不副,前后矛盾,撒诳造谣,蝇营狗苟,都不要紧,经过若干时候,自然被忘得干干净净;只要留下一点卫道模样的文字,将来仍不失为‘正人君子’”。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倘若并正视而不敢,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然而,不幸这一勇气,是我们中国人所最缺乏的”。
    …… …… ……
    鲁迅正喋喋不休地说着,突然从前面一座云罩雾绕的高山中蹦出一群面目狰狞的妖怪,口中还骂道:“你这个逆子、孽障!”“只知揭短露丑的败类!”“中华民族的不孝子孙!”“不会歌功颂德的笨蛋!拿…命…来!”储云“啊”地叫唤了一声,从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醒后储云既为做了鲁迅的“一梦弟子”感到自豪,又为老师的生死未卜感到担忧,因此,他整夜辗转未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