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东北一虫
·评《中国人权发展50年》白皮书
·旧闻:吉林民运人士冷万宝在网上发表文章再次被抄家
·旧闻:吉林異議人士申請註冊人權組織
·鉗制新聞自由的危害性
·房地产业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殃民篇)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摘录微博7月23日《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翅膀沾满了自由的光...》
·摘录微博7月24日《给人阳光自己光明,给人黑暗自己难保不恐慌》
·摘录微博7月25日《当人们还想批评公权的时候》
·摘录微博7月26日《知识分子的膝盖该是到了长钙的时候了》
·摘录微博7月27日《希望释放诺奖刘XB先生及民权人士许先生》
·摘录微博7月28-31日《命令与良知是可以转化的》
·摘录微博8月1-5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摘录微博8月6-10日《不找那些反宪政的人去谈谈》
·摘录微博8月11-15日《再开明的君主也不希望臣民拥有自由一样》
·摘录微博8月16-20日《时代在发展抱守残缺肯定是无出路的》
·摘录微博8月21-25日《有些人为了达到名副其实的专权目的》
·摘录微博8月25-31日《无良教授就是国家公害》
·摘录微博9月1-2日《顺应历史潮流的意识形态,无需采取强制措施来维护》
·冷万宝微博网址http://t.qq.com/lengwanbao2013
·微博摘录9月3日《宪政不践行后果不堪设想》
·微博摘录9月3日《真正的爱国者绝不会去做阿谀奉承的事》
·微博摘录9月3日《谁让你甘心情愿做我的公仆呢》
·微博摘录9月3日《敦促中国释放许志永等民权活动人士》
·微博摘录9月3日《薛蛮子玩“鸡”不对,但把他变成“鸡”还要“杀”了》
·微博摘录9月3日《皇帝新衣留给你们,出家做和尚行不》
·微博摘录9月3日《无宪政监督就是一句空话》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道德如果没有宗教作为基础,一定是非常脆弱的》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也许当权力握在手中的时候,就会自以为是认为自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湛蓝天空,洁白云已经成了儿童记忆》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裸官全心全意奋不顾身地“为什么服务”》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让那些长眠于地下的死亡者情何以堪?》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这样国家一定要钉在人类的耻辱柱上》
·冷万宝(微博摘录9月4日《在惩罚中寻找快乐与主宰自己的命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4日)《斗争哲学是摧毁良知的恶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4日)《你让我如何信你》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斗争哲学是摧毁良知的恶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你让我如何信你》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弱智高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防民之口”及“锯箭杆”的方式解决问题导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狼性是阶级斗争的基本属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仆人安知宪法存在》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先“自信”再说》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宁要法治不要伟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5日)《酱缸文化的毒害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3日)《文革余孽们怎么有脸提郁达夫呢?》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记住不能凌驾宪法之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人家好赖处死的是别的国家领导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不可质疑的东西一定是会阻碍社会文明发展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看客更知道舞台是属于每一个人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四川抓了不少贪官与商人——有好戏看》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帖子可能又被和谐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焉知人家那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6日《美那是生命的灵魂》——写给最美女囚徒李焕君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述而不作”是特色地方最闪光的东西》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朝鲜战争真正赢家是金家王朝》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解读中国梦”胜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五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冤假错案谓口供基本是刑讯逼供产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摘录(9月7日)《无耻啊——你的名字叫败类律师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自信就不要怕质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民主可能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在现实中是最佳选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7日)《国家惧怕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新华社央视连摆乌龙,算不算谣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民主体制有一般体制缺乏的东西纠错功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是不信媒体报道,是我不信我的眼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大V”别贪,给不是“V”的弟兄们也分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一看到那么多钱,眼都红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不许污蔑裸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知道在民主体制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据说皇宫用过的“官遥”就是便壶都价值连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粪坑的蛆永远都是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人民到底是什么样的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自由从来就不是恩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8日)《文化专制的年代里诚实是危险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在威渐行渐远时代里》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同苏格拉底对话中给你带来的灵魂上的升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做人的真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宪政的存在是防止国家权力泛滥的保障》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救救孩子和保护孩子是一个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9日)《既然人民被称之为国家主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民谣与官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国家你可以用冰冷的面容无视我火热的胸膛》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质疑两高是否把根源本末倒置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真正的爱国者绝不会去做阿谀奉承的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宇宙真理”危害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人是靠不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0日)《骗死人真不偿命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如果真可以有梦的话》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即使雨后的清新空气中飘着清香的茉莉花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五毛有两种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自己更是掩盖或编造历史的集大成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结果不知道又会损害谁的形象?》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你早就夹边沟的干活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绣花理论能给人带来什么呢?》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1日)《咬人的狗还会有奶喝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如改革两字成了涨价的代名词》
·强烈呼吁当局释放王功权先生——由王功权先生被带走所想到的其它
·强烈呼吁当局释放王功权先生——由王功权先生被带走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2日)《对于无辜者死亡的怀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300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2
   
   在囚车飞驶的时候,坐在囚车内的政治犯,由于长期关押在空间非常有限的牢房里,并且身体又长时期得不到活动的原因。很多人的身体都经不起囚车的颠簸,出现了晕车的现象,他们仿佛置身于一艘处于风雨飘摇的帆船中,而那艘帆船的桅杆又在暴风雨折断。
   从天朝首府送到铁城市监狱,又从铁城市监狱送到别的监狱去的章鸣,已经不是停留在晕车的程度上,而是在不断地呕吐,呕吐得脸色苍白,周身无力靠在车篷上,大口地喘着粗气。章鸣在一九八九年学潮期间是天朝首府高自联主要成员之一,八九年“六四”之后遭到逮捕,在九一年被认定犯有反革命煽动罪判刑三年,他高高的个头,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嘴总是微微地张开,像是不甘忍受沉默而给人一种随时要呐喊的感觉。
   “章鸣,用这个漱漱口。”柳刚把从铁监带来的一瓶矿泉水递给章鸣。
   在外省的人差不多都知道天朝首府有王丹、吾尔开希、柴铃等一些知名的学生领袖。对于柳刚的名字,除了在通缉令上知道以外,史海对柳刚的情况,了解的很少,但从通缉令的排名来看,柳刚在这次民主运动中所起的作用一定是举足轻重的,否则当局不会以颠覆政权罪对柳刚大动肝火,显然柳刚的存在,已经让当局感到了头疼。
   柳刚身材不算高,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监狱发的棉袄,没有系上衣扣敞着怀,里面穿着浅灰色的单衣囚服,他的眼睛很大而且很有神,皮肤很白。与他一起来自天朝首府的章鸣身材有些瘦弱,但个头比较高,他似乎不怎么说话,坐在旁边透过车内的窗眼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估计是他在想那天空什么时候能晴空万里。
   囚车在刺耳的警笛的笼罩下,在公路上狂奔。路两旁的白杨树也许是在沉重的低矮的天空的重压下,大多数的白杨树长的矮矮的歪歪扭扭的,只有很少挺拔高耸的白杨树伫立在冷风中。
   “哟”,是史海想站起来活动一下腿,一抬头,头就碰到囚车的棚顶上:“我还没有站起来,就把头撞了。”
   韩流幽默说道:“要想站起来,先把车棚拆了。”
   “与其说是拆车棚,还不如拆天棚,”柳刚把话接过来:“治标不治本,人的脑袋躲过车棚,却躲不过天棚。”
   
   当黄昏透过囚车小铁窗出现在政治犯眼帘时,囚车驶进了C省省府中一座规模特别大的大北监狱。
   在政治犯刚刚下车之后,一名警察指着梁书豪身上背着的何振春问:“他怎么回事?”
   梁书豪说:“他下身瘫痪,行动不能自如。”
   “妈了个逼,瘫痪不在家里好好的呆着,还他妈的闹事。把他扔在地上,让他自己爬着走。”
   梁书豪没有理睬那个破口大骂的警察。
   “我他妈的,跟你说话,你没有听见。”警察说到这里,上来踹了梁书豪一脚。
   下车之后,十一名政治犯去做所谓的身体检查,每一个人边透视带询问都不超过一分钟,身体就检查完毕。然后被带到一个二层楼中的走廊里,由几名刑事犯点名,点到谁,谁就跟刑事犯人走。在被送到监号之后,政治犯全身和行李遭到号内的刑事犯人的搜身和检查。搜身和检查结束后,把政治犯带的的牙膏、肥皂、手纸、餐具等一些日用品被他们集中起来,说是充“公”。随后政治犯便在大铺上开始盘腿、挺胸、头端正、目视前方地坐在铺板上。坐板这种体罚,看样子在天朝的监狱里是“必修课”。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2014/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