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郑恩宠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2017年1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美议员会见中国律师家属
·访民王芳不认罪他人事不知道
·王全璋律师被起诉
·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709律师家属获奥斯卡人权奖
·陈旭下台吴志明落马指日可待
·709律师家属致美欧政界关注酷刑
·倒台陈旭是韩正的亲信
·2017年2月中国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杨海鹏提前20天向我透露陈良宇将倒台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刊于香港《动向》2014年9月号
    「獨立公投」的法律依據
   
    (大陸)鄭恩寵
     在中共黨文化的語境中,一貫將所謂的「台獨」、「藏獨」、「疆獨」、「蒙獨」等進行妖魔化宣傳,現又增加「港獨」,認為香港反對派爭取真普選的行為是在搞「獨立或半獨立政治實體」,並將所有「獨立公投」視為分裂國家的行為。本人不支持任何分裂中國的行為,但對中共御用法律文人的矇騙和誤導行為,有責任正本清源。


   
     「獨立公投」來源
   
     民族自決權是國際法公認的理論,在十七世紀英國學者約翰‧洛克的憲政思想中就提出過民族自決權的概念。之後,一九一九年的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將民族自治權的概念引入到國際法中。他提出全球中凡自認為構成民族的團體,都有組建自己國家的權利。
   
     二十世紀初,威爾遜將民族自決權引入國際法,有著廣泛的社會基礎和人類的共識。當時全球存在著空前的民族壓迫,到二十世紀中葉,民族自決權已成為全球各國公認的傳統理論,它順應了人類兩次世界大戰之後殖民地和強佔領地民族爭取獨立和解放的歷史洪流。
   
     歷史到了二十一世紀,隨著殖民地時代結束,是否可以廢止民族自決的權利呢?答案是否定的,當代人不僅要對民族自決權的概念突破非殖民化的範疇,也要對民族自決權的權利主體加以擴大,以便實現對人類以往傳統理論的發展,適應新形勢的需要。
   
     《聯合國憲章》依據
   
     一九四五年《聯合國憲章》第一條第二項規定:「發展國際間以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為根據之友好關係」是聯合國的宗旨之一。之後,以一九六○年《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為代表的一系列聯合國的決議,又進一步鞏固並發展了民族自決權的理論,即:「一切處於外國殖民統治、外國佔領和外國奴役下的民族都具有決定自己政治地位和自主地處理內外事務的權利。」在這個原則的指導下,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全球有一百多個原殖民地和附屬國都相繼獲得獨立。因此,從國際法上看,民族自決權的傳統理論是人類反殖民鬥爭歷史進步的產物。隨著人類歷史的進步,全球的思想家、法學家們一次次將民族自決權理論運用到被壓迫民族獨立問題的實踐之中。
   
     二○○八年科索沃通過「獨立公投」脫離塞爾維亞宣佈獨立。在冷戰結束之後,世界上許多地區和國家都相繼舉行過「獨立公投」,例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南蘇丹和格魯吉亞的南奧塞梯地區,無論屬哪一種獨立公投,其理論依據都是國際法中的民族自決權,這並不違背《聯合國憲章》的規定。在對民族「獨立公投」的問題上,若發生衝突,聯合國的國際法院還可提出諮詢意見,例如:二○○八年科索沃脫離塞爾維亞宣佈獨立,佔科索沃百分之九十的阿爾巴尼亞人行使民族自決權,然而對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是否屬於「處在外國殖民統治、外國佔領和外國奴役下的民族」,當時國際社會產生了重大分歧,聯合國國際法院在二○一二年給出的諮詢意見中認為,科索沃宣佈獨立不違背國際法。事實證明,民族自決權及民族「獨立公投」是國際法上的一項基本人權。民族自決權和民族「獨立公投」不應在中國受到任何人的曲解、否認並將其妖魔化。
   
     民族和自決權的行使
   
     如何界定民族自決權中的「民族」定義?哪些民族才有自決權?事實上「民族」的定義至今還沒有舉世公認的標準,並沒有局限於人類學意義上「民族」的範疇。中共將馬列當為聖旨,但列寧是這樣認為,一個民族有權選擇分離,也有權選擇不分離,決不能把民族有權分離理解為必須分離,認為民族不分離就是沒有民族自決權。
   
     正如法律上規定,夫妻並沒有必須要離婚的規定,但不等於沒有選擇離婚的權利。而中共將民族自決權作唯一壟斷性的解釋,民族選擇分離就是分裂國家,這是大逆不道及欠法律依據,特別是國際法公認的法律依據。
   
     當今世界對民族自決權理論和法律的理解在學術上雖有分歧,但主要在兩個層面上是有共識的;第一是主權國家的國內法,尤其是憲法。事實上,雖然沒有一個國家的憲法會鼓勵本國分離成幾個國家,但還是尊重「獨立公投」的權利,例如在美國德克薩斯州訴懷特案中,美國最高法院承認,只要獲得其他各州的同意,那麼一個州就可獲得獨立。一九三三年英國議會通過決議認為:只要全民公決獲得通過,西澳大利亞可以從澳大利亞分離出去。第二個層面是國際法,國際法認為,主權國家的國內法沒有規定民族自決權,或雖有自決權卻附加了苛刻的條件,某個民族就可以依國際法行使自決權。特別是當某個民族受到一定程度的不公正待遇時,作為一種救濟方法,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來尋求獨立建國的手段。在現實中,什麼是「別無他法」和「不公正待遇」,需達到何種「程度」,在目前的國際法上都沒有較為清晰的「標準」。
   
     中共建政以來,一貫藐視法治,至今缺乏國際法的人才和真正的專家精英,卻頑固地揮舞反對各民族的自決權和「獨立公投」的大棒,最終在國際舞台上難以站得住腳,也難以在十三億國人中服眾。「亡黨先亡心」,這絕非是一句空話。
   
(2014/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