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北京周末诗会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欢呼后的忧虑/刘国凯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李大钊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林辉
·陈独秀对中共的最后见解/蓝培纲
·春联/丁朗父
·陈永贵"打到皇帝做皇帝"/凌志军
·龙年春节有感/费良勇
·兄弟们的春天/丁朗父
·紫坪铺水库诱发汶川大地震也许是真的/范晓
·有自由哪有文化/网民讨论会
·毛泽东开车记/网民接力
·七律:咏梅(新声韵)/余习广
·关键点(新历史剧提纲)/丁朗父执笔
·我漂洋过海/吴倩
·乌坎"大选"
·大陆网民公开议六四/最爱李培仙等
·在中国改革论坛的发言/章立凡
·好玩的中国/大鱼等
·中国联通有权收费后不提供服务/朱红
·"重庆模式"兴富人移民急/中国新青年
·今日搜狐罕见呼吁民主/文明底
·中国人50年后才能看懂卢梭/王小华
·少年时的梦想/丁朗父
·逼近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无雪的冬天/丁朗父
·在中国有不同意见就是敌人/王小华(公民通讯)
·抓住关键点/丁朗父执笔
·必须对右派进行国家赔偿并道歉/朱忠康 叶孝刚
·寄远在天堂的夏远鸿老师/林青
·回忆王炳章和早期《中国之春》/汪岷
·怀集监狱、六四及郑酋午/王希哲
·涉及南京大屠杀应谨言/此山
·恭迎毛主席回故乡议案(网文未经证实)
·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沙砾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沙砾
·中国——最重视诗歌的国度/讨论会
·两岸的距離当以光年计/Jamicat福建福州
·杨书记劝爱国记/里建
·胡文海困局与中国人困境/陈行之
·人民不是小白鼠/袁隆平
·面对法西斯暴政只有起来反抗独/王小华
·中国必读常识/好了歌童
·我的政治声明/王小华
·极左实力和权贵集团是一伙人/塞鸿秋
·不清算文革就不可能政治改革/塞鸿秋
·谁让中国人成为二等公民/塞鸿秋
·文革是人人受难的专制巨祸/塞鸿秋
·再不能让你的喉管被毛左割断/塞鸿秋
·文革灾难超过任何外敌入侵/塞鸿秋
·一个重庆警察的言论自由/塞鸿秋
·毛泽东大笑谈杀人/塞鸿秋
·重庆武斗杀俘孕妇不免/紫檀居士
·时局有感/萧远、丁朗父
·每个字都带着血的记忆/嘿嘿007、corpse猫
·极左派密谋6月在重庆动手/李乾
·君子歌/丁朗父
·文革裸尸与重庆红歌/中国老水
·春寒时的街头/孔令平
·57右派不是五十万而是五百万/罗冰
·党在国之上是中国最大乱源/王永成
·清明 题画三首/丁朗父
·中共派别民主?/王希哲
·文革中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水煮舟
·回家1989-2009/丁朗父
·雾与光/丁朗父
·每个夜晚的等待/冷笑
·黑头套记忆/沙砾
·一首歌颂紫阳的歌曲在网上热播
·紫阳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时光/丁朗父
·官员站队秘诀/丁朗父
·热歌浩然正气赵紫阳歌词/红衣大叔
·要出大事了/楚钟道
·绝不再沉默/沙砾
·致王立军/沙砾
·那一刹那
·文革余孽依然猖獗/三师弟沙僧
·胡星斗呼吁第二次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
·和薄熙来的根本分歧是什么?/张鹤慈
·垄断国企不除国难未已!/马宇
·垄断国企决不拔一毛而利天下/塞鸿秋
·石化两霸恶行大起底/塞鸿秋
·银行暴利源于金融垄断/王建勋
·带血的垄断/丁朗父
·中国经济的血癌/塞鸿秋
·胡石根访谈: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胡石根访谈录(二):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钟道
·五十年后/箫远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众网友喊你回家
·方竹笋回家
·我为什麽接受外媒採访/王康
·王立军事件有正面意义/王康
·武夷山上的神秘枪声/胡显中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他们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听潮者说/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
   
   
   
   


   
   
   
   
   
   9月27日,美國飛虎隊老兵舉行最後一次聚會。
   
   謹向20世紀最後的英雄、中國的恩人拱手鞠躬。
   
   
   
   
   
    你們是英雄,最後一次聚會在自由之邦!
   
    又一輪鍍金的黃昏,陶醉了你們的雙眼和夕陽,
   
    泛灰的軍裝依然筆挺,兒孫簇擁,一排排倔強的雕塑,
   
    請接受我遙遠的吟唱,來自《詩經》時代的頌揚!
   
    誰俯瞰七十年前的太平洋,那時你們肩寬腰細,
   
    轉動深淺不同的藍眼睛,完全不知道中國在哪裡。
   
    像阿巴拉契亞,像密西西比,像尼亞拉加大瀑布,
   
    像朝陽初升,年輕的心臟騰空而起,你們將為誰而戰而死?
   
   
   
    沒有人去過東方,只能憑眼神、嘴角還有大姆指
   
    讀懂“頂好”的地方,——命運在世界屋脊握緊拳頭。
   
    群峰之下,是孤立苦撐戰火遍野的自由中國,
   
    需要繞過地球的慷慨,需要新大陸的拯救。需要
   
    從佛陀的南亞起飛,穿越天地合縫,挪亞方舟在那裡沉潛,
   
    跟汽油桶炸彈火藥包一起升降,你們在地球之巔
   
    與死神共舞,把挽救危亡的槍炮送給無辜的神州,
   
    讓戀人的玉照浸紅鮮血,你們為一個古老的民族而戰。
   
   
   
    希臘神袛在奧林坡斯山談情說愛,爭鋒吃醋,
   
    你們是20世紀的天神,凌空開闢冰雪王國之路。
   
    沒有人仰望你們英俊的身影,只有上帝
   
    親自為你們領航,只有上帝托起瀕危的飛虎,
   
    吹送晶瑩閃爍的雪絨花, 純潔的靈魂飄升湛藍的高天,
   
    所有的神靈拱手伫立,黃河長江如兩條青紗祭帶,
   
    上帝親自主持,輝煌壯觀的葬儀從天而降——
   
    一駕又一駕馬車一群又一群天使把他們接回彼岸。
   
   
   
    你們是最後的英雄,將奇蹟凝成冰山雪域,不再回來,
   
    喜馬拉雅山從此靜默,異常的貞潔只能報以終古情懷。
   
    你們是真正的英雄,珠穆朗瑪峰一樣孤獨高傲,
   
    萬流之源萬壑之峰,都被你們親近征服忘卻而苦苦等待!
   
    只有我流連的目光,徒然的唏噓,悵惘的心緒,
   
    投向高聳入雲的紀念碑,投向再無英雄的中緬印戰區,
   
    直到又一絲風撩動星條旗和青天白日旗的金黃流蘇,
   
    在另一個世界恭候你們從東方歸來,獻上我卑微的詩句……
   
   
   
    王康敬獻 2014,9,26
(2014/09/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