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庄丰观点
[主页]->[百家争鸣]->[庄丰观点]->[新形势下,为反对而反对是非民主和非理性的]
庄丰观点
·习近平借毛泽东的手法推进改革
·习近平树立权威有助于中国民主化
·民众为什么应该支持习近平
·习近平为平反法轮功做准备
·“批评与自我批评”目的已被证明
·见证习近平集权(一篇未发表的博文)
·习近平将通过国安委全面清洗江派
·“美国计划颠覆中国”是真是假
·习近平即将发动群众“啃硬骨头”
·习近平将逐步放开言论
·习近平准备整肃文宣系统,掌控笔杆子
·习近平要利用网络“发动群众”围剿利益集团
·昆明火车站恐怖事件,可能成为周永康定罪铁证
·【深度分析】习近平集权后是否会滥权?
·“习近平对军委高层秘密讲话”可信度极高
·习近平是否会为“六四平反”破冰?
·未来中国政治格局演变的可能性
·从"路径实现"论民主力量的角色和共同责任
·习近平要发起中华传统文化复兴运动
·习近平要通过媒体舆论剿杀江泽民
·习近平的“猎鹰突击队”为谁而准备?
·官媒热炒邪教,或是习近平的大动作前奏
·习近平开始打压清洗“左派意识形态”
·【庄丰预测】习近平将出任“文化领导小组组长”
·习近平的枪口指向江泽民、李鹏
·刘云山将在任期内被抓捕
·张德江的下场不会比刘云山更好
·李鹏家族的全面覆灭不出2015
·2015,法轮功、六四平反大幕将启
·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转发:刘放/博讯)
·习近平可能以抓捕“四人帮”的方式突剿江派
·新形势下,为反对而反对是非民主和非理性的
·司马南等“五毛”人物厄运将至
·习近平启动解除网禁、报禁的改革
·【授权发表】杨建利在某民主活动座谈会的演讲
·【庄丰短评】博讯关于“军队高层人士调整”的独家消息应属可靠
·挺铁流!吁习近平先生尽快处理“淫棍”刘云山
·【短评】多维释放信号?习近平必将拿下刘云山!
·习近平应不应该拿下刘奇葆?
·要允许刘云山适度吃人奶,民众应理解
·政法委中基层要展开全面大清洗
·【深入解读】习近平的“最大公约数”民主有哪些含义?
·王伟光公然挑衅习近平,原因何在
·重构人事,是习近平废除中共旧制的关键一步
·“搞臭”铁流,是刘云山在帮忙么
·习近平将如何“处理”毛泽东
·江泽民亮相,还有哪些政治解读?
·香港问题解决,习近平需要一点缓冲时间
·【白话解读】董建华替习近平传达什么信息?
·【回读者信】更多观点,欢迎关注twitter庄丰观点
·胡锡进等“毛左”的人头还能直立多久?
·缺乏智慧的盲目对抗,实际在帮江派倒习近平
·【提前解读】四中全会将成为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里程碑!
·【致香港人】习近平出手!江派难保“贪腐”梁振英
·刘云山急眼了!又准备给习近平头上扣屎盆子
·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续集1】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再致香港人】理性看待“汪洋在俄罗斯的讲话”,别被情绪控制!
·民主转型中,哪些人将失去话语权?
·周小平参加文艺座谈会,预示左派阵营崩溃加速
·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将废掉张德江在人大的实权
·给"明镜新闻网"的回信
·610的老大刘金国要操刀清洗610
·“依法治国”应不应该坚持党的领导
·王岐山放出狠话,刘云山死期将至
·江泽民被爆“汉奸卖国贼”,五毛咬不咬?
·网传习近平的“吃饭砸锅”说法有何玄机?
·《反间谍法》的矛头到底指向谁?
·历史转型时刻的民众参与
·习近平说占中“违法”的深层原因何在?
·【转载】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非理性「占中」面临尴尬收场的结局
·习近平的“人性”与“保党保政权”之间的关系
·【致香港人】请不要上黄之锋的当,他身份有严重问题!!
·【欢迎转载】黄之锋“领导”占中的始末由来
·周永康“泄露党和国家机密”意指何处?
·【临时通知】
·Facebook进中国,谁在害怕了?
·股市暴涨,背后是否有阴谋存在?
·南京国家公祭,为江泽民敲响丧钟?
·为何说刘云山将首先为“刑上现常委”祭旗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指示「拧龙头」
·关于令计划落马的几点补充看法
·为什么说“二刘”2015春节前至少必有一死?
·关于“习近平改变中国”一文的解析
·【转载】萧功秦:习近平是“用毛的办法走邓的路子”
·「爱国卫生工作」指向意识形态治理和宣传系统清洗
·「爱国卫生运动」发出「污水处理」指示
·【欢迎转载、翻译】庄丰解读《一步之遥》
·《穹顶之下》的中国社会意识形态
·中国社会意识形态中的“阴暗心理”
·事实和科学证明“佛、鬼神、地狱”是客观存在
·“无神论”的真正本质是什么.
·从量子物理现象理解“命中注定”和“神”的含义
·法轮功与佛教预言中的“转轮圣王”下世
·通告
·【经验分享】怎样读新闻和做评论
·用常识拨开“维权运动”的迷雾
·后期预告
·新文章将发布在“www.庄丰观点.com”,以滚动更新方式书写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形势下,为反对而反对是非民主和非理性的

   如果在一年之前,网络大V和民主人士揭露和批判中共的言论能让民众得到启蒙和获得某种抗争的勇气,那么一年后的今天,这样的风格已经有些跟不上形势了。我们并不是说不要继续揭露和批判,而是要具备区分辨别的眼光,哪些是要继续抗争下去的,而哪些是应该表示支持的。毕竟,习近平执政一年以来,其反腐、改革的决心和力度是天下有目共睹的。简单地评论“习近平反腐不过是为了保党保红色江山”已经被证明是非常片面的看法,是一种“为了反对而反对”的狭隘心理反应。笔者在早期博文《从"路径实现"论民主力量的角色和共同责任》中已经论述过这个问题,今天旧话重提,是因为时至今日,在有目共睹中国政局发生剧烈变化的情况下,在反对专制的阵营中仍然存在着一些方向性的识别误区。
   
   “反对专制”是民主的一个重要因素。有一些人被公众认为是“民主人士”,其敢于直面抗争和挑战政府恶行的勇气和行动是值得称颂的。这一部分人群中,国内的一些人士如网络大V、维权律师尤其如此。因为他们要直接面对来自强权的打压甚至残酷迫害,有不少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海外的活动者常谓“民运人士”,有不少因1989年六四运动后流亡海外的,也有本身是为追求自由而投身民主事业的。这些群体对中国社会进步是不可或缺的,在某些领域的影响效果也非常卓著,比如通过国际社会促进中国人权状况改善,或通过传播真相对社会民众进行启蒙。当下的中国政治激发出了民众高度参与的热情,在国内的社交媒体上突然出现了各种传闻和政论文章,据说连上海的大妈都在讨论“抓捕江泽民”了,不能不说中国已走到了一个历史的关键时刻。那么,在这个历史时刻,“民主力量”已经不再是以传统的“异见人士”为代表主体了,而是会转向这样一类人,即有实质性的能力、影响力推动中国社会的成功转型的人。
   
   如果要进一步定义这类人的特征,可以细分为如下:


   
   1、 对中国国情有较为全面、系统的了解,包括政治运作模式、经济发展状况、社会文化特征、民间基本诉求、以及历史积留问题等。
   2、 有强烈的人道主义情怀、反对专制的理念、追求真理的勇气和智慧、以及懂得政治艺术的头脑。
   3、 有实质性的资源、实力、能力、影响力推动社会转型,并能防止在转型过程中出现失控局面。
   4、 有能力、或影响力解决或缓冲政府与民间在利益、历史问题上的对立状态,能积极促进不同利益诉求团体进行和平沟通和达成妥协。
   5、 在政治转型基本确立的情况下,能有助于促进经济发展、社会文明进步、和国际社会关系改善。
   
   以上诸项中,以网络大V和维权人士为代表的“民主人士”,主要具备第2条中的部分特征,但其中具有“懂得政治艺术头脑”的人却非常少。这个就导致了一种现象,即在中共作恶的时候,这类民主人士持批判和抗争的态度;而在中共某些方面有所进步的时候,这类人群仍然以强烈的怀疑态度来回应,比如“改革是为了保红色江山”就是典型一例。对于本届中共最高领导的集权行为,也单纯地理解为“为了清除异己和更加独裁而做的准备”。这种现象在国内、海外一些较为知名的民主人士或评论家中有不少例子。有些人似乎持有这样的一种潜意识理念,即“只要是与中共有关的,基本都是坏的”和“中共做好事也是为了掩盖它做坏事的动机”。所以,在一年前对中共的批评论调,在一年后的今天仍然保持着原有不变的风格。对于习近平史无前例的反腐运动和改革措施,也几乎从未联系到“习近平要推动中国社会向民主转型”这个层面上来,而是认为“习近平不过是要巩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完成红色帝国复兴的梦想”。
   
   我们说,对专制的反对、批判,是民主的一个典型要素。但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批判而批判,就是一种不民主的行为了,至少是一种不理性的行为。笔者在《从"路径实现"论民主力量的角色和共同责任》中定义的“民主”,是任何促进中国社会良性转型的行为,而实施行为的主体,没有体制内外的区分,中共体制内也有非常强大的民主力量。反对来说,所谓的“民主人士”群体内,也有不少实际是非常专制、狭隘的人。有一部分人似乎是“依赖反对而存在的”,一旦中共体制在向良性方向演变的时候,那么这种反对的标的物就可能弱化或消失,那么以反对而存在的人便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话语权。
   
   在当下中国社会乱象频起、暴恐事件频发的时候,有一些人居然表态“越乱越好,乱得失控,中共就垮台了”。这一类人多数是怀有“暴力革命”情节的,但问题也正在这里,这些人实际上是不懂得民主的。他们实际是把一种个人抗争愿望和理想,盲目地放大到了整个中国民间社会,是一种典型的陷入自我意识的状态。若从上述的5项特征中的第1项来看,这类人对中国国情是缺乏根本认识的,很多观点只停留在表面的社会矛盾和人权状况层面,而缺乏系统性的关联认知。从网络上看,海外有一部分人士在这种倾向上很明显,也难怪有了“海外民运不接地气”的说法。不少人反对共产党,却不知自己的思维模式实际是延续了共产党的教育,其斗争理念和模式,实际是共产党当年夺取政权时期所宣传的理念和所采用的模式。他们对于民主的理解,也仅仅是从欧美现有的制度与中国现状的对比上获得的粗浅感受,对于其所热衷呼吁的宪政、多党制、联邦制等,很少去从对比两者不同的历史背景、文化演变特征、经济发展程度、社会民众意识、历史遗留问题、急待解决的困难上综合地去思考,把政治体制转型仅简单地看做是一个赋予民众投票权的制度实施,却忽视了这种制度实施的前提条件是否具备。
   
   所以,众多的“民运团体”中,作为“反对力量”的团体有很多,而真正具备“民主政治意识”的团体或个人却较少。若将“政治”简单地从定义,即“博弈、平衡、妥协”。对立是博弈的一个分支,是你死我亡此消彼长的。但博弈的结果并不一定是单一的输赢,完全可能是双赢或双输,而“平衡”和“妥协”就是为了避免双输和争取双赢的措施。从这个角度讲,“为了反对而反对”的人群,是缺乏政治智慧的,注定无法成为中国社会民主转型的主流。因为他们在需要博弈对抗的时候能引人注目和富有成效,而在需要平衡和妥协的时候,却还是只会保持博弈对抗的状态,明显是不合时宜的。
   
   所以,这一类运动人士或团队,是不具备5项特征中的第3、4、5项的,这三项正是在社会进入实质性的转型阶段、以及转型之后进入重建发展阶段所需要的特征。如果公众能客观对比一年前舆论对习近平的认识和一年后今日的评价,会发现社会民众对习的支持和拥护已经到达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仍然保持“习近平是红色帝国的继承者”的论调已越来越得不到认可。在习近平冒着生命危险打掉大老虎和触动权贵集团的利益时,民众已经自发地产生了“习近平是一位真正的改革者和亲民领袖”的意识,这种意识成为本届政府继续推动改革的一种正向反馈动力。在这种良性的互动过程中,所谓“社会崩溃让中共垮台”和“人民起义革命”的论调,已经没有太多生存空间了。
   
   读到这里,如果读者认为笔者是在为中共站台,那就大错特错了。追求民主,我们要知道要反对的对象到底是“共产专制制度”还是“共产党的组织”。组织是专制的实施主体,但组织也完全可以变为实施民主的主体,台湾的蒋经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同很多人无法区分“爱国”和“爱党”一样,很多人同样无法区分“反共”是“反共产专制制度”还是“反共产党的组织”,而通常情况下,民众很容易把“反共”理解为“推翻政府”。对于呼吁“暴力革命”的人士,其手段必然是以“推翻政府”为手段的。但是即便这些人能获得成功,是否一定意味着他们能建立一个民主社会呢?实际上是不太可能的,首先不论这些人没有资源也没有能力发动这样一场革命,即使是能的话,建立起来的也必然是一个更专制的政府。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中国数千年的历史已经无数次地证明,在社会大乱之后能重新整个社会的,只有铁腕和集权专制才做得到。试图在社会崩溃、四面恐慌的状态下依靠传播民主宪政获得天下拥戴,完全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臆想。试想,在一个非典时期能将醋都抢光、在日本海啸时能将盐抢光的社会,一旦崩溃后出现货币危机、粮食危机的话,中国老百姓会有多少人脑子里还考虑宪政民主呢?
   
   所以说,“没有选票什么都是假的”是一种脱离目前实际的说法。这并不是说中国民众不应有投票权,而是说投票权是建立在比较完善的法治、文明、经济基础上的,否则只会成为一种泛滥的无效民主,甚至可能成为一种群体暴力民主,文革时期的批斗不就是这种“民主”的一种典型例子么。而目前为什么习近平要推行“依法治国”,强调24字的核心价值观,破除国企垄断建立市场秩序,不就是要建设恢复公民权利的基础么。民主实现是一个过程,试图从政治制度上一步到位是异想天开。再说,如果习近平真正具备一步到位的权力和能力,那么他干嘛还要冒着风险反腐和改革呢?若目前仍然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仍旧存在的公民迫害、言论封锁、抓捕打压简单地归为“习近平政府所为”,实际上是发表这种论调的人本身脑子里存在“皇权决定一切”的思想,和对中共的权力结构和政治运作模式缺乏基本的了解。
   
   对于目前的中国政治形势,借用日本《外交学者》一句话就是“改革的正确次序是:先反腐,后进行经济改革、社会改革、治理结构改革,最后是政治改革。这里的政治改革未必是西方式的。”是不是西方式的民主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是否适合中国国情,是否能真正通过这个路径实现24字核心价值观真正的本质含义。2014-2015期间,在中国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关键转型时期,支持中共体制内推动民主的核心主体力量来完成改革事业,远比“为了反对而反对”要明智的多。若不能正确识别政治形势的阶段,一味地陷入“保持反对立场”的意识形态中,不能说不正确,但肯定已经跟不上潮流了。
   

此文于2014年08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