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曾节明文集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同性恋者应保护但不宜鼓励
· 为什么中国人中恨恶本国传统文化的特别多?
·中共垮台后,惟有国民党能够凝聚起大陆人重新建国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
·国民党在台的困境以及中共对付国民党的手段(善本)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最初知道徐文立其人,是通过博讯新闻和自由亚洲之声,当时徐文立被中共当局以“人质外交”政策放逐美国,初到美国后打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旗帜,我颇不以为然。我那时正困居桂林,因文字惹祸打上了“永不录用”的标签,前途一片黑暗,因此恨不得明天就爆发武昌起义。多年后才明白: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不一定要效颦甘地,而往往是策略。2003年的时候,在中国大陆策动武装起义,纯属痴人春梦。
   
     随后通过政治启蒙老师陈泱潮前辈,进一步了解了徐文立和民主墙尘埃厚重的历史,在陈老那里,老徐的形象黑夜比白天多,但我仍从中感觉到:文立前辈是一个社会活动能力很强的人。其后一直没有机会以第一手的方式了解徐文立,直到流亡泰国的第二年年末,有一天老乡和难友李志友告诉我:徐文立来电邮,说很欣赏我的才华,并邀请我参加中国民主党。这李志友去国之前,是民主党广西党部主任,当时接受以徐文立为召集人的海外流亡总部的领导,自然不是在开玩笑;而徐文立则是响当当的“民主墙”运动和1998年中国大陆民主党组党运动的双料核心成员,是名副其实的民运元老级人物。


     得徐老如此看重,余不禁既感动、又惶恐。可惜我与民主党缘分失之交臂,因为前一个月我已经接受刘国凯非常殷切热情的邀请,而已经加入了中国社会民主党。
     我那时正在支持林道忠举“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的牌子,之后闻知李志友因为参加过林主持的一两次活动,而受到徐的严厉批评和警告,被迫在党内作了检讨,遂觉得此前辈气量太小,在曼谷的热浪中,我还昏昏然地写下两篇文章,不点名的批评徐文立,但徐文立未有任何反馈。后来的事情迟迟地证明,徐文立是对的,应了那句话“姜还是老的辣。”
     自以为从此与老徐结下梁子了,后来证明再次错了。
   
     2013年三月底,我赴纽约市参加中国社民党“三大”,终于得以亲睹作为嘉宾的民运双料元老徐前辈真容:徐文立中等个头、身材匀称、六成秃头、鬓眉花白,但精神矍铄而举止利索,颇有些鹤发童颜的感觉;徐看人目不斜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望就知道他的视力很好、实属精明干练类人;三月末四月初的纽约,春寒陡峭,徐前辈外出时戴着贝雷式软帽,穿着浅色风衣、内衬西装,显得雍容贵重,会场内外,他举手投足彬彬有礼,从容得体而不做作,很有外交家的风度。
     开会之前,坐在主席台薛伟,时向身旁的徐文立示意说:“这个就是曾节明。。。”本以为因自己不识抬举、徐文立不会有好脸色,没想到老徐竟主动向我点头致意,并在开会的间歇,在电梯碰面时主动与我握手并攀谈起来。。。。。。
     同样的事情,另一位我得罪过的元老——“民主墙”志士吕洪来先生对我的态度,就与徐文立迥然有别。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期间,我在曼谷写了一篇指责吕洪来的文章,为此当时同样流亡曼谷的吕洪来先生耿耿于怀,在曼谷碰面时黑神板脸、拒不握手、后来又狠狠地当众批了我一顿方肯罢休。当然,我的那篇批吕文章也是有失公允的,后来林某某的无底线超低档表演,也证明了吕洪来“姜还是老的辣”。
   
     徐文立擅自外交是有口皆碑的:陈泱潮和曾大军先后告诉我,2006年民运柏林大会,“小平头”姜鸿突然“抓特务”搅局、袁红兵支持蒙、藏、疆独立的演讲,引发激烈的争吵,两次都曾导致会场大乱,两次都都由徐文立出面化解纠纷、息事宁人、稳定局面。
   
    虽然早知道徐的这个特长,但徐文立的雅量还是令我感到意外,“三大”期间,赵岩曾在会上当着徐文立的面,批判徐的“人大代表入手说”,赵直斥此说不切实际,人大代表是党的工具、没有自己的办公室、许多甚至是“内定”产生的,连选举过场都不走。。。这种人不可能接待访民。赵岩这样不给面子,换了别人,很可能坐不住了,至少也会要求补充发言,施以抗辩。。。但对赵岩的炮轰,老徐却始终微笑面对。其雅量高致,可见一斑。
   
     拙作《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上帖后,万不料徐文立亲自打电话来,与我扯谈大政时局,徐前辈告诉我:这篇文章他已加了点评,推荐民主党党内同仁阅读。。。徐老在电话中反应敏捷、思维敏锐、对时局有很深刻的洞见,丝毫没有同龄人惯有的僵化。。。徐文立是第一个亲自打电话给我的民运前辈。
   
     我在感激和佩服徐老前辈的同时,也为他与陈泱潮、王军涛、魏京生之间的关系而感到遗憾。于是想起了顾诚的《南明史》。夜读《南明史》,在“怒发冲冠”的同时深叹:满人之能征服中国,并非八旗军强劲无敌,而是汉族人自己打倒了自己——晚明的济济人才,无论是智谋还是武功,难道输给了辽东女真人吗?
     叹息之余我也深悟中共之愚蠢:中南海把大批象徐文立这样的大才逼成敌人、不给出路,与盛唐李世民、武则天等人收罗天下英杰反其道而行之,这样的政权岂有不亡之理?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八月二十六日于纽约州秋燥中
   
   
     
(2014/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