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曾节明文集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2008年九月中旬,桂林艳阳高照,暑气未消,而已经有了早晚微凉;体制内友人密告:国保“国庆”后恐对我采取行动,胡时期不是江时期,这一次进去,就出不来了——暗示我及早远走高飞为上。
     余一介书生笔杆子,出去能做什么?犹在犹豫,及至用未装QQ的电脑,通过英国版的SKYPE与陈泱潮前辈连日密商,这才下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决心。
     遂取陈泱潮之计,借“国庆”长假出走,从云南出境,以避广西“黑名单”电脑联网(赌尚未上云南边检网黑名单,否则就听天由命了)。事后证明:这一决定犹为关键,否则我命运就改写了,后续之事表明:当时广西的出入境“黑名单”,确实尚未与云南联网。我出国后的次年,我的文友——广西钦州异议人士烈雷,不听我的建议,坚持从桂林机场出境,结果被边检拦下了。


     好不容易做通了妻子的工作。九月三十日中午,携妻儿登上由桂林开往昆明的特快列车,“汽笛一声摧肠断,从此天涯孤旅”。因为经南宁桂西南绕行的曲线赴滇线路,去这邻省的首府,竟然走了十八个小时。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种才到昆明。
   
     昆明秋阳灿烂,艳阳比桂林犹有过之,下了车却很有些微凉颤意,穿长袖衬衫稍嫌淡薄,空气干爽但日光很强。昆明站小而拥挤,出站就一条单行道,乱哄哄地比九十年代初的南宁站还不如;这个城市我从未造访,因此出了站两眼一抹黑:初秋的昆明灿烂而干爽,我却昏惨惨地连东西南北都辨不清。
     我订的飞曼谷航班,起飞时刻为当晚十点五十,这最后一个下午如何打发?一家四口提着大包小包,总得先找地方落脚吧?但该去哪里落脚呢?
     正茫然无措间,出口的人群中蓦地闪出个中年瘦汉,约一米七四的个子,三七分头,面色幽暗,满面风尘,他拽着一叠经典推销的册子,问我们从哪里来,并急不可耐地要推销他手中的“景点”。桂林是老牌旅游城市,街头的“野马”(即无证导游)我见多了,于是告知我们从桂林来,仅请他带我们去附近的小吃店,尝尝云南人陈泱潮老前辈推荐的云南特色小吃——“过桥米线”,并“丑话讲在前”:余事皆免劳驾了。
     一听我们是桂林人,此人竟褪去拉客的职业神情,脸上绽出一丝了亲切,他连呼老乡,与我们攀谈起来,同时带我们穿过熙熙攘攘但脏乱差的昆明火车站附近大街,去就近的一个“名店”吃米线。  此瘦汉自称姓秦,原是桂林某国营酒店的员工,数年前,酒店“改制”,绝大多数人被甩包袱,他被迫以两万元“买断工龄”。“现在(指2008年)一般地段的房价都涨到五六千一平米了,两万元能买什么?只能买个厕所喽!”他叹息说。人过中年又没了体力本钱,只有到昆明来找碗饭吃,过着没有“四险一金”的生活。好在昆明没有“创城夺标”的楷模城市桂林管得死,有一些打擦边球的空间。
     我问老秦:想不想去新马泰去打工呢?老秦答:新加坡物价高,不划算;而马来西亚、泰国工资低,也不值;而且,他已经过了出国淘金的年龄了。不愧是老字号“野马”,随着我这一问,老秦的敏感性上来了,反问:莫非你老弟此行是移民新马泰?我赶忙否认,说:在云南小玩几天,然后坐飞机去西安。。。。。。
   
     小吃店到了,与火车站只隔了两三条街。那店不小,一楼当街,能容几十人的座位,规模与桂林的“味香馆”相仿。我有意请老秦吃一碗米线,但他谢绝了,“过桥米线”上桌后,老秦坐下继续聊了一阵,见我们无意其他项目,便起身离去,离去前,特意给我他的手机号,嘱咐说:有事要帮忙,尽管找他。我递上十元钱小费,他坚辞不受。
     这“云南米线”主要成份是米粉和鸡汤,有几片零星的香菇和鸡丁,其口味实际上不如桂林米粉,但汤有特色,回味绵绵。正吃间,突然想起还有整个下午的时光要打发,我一家三口拖着睡眠不足的疲累身子,不找个地方先落脚是难以忍受的。但是,去哪里落脚呢?这年头,昆明的环境应该不比广州险恶,但宰客的陷阱必然也是处处的。
     于是拨打老秦的手机。大概是尚未走远,老秦五分钟之内即返回。从昆明的“味香馆”出来,他带我们去就近的一家宾馆落脚。那宾馆距“味香馆”仅两条街远,大堂既不堂皇也不干净,房间的设施条件若在桂林根本上不了台面,厕所也脏兮兮,但是里面,仍然比后来在曼谷见过的好些门厅堂皇的宾馆强。
     老秦得知我们不过夜,喜出望外,迫切要求我走时不要退房,他要带两个客人晚上来住,我缴的的酒店押金他付给我。由于乡情外加他的热情,这一利他不损己的要求,我当然不能拒绝,老秦不愧是老字号“野马”,在接风老乡时顺手挣得八十元以上(房费八十元)。再别时老秦告诉我:昆明机场离市区只有十分钟的士路程,下午尽管去玩。
     那宾馆一面临商业街、另一面靠一条满是摊点、排档、餐馆的饮食街。虽然不是安静之所,但要比没地方落脚要强太多,“在家千般好,出门半日难”,经过一日一夜的奔波劳顿,有任何一张席梦思靠一靠,几乎都要胜过五星级的宾馆。于是洗漱一番,酣然小睡片刻,便携妻子和七岁的儿子,出门去游老云南陈泱潮先生推荐的昆明代表景点。
   
     走在这这明媚的艳阳下,儿子很新奇,反正不用上幼儿园;妻子铅云满面,就差哭出声来,想到这一幕我今天也不得安宁,因为是我还得她放弃了财务主管的职位,放弃了她已成就和熟悉的一切。
     问了两部的士,才得知滇池太远,来回路上就至少要两个小时,有误机的危险,只有放弃;于是就打的前往就近的翠湖公园,顺便游公园附近的圆通山昆明动物园。
     四十岁左右的女司机,像是本地人,人还算诚实,路线选择和里程碑跳得都靠谱,她似乎对生活相当满意,并在谈话中否定着一切对昆明不利的问话,这与北京的士司机大相径庭。
     翠湖公园的正门是个类似于“中华门”的牌坊建筑,民族味是极够浓了,就是太落俗套,没有一丝创意。正值“国庆”黄金季节,人流熙攘,在正门前留影都麻烦。翠湖果如其名,湖畔高大榆树迎风微拂,点缀其间的柔柳柔姿摇曳,如芭蕾舞女在俊男群中曼舞,在初秋纷呈的暖绿色调中,枝叶和湖水都显得特别澄澈,澄澈得有挥袖远行的感觉,就如同暖阳透过轻纱的绿袖。
     啊,故国啊,临别之际,你为什么变得这样可爱难舍呢?只是“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翠湖公园与圆通山景区连成一片,道边的草坪和水泥花圃围栏,如同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桂林,草是那种粗茎叶南方土草,而不是因在南方难存活难护理而娇贵有加的“台湾草”(欧洲草),虽土气,但显得亲切和生机蓬勃,在这里许多地方,你可以随意“踏青”,躺下来与草坪融为一体,而现在桂林七星公园的欧草草坪,是严禁入内的。比之桂林,公园之外也相仿,这摊贩活跃的昆明市区,虽显得老旧脏乱,却亲切和生机盎然。
     翠湖公园的步行道,没有桂林七星公园道上穿梭不已的电动游览车的骚扰,因而是纯然的步行道,这一波波涌在道上的步行客,衣着也比桂林的游客普遍土旧许多,大概许多是云南乡县之民,凑“黄金周”的热闹上省城来一游。
     于质朴和土旧当中,这公园少了好几分妖邪戾气:比如这园中小小的有轨“过山火车”,外观是一条大青虫,亲切而童趣,而桂林七星公园儿童乐园的有轨火车,是一条巨大的红龙,名曰“滑行龙”,暮色中远望,那伏卧在林中的大红龙显得尤为恐怖,那呲牙咧嘴暴突着眼蓄势腾空的形状,好象随时要飞出来撕碎你。
     但妻子拥着儿子在“大青虫”中的表情,却如梦魇般地挥之不去:她脸色苍白,嘴角下撇,双眼失神,那是一副准备从叠彩山上跳下去的神情。
   
     位于圆通山的昆明动物园,至少有三个桂林动物园那么大,一圈看下来,直走得两腿发软。比之桂林动物园,昆明动物园的主要特色,莫过于大象了。时近傍晚,那铅灰色慵懒地踱进开着门的仓房内,蹲坐着嚼草料,另一头有獠牙的公象,已在另一座仓房躺下了;这象的肤色,比我后来在曼谷看到的为浅;同时亚热带的红土,这昆明的泥土也不似桂林红土的砖红色;初秋时节落日的余晖,在天际染出暖色纷层的晚霞,由金色向粉色平滑过渡,余晖下云南高原棕红色的泥土,与泛着金粉光泽的褚红色大象,构成了一幅任何大师都无法完全再现的经典油画。
     其后流亡曼谷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再也没见到过这样优美的大自然杰作。这大抵是因为曼谷维度太低,日光太硬而缺乏层次感;摄影所需的层次感,以纬度三十度左右为最佳,在中国,相当于杭州、上海、南京、武汉、成都一线。
     由动物园出来,本想再游圆通寺,因时间之忧和妻子情绪极差,作罢。
     回到酒店附近后,于街头小贩处买一袋苹果、一袋柑橘,以备机上和初到曼谷之用,流动小贩用的是挂秤,付款后益觉份量可疑,赶忙去市场电子秤复秤,两代水果几乎少了两斤!回头寻时,小贩早已不见了;雪上加霜的是,所买的东西,苹果味同嚼蜡,并无苹果清香,黄橙橙的柑橘,则酸得发苦,地道是化肥和不明药物催熟的伪劣东东——这就是共产党“六十年的伟大成就”,从“礼仪之邦”坠落至坑蒙拐骗假冒伪劣之乡!
     不知不觉天已黄昏,去国的航班在当晚10:50,是东航公司由昆明飞曼谷的航班,国际航班必须提前两小时到机场,必须抓紧了。
   
     凭着感觉,就在酒店背街的一家小馆子吃饭,这一餐,就成了我一家人离开中国前的“最后晚餐”。
     这平房当街的小饭馆不足四十平米,古檀色的木桌椅还算干净,看得出生意不错,但店内并不拥挤,纯正的川味菜香撩人食欲,正在灶头火烧火燎忙活的老板夫妇应该是四川人,脸上留有山里人的质朴。
     大约两根烟的功夫,菜就上来了,我一家就在落日的余晖中吃这“最后的晚餐”,这一餐才二十多元,吃的有茭笋炒牛肉、辣子鸡丁、麻婆豆腐和酸菜汤——三菜一汤,主食要了米饭。菜做得恰到火候、鲜而不腥、香而不腻。。。米饭有新鲜二合米的清香。饭饱菜足后有八成饱的意犹未尽之感,而饭后的一碗酸菜汤,更令人回味绵绵。
     妻子在吃这餐的时候,第一次脸上有了一丝血色。她说,做菜的油不错,决不是“潲水油”做的;而我却突然想到,今后可能再也吃不到这样的饭菜,不由得在这悄然落下的暮色中怅然若失。
     果然,直至今日,我再也没有吃过这样爽的晚餐。
     天擦黑的时候老秦火急地来了,我给他一百元等他找钱,他却没头没脑地丢一句“等我一下”,霍地出门,转身下楼而去。“你去哪里!”我喊了一声,本欲追出去,但又直觉不象有诈,于是站着没动。果然,不过五分钟光景,老秦又上来了,焦烦地直嚷:“小姐好难讲话!”,他递给我一张百元钞票(住房押金)和二十元零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