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王藏文集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王藏,是當前中國社會具
   批判力的青年詩人。
   
   雪萊吹響的預言是:「西風卷,若寒冬來臨,春天豈會遙遠?」王藏則看到了消逝的春天的回眸:「春天走遠,回眸一笑/只有寒冬能讓你更珍惜我」。


   
   走過野莽的日記,有人到達埃及
   
   抓不住時間繩索,我們倒在命運的金字塔
   
   這是青年詩人王藏在《XX時代》中的兩行詩。2005年大學畢業以來,王藏就離家漂泊,走遍中國,經常出沒在社會底層,留下他的社會關懷和同情悲憫,同時留下途中風雨和夜靜深思時的許多詩的「日記」,成為當代著名「先鋒詩人」。詩人之所以在想像中走到古埃及,並且與許多同時代的人一起「倒在命運的金字塔」,是因為他發現,貌似現代社會甚至攀比西方後現代的中國,實際上處在前現代社會,因此選擇了一個與現代性相距甚遠的前現代意象。而王藏筆下的荒誕怪像和充滿陽剛之氣的詩歌,就是在前現代與後現代之間的鴻溝中的精神突圍。
   

現代電腦的前現代遭遇

   
   在這個歷史鴻溝裡的旅程中,如王藏的《天安門城樓下的哭泣》一詩寫到的那樣,「我走在自己國家的黃土上/就像走在南極的冰川上/全身包裹著西伯利亞的寒流/人們已經習慣了/人民嬉笑著吵鬧著遊玩著」。在這裡,具有前現代意識的詩人與具有後現代幻覺的庸眾,與遊戲人生的犬儒主義者形成鮮明的反諷對比。
   
   當代犬儒的典型表現,甚至在國際上出盡了洋相。當一位中國官方作家在為前現代的鉗口封嘴的審查制度進行辯護時,他偏偏選擇了一個後現代的特殊現象:這像機場安全檢查一樣必要!王藏在抨擊這種審查制度時,選擇了後現代的另一個典型物件和意象:他在精神之旅中背在背包裡的手提計算器。在《生命程式》(2007年修改稿)一詩中,詩人寫道:
   
   接上統一的插座
   
   連通機器的電源
   
   打開生命的機子
   
   輸入身份證的用戶名
   
   與我們編造的自私密碼……
   
   接著,詩中出現了一系列來自電腦或操作過程的意象,例如圖示、資料夾、硬碟、「錯碼的心靈」、「打包壓縮」、「定期刪除」、格式化、盜版軟碟……。詩人採用一種全景控制隱喻(controlling metaphor),使得全詩延伸成為一個象徵性的小故事。十分巧妙的是,電腦本身作為自由個體的隱喻,是貫穿全詩的主導因素或控制因素。但是,反諷的是,這個控制因素卻受到另一種野蠻力量的強行「控制」,使得個體的電腦失控。結果,故事主人公的「人生資料因此/全部丟失」。這一結局,可以稱為現代電腦的前現代遭遇。詩人的「人生資料」丟失之後,還剩下一些什麼呢?如我們所看到的,剩下的就是詩人提煉出來的詩美。
   
   正是在這種意義上,如博爾赫斯所言,「審查制度是隱喻之母」。隱喻是詩的本質特徵,因此審查制度也是詩之母。但這只是悖論的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如曾經處在南非種族隔離制度下的女作家戈迪默所言:「審查制度對於曾經體驗過它的人來說,從來沒有完結。它是打在想像之上的一塊烙印,永遠影響著遭此慘痛的個體」。
   
   由此可見,王藏與犬儒作家的一個區別在於,對於犬儒作家來說,慘痛之處,豔若桃花,是盛世的一種裝飾。對於王藏們來說,慘痛化成了悲劇性的詩歌,雖然有時點綴著一點黑色幽默或喜劇色彩,但它始終是一種打碎「權力圖示」的力量,是戳穿其偽現代的假面的利刃。
   

在生態和精神雙重霧霾籠罩下

   
   現代社會高速的科技和工業發展給人類帶來的負面影響之一,是生態環境的失衡。這種情形,在竭澤而漁的中國顯得異常突出。王藏寫於2003年的《厭惡呼吸》不僅僅是一種隱喻性的政治表達,而且是對以「霧霾」為典型的中國生態環境日益惡化的一種詩的預言:
   
   我厭惡了空氣
   
   空氣中包裹著
   
   我看不見的刀片
   
   我厭惡呼吸
   
   今天,在生態和精神的雙重霧霾籠罩下的王藏,正在力圖「用爪子抓破光線」。這個詩題本身,就是精神突圍的一個生動意象。詩的結尾寫道:「可悲的人民/被爪子抓破眼睛被反復超強洗滌的人民/何時能用遺傳的爪子/抓破這根本不存在的/黎明」,這個「偽黎明」的意象,頗像波斯大詩人伽亞謨在《魯拜集》中寫到的「假黎明」,即「黃道光」,是與之相對的真黎明之前東方地平線上突現的灰白楔形光團。伽亞謨要喚醒人們飲酒,他的酒實際上是精神覺悟的象徵。王藏要喚醒人們從偽黎明中,從偽現代中,即從黎明前的更濃厚的黑暗中突圍。
   

在黑暗中掃墓

   
   處在偽現代的黑暗中,在王藏的黑暗體驗中,如同處在墳墓中一樣。但是,這個詩人仿佛即在墳墓中又在墳墓外,他可以為死難者同時為自己掃墓,如詩人的《向日葵》一詩中寫到的那樣:
   
   斷頭的向日葵
   
   在清明節復活
   
   與太陽的花瓣一起
   
   為自己掃墓
   
   奧斯維辛之後,在戰後一代詩人中,經常出現墳墓或冥土的意象。這些意象,既是對戰爭的詛咒,也是對死難者的同情。王藏的類似的意象,同樣是對劊子手和罪犯的詛咒,也是對無辜死難者的設身處地的同情,即把自己置於墳墓中的一種深厚同情。
   
   在王藏的最新力作,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中,詩人一開始就語出驚人,句句警策:「時間的骨頭斷裂在履帶內,尖叫遙不可及/情緒自焚,肉體落地為冰,組裝零件之夜/虛詞退讓,形容詞慘敗,動詞橫行的時刻/鮮血從頭開始,拒絕抒情的抒情打倒抒情/言語一直顯得殘酷,只有喘息才是光鮮的/只有喧囂才是勝利者……」。這幾行詩,充滿一種深入骨髓的悲劇痛感和歷史的反諷。發展和進步的線性時間觀被暴力的坦克顛覆了,碾碎了,時間凝固在早就被大多數人忘卻的那一天的黑暗中。
   
   脆弱的抒情詩,如謝默斯.希尼所說的那樣,當然無法阻擋坦克。更可悲可怕的是,除了鳳毛麟角的王藏們之外,當代中國已經沒有詩,「詩如屍皮只是偽裝,此時此地無詩意可走」。究其原因,王藏在另一首詩中指出:「這個時代是拒絕猛獁拒絕陽剛的時代/這個時代是拒絕詩性拒絕理想的時代。」因此,時代與時代的兒女達成了一種放棄詩性的默契。但是,反諷的是,詩性是不可能真正放棄和絕種的,因此,悖論的另一個方面是:「這個時代是拒絕不了猛獁的時代」。 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語言的「言筌」,原本就有詞不達意、言不及義的缺失和不足,由於「動詞」的暴力語言的橫行,在語言領域內更是雪上加霜。同樣反諷的是,一般來說,受害者、弱勢者的「喘息」是多麼黯淡無力,可是,這種「喘息」中蘊含一種不可屈服的命懸一線的精神,因此而顯得「光鮮」,而勝利者的「喧囂」,在歷史的長河中,畢竟只是一時的聲浪泡沫而已。
   

寒冬中的詩的警號

   
   除了墓碑、墳墓、骷髏、地獄之類的隱喻之外,詩人也常採用季節的比喻,例如《冰凍的季節》中起首兩行:「廣漠的黑暗/冰凍的季節/鐵鍊鏗鏘作響/監獄瘋狂搖晃」。這種浩瀚的黑暗體驗,如同處在寒冷的嚴酷的冬季一樣的,是外在的黑暗造成的內在的寒冷。因為,「再怎麼溫室效應中國的冬天始終是寒意十足冷酷到底」(《我宣佈:我不再講求話語策略》)。在《虐待》一詩中,王藏提出了這樣的質問:
   
   是誰把我的春天偷走了
   
   是你嗎,站在陽光下的人
   
   擋住我的陽光不算
   
   你們的雙腿還要
   
   把自己的影子兇狠地
   
   釘緊我的頭顱
   
   正是這種冬天狀態和冬天心境,使得雪萊呼喚摧枯拉朽的風暴的《西風頌》對中國讀者仍然具有現實意義。因此,當有位讀者認為《西風頌》現在只具有文學史的意義時,我批評他不知身處何世。對於這些人,王藏的聲音實際上是類似雪萊的詩的警號。雪萊吹響的預言是:「西風卷,若寒冬來臨,春天豈會遙遠?」王藏則在《初春的語錄(二)》一詩中看到了消逝的春天的回眸:「春天走遠,回眸一笑/只有寒冬能讓你更珍惜我」。
   
   因此,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首先是指向現代性。從他的詩歌中,我們可以聽到這樣的警號:中國人,你還沒有踏進現代的門檻!
   
   原載《開放》雜誌2014年6月號
(2014/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