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
王藏文集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首页 » 天下纵横 » 中国新闻采访 » 正文
   
   “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北京时间: 2014-08-11 20:55:31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中共官方出台“微信十条”后,当局开始大举抓人行动。目前已有85人因网络言论被指造谣,遭到刑事和行政拘留或警告,还有16家网站被查。有分析指出,当局对微信的整肃跟当初整肃微博一脉相承,其目地就是恐吓和维稳。
   
   
   据新华网报道,当局刑拘4名、查处81名所谓网络传谣者。此外,一名徐州男子陈某因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消息,被当局以扰乱公共秩序为名,行政拘留。
   
   中共网络信息办公室8月7号推出的所谓“微信十条”规定:非新闻单位的公众号不得发布、转发时政新闻;注册帐号时须承诺遵守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等。
   
   北京张磊律师对此表示:【录音】它这个跟微博整顿是一脉相承的。微博当时还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传播载体,然后随着对于微博的整肃,现在可能更多的言论是通过微信的方式来传播。在这种情况下,它那种治理思维肯定就跟着过来了嘛!到了微信这个平台上面。这个它是延续了微博整顿期间的这种方式。这种作法肯定对于言论自由是一种伤害,特别是这种作法在现实当中没有得到有效的约束的话,非常容易损害到公民的言论自由。宪法当中规定有言论自由,这是一个主要的宪法权力。
   
   对于中共目前对微信的整治,北京著名活动人士胡佳对美国之音说:“在中国,‘谣言’就是遥远的预言!许多的‘谣言’都已经应验了。如果中国发生某种社会运动,通过微信的朋友圈进行传播的话,那将是共产党吃不了、兜着走的事情。所以它现在一定要把微信微博里面加上一些技术手段,包括屏蔽一些敏感信息、包括 监视、拆解一些群组、包括封掉涉及民权、时政这些方面微信的公共号。”
   
   中国诗人王藏说,控制言论自由已成为中共的一个惯例,它的目的就是要恐吓和维稳。对当局而言,微信和微博一样已经不可控制。目前中国民众的言论自由空间越来越小,当局打压网络言论自由的这种做法只会把民众逼上街头。
   
   【录音】当时微信刚兴起的时候有公众化,但是后来因为这个用户越来越多,很多人不断的讨论时政问题、一些敏感问题,在他们(当局)看来是敏感的。所以他们感觉到微信也像微博一样是不可控的。当时就很多朋友在讲,它迟早是要控制,要以微信的言论来履行所谓的法律刑拘等。你看,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已经在动手了。所以我认为以后这个言论空间肯定越来越微小,能够谈的问题,基本上没有谈论的空间了。我认为现在有的空间就只有突破恐惧上街。现在谈论什么,(中共)都控制着,没有什么出路了,只有上街才叫出路。越控制,没有说话余地了,那只会把所有的人统统逼上街头。
   
   在微信之前,中共当局就曾经用类似的首发对微博进行打压,以限制消息的传播,打压民众的言论自由。英国电讯报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共开始对微博上影响力比较大的博主进行打压之后,微博上的帖子数量减少了70%。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韩菲、杨芳采访报道
(2014/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