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謝田文集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下)
·中國該對北韓斷頓、斷導、斷約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美國首席大法官論成功之道
·讓真善忍的光芒照耀著世界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中)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下)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上)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中)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下)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中國家庭的自殺性資產配置
·聯合國演講披露的川普使命
·中國人全都為中共付加班費
·幸災樂禍會害了中國人自己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上)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下)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上)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下)
·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吳家
·吳家
·吳家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上)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下)
·玩弄法律的紅朝被正義所懲
·川普該怎麼喚醒達沃斯論壇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上)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下)
·川普的國情咨文讓北京膽寒
·謝田:中美貿易戰的續集-經濟北約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上)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中)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下)
·強大的美國背後真正的原因
·美強硬外交驅使中共邊緣化
·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保護千年宿敵的眼睛之玄機
·美國朝野為什麼這次一邊倒
·新版TPP對中美兩國的意義
·中興的中國教訓和美國教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谢田: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金砖银行先天不足、命途多舛,其实该申请成为世行的分行。图为金砖之首—巴西的一家银行外,银行雇员抗议巴西银行的高额利润。(Getty Images)

   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组成的“金砖五国”(BRICS)宣布要成立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这颇像山寨版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共媒体说,布雷顿森林体系要完了,金砖银行会给布雷顿森林体系以“致命一击”。还说今年是布雷顿体系建立70周年,在这个二战后由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进入古稀之际,金砖要出手了。

   其实,布雷顿森林体系早已结束了,这个体系的原型和最初的协议,也早已不被执行。但是,由布雷顿森林体系衍生出来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其实对中国有莫大的帮助,世界银行的贷款帮助了中国许多道路、桥梁、学校和医院的建设。如今,当国人还在享用世银带来的福祉之际,中共喉舌却要对帮助过自己的恩人、一个古稀之人以致命一击!天底下还有这样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的人吗?!

   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确定,它是一个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协定。该协定对各国的货币兑换、国际收支调节、储备资产的构成都有相应的规定,并设置了相应的机构。《布雷顿森林协定》的结果,是成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让美元与黄金挂钩、成员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和取消外汇管制等。

   布雷顿体系实施30年后,欧洲经济渐复苏,它们认为固定汇率对自己不利,开始大换黄金,导致美国黄金储备流失和美国联邦储备局拒绝向他国的中央银行出售黄金。再后来,美元与黄金脱钩,世界各主要货币实行浮动汇率,布雷顿体系遂寿终正寝。虽然布雷顿体系崩溃,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仍然继续运作至今,在国际社会发挥重要作用。

   中俄推动的抗美利益联合体

   金砖银行究竟能怎么成行,成行之后能走多远,都是未知数。如果人们看看作为一个国际开发银行需要的条件和运作的基础,就会发现金砖集团并不完全具备。再者,说金砖五个新兴经济体对由美国主导的现有秩序不满,也言过其实。真正不满的只有中国和俄罗斯。试图重构二战以来的国际金融秩序的,也只有中俄两国。成立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并不标志着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实体化”,而只是中俄推动的抗美利益联合体。但这个联合体既没有共同的敌人和对手,也没有长远的政治和战略目标。相反,联合体内部国家之间,尤其是中俄和中印之间,猜忌、怀疑、提防和对抗,都是长久的主题和挥之不去的阴影。

   金砖国家的登场,说白了就是俗话里的“给根杆子往上爬”。十几年前高盛提出金砖国的概念时,只是一个投资公司内描述一些类似的国家集团的简单术语,这些国家可能有一些相似的地方,比如人口、土地、资源、和经济增长速度。因为这些相似性,对投资公司而言,可采取相似的投资策略,可以一锅端掉,而不需要一一突破,如此而已。

   高盛的“BRIC”或“BRICS”缩写,原意是指“砖头四国”或“砖头五国”,原本没什么含金量。中文翻译时不知什么人开始贴了金后,许多人就把“砖头”当“金砖”了。投资商的术语,本来不值一提,除了“金砖五国”,还有“薄荷四国”、“灵猫六国”、“未来七国”、“雄鹰十国”、和“金钻十一国”等,不一而足。但灵猫和雄鹰,都没特别沾沾自喜;只有砖头的头头,尤其是中俄领导人,觉得抓住了一个炫耀的机会,就拉大旗做虎皮、把砖头当金砖了。

   滑稽的是,如果说当年金砖国看起来还闪闪发光、金子还有些成色的话,那已经是昨日黄花了。当年它们的经济还在向上走,但近年来它们却统统陷入巨大的麻烦:巴西经济陷入泥潭,俄罗斯经济已经萎缩,南非经济不如邻国尼日利亚,印度经济面临瓶颈,而中国经济和金融则即将进入全面的崩溃。

   金砖银行能走多远呢?很值得怀疑。五国都不很发达,国情迥异,都有同样的对资金的需求。它们不像世银创始国那些欧美富国,有些余钱,可以用来支付穷国长期开发和发展项目的资金需求。金砖五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加起来只有13%,低于美国的15%;五国在IMF的表决权加起来也仅有11%,也低于美国的16%,难怪它们想另立山头、出来单干。但印度、巴西、南非其实是被中共和俄罗斯恶意拉下水了,苦头它们以后会尝到。

   金砖银行中,中共想要做老大,宁愿多出钱当大佬,反正有从中国百姓手里搜刮的大量外汇。但巴西和印度看透了中共的野心,死活不干,最后各国平摊、集资1000亿美元。新的储备基金中,中共承诺410亿美元,巴、俄、印各承诺180亿,南非承诺50亿。到了真要动用储备金的时候,各国的心态才会展现出来。而最早需要使用的,很可能就是中共国自己。

   银行总部设在上海,中印经历了一场恶斗。总部虽在上海,但首任行长由印度提名,首任理事会主席由俄罗斯提名,首任董事会主席由巴西提名。试想这个机构会怎么运作吧!印度裔的行长要做决定时,俄罗斯裔的理事会主席、巴西裔的董事会主席可能都不同意,他们又都被中共安插的特务在其办公室和住处严密监听。各方僵持不下时,投票时五国都各有20%的权力……与世界银行受美国主导、IMF由欧洲人领衔不同,金砖银行的运作注定要效率低下、政治干预连连。

   更为滑稽的是,世界银行由美国牵头,也用美元作为货币单位,各国用美元入股,银行用美元放贷,美国担当起了作为储备货币发行国的责任。金砖银行想取而代之呢,就该有推得出的货币,但不管是人民币、卢布、卢比、还是雷亚尔,五国谁也不买谁的帐,无法取得共识。但他们都认美元,所以最后还是用美元入股!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金砖银行一场,不但不能取代美元体系,还不得不用他们的死对头、美国发行的美元作为银行资本和计资单位。既然这样,这金砖银行其实不办也罢,何苦费这么多麻烦呢?

   唐朝诗人王勃的《滕王阁饯别序》云:“时运不齐,命途多舛。”金砖银行看来也先天不足、命途多舛。如果五国真怀有世银成立时的初衷,有多余的钱可以提供给发展中国家,想大展宏图、济世救人,那它们应该不在乎是否自己说了算,或者自己必须参与控制,而应该积薪成火、汇聚资源;五国还真不如向华盛顿申请成为世银的分行,比如叫“世界银行金砖分行”,才更名副其实、实至名归,把路走正了一点儿!◇

   本文转自38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4-07-28 13:33:14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29/n4211515.htm谢田-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html

(2014/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