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馒头党笑蜀的真实嘴脸 石扉客]
公民同城圈论坛
·给各地同城同道的建议
·关于沈勇头七的几条建议
·《变局策》002
·《变局策》003
·《变局策》004
·争取民主转型的公民同城圈运动:发展的资源和技术
·《变局策》005:以圈子动员民众
·“宣传翻墙软件”+“热点事件”==》公民同城圈运动
·《变局策》006公民同城圈的四无和四有
·变局策007:合法低调分散-现阶段的同城三原则
·民主革命与社会变革 王衡庚
·《变局策》009:阿基米德的杠杆
·安志新:公民同城圈是推翻暴政的有效手段
·启动革命 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洪 海
·公民同城圈运动,可向宗教纵深发展
·实现中国民主:组织资源和凝聚力
·“同城小圈子”的发展前景 李 志 友
·第十九次研讨会通告
·谈谈同城团队的人际关系
·勇气与责任——明显的组织化活动需慎行 作者: 刘京生
·改变中国 要从引爆民主革命着手 作者 無名氏
·古代兵法与现代革命
·笑蜀發帖揭露大鎮壓元兇成斌麟
·笑蜀之姚文元文風展示
·公民同城圈与“新公民运动”到底有什么瓜葛?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改革是否可能? 革命如何进行?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台湾之行/李一平
·来自上海社科院报告的信号:全民倒共拼人权
·公民同城圈倡议书:宣传倒共符号“并”
·再次寄语未来政治家群体 成斌麟
·棒喝愚蠢公知 书海飘香
·乌克兰经验:民意可以赢得军心!
·满城尽是并字符!
·全民倒共!昭告天下!
·倒共符号到底有什么作用?
·有奖征集“满城尽是并字符”行为艺术照片
·以“全民倒共符号”辅助“三退”
·以“全民倒共符号”辅助“三退”
·悼念曹顺利,传播倒共符
· 悼念曹顺利,传播倒共符
·同城团队要经营自己的地盘
·劳工维权(群体)经验指南 张军
·《倒共运动问答》
·《群体性事件操作指南》之一
·六四之血与倒共之旗
· 群体性事件操作指南
·开枪的代价:令中共恐惧的国际制裁
·香港近25年的社会民主运动简介和启示
·馒头党笑蜀的真实嘴脸 石扉客
·致国内学者及律师
·大陆变局与台湾对策:《变局策》新书研讨会
·关于海内外的团结互补探讨
·理由和解释:推荐香港民主人士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声明:破釜沉舟,公民抗命
·中国控诉:海外各民运组织联合全力支持香港双普选、占中行动!
·当下的抗争需要什么样的共识?尹春博士
·占中新策略:敲锅造势法
·两岸三地,加强人权合作,推进民主进程/中国控诉
·2014,哥本哈根宣言
·【哥本哈根会议】彭涛:中国大陆当代社会运动浅析
·紧急呼吁!
·中共非常愚蠢,民间当有自信
·《变局策》作者:占领中环与占领中国
·全港罷課罷市罷工、全球支援占中
·谴责反占中施暴、呼吁升级雨伞革命
·香港和平占中及雨伞革命大事记
·推荐90后政论佳作
·中国政治走势(之一):习王反腐必将半途而废
·声援绝食学生
·推荐(戴耀廷、黄之锋、周永康)香港提名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理由
·道德系列1(社会心理学):普通人如何变成魔鬼或英雄(加长版3)
·我们一定会赢! 李一平
·從“子不語怪力亂神”到“當著和尚不罵禿子”說起
·我们一定会赢!
·全力协助民运青年组织的建设
·经济全球化、政治全球化浪潮下的全球民主化
·受害者们应该、如何寻求国际社会支持
·【刺杀、穹顶与蝗虫之杂谈】
·革命沙盘推演
·海外民运组织,协助受害者寻求国际社会支持
·关于吴弘达性侵未遂嫌疑案的公开信
·An open letter
·究竟谁破产?转发网络贴
·胡郭互咬,官商厮杀?
·【推荐】中国向何处去? 一剑飘尘
·李一平:大外宣海外设陷阱,众公知集体赴鸿门
·刘家财无辜,伪政权有罪!
·刘家财无辜,伪政权有罪!
·关注唐荆陵
·【同城快讯】大快人心事 五毛团队曝光
·【同城快讯】大快人心事 五毛团队曝光
·【强烈抗议胁迫学生散布谎言】重发,扩散!
·庆安府衙贪腐窝案大爆料 匿名举报
·公民问责 董狐直笔
·再报大捷,站在正义一边行动!
· 李一平/杨恒均的“宽容和解”会议场外二三事
·一概而论即是错 与胡平老兄商榷
· 驳斥跪求平反派与宽容原谅的无耻谰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馒头党笑蜀的真实嘴脸 石扉客

   【人血饅頭党笑蜀龌龊篇】 从南周事件说起——答笑蜀
   
     南周事件已经过去近两年,迄今为止,民间记忆只有南方人物周刊主笔关军的一篇数万字非虚构叙事可供参考。这是一篇不错的非职务行为特稿,笔法细腻生动。但倘若换成调查性报道的写法,恐真相又会多一个维度。
     
     南周事件发生过后几天,我还在南都周刊驻沪。期间已经从南方离职的笑蜀主动电我要求我负责南周以外的南方报业内同仁联署。其时情况复杂,我和中间几个联署联络人都非常担心事实层面是否能立住,更关心南周当事诸人的态度。


   
     鉴于联署是笑蜀你在直接找我张罗,也鉴于你在南周内外的特殊位置(曾经担任过南周的评论员,南周事件当事人之一也是你近亲),我们反复问你这事是否靠谱,你反复担保说绝对没问题,让我们只管弄。
     
     随后事情往前推进,我们始知情况远比想象的要复杂。一是听闻事实基本面的问题尚待查证。二是南周事件最早的信息释放,是在云南丽江旅游的南都同事从南周同事那获知内情后率先在新浪微博放出,主要风险也都是南都同事在承担。报社领导在紧急追查此事,有关方面也声称要来报社抓人。
     
     但此时迟迟未见南周方面公开出来直接表明态度,我们只好再联系你。不料,此时你态度突变,说自己也不清楚情况,也没办法。我们只能目瞪口呆。再往后,已经无法联系上你。我们焦急万分,担心南都同事安危。所幸后来南周事件的热度持续升温,社会各界空前关注,联署还能继续推进,我负责牵头的南都、南都周刊、南方人物周刊和21世纪经济报道部分同事的联署也如期实现。
     
     事后复盘,我才知道,这已经是你笑蜀在南周事件中第二次态度突变。
     
     在丽江的南都同事首发微博透露南周事件之前,为谨慎起见,曾电话问计于你。给你打电话的南都同事对我回忆,笑蜀在电话里让他只管“招呼南都的兄弟们弄,我这里有重磅炸弹支援!”在吃了你这个定心丸之后,当天晚上,最早点燃南周事件的微博从南都同事手中发出。
     
     第二天上午,舆论聚焦南周事件,首发微博的南都同事压力剧增,再次电话你,求你承诺的“重磅炸弹”支援。岂料,在这紧要关头你态度突变,说你事后“征求了几个人的意见,大家都不让我参与,你们弄吧,我就不参加了。”一干南都同事目瞪口呆,被“气得要死”。
     
     上述这两个环节的详细过程,阿登、喻尘等多位南方老员工均可佐证。
     
   南周事件最后以民间完败告终。我们参与联署的南方员工,也多被秋后算账牵连(我本人主动提前离职不算)。你这种首鼠两端,顾头不顾腚的搞法,让我和阿登当时就感叹没想到你做人做事都不靠谱到这个地步。记得我们曾经约定,自此以后但凡是你参与的公共事件,我们均退辟三舍。事实上,这也确实是最后一次我曾和你有交集的公共事件。
   
     这近两年间,因涉及到报系同事,加上南周事件当事人等多已流散,我们不愿亲痛仇快,从未对外公开说过此事。我也自始至终未听到过你对在南周事件关键节点的两次态度突变,有过任何一句解释或者道歉,只听到你到处宣扬自己因此被喝茶、被“当局视为南周事件幕后总黑手”。在连一个普通网友都动辄被刑拘的时代,一个自由派公知喝个茶,还能被当个事情来宣扬。想想也真是有趣。
   
   这是我对你印象急剧变坏的转折点。想起重庆事变之前,你从未和我提过方某一句。薄王落马之后,你立即多次私信电话邀我联手打击方某。我几次都婉拒了你,就是因为瞧不起你这种既懦弱又投机的行事风格。又想起此前你在乐清事件以及番禺垃圾焚烧事件中的表现。明白你在南周事件中两次放鸽子,态度急剧转变,都跟形势发展有直接关系。形势好时,你会鼓励人跟进。形势不明时,你会率先撤退。形势再转好,你又会积极跟进。等事件平息后,你还会通过选择性记忆和控诉被迫害经历以自我悲情化,把自己在事件中的地位作用习惯性夸大与拔高。
    
     你号称独立,却热衷打群架。打群架就罢了,罔顾事实攻击人格是你的习惯性套路。赵楚批评了几位大佬,你即选择在大佬云集的微信群里背后攻击赵楚,指其是“故意杀伐民间和搅局,始终安然无恙的投机之徒”。群里朋友劝你对事不对人,不要诛心。你说对这种人“诛了就诛了”。我看不过去,在群里侧面提醒你,不管观点对错,25年前人家就曾以硕士军官的身份入狱一年,怎么可能是“始终安然无恙的投机之徒”。你居然辩护说历史是历史,今天是今天,“自己也因上街被停课,职称、分房全泡汤”。
     
   一个号称“幕后总黑手”的60后“一级公知”,拿着封口费离职,躲在境外,居然有脸皮拿职称和分房问题跟人家的入狱坐牢去比较!你写几篇探讨维稳体制的时评,被喝几次茶,离几次职,就是有勇气反对周永康。博讯、多维炮制出来的网帖也被你拿来自吹自擂!
   
   攻击莫之许北风等论敌时你一定要自我表扬,支持王功权郭飞熊等朋友时你也不忘表扬自己。薄周在台上时你要自我表扬,薄周下台了你更要表扬自己。那些十几年来做了大量冤狱和群体性事件报道的媒体同行们,那些一直在冒险死磕的律师们,那些至今还在狱中的朋友们,和你的功绩相比黯然失色。
   
   你身段飘忽,疑神疑鬼。一边号称反体制,一边希望被官方甚至多方都接纳。就这样,你还口口声声称别人是鸡贼、投机客、口炮党。朋友对你的批评和建议,你一概归为路线斗争,动辄就是“我治党史多年,深知痞子党,口炮党的恶毒”。
     
     2012年在港岛夜谈,我曾当面劝告你,说你不适合搞社运,你既没这个经验,也没这个视野,更无这个能力,一定要藏拙。最合适的事情就是单纯搞搞文宣,取取《围观改变中国》、《打通微博神奇最后一公里》之类的标题,但记得一定不要再闹《震出一个新中国》之类的笑话。我不好意思跟你说的是,社运是需要道义形象的,价值观摇摆,做事顾头不顾腚,方法论陈旧,知识结构刻舟求剑,公共发言总被人嘲笑为老傻逼,确实是不光彩的事情。
     
     不好说你有多坏,只能说你有多笨多恶心。这些恶心事,我雅不愿对外提起,觉得跟着丢人。这次风波,实在是因为受不了周案揭晓后你一副急不可耐的吃相,昨天在微信朋友圈里不点名讽刺了你几句,是给你留情面。你立即抓住机会写出长文来再复制黏贴一遍你的光辉业绩。可笑的是,你还要莫名其妙指我批评你的动机是为赵楚出头,试图拉被他批评过的名人大佬来搞统一战线。怂,投机,当众摆勇士POSE,隔空忽悠别人,这些就罢了。你何以连吵架都要如此低级,不忘顺手造势搞搞路线斗争?
     
   笑蜀先生,你可真不愧是治党史出身啊!
   
   石扉客
   2014年8月1日
(2014/08/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