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苏明张健评论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我们不少人都还记得,工农兵这三大行业当中的人都曾经被共党宣称为共党当政的基础,或者是基本群众。尤其是农业人口,在1949年前后,占到了当时中国人口的90%,至今仍占到大陆总人口的67%以上。

   

   共党把自己叫做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可是在1949年的前后,由于晚清洋务运动,而刚刚出现的中国工业的从业人员,究竟是否形成了一个工人阶级?许多学者都是持否认观点的。就如同否认在中国1949年前曾经有过个无产阶级一样。

   

   但是在共党统治的六十年中,中国大陆地区确实出现了一个越来越庞大的无产阶级。共党喜欢当代表。农工兵三大行业的人最多,于是共党就把农工兵们都给代表了。

   

   可奇怪的是,“人口最多的农业”,无论是共党中央委员会,还是全国人大委员会中,农民委员的数量从来是寥寥无几。五十五个少数民族的人口也不少,委员那就更是几乎没有。共党只是把他们的利益都给代表走了。至于共党一直声嘶力竭嚎叫着的代表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承诺,那纯粹是弥天大谎。

   

   六十年前中国没有无产阶级,共党是空头代表。现在大陆地区出现了庞大的无产阶级,共党却又不代表了。共党一贯是实用主义和利益主义者。依靠农民那是为了向农民要钱,要粮;依靠工人是向工人要钱要工业产品;依靠军人是要军人保卫它们。

   

   没有利益的事,共党从来不做。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要吃、要喝、要穿衣、要受教育、要看病。一句话,那就是要花钱,是要共党让利分利。如同虎口夺食,共党怎么肯呢?偶尔利用一下无产阶级是可以的。代表了无产阶级,那反倒不如去代表资本家。

   

   资本家有钱,共党们爱钱,一拍即合。要钱不给,共党就可以把资本家们整得倾家荡产。共党牺牲农民打天下,继而又剥削农民、工人坐天下。六十年间,经过了共党两次的大抢劫,农业破产了,国有的自主的工业也破产了,假冒伪劣毒的商业是名声狼藉、名誉扫地。

   

   农工商是任何一个国家经济的三大支柱。共党就像瘟疫一样,凡是被它代表过的,或者是依靠过的行业阶层,便都如同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虚弱不堪,还要长期的向共党政权输血。当血被抽干了,可是共党们对物欲的欲望反而是高涨了,到了疯狂的程度。于是砸骨头熬油,就是现时共党经济政策的实质。人民曾经选择了共党,使共党做大;人民又宠坏了共党,使共党肆无忌惮骑在了人民的头上为所欲为。

   

   现在,人们认清了共党与生俱来的劣根性和罪恶本质。那么推翻共党这个政权,那就是人们义不容辞,同时也是人民自救和救国的责任和义务了。

   

   几十年来,共党最大的成就,那就是把从事农工商这三个最大团体给榨干了,也得罪苦了,同时也结下了仇。共党也明白,所以也不代表了,又去寻找代表的对象,也就是依靠的基础。于是代表起了资本家,因为资本家有钱。又收买了知识阶层,并且收编入体制之内,是要他们出卖灵魂,成为唱赞歌的党奴和犬儒。

   

   当知识卖身投靠了权力以后,中国大陆地区的自主科技的产值,就只占到了GDP的万分之三。最后,那就是代表和依靠了体制内的贪官污吏和即得利益分子们。但是,这个群体共党是既代表不了,又依靠不上。因为它们人人都有个小算盘,捞足了就跑,似乎那就是党员干部们在新时期下的主要任务。共党于是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从自己吹起来的泡沫上一头栽进了尘埃。除了代表它们自己,就再也找不到依靠和基础了。

   

   根据大陆《西部商报》的报导,前不久,大陆的甘肃省委宣传部长励小捷在宣传思想工作会议表示,要利用互联网强大的新闻聚合和在线互动功能,加快网络的监察和网络的评论队伍的建设,要形成一个以50名网络评论高手为核心层,以100名网络评论好手为紧密层,以500名网络评论写手为外围的联络评论体系。这650个人是被共党用来控制舆论,消除不同声音,误导大家视听的工具。也就是那些早已被中国民众们称作为出卖灵魂和人格换饭吃的“五毛党”们。

   

   共党的天下千奇百怪:工农兵失宠了,资本家、犬儒们得宠;资本家、犬儒们靠不住了,共党把这群帮闲、篾片、脑残体们拉来作为了统治的基础,成为了这种人的代表。

   

   共党实行的就是极权统治,当然就垄断了一切资源。可是从这一点上来看,中国大陆人口的资源尽管庞大,但是都被共党得罪遍了,民心丧失无几,并且也都成了共党的敌人。万般无奈之下,最后一招,就只有收罗这些小流氓痞子、红卫兵、义和拳式的愤青、愤老们成为党的基本群众。再略加上一些恶心肉麻的训练,例如像什么党是娘,党老板是爹等等。虽然内讧和火并不断产生新的党老板,但是哪怕是爹多娘少,这一宣传的基调是不能变的。

   

   根据共党等级森严的制度,这些个发帖子领五毛钱赏钱的小篾片们也由党划分成核心层、紧密层和外围层的不同级别。以及各种级别的待遇,是否享受四菜一汤等等。这既可以充分地调动脑残体们的积极性,又形成了一种竞争的机制。谁能把自己出卖得越彻底,奴性越足,就会被提拔,甚至进入中央和政治局。

   

   五毛党的公开成立有两大好处:一,那就是解决了这些人的就业问题;二,那就是政府的支出并不多,一个几百字的帖子,不过才五毛钱。但问题是,纳税人交钱养政府是天经地义的,用纳税人的钱养活共党这个团伙就是违法的。再养活这些个小篾片们为党唱赞歌,虽然只是五毛钱,但是政府未经纳税人的同意就支出,显然这是违法开支。更不要提一亿多的网民们被强迫去看五毛党们写的垃圾,那就是只能激起更大的怨恨。

   

   对共党“草泥马”的骂声,将直达中南海内的每一台电脑。当然了,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已经习惯于接受“草泥马”的赞誉了。例如最近,中国大陆的三聚氰胺奶粉又出现了。2008年三鹿奶粉仍有十多万吨库存没有被销毁,现在又流入了市场,换了个包装,继续毒害儿童。

   

   有良知的记者不顾禁令,追踪调查,将宁夏吴忠市的天天乳业有限公司的天天乳品、山东绿赛尔的纯牛奶、辽宁的五洲大冰棍、河北的香蕉园冰棒、上海的熊猫炼乳、陕西的金桥乳粉统统列入了三聚氰胺的名单。贫困的中国人承受着高物价,还要去承受毒害自己骨肉婴儿的三聚氰胺奶粉。

   

   机构庞大而又无处不在的共党,当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是为了形象,却是一言不发,任由毒奶泛滥。况且党又把支部建立在连队、街道,甚至托儿所里,因为党要领导一切,所以毒奶蔓延也是在党的领导之下。于是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共党就是生产和销售毒奶粉,残害婴儿的直接凶手。罪犯被受害人骂上几句“草泥马”也是人之常情。胡锦涛们也听惯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现在,胡锦涛们有了五毛党这个群众基础,相信五毛党们会在毒奶粉一事上,为胡锦涛们去撒泼、骂大街,替胡锦涛们出出气。共党这个政权到了要指望一群痞子们来支撑的地步上,那就充分说明了整个政权已经是日薄西山、行将就木,灭亡在即了。前三十年共党的理论破产,这后三十年共党把经济搞破产了。六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凡是共党当做是头等重要的事情,其结果就必定是一场大灾难。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凡是在机关企业工作的人们,私底下都说着一句话,他们经常说的那就是,“凡事党不插手,还勉强可以进行;党一插手,马上就乱。”分析他们的这句话,我们只能说根本原因,就在于共党们和正常人的意识形态完全不同。一个简单的小事情,由不同意识形态的人去办理,就一定出现不同的结果。正常人办出的是顺理成章的结果,而共党办出的那就是毁灭、破坏和大量死人的灾难性结果。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就是两个全面破坏和死人最多的例子。

   

   鉴于共党的以往,谁又能说共党搞经济那就是行家了呢?一句“发展就是硬道理”,一个保八的GDP主义,就足以毁掉中国大陆的经济。以共党的意识形态,以共党口号式的作风,以共党为了维持面子和所谓政绩为目的的发展和保八,其结果必然是一场更大的灾难。

   

   在2009年初,共党说有两千万民工失业,可是又报出了第一季度的GDP增长了6.5%。以加拿大为例,人口三千两百万,GDP每增长1%,就可以提供十几万到几十万人的就业的机会。而当GDP增长到3%以上时,国内的劳工就不够用了,必须从国外引进劳工。通常是人口越多,GDP增长就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以中国大陆十六亿人口计算,GDP增长1%,至少提供一、两百万个工作职位。可是为什么GDP增长了6.5% ,反而造成了民工两千万失业呢?共党报出的失业率是4.3%,后来又报出了个5%。也就是说,在十亿应当就业的人口中,那只有四、五千万人失业。这个数字显然仅仅是实际失业人口的十分之一,但是共党却又报出了2009年全年,消费额增长了16%。

   

   大家想一想,失去了工作,没有了收入的人,反而多花钱去购物,这显然不是常理。这个16%的消费增长率是造假的数字。因为消费,那就是指民间百姓们的消费。但是从打2001年开始到今天,共党为了政绩,把民间的消费和国营企业之间的生意买卖往来混淆在一起,于是消费率年年增长。但是共党忽略了的是,从2001年至今,年年的民间消费额和家庭的储蓄增值率,都远远地大于平均家庭的收入。低收入但是却是高消费,而且还是高储蓄。老百姓的钱从哪来呢?这真是太离谱了。稍微有心的人一算,就知道这是个假数字。

   

   2008年年底,共党宣称要拿出四万亿刺激经济。可是到了2009年初,就再不提这个四万亿了,改为信贷扩张。因为政府除了国债就是赤字,根本拿不出钱来救市。 2009年全年强迫银行放贷十万亿,相当于GDP总量的30%。但是为了面子和政绩,共党只报出四万亿的刺激计划,因为四万亿占GDP的13%。这个意思就是告诉国际,中国大陆既没有金融危机,更不存在经济的衰退,仅仅是因为受到国际经济衰退的一点点影响而已。

   

   五毛党们早就帮助共党造势了。说什么中国大陆在拯救世界经济,美国人都要饭了,中国在挽救美国,等等等等。于是胡锦涛就带头喊口号,又是强大,又是辉煌。等到共党又报出了2009年全年GDP增长了8.7%时,就又露馅了。

   

   四万亿占GDP的13%,促使GDP增长了8.7%;消费增长了16%,而最可笑的是通货膨胀率反而下跌了0.7%。谁不知道中国大陆房地产的炒作呢?谁又不知道中国大陆物价在2009年是四次上涨,而平均每次的涨幅都是在4%到33%之间,房屋的价格上涨了300%。从常识上来讲,凡是大规格的投资,或者是放债以后,必将造成物价的上涨,出现较大的通货膨胀率。

   

   如果按照实际银行放贷十万亿计算,那是占到GDP的30%。如此天文数字贷款投入了市场,不但没有引发通货膨胀,反而是物价全面下跌了0.7%,这种奇迹也只有共党造得出来。但是造是造出来了,却没有人能相信,反而把它当作一个笑话。中国大陆的经济,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是在依靠着贷款在运作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