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201408)]
生存与超越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201408)

[武坚评注:转发此文并不表明我们完全认同习近平的观点和主张,而是同意本文作者的观点——“习近平是在当代中国政治机制中能够找到的、最为普通中国民众利益着想的领导人”。到目前为止,习近平的诸多施政措施值得赞赏。但是我们仍然深深地怀疑:面对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和中国的历史惯性,习近平能不能坚持下去?会不会重蹈路易十六的复辙?]

   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刘放

   一,

   习近平当政一年多来,因雷厉风行反腐而备受瞩目。习李王新政反腐力度之大、威力之猛可谓惊心动魄。周永康落马更是打破“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传统规则。这让世人对他刮目相看,对他的气魄、心智、果敢作风,对他的执政能力有所领教。

   由于中国特殊的政治环境,国家上层运作基本是黑箱作业,人们所知甚少。加上习近平本人性格沉稳内敛,“喜怒不形于色”(李光耀评语),人们对他的执政思路,他将走什么路,或者说他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都不甚了了。许多人都仍在观望猜测。

   且不说中国左右两派(准确说是毛左派与自由派)对习的看法不同,就是在左、右派内部,人们对习的评价也迥然有异,有些看法甚至尖锐对立。

   先说左派。左派对习近平始终处于矛盾纠结之中。他们这种忐忑,有个细节足以说明。去年12月26日毛诞,左派主要骨干在河北某地聚会,当手机传来习近平率政治局常委进入纪念堂的消息,个个涕泪交加。也就是说,此前他们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薄熙来被判刑入罪,几乎所有左派都悲愤难抑,私下里更是恨得牙痒痒的。代表性的有孔庆东公开在网上号召上街抗议;还有王铮的冒死上书,等等。但后来习近平一些左的讲话和对自由派的打压,又让他们欣喜若狂,以为重新找到旗手,天就要变了。正是在这种环境背景下,一些左派文人迫不及待跳出来,炮制了一篇篇反宪政、反普世、宣扬“宇宙真理”等指鹿为马、非驴非马的文章(当然不排除有人授意)。

   然而左派中也有些头脑清醒的人。左派得力写手冼岩,长期撰写反普世文章(在左派中,他的文章水平与胡锡进有得一比)。习上任后一些言行,让他亢奋异常,俨然以胜利者姿态,对自由派极尽嘲讽。但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出来后,他彻底傻眼了,悲愤地写了篇文章《习近平虚晃一枪,左派惨被忽悠》。文章标题是网络编辑改的,但文章的意思基本如此。他在文中悻悻然哀叹,从三中全会决议已可看清,习近平要走的是什么道路。冼岩可说是如跌入冰窖。

   对周永康案,左派们也是心中戚戚,有苦说不得。明知周、薄是一家,但一来周不是精神领袖,二来习反腐败打周深得人心,他们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也有变色龙如司马南等,看风转舵,对周来个落井下石,以撇清关系。

   而在自由派阵营,除了辛子陵、吴稼祥、铁流少数几个人外,基本上对习的看法都是负面的。他们对习大都经历了从满怀希望到完全失望的过程。习的一些讲话,如“男儿论”、“鞋论”、“两个30年不能否定论”等让他们心寒齿冷;习对公民社会、网络自由的控制打压,抓捕许志永、浦志强等自由派人士,更让他们彻底失望。他们深信中国已进入政治严冬。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代表性文章如李伟东的《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基本上认定习就是毛的传人。网络上更有人称他为“习泽东”。

   但政治是复杂的。人也是相当复杂的。对政治人物,尤其极权社会的政治人物,不能只听他们说什么,要看他们做了什么,更要看他们主要做的是什么。

   他们显然没有注意到习近平一年多来做过的是许多件大事。

   如果认真研究一下三中全会决议提出的60条改革方案,就会发现其整体方向是朝自由经济、建设法制社会迈进的。

   这包括:提出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促使司法机关更加公正、公平、独立地行驶审判权、起诉权、监督权;肯定公有制和非公有制都得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国家经济的重要经济基础;允许非国有资本参股国有资本投资项目,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

   更重要的是,三中决议正式废除了劳教制度。这个决定对中国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决议同时放宽了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允许两个独生子女家庭生育第二胎。

   虽然要落实这些决议仍障碍重重,尚需时日,但基本方向明确,具深远政治、历史意义。

   在此之前,2013年9月,上海自由贸易区正式成立。这是中国第一个实现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自由贸易区,实现金融的自由化、汇率的国际化、利率的市场化。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具有划时代意义。

   今年7月30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决议。至此,中国再无“农业户口”。这次户籍改革打破城乡二元壁垒,颠覆了由毛建立起来的,奴役农民的等级制度。这是习近平致力推动的改革。他早在13年前所写《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一文,即明确指出取消城乡二元户籍制度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当然那时他未握权柄,有心无力。

   只要不带偏见,尊重事实,就应该承认,所有这些都是在朝着文明、进步方向发展。都是实实在在的改革。里面也包含政治体制改革因素。加之强力推行反腐倡廉,简政亲民,习深得民意支持。

   而这些都是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完成的。这些改革与毛主义没有丝毫关系。

   在外交方面,习也展示出灵活、务实,不再墨守成规。比如,摒弃中共背了几十年的传统意识形态包袱,已彻底与北朝鲜切割。另外,人们只看到他上任后首访俄罗斯,但忽视了他在上任前夕首先访问了美国,与奥巴马在加州庄园共叙情谊,期间谈及各自青少年时的苦难经历。

   因此,事情并非只有一种结论。我们都应该改变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方式。一切事物都可能存在灰色地带,存在过渡,也会有第三种形态。

   二,

   当年第三代“核心”江、朱接班时,人们普遍抱有幻想;后又盼着胡温新政会出现奇迹,但都落空了。习李新政,许多人再一次由希望而失望。这几乎已成一种定律,人们再不敢将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这些接班人身上。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于是“革命”重新被有些人提出(主要是一些激进的异见人士,及国内一些受压民众)。这种革命包括暴力革命或“茉莉花”革命。

   暴力革命的想法显然已很不实际。现代社会已进入高科技时代。政府管控已全面进入网络化信息化。陈胜吴广式的揭竿而起,或井冈山式的武装斗争已经成为历史。如今监控镜头遍布城市每个角落,卫星定位能锁定跟踪某个大街上的行人。冷兵器时代边关战事也许几个月才传到京都,而现代特种部队可以即时赶赴现场实施封锁。当然还有渗透到最基层的严密行政管控。据说海外异见人士杨建利(杨不主张暴力革命),曾接到过国内某受打压者的电话,要求帮助他们搞“暴力革命”。杨问:假如给你一亿美金,你能搞到几条枪,拉到多少人马?对方就撂下了电话。

   现在中国社会问题很多,这是事实。因贫富差距、征地拆迁、官员枉法、司法不公、医患矛盾、有毒食品、环境污染等引发的冲突和群体事件也确实不少。但这些大都属于某种利益诉求。除了个别异见人士,很少看到他们有自由民主政治诉求。

   客观的说,经过几十年经济发展,中国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都有了较大的提高。市场物质也相当丰富(这并非某党的功劳,恰恰是因为他们松开了民众的绑缚)。绝大多数民众都会安于温饱,希望过和平安宁的日子。都不想再折腾。城市中无处不在的“大妈街舞”就足以说明问题。坦率地说,中国人不是血性刚强好勇斗狠的民族。在历史上,只有到了食不果腹、民不聊生的境地才会造反闹事,改朝换代。鉴于同样的原因,“茉莉花”当前也很难在中国发生。中东国家的管控水平、程度与中国无法相比(这是共产党的强项)。就是与89天安门事件也不能相比。如今人心不同,道德不同了,生活水平也已不同了。同时,那场运动根本没有改变政权的诉求,本不该有风险;参加者也根本没有料到真的会开枪。否则情况可能就又不同了。《共识网》老总周志兴谈到,他曾访问过国内好几个在思想上同情支持“茉莉花”的公知学者,但他们都表示不会直接参与街头政治。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矜持清高,“君子不党”。

   因此,现阶段看不到通过革命实现政治转型的可能性(出现经济崩毁等重大灾难另当别论)。历史上,苏联、东欧共产国家实现转型无一例外都是靠执政党自己去改变。革命或外力都无济于事。中国也不会例外。“自古华山一条路”,这是宿命。

   实事求是说,以中国现在的现实,比如整体的道德堕落;水火难容的意识形态分歧;严重撕裂的族群状况,等等,通过“茉莉花”或什么手段一夜之间、一步到位转型实现民主,未必就是国家之福,民族之幸。重症下猛药乃大忌。中东转型期的灾难过程,中国没有理由能幸免。如今的中国,已承受不起这种折腾。

   习近平多次谈到“不能犯颠覆性错误”,指的应该就是这些。如果可能,中国应该走循序渐进式的转型道路。而前提条件是必须藉威权政治,自上而下慢慢推进改革(台湾蒋经国的改革就是成功范例)。这需要时间,更需要安定的环境。善意的理解,习对自由派的压制,就是平衡左右,减少干扰,目的是希望有个安定的环境实施改革。

   现代人不相信救世主,都知道不能将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但在历史的重要转折关头,往往是某个关键人物扭转乾坤,改变了历史。从这个角度说,历史是英雄谱写的。在集权政治下,尤其如此。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蒋经国、华国锋、邓小平,世界就不是现在的世界。中国历史的“三千年大变局”,也到了势在必行的转折关口。而习近平具备了改变历史的所有条件。所以不管人们愿意与否,整个世界眼睛都瞪着习近平。就是对他已经失望的人,心下里仍然有所企盼。

   原因很简单:别无它途。

   三,

   就人性而言,每个人都有善、恶一面,也就是西方哲学家所说“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大恶或大善之人都是极少数(或称之为好人、坏人)。“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变坏;好的制度能将坏人变好”基本没有错,但准确来说是好的制度有监督功能,坏人也受规则制约难于坏事做尽。然而坏人如果成为极权社会统治者,那就是国家民族之劫。这种事无法预测,有太多偶然性。偏偏坏人天生是变色龙,善能掩饰(所谓“王莽谦恭礼让时”),所以几乎无从选择,只能当是上帝对黎民的惩罚。这种事例太多了。据说希特勒的母亲曾想过将这个胎儿人流。果真如此,世界历史都该改写了。反之,如果碰上好人当政,哪怕是封建皇帝也会是个比较好的“明君”(如唐太宗)。

   极权社会转型阶段尤其如此。最高掌权者的思想品德、心理人格,甚至身体状况对历史进程都有极大影响。因此,对习近平的身世、人品性格、教育经历始终是人们关心的话题。没有人怀疑这影响着中国社会未来走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