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上) ]
秦永敏文集
·搭档——囚犯与看守的故事
· 秦永敏就隐私权、通信权、私人住宅权一再横遭侵犯发出的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二)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三)
·权力至上的和谐对权利至上的和解
·秦永敏关于财务、金钱、转款的紧急声明
· 民运队伍宽容至上
·二律背反
· 湖北省汉阳监狱长期让犯人冒高污染从事毛织生产
· 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同异
·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四)
·受邀新浪博客
·关于新疆问题的对话
·“7•20事件”与武汉的“造反派”和“保守派”
·和平转型系列之一 论中国和平转型的必然性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一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三章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四- 论今日中国的和平演变现状
·吴乐宝遭到正式逮捕,蚌埠民运人士全力救援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秦永敏紧急通报
·北京公民参选团的历史意义
·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1-8)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六-论和平转型的主体力量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七——论良性互动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四章)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八-论将中国国家权力
·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廖祖笙在广场卖房被绑架拘留五天自感有生命危险
·吴丽红出狱又生波澜,没到时间就被旅游——起诉朝阳公安反被判行政拘留十五
·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之九(结束)充分条件是强大而稳健的反对派崛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在昆明被公安带走
·政治犯许万平受非法刁难,又没能见到探监的家人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第二次选民小组会上野靖春再次受到当局压制
· 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
·北京第二公民参选团参选热况
·高阳劳教所找徐义顺谈判徐义顺拟明天上访司法部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受国宝威胁
·徐义顺上访司法部受阻 及 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秦永敏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上)


   时间:2014-08-25 15:39:18 来源:【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4/2014 作者:秦永敏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就是如洪门会之类的黑社会帮会组织,也只能靠始终如一的帮规才能长久维持。家规、帮规、国法,从人类学角度看都是一个东西,那就是法规、法度、规则、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更不成气候,至少不可能长久维持——没有这些就是人治,人治的结果必然是人亡政息。自1949年以来长期统治中国的中共就没有始终一贯的宗旨,没有始终如一的党内规则,也不承认宪政。现在它已经既没有理想,也没有弄出公开公平公正的领导人产生规范,可以说,除了执政带来的利益之外,它们什么共同点都没有,目前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内讧内斗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无规则的博弈会使它走向何方?本文试着从中共党内斗争的历史和现实的视角对此展开剖析。
   

   
   前言
   
   本来,长期统治中国的中共就没有始终一贯的宗旨,没有始终如一的党内规则,也不承认宪政。现在它已经既没有理想,也没有弄出公开公平公正的领导人产生规范,可以说,除了执政带来的利益之外,它们什么共同点都没有,目前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内讧内斗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无规则的博弈会使它走向何方?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就是如洪门会之类的黑社会帮会组织,也只能靠始终如一的帮规才能长久维持。家规、帮规、国法,从人类学角度看都是一个东西,那就是法规、法度、规则、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更不成气候,至少不可能长久维持——没有这些就是人治,人治的结果必然是人亡政息。
   
   法规、法度、规则、规矩还有个执行问题,只有能严格执行,才能起到维护该社会群体——团队、国家——长久的健康生存的强有力工具的作用,故韩非子指出:“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
   
   有规矩,而且能够严格执行,也还不是问题的全部。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法律的权威是法治的关键,而法律的优良是法治的根基。真正的法治,不但要求“法律被普遍的服从”,而且“被服从的法律应当是良法”。
   
   历史地看,人类社会管理,是从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首先向王法秩序过渡,再由王法秩序向宪政秩序过渡的过程。王法,就是法律由最高统治者在顾及社会需要的前提下根据自己的根本利益制定并由此形成的全社会共同遵守的契约。但后来英国人首先发现,法在王下,王就会干危害全社会的事情,于是他们在忍无可忍中强迫国王签订协定“国王不得为非”,这样,王也就在法的管辖之下了。由此再进步,就形成了一切人权利平等的宪政秩序。也只有这种一切人权利平等的秩序,才能使一个团队兴旺发达,使一个国家长治久安。
   
   人类为什么要有王法?王法为什么会进化成宪政?西哲早已指出,如果人类像绵羊一样温顺,那就不需要管理。可是,人却是一种个个都要出头冒尖争名夺利的富有进取心的动物,若非如此,就不会进化成人类了。帮规也罢,王法也罢,宪政也罢,无非是使人和人之间的出头冒尖争名夺利规范化、理性化、人道化。人与人之间以及人群和人群之间持续的互相交往争夺就是博弈,说白了,由王法向宪政的过渡,也就是使博弈以越来越规范化、理性化、人道化的方式进行。
   
   也就是说,国家的最高权力,永远是个人和团队极力争夺的对象。迄今为止,最稳定的国家权力更替形式只有两种,一种是帝制时代家天下的长子继承制,一种是定期普选的宪政民主制,其他制度都无法长治久安,而帝制时代家天下的长子继承制也经常失灵,这种情况下权力更替也动辄血流成河,民主制度下,因为有了宪政,争夺才文明化。历史地看,国家最高权力的更替形式,就是从帝制时代家天下的长子继承制,向定期普选的宪政民主制过渡的过程,其他国家最高权力的更替形式通通不过是这种过渡的表现。
   
   没有行之有效的内部规则,使中共党内出头冒尖争名夺利的博弈始终无法理性化、人性化,这样,在其内部矛盾大爆发的如今,我们就从全面回顾中共顶层的权力运作和更替入手,看看中共正一步步走向哪里。
   
   一、从民主决策到军事独裁(1921-1935)
   
   回顾中共历史,理想主义的小知识分子凭着一腔热情幻想把人间变成天堂,又把苏联当成了天堂样板。与此同时,还受当时已经蔚然成风的民主思想熏陶,从1921年成立到1927年,他们的党内生活曾经是民主化的,虽然陈独秀有一点权威,也不是靠强力维持,而是靠思想的力量和很高的威望。但是,他们的民主作风只是一种由社会生活带进党内的习惯,并没有也不可能形成严格的规则。在这种情况下,形势剧变后开始组织党军,你死我活的外部斗争也就必然要反映到党内。
   
   中共搞南昌起义后,其组织体系一度呈二元结构,一方面是搞军事斗争的人在殊死搏斗,一方面是中共中央首脑机构在上海租界里养尊处优。固然,从形式看其首脑机关是因为被破获无法再在上海安身,但究其本质而言,还是手握军权的人绝对不会始终听命于几个远在异地只会夸夸其谈的落魄文人。而中共中央首脑机构迁进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之后,其大权几经争夺,最后落入最高军事首脑之手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当然,由于历史的惯性,进入苏区的中共中央首脑机构一度还十分民主,决定事务要开会讨论,重大问题还要经过士兵大会通过。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从上海来的落魄文人李立三、瞿秋白、博古、王明也开始了在中共党内和军内大开杀戒,形式上他们仿效苏联共产党搞“肃清反革命”,实质也是向手握军权的人争夺领导权。就在1929年至1935年间,中共党内被他们自己残杀的党徒就是数十万,其中有些地方自己人杀死的自己人居然高达三分之一!这些落魄文人在军事指挥上当然也几乎一无是处,他们按照苏联的指示攻打大城市导致中共军队损失严重。于是,他们自己很快成为以毛泽东、朱德、彭德怀为代表的一类军内实力派的打击对象,并在败逃北上中于遵义会议上被最后一次民主的决策清洗。
   
   遵义会议确立了老好人张闻天的领袖地位,而军事指挥权则交给了毛泽东。从此,毛泽东不仅迅速夺取了党的实际领袖地位,而且按照军事斗争法则推行了高度极权化的所谓“民主集中制”,也就是一种类似君主专制的制度——会议上,众人可以各抒己见,会后一切得“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
   
   二、从军事独裁到绝对君主(1935-1976)
   
   1935年的中共正处于全军覆没的阴影之中,为了摆脱困境,它不能不推出一个最有军事指挥才能的人来做统率。作为杰出的军事家,毛泽东其实还有一个当时不为人知的特长,那就是他同时也是一个空前绝后的权术大师,这样,通过民主选举掌握军权以后,他很快就把中共所有领导人都逐一控制在手,当然,这是靠把那些不听命他的人置于死地作为辅助手段才做到的。
   
   在长征路上一方面军和四方面军险些火并以后,到达陕北时只有几千人的一方面军被迫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而此时由张国焘领导的四方面军则有几万人。生恐会师后四方面军吃掉一方面军,毛泽东以中共军委的名义下令由陈昌浩、徐向前率领的四方面军作为“西路军”北上新疆“打通国际路线”。在行进途中,故意让四方面军在甘肃河西走廊陷入马步芳骑兵部队的分割包围任意宰杀的境地。
   
   此时,四方面军有大量的的机会突围,并打到中苏边境取得苏联提供的战略物资。为了达到毁灭四方面军的目的,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不停地乱发命令让四方面军在被动挨打中动弹不得,为了滞留四方面军,毛泽东居然在四方面军准备突围时下令其原地待命“等待政治解决”,而“政治解决”在毛泽东的字典里早有定论“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不可能得到”。徐向前本准备违抗命令继续北上,但陈昌浩已经被“路线错误”的帽子吓破了胆,就这样,困在河西走廊的四方面军被彻底打败,仅有一两千人分散突围回到陕北。
   
   明明是毛泽东自己借刀杀人,他却还要对突围回陕北的四方面军将领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让他们人人过关,检讨跟随张国焘犯下的路线错误造成四方面军的全军覆没。愤怒中,一些被关押批判的四方面军将领准备逃出陕北回南方打游击,事败后当然要接受军法处置。可是,狡猾的毛泽东这时候亲自出面了,他一个个找他们谈话,终于使他们死心塌地的臣服自己。其中最典型的是许世友,毛泽东找他时,这个大老粗本以为自己要枪毙了,毛泽东却对他和颜悦色的说:张国焘的问题和你有什么关系?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光有我不行,光有你也不行,“文武打天下”,我再给你一支队伍,今后你就跟我好好干吧!听此一席话,许世友感激得立刻给毛泽东下跪,磕头如捣蒜的说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就是大量施展这种帝王心术,到中共“七大”以后,毛泽东已经成为中共的绝对统治者,并由刘少奇提出了“毛泽东思想”概念。由此中共高官开始把毛泽东送上神坛,他们完全没有料到,这么造神的结果,就是把自己送上屠场。此后中共夺取了全国政权,毛泽东也成了“马克思加秦始皇”,甚至比秦始皇还专制一百倍。他昔日的战友被他一批批的以“路线斗争”名义整倒整死,先是高岗饶漱石,然后是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再轮到刘少奇、邓小平、贺龙、陈云、陶铸等一系列,最后是林彪、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
   
   值得指出的是,中共建政后的毛泽东,对于宪法的态度非常有代表性,这也正是迄今为止中国为什么有宪法却无宪政的根本原因。1955年中共政权的第一部宪法出来以后,毛泽东说宪法是制定出来了,执不执行还要看我们自己,国民党有宪法也被我们打跑了,如果为了执行宪法丢政权我们就是大傻瓜。说白了,宪法对中共政权就是一个点缀,面对当今世界,它不制定说不过去,为了不择手段的独裁专制和维持政权,要它遵守宪法也是难上加难(我不说不可能)的。
   
   作为毛泽东的帮凶,刘少奇协助毛泽东整死了大批中共官员,1966年12月,当毛泽东要把他往死里整的时候,他却忽然想起了宪法,在被批斗殴打之后,他挥舞着宪法激动万分的说,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我?我还是国家主席,我还有公民权利!值得指出的是,从国家主席刘少奇到赵紫阳,其他大小官员更不必说,都是被中共自己逼到绝路之后,才明白这个不讲规则、将宪法和法律作为玩物的政权,究竟是多么残酷卑劣。例如最近出版的邱会作回忆录,就又是一个明证,对外宣传他们要搞政变、谋害毛泽东、逃出中国,提审中却只字不提,刑满之后准备申诉,却连原籍都长期不准回去只能在被控制的地方等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