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风起于青萍之末(上)]
秦永敏文集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要求本人不要赴朋友们举办的六十寿辰晚宴的 声明
·奉和陈俊贤贺花甲,调寄清平乐
·秦永敏六十寿辰小记
·公民议事规则与构建公民社会之道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为被人冒名传播疑似病毒文件和把陈维建27日文章以本人名义在博讯上重发二事
·秦永敏关于道德问题的发言记录
· 对话一则
·道德问题交流预备稿
·秦永敏继续寻找曹顺利启事
·正式宣布曹顺利失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起于青萍之末(上)

——析中共第二次政策大变局之破题
   
   目录
   前 言
   一, 变策的四个标志

   1, 变策的第一个标志是18大提出的“核心价值观”
   2, 变策的第二个标志是结束老人政治
   3, 变策的第三个标志是大打“老虎”
   4, 变策的第四个标志是对外“亮剑”
   
   
   前 言
   
   我在《建设性反对派的宪政建设之路(下)》里指出:
   “中共执政后已经有过一次政策大变局,目前则正被迫进行第二次政策大变局。”
   “中共执政后的第一次政策体系,是以经济全盘国有化、计划化为基础,以军事政治经济一体化为特征、以全面恢复人身依附关系为手段的全面统制政策。”
   “这一政策使……整个国家处于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民不聊生官员伴君如伴虎的水深火热状况。为此,处于绝境的中国不能不摈弃毛泽东那一套,重新寻找活路。”
   “面对中国会被‘开除球籍’(学者当时做出的警世之言)的惨痛现实,以毛泽东御封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做出了第一次政策更新,提出了‘改革开放’主张,强调‘发展是硬道理’,要求‘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说白了,无非是走俾斯麦之路,搞国家垄断的官僚专制资本主义。”
   “这一政策使中国以透支未来、毁灭生态、牺牲民众利益和基本社会正义为代价,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发展,基本解决了贫困问题,完成了市场经济转型,初步形成了市民社会格局,也造成了举世罕见的贫富两级分化,造成了官民之间的严重对立,造成了通常是国家社会最重要的向心力的意识形态体系以及社会道德体系的大崩溃,尤其是造成了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的白热化”。
    “这种情况表明,邓氏政策的正面效应已经释放完毕,其负面效应则积重难返无法收拾。因此,我断言,中共当局不得不被迫进行第二次政策大变局。而这种大变局的结果,则不可能不在强大的压力下被迫一个个放弃它原来固守的专制堡垒”。
   那么,以上预言被证实了还是否证了?
   由于两年来在新的统治下,民主人权活动空间不仅没有加大,反而遭受到大面积的残酷打压,这样,至少民间社会更加愤激了,很多人对当局更加绝望了。
   但是,我认为,仅仅看到这些情况就轻率的认为新当局会一条道走到黑,似乎难免短视之嫌,因为历史的变数太多太大,事情远远不会那么简单。
   当然,那种强调集中权力其实更利于推进全面改革的说法,如果出发点是把民主化的希望寄托在统治者身上,而不是致力发展壮大公民社会,则更难免有替统治者张目之嫌。
   在我看来,现实情况是,中共第二次政策大变局已经破题。
   但是,其政策取向则有二重性:和一切极权政权一样,统治者的变策永远是为强化统治服务的,不过,当这种政权走向末路时,就像垂死的病人服食兴奋剂一样,“中兴”之策常常也就是催命之符。
   中共第二次政策大变局会实现启动者的意志,还是会适得其反,我们暂勿妄加猜测,不过,这种政策变局启动后,形势绝不会返回原点,只能在多种因素的摆布下,像滚动的山石一样,以令所有利益攸关方揪心的加速度下坠——谁都无法知道它会砸中谁,并且最后安稳地停在哪里,这是没有疑问的。
   那么,为什么说新当局的政策大变局或者简单地说变策已经破题?这种变策的内在动因是什么?下一步影响其变策的因素有哪些?变策的前景如何?且看在下一一分说。
   
   一, 变策的四个标志
   
   1, 变策的第一个标志是18大提出的“核心价值观”
   
   任何现代执政集团,其施政纲领对制定政策都具有决定性意义。
   就中共五代领导人来说,施政纲领分别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在其他文章里已经指出,所谓习近平时代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毛泽东时代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已经几乎正好相反,后者是一套把历史的倒车开回西周奴隶制的虚伪说教,而前者的24个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则大体符合商业文明时代的普世价值——可以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的施政纲领其实距离普世价值只有一步之遥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它却排出了“人权”“宪政”这两个普世价值的精髓,因此,还是掏空了普世价值的灵魂。
   这种情况意味着:从施政纲领看,习近平时代虽然还要尽可能的维持其“前后两个三十年一脉相承的传统”(这种说法其实也不错,那就是一党独裁),却已经做好了在迫不得已时完全向当代世界文明主流投降或者说回归的铺垫。
   2,变策的第二个标志是结束老人政治
   习近平作为太子党接班以来,他除了一如既往的身兼三个职务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之外,还在不断地把各种头衔揽在身上,已担任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和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还有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等等,据统计总数已经有十几个。
   对于习近平大力加强个人权力的做法,担忧其要走回头路的有之,抨击其要做毛泽东第二的有之,这当然都不是空穴来风无病呻吟,不过,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非常清楚,无论他个人怎么打算,在腐败已经瓦解了铁板一块的统治集团的王朝末世,想重建打天下时的那种高度集权的军事化体制只能是痴人说梦。
   相反,其实,无论从习近平个人角度,还是从社会进步着想,他的这些做法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理由是,从习近平个人角度看,他无疑是除了毛泽东、邓小平之外,中共最有魄力的掌门人。
   但他接手的领导班子,却不是自己组建的,而是上两代元老强加给他的,他的施政目标之一,又恰恰是要把上两代元老的权威彻底打垮。
   因此,魄力十足的习近平不能不撇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另行组建自己的领导班子,否则他就一事无成,只能成为前朝元老的傀儡,甚至可能被抛弃被谋杀。
   这就使他撇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大搞“军机处”另行组建自己的领导班子,成为必不可免的事情。
   说到从社会进步着想习近平独揽大权有积极意义,并不是像一些人那样把希望寄托在习近平会做蒋经国上,因为加强集权在民主时代一般而言永远不是值得称道的事情,而统治者集权于一身后会自觉启动民主化进程更是驯服臣民的一厢情愿。
   问题在于,中国的毛泽东时代不说了,自那以后,就形成了一个最恶劣的政治传统,那就是当权的不负责、负责的不当权的垂帘听政传统。
   其结果是,独裁的邓小平废黜了两个有民本思想的总书记,江泽民下台后也一直在幕后摆布着低能的胡锦涛。这样,绵延三十多年的老人政治、太上皇政治造就了一个举世无双、空前绝后的官僚特权集团,相应的使统治政策日益荒唐,日益僵化,统治者授权作恶成习,很多官僚无恶不作。
   习近平掌权两年来,从削藩剪枝开始,一步步收紧绳索,不仅将上两朝的权势者(宫廷政治的微妙使胡锦涛倒是给他帮了点忙)统统赶出庙堂,而且显然不惜把他们大都送进牢房。
   无论这一结果是否会为习近平打开从善之门——开启民主化进程,至少,它结束了中国的老人政治和垂帘听政!
   从今以后,老朽权贵左右朝政的历史一去不返,像其他现代国家一样,谁负责谁就掌权成为常态,由此,统治者能根据现实需要调整政策,也不能再以有人掣肘为口实推卸责任,这就使社会变革不可避免的走向快车道,
   简言之,老人政治、太上皇政治,从今以后中国的政局变化就会越来越快,变数也会越来越多,统治者仅凭国家权力来达到目的的可能性越来越小,社会合力对政治走向的决定作用会越来越明显,相应的,中国的政治生态也就会越来越自然。
   
   3, 变策的第三个标志是大打“老虎”
   
   习近平主政以来,最出彩的政策就是“即打苍蝇也打老虎”。一开始,人们还以为这只是过去三十余年同类做派的余风,因为以上三代都抓过一两个典型装装门面,邓小平打了王守信,江泽民打了陈希同,胡锦涛也打了陈良宇,但是,这一切对反腐不过是杯水车薪,甚至是小小的点缀,不仅于事无补,而且每次都百倍的“于今为烈”。
   但是,随着习近平反腐工作的推进,省部级高官开始大批落马,并且迅速向更高层蔓延。如果说,其中涉及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人马的部分还带有强烈的派系斗争色彩,那么,从谷俊山开始打到徐才厚,随即向郭伯雄蔓延,将前一批中国军委实际负责人几乎一锅端了,则真正是一个爆炸性事件。这从两方面说在人类历史上恐怕都是空前的事情,一则一个国家的军事首脑居然都是巨贪,二则新领导人居然敢于和能够把前军头都抓起来!此外,最新消息说,反贪已经打到前政治局常委核心层,其老四都已经抓到外地异地看押了。因此,今天我们可以承认:习近平真正是在“打老虎”。
   须知,过去六十多年的中国,不止造就了苍蝇和老虎,还造就了蚊子臭虫跳蚤蟑螂,以及恶狼豺狗花豹等等,习近平敲山震虎以后,被吓死的到往往是这一类,仅在近日,一连四天就死了四个:广东清远市公安局2014年7月11日通报:7月10日15时02分,清远市110接到报警,称清远市财政局副局长罗良品在其办公室自缢死亡。公开数据显示,此前, 7日,广东省河源县法院院长钟俊斌卧轨自杀;8日,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卫生局局长张柏成跳楼身亡;9日,孝感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海华跳楼身亡。
    更早一点,2013年,中国官场54名非正常死亡的官员中,有23人是自杀身亡。级别从省部级、厅局级到县处级、科级,从党委政府到金融、教育、税务、公安,从跳楼、开枪、卧轨、撞墙到割腕、上吊……。
   官员自杀已构成一种习近平时代中国官场生态的症候——至少大部分案例与他的狠手反腐政策不无关系。
   当然,已经有确凿的消息说明,习近平“即打苍蝇也打老虎”的政策是有极限的,——“打老虎”的极限是不打龙头。
   法广“明镜书刊”节目介绍刚刚出版的《新史记》20期封面,醒目的大字是“习近平反贪密詔”。他们为此采访的高伐林说:“习近平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中共十八大上任之后发动的反腐攻势,让各级官员心惊肉跳。上至富可敌国的政治局常委,包括那些已经退休、以为平安着陆了的老常委,下到花样翻新地搜刮民脂民膏的乡镇芝麻官,谁都无法保证能否蒙混过关。不过,当下的中南海已有三大家族,拿到了习近平的‘免查令’,暂时可以高枕无忧——邓小平家族、江泽民家族和胡锦涛家族——中共第二代、第三代和第四代领导群体的主要当家人。”
   然而,今日中国的社会生态,难道不正是因为孽龙的带头才完全丛林化吗?这样,免查孽龙,也就难免继续上梁不正下梁歪。何况,人所共知今日中国的腐败并不仅仅是官僚腐败,而且已经污染得全社会腐败、全民腐败,根源则在于制度腐败。不仅不从制度着手,而且孽龙全部放过,这种做法岂不还是扬汤止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