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罗列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罗列

    林希翎女士在法国去了,这漂泊在异国土地上的灵魂在活着的时候曾是多么热恋自己的故国——她是戴着没被平反的右派的帽子离去的,这右派的活化石竟是这样孤独地走了!

    我们能想起什么?

    1957年毛泽东的“阳谋”和“引蛇出洞”,使无数真诚单纯的心陷入黑暗,换来了知识界几代人的沉默和耻辱——这样的事遗绪很多,乃至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迫使王若望刘宾雁出走海外,有家难归!

    巴黎有先贤祠,据说那里安放着伏尔泰等人的骨灰,这些被波旁王朝迫害的思想家,设计理性王国的人们,竟是那么幸运。中国会设立先贤祠吗?若设立,是不是应当把林希翎们的骨灰也放在那里?!

    很难说现在的中国政府代表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因为我们的选举是遮羞布式的选举,谁都知道这种选举的自欺欺人。中国历史上有“死诸葛吓走活司马”之说,中国的当权者现在为什么害怕海外几个行将朽木的老人?是惩罚还是为自己立威?

    想想中国目前之怪现状,本人及骨灰不回来也罢,除了反复无常让死人不得安宁的平坟运动,即使官方已经平反的思想超前的反抗极权的自由战士林昭的苏州衣冠冢,良知者去祭扫还要遭受监视器的监控和便衣警察的跟踪——我们这里其实不过仍是思想者有围墙或者没围墙的监狱,郭飞雄高智晟在里面遭受酷刑,陈光诚和胡佳只是做了说真话的孩子便失去了自由,山东的孙文广老先生写了几篇文章便遭受莫名其妙的毒打,而大多数芸芸众生只能麻木地苟活!中国其实就是一个热带丛林,这里确实动物凶猛。

    呵!中国,除了谎言和暴力,你还有什么呢?

    呵!中国,你真的让我一言难尽!难道爱国必然是一个人的天性吗?我想起白桦《苦恋》中那个令人纠结的命题!如果我感到祖国并不爱我,我有必要痴迷于她吗?或者,我需将祖国与政党领袖乃至人民分开?

    那些在各种非常环境下真正为中国奋斗逝去的人们,无论是在海内还是在海外,灵魂都能得到安息,中国人总有一天会因为有你们而自豪的!

    ——写于2009年9月27日

    ——2014年8月2日录于博客,是日获悉历经炼狱的高智晟将要出狱

(2014/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