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刘佳音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谬论(19)有人说:“你们说神作了除罪的工作”
·谬论(20)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
·谬论(21)有人说:“你们传神来了”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梗概:

    她是一名中国女孩,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在爸爸妈妈的呵护、关爱下,她有着幸福快乐的童年,可令她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她的父母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追捕得有家难归,她不得不在花季少年就独自生活,默默承受着来自周围的一切打击、压力、嘲讽,她的少年是灰暗的……

    然而欣慰的是,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使她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实面目,看清了中共政府欺世盗名、愚弄百姓的丑恶嘴脸,从此向了全能神,找到了真正的人生光明路……

   正文:

    我是中国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跟随者。我和姐姐在父母的呵护下度过了幸福快乐的童年,可是,在我11岁那年因父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这种幸福、安宁的生活从此就离我而去了。我亲眼目睹父母因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有家难归,亲身经历十几年一家人骨肉分离的痛苦,中共政府的逼迫让我的少年生活过得异常艰难,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一家人能够团圆。然而,因着中共政府的独裁专横,更因它是抵挡神的恶魔,以至于到今天这一愿望都只是我的一个梦想而已。每当回忆起那段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我的心头都会一阵酸楚,总是情不自禁地流泪,是大红龙(中共政府)使我的少年变得如此灰暗不堪……

    1999年父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时我小还不懂什么叫信神,但每次妈妈去聚会都把我们姐妹俩带上,妈妈很爱我们,去哪都会带上我们,可在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必须隐秘,白天不能聚会,所以我们都是晚上步行十几里路去聚会。尽管这样,我们也很有劲,姐姐说信神真好,我虽不懂什么,但是她们开心我也就觉得很开心。后来,爸爸妈妈偶尔出去尽本分,我们姐妹在家看家,自从信全能神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更和谐、更幸福了。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幸福生活随着一次警察上门就再也没有了。

    2002年寒假,爸妈被附近的恶人(一个姊妹的丈夫,他特别逼迫姊妹信神)举报,派出所就来人抓捕爸妈了。那天爸妈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堂屋做寒假作业,只见一辆警车开到我家门口停了下来,下来一个穿警服的警察和3个没穿警服的人,他们快步走进我家,那种气势让我害怕。进了屋,那个警察板着脸问我:“你爸妈去哪了?”我不敢看他,低着头小声说:“走了。”他们就走向房间,警察指着房间问我:“这是谁的房间?”我说:“是爸爸妈妈的房间。”他又指着楼上的房间问:“那是谁的房间?”我说:“是我的。”接着他们什么也没说,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像土匪一样,在我家楼上楼下的柜子、抽屉里到处乱翻乱找,把墙角的垃圾都翻开来检查。见他们这样我又害怕又生气,一边哭一边小声对他们说:“你们把我家翻乱了,你们把我家翻乱了……”他们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翻找,我就加大声音说:“你们把我家翻乱了!你们把我家翻乱了!……”那个警察见我叫个不停眼睛朝我狠狠一瞪,我吓得不敢再叫了,但仍然哭个不停,心里真是恨透他们了。我三叔和邻居纷纷跑来看热闹,警察一伙人搜出几个小本子和一本很薄的神话书,并翻开小本子相互讨论、研究说是我的字迹(是妈妈让我帮她抄的神话)。三叔拿起神话书想看看是什么书,警察立马叫道:“这个书不能看!这书都是叫人不要儿女,不要家的。”三叔吓得赶紧放下书。乱翻一气后,他们把搜出来的东西都带走了,并对三叔说等爸爸妈妈回来让他们到派出所报到。

    自从这次警察上门,我的幸福生活就随之消失了,因为爸爸有点文化,在他们眼中爸爸信神肯定是个头子,是重点抓捕对象,爸爸妈妈便不敢回家了,连电话都不敢往家里打,我们一家人再也没有团聚过,更别说一起过年节了。从此我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那年我14岁,姐姐为了支撑家供我上学外出打工了,我一个人在家每天除了上学,还要喂鸡、烧饭、洗衣服、拎水,星期天在附近的山林里捡柴禾,水井离家有一段路,我挑不动水,只有用脸盆一盆一盆的往家里端。我家有7只母鸡很会下蛋,我不太会烧什么,吃的最多的菜就是炒鸡蛋,多出来的鸡蛋就卖掉,我的日常开销只有靠卖鸡蛋的钱买笔和本子,还有家里的牙膏、洗衣粉,上学的学费是靠姐姐打工挣的钱。我多么希望突然有一天放学回家能看见爸爸妈妈回来了,看到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我面前,可是每天回家迎接我的就是冷清的大门、冰冷的灶台和我家的七只鸡,远远的就能看到我家的鸡朝我跑来,每当看到这一幕都让我失望和沮丧……有一次我放学刚到家,邻村的一个老阿姨(常和妈妈一起聚会的)来看我,看到老阿姨我好开心,感觉特别亲,那天她帮我烧好饭才走,只有和她们在一起我才感觉很温暖,像亲人一样,在她们眼里没有歧视,她们总是关心我、理解我、安慰鼓励我。

    2003年春,我听一个信神的阿姨说我爸爸在尽本分时被警察抓捕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担心极了,晚上做梦警察到处抓爸爸,我更担心爸爸被警察毒打、折磨。与此同时,我家的事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连临近的村都知道爸爸妈妈的事,每次遇到那些认识我的大人,他们都会摇着头对我说:“你爸你妈傻了,这么好的孩子不要了。”他们背后的指指点点让奶奶、叔叔他们都抬不起头,觉得很没面子;我也因此不敢去人多的地方,每次去井边洗衣服都是趁村里的妇女洗完了再去,若和她们一起洗衣服那我就成了她们的“话题”,她们一见我就议论爸爸妈妈的事,听到这些我就心痛;我连每次去小店里买东西都要远远的看看小店里的人多不多,人多我就不进去,什么时候小店没人了,我再去买东西,因那些人一见我就拿我爸妈说事;不上学的时候我就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晚上我早早的关上大门呆在房间里;我最怕的就是村里人来喊爸爸妈妈开会,就怕他们来了见爸爸妈妈不在家会说什么;有时候我怕派出所的人会随时闯来,就常常把自己反锁在家里,这样他们来了就会以为家里没人。那时候我始终都是这样胆怯的一个人过着生活,就盼着快点长大能走出家门,不用一个人在家受这样的苦。因着国家政府的逼迫,所有的人都不理解爸爸妈妈,奶奶也常常在我前说妈妈的不是,说是我妈害了我们一家(因为是妈妈先信神的),每次她说起这事我都有意打断她,我不愿意听。因为我心里知道不是爸爸妈妈不要我,更不是妈妈信神害了我们家,是那可恨的派出所,是那些衣冠楚楚的“人民警察”逼得爸爸妈妈不得不离开家丢下我,爸爸妈妈最爱我,怎么可能不要我?若不是警察上门抓捕,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不回家看我?我在心里替爸爸妈妈鸣不平,更盼望爸爸妈妈有一天能回来我们全家团圆,让这些人看看爸爸妈妈是爱我们的,是爱这个家的。承受周围这些人给我的痛苦压力的同时,我也一直为被抓捕的爸爸担心,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直到有一天夜里,我在睡梦中隐约听见爸爸在窗外小声地喊我的名字,我被叫醒了,听到爸爸的声音我赶紧爬起来开门,真的是爸爸回来了!那一刻我好惊喜!只见爸爸用木棍挑着一个袋子架在肩上,胡须好长,似乎是很长时间没剃过了,我摸着爸爸满脸的胡须,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心疼极了,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但爸爸还是装着很轻松地喊我的名字。爸爸没有告诉我他被抓捕后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也没有告诉我他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样的逃亡的生活,只记得他说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当时我虽然心里很难受,但是看到爸爸能回来我就放心了。爸爸回来的那段时间,根本不敢出门,白天关起大门,深怕被人看到举报,派出所又来人抓捕,大概在家呆了一个月,爸爸又走了。

    2003年我中考结束后,爸爸实在放心不下我学业的事,就偷偷跑回来看我。没想到,爸爸回家的第二天就被人举报了,警察再次开着警车来到我家,幸好爸爸挑水去了(水井离我家有一段路),我家有好多小孩在跟我玩,3个中共爪牙从警车上下来,看到我家全是孩子,没有大人,他们凶巴巴地问我们这些小孩:“家里的大人去哪了?”小孩子们都吓得说:“不知道。”就慌忙散开了。我趁机赶紧跑向水井通知爸爸快走,爸爸放下水桶跑到山上去了。等我回来时,那几个警察因没找到我爸就走了。感谢神!爸爸又逃过一劫,情势所逼爸爸不敢在家多呆,当天就走了。我真是恨透了大红龙,明明是它们害得我们一家妻离子散,是它们不让我们一家团聚,不让我们过安定、平静的生活,爸爸头一天才回来,第二天就来抓人,但它反过来还说爸爸妈妈是信神信得不要家了,不要儿女了,邪恶的中共政府真是颠倒黑白、歪曲事实。

    后来我上了一所技校,因为升学需要办理转户口的手续,爸妈不在家,我不懂怎么办理,三叔便为我到派出所办理。没想到,一个很简单的手续,派出所竟然不给我办,说我爸妈是信神的,我也是信神的。三叔一连跑了好几天,跟他们好话说尽,最后还是在派出所写了保证书(就是替我保证以后不信神)的情况下才给办理,将我的户口转到了学校。

    这种种的事情,给我的心里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阴影,虽然外表各方面与同龄人相比,我也不差,同学都羡慕我,但因着我的“特殊身份”总自信不起来,总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总是很自卑。在同学面前我都不曾提过家里的事,同学有时问我:“我们都说爸爸妈妈的事,为什么你从来不讲你爸爸妈妈的事呢?”在她们眼中我的爸爸妈妈就是个迷,我不想说也不能说,在这个无神论国家成长的人,接受了太多无神论流毒的灌输,我即便说了她们也是不会理解的,只会嘲笑贬低。令我颇受打击的还有一件事,有一次学校有国家励志奖学金,按我的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标准,班主任就把表格给我,让我填表写申请,说是有5000元的奖学金,我很快将表格填写上交了,我为能得到这个钱而高兴、开心,因为这样就可以减轻姐姐供我上学的经济压力。没想到最终这钱却给了别人,同学们都疑惑地说:“不是你申请的吗?怎么不给你?”当时我不知道,还以为是那个同学送礼了呢!后来,我才得知学校派人调查了解到我爸妈是信神的,就因我是信神人家的孩子,就把我的名额给了别人。我不懂为什么我与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是信神人家的孩子就要受“歧视”,就不能平等地与他们一样享受应有的权利?信神到底犯了什么大错要遭到如此的“待遇”?有一次我回家,奶奶告诉我神家弟兄姊妹送来了500元钱和1袋大米,我很是感动,觉得爸爸妈妈的弟兄姊妹真好,他们才是我最亲的人!我本不该享受的却享受了,而按国家法律规定我本该享受的一份却被中共无情地剥夺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