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刘佳音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关 乎 神 使 用 人 的 说 法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聖經究竟是一本什麼書?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如何對待聖經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回家的路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她,回家了……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追求有意義的人生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조물주의 음성에 마3
·主耶穌走出聖殿在安息日作工有什麼寓意?
·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正文:

    我今年70岁了。年轻时我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因我是贫苦农民出身,当时被提拔为村里的小干部。任职期间,我亲眼目睹了中共政府整治人的各种手段,我自己也经常被人算计、欺压。在这种黑暗、残酷现实的压迫下,我被迫背井离乡去了外地另谋生路……这些往事在我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使我对这个社会心灰意冷。1996年,我和妻子信了耶稣,从圣经上我看到耶稣教导人要爱人如己,对人要包容、忍耐,人与人之间要彼此相爱,我很高兴,觉得人若都能信神、敬拜神,按着神的要求做人,都有爱心,那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光明、美好。我心中希望的灯火再次被点燃,于是专心等待着耶稣再来时带来公平公义的国度生活。1999年,我和妻子如愿迎接到了重归的耶稣——全能神的显现。通过读全能神的话,以及和弟兄姊妹交通,我们明白了神末世作的就是刑罚审判洁净人的工作,除去人的败坏性情来恢复人类正常的生活,最终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这更让我们对人生充满了信心,看到了美好生活的曙光。从此,我和妻子都积极尽本分,有时出去传福音,有时接弟兄姊妹来我们家聚会。神也恩待我们,我们盖起了小二楼,生活条件比以往好了,四个儿女相继成了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在中国这个无神论政党掌权的国家,我们连信真神、敬拜神的权利都没有。因我们给宗派弟兄姊妹传福音,宗教界首领特别仇恨我们,开始盯梢我家;村里人也常注意我们家是否来外人了,村支书还几次来我家打探底细,想抓住我们跟随全能神的证据。无奈,我在村外打了个土窑洞,从新盖的楼房搬了出来。虽然窑洞没有楼房舒适,但我们心里却释放了许多,我们又可以继续聚会、尽本分了。

    2003年“非典”期间,中共借故对信神、传福音之人展开了更为严密的监视、控制与迫害,我也没有逃过此次“劫难”。那是4月14日半夜12点左右,五个恶警像土匪一样踹开我家的门闯了进来,将我和有事在我家住下的一个小弟兄强行抓捕带到了派出所。此后借故对我家进行了“大扫荡”,不仅把屋里搜翻得乱七八糟,还把屋里的地也挖得面目全非,又把我们的二层小楼也翻了个底朝天。恶警以我接待小弟兄为由而对我进行了审讯、毒打,之后将我与小弟兄都关进了看守所。期间,可恨的恶警指着我唆使犯人说:“他是信神的,你们狠狠地打他,看看他疼不疼?看他的神救不救他?”一群犯人把我暴打得浑身疼痛无法入睡。后来是神借着病痛为我开辟出路,我被查出患有心律失常、高血压等病症,那些犯人才不再暴打我。我们被关押了三个月后,神奇妙地摆布环境,看守所里突然来了上级领导,检查有无被延期关押的犯人,看守所这才将小弟兄无罪释放,对我判以三年劳教、五年社会监督。劳教所因我的病史不肯接收我,我才被改判“监外执行”获释回家。

    我回家后,亲戚、朋友、邻居都不和我来往,所有的人都冷眼看待我们。面对这一切,我感到心酸、难过:人是神造的,信神、跟随神天经地义,但在中国这个无神论鬼国里,我们信神的人却受到政府的制裁、迫害,被众人羞辱、毁谤、排斥。中共政府实在太卑鄙、太邪恶了!想到神的话说:“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我知道今天我因信神被抓坐监,这并不是羞耻的事,而是荣耀。一想到这些神的话,我心里就有力量、有信心继续走信神的路。后来,我见到了妻子,妻子向我讲述了她的遭遇:当初我被抓后,恶警又到处搜捕我妻子和教会的另一个弟兄。4月16日早上6点左右,一个姊妹带着我妻子和这个弟兄准备逃到另一个县城,去那里必须走离我们村不远的一条大路。走在路上,妻子特别害怕被认识的人举报,于是边走边祷告。没一会儿便下起了雨,他们三人把塑料袋套在头上,只掏了两个窟窿看路。快走到我们村时,雨越下越大,路上连一个人也没有,刚走过我们村,雨就停了。我妻子真真切切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心里对神发出感谢和赞美。当晚10点左右,他们到了一个弟兄家,但因村里对外来人查得太严,他们只能离开。走出弟兄家,他们不知该去往哪里,只好把自行车放在玉米地里。四月份玉米长得只有半米高,他们蹲下后头还露在外面,当路上有汽车开过时,他们就只能趴到地里,等汽车过去后再蹲起来。当时地里又泥又湿,他们怕遇上蛇,也怕坏人,但更害怕的是警察的追捕。妻子跪在泥水里向神祷告:“神啊!你是全能的,你是我们的依靠、盾牌,我们能不能被抓捕都在你的手中,我们愿顺服你的摆布,求你带领我们胜过肉体的软弱……”第二天天刚亮,他们从泥泞的地里拖出自行车,又赶了一天的路,才到了一个姊妹家,暂时隐藏下来。此后,在我被关押的三个月中,妻子为躲避中共的抓捕,一直不敢回家,四处躲藏。听了妻子的叙述,我心里更加恨恶中共政府,同时也体尝到了神的爱,不管是我被抓坐监,还是妻子在外面被追捕逃亡,神都在带领、看顾着我们每一个人。所以不管恶魔如何逼迫我们,我们都不再惧怕它,愿意依靠神继续信神、尽本分。

    由于在老家受中共政府的监视,我和妻子只好远离家乡,来到省城租房子住。本以为这下我们可以安心信神、尽本分了,没想到恶警仍不放过我们,常常给我儿女们打电话,掌控我们的行踪。为了避免再次被抓捕,我和妻子常常搬家,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有一次,大女儿打电话说恶警又在找我们,我们听后赶紧搬家。结果刚交了三个月的房租住了5天,教会又通知我们说警察在附近排查我们,这里又不安全了。我们连一件衣物也没拿,弟兄姊妹连夜把我们转移到了另一个城市。就这样,我们每天过得提心吊胆,不得安宁。有时想到家里本来有楼房可以安安生生地住着,可现在因着信神被恶警追捕得到处流浪、无处藏身,我心里就恨透了中共政府。《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中说:“在中国,人没有家,人自己那个家就不叫家,那不是你的净土,你都没有权力掌管,警察那就像土匪一样,说进你的屋那就是随时的事,说把你的家抄了,把你的房子拆了,那都是随时的事,都没有证件,更没有法律。……警察随时就可以把你的门踹开,随时就可以抄你的家,随时就可以把你抓走,随时就可以把你的房子封锁、拆掉,这都是事实。”中共政府就是这样无法无天、卑鄙凶残,对老百姓的生命、财产都是任意糟踏、残害,使人没法过正常生活。今天我们若不是因着有神的话带领,有弟兄姊妹帮助、照顾,我们老两口还不知会被中共政府逼成什么样呢,中共掌权的确就是恶魔掌权,给老百姓带来的全是灾难、祸患。我要彻底与它决裂,坚决跟随神到底!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中共政府密切监视一切“可疑”人物,尤其对信神的人,凡是被政府抓过的都要掌控行踪、严密控制。7月,当地派出所的恶警找不到我们,就派人日夜监视老家的大女儿家,又派人找到在省城打工的二儿子和二女儿家搜捕我们。一天,我妻子尽本分刚回家,就接到二女儿的电话,说老家派出所的警察要来我们租住的房子。放下电话,妻子向神祷告后,急忙收拾好所有的神话书籍送到一个姊妹家。当时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同时租了另一个住处,儿女们也不知道,这次我们躲藏到这里才没被恶警发现。万没想到,恶警抓不到我们就赖着不走。白天,他们在我二儿子开的小饭店大吃大喝、任意糟踏,晚上又强行住到我二女儿家,让我女儿给炖上大鱼大肉,摆上水果招待他们。大晚上的,他们不睡觉,一伙人看电视、打扑克,吆五喝六的,把我女儿家折腾得乌烟瘴气。当时二儿子刚信神一个月,二女儿尽上了本分,家里存放着教会的书籍,两个儿女谁也不敢得罪这伙恶警,只好硬着头皮忍着。恶警每天逼着儿女找我们,目的没得逞,又使出了更阴险的招数,逼着我儿子给我和妻子登寻人启事,否则就要按“窝藏罪”处置他。“寻人启示”的大概内容是我和妻子因着与儿子闹意见离家出走,望知情群众提供线索。儿子迫于无奈,只能按他们的意思做。一时间,大街小巷、电线杆、墙壁上、三岔路口、公交车上、十字路口都贴满了我和妻子的相片,导致我们根本无法出门,寸步难行,感到整座城市都笼罩着恐怖、紧张的气氛,使我们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想不到中共政府竟利用这种借刀杀人的手段,发动所谓的“群众力量”来达到自己搜捕、迫害信神之人的目的,真是卑鄙无耻!不仅如此,儿子和女儿家附近的人都知道了我们信神被追捕的事,议论纷纷,致使儿子和女儿承受着被羞辱、毁谤的痛苦。这些恶警每天住在女儿家,邻居们说什么的都有,引起女婿极度的反感。可这些恶警没有一点羞耻感,还颠倒黑白地挑唆女婿:“我们也不想这样,但没办法,谁叫你丈人他们信什么全能神,要怪就怪他们……”“好好管管你的妻子,别让她跟她的父母一样……”在恶警的挑拨离间下,女婿每天和女儿吵嘴、打架。这伙恶警就这样把我儿子、女儿家搅得鸡犬不宁,没法过日子。听说这些后,我心里恨透了中共政府。他们不允许一个人信神,就连我们这样的老头、老太太都不放过,为了逼我们背叛神、放弃信神,不仅对我们实施抓捕、审讯、毒打、关押,还卑鄙无耻地破坏我们儿女的家庭生活,妄图迫使我们屈服。这些恶警真是一伙兴妖作怪的活鬼,正是破坏、拆散人家庭的罪魁祸首。他们吃着老百姓的、喝着老百姓的,丝毫正事不干,放着那么多杀人、盗窃案不办,专门抓捕、迫害信神之人,他们哪里是什么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分明就是一伙抵挡神、祸害人的撒但恶魔。

    折腾了一个星期后,恶警仍然见不到我们的踪影,就逼着儿女们写下“保证父母不去北京上访闹事”的保证书。即使这样他们还不善罢甘休,又要将我儿子挟持回老家,想以此迫使儿女们说出我们的下落。当时,二儿媳刚生完孩子两个多月,没人照顾,见恶警要抓走我儿子,她实在忍无可忍了,就对恶警说:“有多少犯人你们不抓,却抓一个无罪的人,你们太不讲理了!”恶警们听后,更加恼羞成怒,把我儿子的胳膊拉到背后反拧起来,吊在车顶上往老家押送。一路上儿子被颠簸得晃来晃去,胳膊痛得受不了,连连惨叫,大声哀求他们:“大哥,大哥,快给我松松吧!”但这伙灭绝人性的恶魔丝毫不理睬,就这样把我儿子拉到了老家公安局。一进审讯室,恶警就逼问我儿子:“你父母信什么教?他们现在去哪里了?”儿子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卖我们,不能将我们交在恶魔手中受苦,就没告诉他们。恶警见什么也没问出来,就狠狠地打了我儿子一顿,并给他戴上手铐和几十斤重的脚镣扔在了一边。后来,儿子始终不说,恶警就卸下他的手铐、脚镣,把他关进一个小铁笼里,用铁链把他的两只手吊在笼顶,用另一根铁链把两只脚绑在笼子的两下角,使得儿子站不能站,蹲不能蹲,痛苦不堪。见儿子仍然不说,他们又将儿子的两只手反拧到背后吊在笼顶上,两只脚继续绑在笼子的两下角。到了晚上,当被放下来时,儿子感觉四肢就如被固定了一样根本动不了。睡觉时还得戴上手铐、脚镣。儿子每天这样被关在铁笼里,浑身疼痛,又气又饿,苦不堪言,没过多长时间,就被折磨得得了“疝气病”。即使这样恶警还不放过他,对儿子说:“你父母不来,你休想出去!”便将儿子关进了看守所。儿子每天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一天晚上,他的病又犯了,疼得无法忍受,哭天喊地也没人管。他就从床上滚到地上,再爬到门口,使出浑身力气双脚一蹬门,把门蹬破了一个洞,犯人们这才报告给了恶警。恶警来后,不仅不带他去看病,还威胁说:“你不说出你父母在哪,我们抓不到他们,就不能放你!”儿子哭喊着说:“我说了你们不相信,你干脆把我枪毙算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