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向高智晟律师致敬!]
藏人主张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大而空的高层“涉藏”会议
·中共十八大前后对藏政策会有变化吗?
·《铁鸟》被触动了北京的神经
·中共下达通知要求孤立自焚家,庭严惩同情藏人
·藏人自焚引起汉人震撼
·自焚剧增学生镇压
·青海藏区上千师生示威抗议遭镇压
·张朴:论藏人自焚
·藏人自焚抗议进入新阶段
·北京出台对藏政策的雏形
·蒙维藏汉共促国际干预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4)
·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赤风呼啸》代序
·澄清事实,减少民族矛盾
·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
·阳光下无间谍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袁紅冰赠给藏历新年的精神礼物
·悉尼中领馆前举行援藏抗议(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高智晟律师致敬!

   高智晟律师出狱后被监视居住在他妻子的姐姐家里。据说,高律师的体重减少近20公斤,牙齿松动到难以进食,基本不会与人交流,原因何在需要追究。在此借用徐沛博士的旧作向高律师致敬!
   
   —————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五年前,高智晟首次被绑架。被捕前他、郭飞雄、陈光诚、胡佳等男子汉主导的维权运动声势浩大,而被王容芬斥为刘太监的六四渣滓则通过“余王排郭”加以破坏。诺和奖的光环也遮不住异议五毛的的斑斑劣迹。高智晟们被失踪了,但草泥马却登场了!
   
    在此发布我五年前写的公开信,以表达我对高律师的敬意: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高律师,好!
   
    我曾给你去电话,可惜没找到你,接电话的可能是遭绑架后被软禁的温律师。我不能确定是他,因为他没有报姓名,但他记下了德国徐沛向高律师致敬。
   
    不久,一位师兄转来你的新作并表示赞赏你展示的胸怀。对你,我们达成“身体力行、舍己为公”的共识,我们也乐意绝食支持你。在德国报名参加绝食的东西方关心中国人权的各界人士不少,我今天报名时已排到三月下旬。与师兄有关你的对话让我想起我致盛雪的题为《人生如戏》的长信。盛雪早已在加拿大的冰天雪地里响应了你的绝食倡议。被胡适嘲笑的“人生如戏”和“人生如梦”是我最喜欢的两个成语,而你和盛雪是我眼中六十年代生人的杰出代表,所以,我想以《人生如梦》为题给你写封公开信,以表达我的敬意。我不可能给胡温写信,因为我蔑视伪君子。
   
    我的人生之路与象你一样生长在农村的仁人志士清水君、杨天水、张耀杰等大相径庭,但当我在2003年因想讲法轮功真相而走上中文网后,却发现“条条道路通罗马”,我们从不同的方向走上了反抗暴政、维护人权的不归路。我为在互联网上与你们相会而高兴。
   
    六四屠杀前,我对中共既无思考也不了解,对中共灌输每个学生的马列主义,包括鲁迅我也不理解。我爱读书,但除了唐诗宋词,《红楼梦》和《西游记》外,我读的多是外文。六四屠杀后,正在德国留学的我便加入了民运阵营,并因此改攻哲学,以便搞清马列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在德国大学我不用花多少工夫,就获知马克思乃流氓才子,马列主义等于恐怖主义。中共党员都是马列子孙,而非中华儿女。
   
    96年我获得博士学位后,曾有心海归,但到北大打了一头,就发现我根本不可能有所作为,自此便以作家身份旅居德国。
   
    在2002年以前,我致力于“东学西渐”,用德文解读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我因反感中共那一套以及胡适和鲁迅对中文界的影响,几乎脱离了中文界。所以,当我2002年思乡病发作,再次试图海归时,才发现我梦中的故国已是危机四伏的险地。可喜的是就在我听命孔子的“乱邦不居”,准备提前离开大陆之时,第一次获知法轮功的神奇和所遭受的迫害。
   
    我把抑恶扬善、追求真理视为作家的天职。回到德国后,我便开始阅读《转法轮》并立即采访法轮功学员。在亲身验证法轮功是佛法大道的同时我也无病一身轻,得以有精力揭露和抨击中共。换言之,是法轮功让我有耐心打写中文稿,回到中文界并通过你们了解大陆同胞的思想和生活状况。
   
    你的大作《我的平民母亲》证明象你母亲那样在苦难中仍然敬佛行善确实能让子孙大获其益。如果你达到今天这个境界,归功于你母亲的言传身教,那么我今天的言行则是和我母亲对着干的结果。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古训从五四起便遭口诛笔伐,但在我看来此话与“存天理灭人欲”一样有胡适、鲁迅不懂的深刻内涵。你母亲再一次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实例。你母亲没有机会接受愚民教育,也因此没受中共毒害,她本能地信神认命,行善积德,从而成为善良的化身,来生一定会得福报;而我母亲因为上过女中,所以能够参加“革命工作”,成为一名“国家干部”,也因此失去了天性,变成了唯物的马列老太太。我最后一次打电话给她。我刚说“妈,给你拜年”,她就回答说,“拿红包来!”接下来她就声称她这辈子不该嫁给我爸……过去我每次往家里打电话,都要挨骂,没想到这一次她居然诋毁对她言听计从了一辈子的丈夫!面对这样的母亲,即使我学贯东西,也只能目瞪口呆。
   
    不过我拒绝给她红包,因为她不缺钱,而我需要钱,以便能继续义务为从思想上清除中共而出力。上网后我立即发现中共偶像鲁迅严重污染中文文坛,所以,自视鲁迅天敌,以联合同仁清除鲁迅流毒和他开创的匿名骂人风为己任。因此,我注意到研究民国史的耀杰君,并找上门去。在读了他的《贫民大律师高智晟》后,我去信告知:“我在《中国之春》(www.zgzc.org/2005)上转载了你为高智晟而写的雄文,欢迎你有空光临。我接管半年来一再遭共特病毒攻击,这恰巧让我乐于继续义务劳动到中共垮台、王炳章出狱。”获知他一年多来一上海外网站就断线并且遭受病毒后,我告诉他:“只要中共不垮,作为华人在哪儿都难。我现在不仅难以回国,也难以得到父母理解,他们作为既得利益者认定我是大傻瓜……我在大陆时根本不知道还有象你一样挨饿的同龄人。因为想要弘扬佛法而上网,读了清水君、杨天水、你、焦国标、高智晟等的作品才知你们作为农民之子所吃的苦,而我作为共干之女吃的主要是精神上的苦,过去如此,现在依然……你听说今年五月将在柏林举办的全球支援中国民主化大会吗?我们已经开始为此忙碌。我将以《红色、黄色、白色—我看中文文艺作品》为题作篇报告,谈如何驱除马列出我父母一样的中共愚民的头脑。”
   
    说了那么多,只是想说明,无论是从家庭、社会的哪个角度上看,中共都是罪恶之源,因为它颠倒了正常社会的价值观。我理解你身为律师在大陆十分孤独,我身为作家在海外同样孤独,可正是因你的孤独我才感到鼓舞。在大陆的作家中也有位隐姓埋名的孤独者自称唐子。我接替了清水君,但远不及他多产,而唐子替代了郑贻春,却比他还多产。他今天的文章中有句话让我开心地笑了,在此照录:“高智晟也有一个高贵且美丽的妻子,唐子也有。这是上天给我们特别的安排。安排这样的贤内助——赐给我们这样的物质、精神的双重后盾,就是让我们来除共的。”我是女人,无家无夫,正是因此,我才可能与你们遥相呼应,因为我相信我的天命是助佛世间行,当务之急就是除共。
   
    总之,你我他用不同的人生经验和阅历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借你的话说就是:“法轮功信仰者已成功地寻找到了可不流一滴血的转型出路——即持续力促人们尽快脱离这个做尽做绝人间坏事的恶党。我的建议是,一退一近,即退党近神!不仅我们的转型会是美好的,更会使我们转型后的制度是永远美好的!”
   
    我对“转型”的理解则是“驱除马列、还我中华”或曰“瓦解共产党、弘扬真善忍”。
   
    人生如梦,我已梦醒,只想荡尽前世今生的红尘杂念,重回天国净土。
   
    我很幸运,能够不为中共迷惑,抓住千载难逢的修炼机缘;我很高兴,你和唐子都已认识到神的存在和法轮功的神奇,但愿你们比我能唤醒更多的受中共毒害的迷中人!
   
    祝 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徐沛敬上
   
    2006年2月于德国莱茵河畔
   
   

此文于2014年08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