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石板街踏歌(散文)]
东方安澜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板街踏歌(散文)

               石板街踏歌

       文/东方安澜

   春雨接连下着,下得人没了脾气。而且春雨中还夹杂寒气,这寒气还到处弥漫,室内室外都让人不舒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真不知道做什么好。春雨下得人心神不宁。像吊在岁月的悬空处,心境也是空落落的。幸亏有铁匠兄的提议,去唐市看石板街,才使人从悬空处落地,摸到了尘世的脉搏。

   人摸到了日子的节奏感,就生出了欣喜。虽然隔夜在微信上讲妥了,但是我还是赶了个早,到大师家才发觉我做了一个二百五,比约定的时间整整早了一个小时。不得不说,我是一个粗心的老屌丝。没想到比我还有二百五的,铁匠兄竟然可以手机不带,害得我和大师差一点求助CCTV,后来CCTV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说忙着扫黄,没空搭理我们的破事。没办法。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幸亏打铁的那个人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虚惊。看来信息不灵真是害死人。

   其实唐市石板街我以前去过。有个姓鲁的作家说“物以稀为贵”。试想我们四五十岁以上年纪的,小时候上街,老早哪个小镇没有一两条或长或短的石板街?!只是现在拆的拆翻的翻,改造的改造,时代变迁,旧迹难觅,使保存有二三百米的唐市石板街显得稀罕起来。

   和我起初来时整整相隔了八年。我已经辨不出方向感了。记忆和实景很难合二为一。庙、银杏、石板街都在,可怎么也找不回当年的那份感觉。有点迷惑有点晕眩,和下雨无关,和游兴无关。所以大师急于要用精诚铜业的分红请我们吃饭的时候,我没有立即附和。一种年龄、或者时间的差距,拉远了感觉和记忆。我触摸到了建立在空间上的纵深感,让我内心发出一阵莫名的惆怅来。

   实际上,石板街已经觉察到了陌生人的脚步声,闻声识乡情,石板街展露出它的光滑和熟稔,使人觉得每条石板都和自己密切相关。按照我的记忆,实际上我们往前走,到石板街的尽头左拐,有一个唐市最老的邮电局。是水泥薄层上的阴文字。可是此时,一切不复存在了。前面一条往昆山方向的通衢大道横断了石板街。石板街的尽头已经是桥拱了。边上两位在讨论着股经,分享着股市里的快乐与忧愁、痛苦还有煎熬,在雨中,在春雨的料峭中,激荡起热烈的气氛。我却怀着一个心结,看到离新桥栏杆触手可及的裸露在外的残垣断壁,产生了说不明白的滋味,像鲁迅见到叫他“老爷”的闰土,呆板木讷的形象和少年的鲜活伶俐形成强烈的反差,一个记忆坍塌了。时间可以摧毁记忆,我瞬间明白了,什么叫相见不如怀念。

   不过,好在我这个老屌丝,有半斤小六福就可以摆平我的记忆。从桥洞里过去,走到大路上,新年纳余庆的清冷,使我们找不到一个打点肚子的地方。后来,还是大师有游荡的经验,问了一位农妇,才摸索到了一个酒家。酒家在屋堆里,如果没有指点,一般还真难找到。让人联想到“水乡村廓酒旗风”的唐宋遗韵。似乎梅花深处,茅庐酒家,更有生活的清趣。酒家整个儿是人家的堂屋,我们就坐在中堂的正桌,无形中自我感觉似乎是贵客临门。“书剑飘零旧酒徒”,嗜酒的我,三两黄汤一灌,什么记忆、岁月、怀念、心结都在此刻滚他妈的蛋、去他妈的蛋、操他妈的蛋,人间的安逸和清稳,显得尤其重要。每个人都活在当下。活好当下。享受岁月带给人间的清福。天地絪缊,相荡交感,万物化生,一切能量和物质都会有始有终。我们终究都会老去和死去。和三两好友畅谈纵情,人生得意莫过于此。石板街的雨,为友情增添了注解。精诚铜业的前股东嚷着买单,我也就不客气了,蹭吃蹭喝是我的拿手戏。说实话,你还真不能鄙薄了小店,菜还不错。

   酒足饭饱,还有,兄弟相洽的欢愉,冲淡了外面的春寒。酒不醉人人自醉,也许真是这种情感和思想的交流融洽,才是人自醉的境界。心情愉悦,品藻人物。有血有肉的人,最不能避免的是情感的纠结。他们谈到某个共同认识的人,禁不住哈哈大笑,我打趣说,古有“非礼勿言”等等的训诫,对于圣洁的天使、或者圣洁的人间至境,任何语言都是亵渎和冒犯。且走且行且说,天上人间、地上虫鱼,一路踏歌而来。特别是铁匠兄既是杂家又是藏书家,广博强记,走出小店,谈兴上了一个高潮。古人说,“人情练达皆文章”,他们的待人接物处世为人,给友情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辉。使我记起了一个人。回到桥洞,我收拢了雨伞,对两位说,到现在,我们本该提到一个人,但我们一个人也没有提到他。大师说,秒针还是分针?铁匠兄笑眯眯不说话。看来,他们内心猜岔了,但他们脸上都没有非知道不可的急切,我也就没强调。把想说的名字咽下去了。看来有的人,是与我们彻底割裂了。

   我知道,桥洞里埋伏了我这个心结,一个是旧物不再;另一个,是旧人不再。二个不再都使人黯然神伤,但也没办法。

   雨很够意思的,似乎为了点缀我们的谈话,纤滑地落在雨伞上,不扰我们的清兴。谈兴越发浓郁起来。踏在石板上,轻微地发出当当的回音。大师对从精诚铜业的股东转变为大金重工的股东,身份的转变,意味着斩获的喜悦,这份喜悦包含着和喜欢出老千的中国股市斗智斗勇后胜利的骄傲。当下股市低迷,身处其中能游刃有余,实在难能可贵,难怪他们一路津津乐道。雨中的石板街偶尔有行人与我们擦肩而过。看到我们三个外来客大声扯淡,也不以为意。

   凭着记忆,我知道返身过桥,也有一段石板街,前面是长长的窄弄,可能在中间部分,残存有唐市中学的老校门。可惜一小段石板街过后,前面被一幢新屋拦住了,我们只能往河边走。在常熟东乡,唐市有“金唐市”的美誉,透露出农耕文化中一粥一饭一针一线的安逸富足的情状。河边的矮檐鳞次栉比,高墙之间密密匝匝,隐隐约约告诉你远古的繁华;对面的河岸人家,还有一个头戴斗笠的妇女,靠在门闼上和里面说话,远远望去,那一丝远古的风气弦歌不断。

   雨中看景,起初我以为来错了,多少会有些败兴;但到了河沿边,听到雨滴厮打人家雨篷上的滴答声,才使我这个没有浪漫细胞的人,内心也萌生出些许丝丝的清音。摈弃纷杂的襄扰,相比大太阳底下来观走河沿,更能让人领略到繁华背后的落寞,体会到平常日子的幸福、优裕。看来,观景的感受,也随心生。

   河沿边也改变了不少,到环洞桥对面,我已彻底放弃了印证我的记忆。当年来时,是从一个 张锡庚题字的什么文化建筑绕到河沿这边,踏上北新桥的。而现在我们踏上北新桥,桥边多了一个钢铁厂,油污、噪音、炼铁炉还有废铁,多多少少使我觉得似乎是走到了唐市的角落里,我们正在力图寻找某种被遗弃的存在。好在我们三个二流子也不是风雅的角色,不堪的环境没能影响我们的游兴,我们继续着彼此的高谈阔论。走到桥顶,我提议,在阴阳石上,我们站定,希望能沾沾古桥的福运。以前,我不信邪,大概西方有说法,谓对神的敬畏,是智慧的开端。所以现在,我信了。本来,天若不下雨,我会跪下来祈福。去年一年,既临灾变又开新运,看来,人生并非完全由理性主宰。我的祈福还有一层,事实上,这个北新桥另有个更富有乡土情结的名字:聚福桥。福因桥而生聚,人因福而增寿,人类智慧也得而永年。

   站在桥巅,眺望四方,视野开阔,内心残存的浊气也随之涤荡,心境一阵大好。情思渺远,这是一片久违了的景致,真是上苍对这片土地的恩赐。鱼米之乡的丰足尽收眼底。风调雨顺、子孙绕膝的好日子代代人的美好愿望在这里延续。可惜的是桥堍下破败的厂房大煞风景。身后文革年代的环洞桥和坍塌的围墙内萧瑟的草木,窘迫地僻陬一隅,无奈地忍受着雨打风吹的戕害,让人不忍细看,更让人怀想!当年提着自行车从聚福桥上来来往往的上班族如今已杳无踪迹,他们去哪里了?谁还能记得他们?他们的生老病死埋葬在日月的尘埃里,劬劳的汗水留在了这三米长的桥板和不远处废弃的码头上,一代人衰老了,不久的将来,我们都会从聚福桥上绝迹,留下后人的怅惘和追思。只有桥下的河水日夜不停地跳跃着、叫喊着,应和着天际的鸟雀,展现着生命的精彩。你听,轻轻的雨滴,是这清平世界里调皮的回音。

   

                            中华民国103年3月1日

(2014/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