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41739
   


   3
   
   史海那天听清华说完夏莲怀孕后,晚上就想跟夏莲好好谈谈,没有等他多问,夏莲就把过去的故事都告诉了他。
   夏莲向他讲的故事是这样的:史海在去年秋天把想要轻生的夏莲从阎王爷那里拉了回来,但那次并不是经历死亡的第一次,而之前还经历过一次更加惊心动魄的死亡接触,而且是在少年时期。1976年,那时夏莲刚刚八岁,对于她那是一个在心里充满美丽童话世界的年龄,也许那个夜晚在梦中过着白雪公主一样快乐的生活,但现实中的噩梦却无法容忍孩子的童话世界的存在,一场惊世骇俗的唐山大地震发生了,在废墟中被困了六天四个小时之后,她死里逃生。但她的父母却随着二十四万人的灰飞湮灭永远的离开了她,一个美好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不复存在了。一个花季少女的童话世界在幼小的心里从此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莲的悲剧并没有随着地震的结束而结束,而是在她的生活中继续延续了下去。失去亲人的她,被居住在北方的叔叔所收留。
   叔叔过去曾经在城市郊区一个小学里做老师,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但在那个时代,人的命运多舛,说不一定什么事情就把一个人的命运给改变了。人吃五谷杂粮,总要是消化的,在学校住宿的叔叔在夜中急于解决消化问题,没有想到的是他消化的问题解决了,但麻烦找上门了,随手在桌上撕下的一块报纸出现在他的粪便上,而这报纸上有印刷的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画像,那个时代,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画像是让人崇敬和朝拜的,岂能擦屁股遗臭在那里。不用说,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叔叔立马成了现行反革命犯,批斗、调查成了叔叔日常生活。经过生不如死的反复折腾后,经过万水千山的调查,叔叔的祖宗八代的历史也没有什么问题,祖坟掘出来也没有发现什么变天帐,后来虽然没有遭到镇压被宽大处理,但人民教师是绝对不能让他当下去,把他下放到了农村进行思想改造。由此叔叔过去那充满热情和活力的性格不见了,整日的唯唯诺诺的象老鼠一样的生活,后来村里有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儿子嫁给了叔叔,这个家的一切由脾气暴躁的婶婶当家作主。
   几年后,夏莲来到了这样的家庭里生活。在农村女孩上学是不被重视,何况还是一个寄养的女孩子,虽说婶婶专横霸道常常把她当丫鬟来使唤,但婶婶的儿子与当妈不一样,经常护着这个比她小些的妹妹,在儿子争取下,夏莲也能去村里的学校去读书。有了这个儿子的保护,夏莲虽说还是丫鬟的命,忍气吞声了十几年后的夏莲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夏莲的美丽容貌给她带来了噩梦。村里死了老婆的村支部书记看上了小夏莲,尽管他比夏莲大二十多岁,但这一点没有减少村书记占有少女的强烈欲望,再加上婶婶不喜欢这个外来的女孩子的原故,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在农村如果一个普通人家能攀上一个土皇帝的高枝,那也是普通人求之不得的好事情啊。这样一来,还可以有机会请村支书帮忙让儿子当兵。在农村一个人要是能当上兵,那也是算祖坟上冒青烟了。就这样,在夏莲几乎不知情的情况下,虽说婶婶的儿子死活不同意,但夏莲还是被捆上手脚送到了村支书的家里,无论夏莲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那情景让夏莲就感觉自己就像电影《白毛女》中的喜儿一样被人强行掠走。
   正当婶婶为自己所作所为庆幸的时候,第二天,天还没有大亮,婶婶的儿子就被涌进来的几个村民兵五花大绑的捆走了,后来儿子被以强奸罪名抓了起来,途中趁人不备逃了回来,在黎明前拉着夏莲要逃亡外地的时候,在路上被追逃的人一颗子弹穿透胸膛,死在她眼前。
   婶婶的儿子与夏莲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当夏莲长期生活在丫鬟的状态中的时候,是婶婶的儿子经常帮助和关怀她,夏莲也朦朦胧胧的对婶婶的儿子有原始般的好感,两人在肉体上有了亲密的关系也就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了。但巧取豪夺的村支书是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婶婶的儿子成了另一个牺牲品。
   地震所带来的伤害还没有在心理消除,新的伤害又不断的涌现,夏莲无法忍受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她终于象《白毛女》中的喜儿一样逃出了狼窝,最后也不知逃了多长时间,她绝望了,在风雨中站在了湖的桥面上。在那个电闪雷鸣的夜晚里,那个曾经毁灭她童话世界的画面不断在划破的夜空中出现,血肉模糊的父母,残垣断壁的家园的情景象锋利的刀不断割裂她衰弱的神经,再加上自己如那狂风中断线的风筝般得命运。她在差不多近乎崩溃走向死亡之际,是海哥让她回到了人间,她的心中重新慢慢地燃起新的希望之火。
   
   史海向杨帆讲完夏莲对他叙述的悲惨遭遇后说道:“听到发生在夏莲身上的人间惨剧,我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并流下了泪水,这是从我母亲跳海时流过的眼泪后第一次。”史海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后说:“听完夏莲的故事后,我想起了她之前说的一句话,有一天晚上我们送欣欣回家,欣欣在我们两人中间她拉着我们每人一只手。回来夏莲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出这样一句话‘我们是一家人多好啊。’当时我也没有多想,以为当时是她善良的心看欣欣可怜的原因,才说那样的话。
   知道夏莲的遭遇后,我才意识到她是多么想有一个家啊,而且我也认识到她不能再遭受一点风吹雨打了。所以我决定要照顾她,那时我好像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了。”他说完这里长长叹了一口气,“但还是非常的遗憾,我没有照顾好她,我真的觉得很愧对她的。”说完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侧头望着车的窗外,道路傍边的树还没有长出绿叶,孤独的从车窗口闪过。
   杨帆听完史海讲述夏莲的过程中眼睛也湿润起来,眼泪也难以控制不住的流淌下来,她用手轻轻地擦了一下流在脸颊上的泪水,她对史海说:“你不要自责了,不管怎么样你也尽心尽力了。当时听你说,要和她结婚,我不该冲动打你。”在安慰史海时,她对自己也自责起来。
   “说句心里话,我真希望你多打我几下出出气,那样我也许会好些。”
   “那好,我就多打你几下。”杨帆说完真的是用尽捶了史海右肩几下,“那天打完你我就后悔了,你这样做一定是有你的道理的。随后过了两天,我去找了夏莲,夏莲没有等我开口就告诉我说‘孩子不是海哥的’,听完她的话,我就明白了是我错怪你了。夏莲一句‘孩子不是海哥的’的话,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问了她住的地址和要了你的户口本。结婚照片是我让清华姐带你们去照的。这样其他的事情就一切OK了。”
   听着杨帆的话后,史海苦笑了一下,无奈的摇了下头。这时公共汽车到了铁厂附近,他们两人下了车。
(2014/08/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