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614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10
   
   六月三日晚上,韩流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后一头就倒在床上靠着棉被上想要睡一觉。
   李香君看他累得有些不像样子,就过来帮他脱衣服,“脱了好好睡一会吧。”
   “不用,我先躺一会再说。”韩流没有让她脱衣服,他现在就是想一动都不想动一下。
   “那好,你躺一会吧。我去把电视机关了,翻来覆去的播,烦人不烦人啊。”
   本来韩流进屋累得就想躺一会,进屋也没有注意那个十二寸的黑白电视机在播什么,听她说要关电视机才无意看了一眼电视,不看不要紧,一看觉得国家这次真的是要出大事情了。
   中央电视台只有两个一男一女的主持人反复不停的播放具有威胁恐怖色彩的《紧急通告》,而且那两个主持人好像是极不情愿的播放这样带有血腥的通告,两个人好像都没有化妆,头不抬眼不睁播放那条有很浓弹药味道的通告,这两个人,女主持人叫杜宪,男主持人叫薛辉,历史一定会记住这两个人以这种形式抗争的画面的。
   韩流反复看了两遍通告之后,身上好像被泼了盆凉水似的,激灵一下从床上起来了。“我出去一下,你早点休息吧。”
   韩流刚和李香君说完这话,李香君就一把搂住他,“求你别出去了,我真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情,你要出事,孩子还那么小,我怎么办啊?!”
   韩流也抱住李香君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不会出事的,如果我出事了,你可以找一个比我还好的人。”韩流一面安慰一面开玩笑说。
   “我不许你这样说,你不会出事。在我眼里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她把他搂得更紧了。
   “谢谢老婆你能这样说,在情感方面今生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韩流走出家门来到附近一个“民主沙龙”成员的家里,屋里有人听到敲门声问声是谁。
   “是我,韩流,我找冯工程师。”
   屋里的人立刻静了下来,等了一会说道:“老冯去他妈家了,今天晚上不会来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去单位找他吧。我们要休息了,就不请你进屋了。”说完就没有动静了。
   韩流敲门的时候好像听到老冯的声音,但他老婆却说没有在家。韩流在门口怔了一下,他上楼时的热血似乎有点冷了些,下楼的劲反而没有上楼的劲足了。
   外边天空中那往日的黑锅此时好像又往下压了压,黑幕低垂,空气也好像不是那样充足的满足人呼吸的需要。在他心神不定并想着找谁去的时候。
   夜晚中有强烈的刺眼的光闪了一下,有人给他拍照了。“拍的照片叫《夜色中的勇士》怎么样。”韩流闭一下眼睛消除一下强光的刺激,睁开眼睛在夜中好像还能看清四周。
   “看你神情好像挺郁闷的,走到我那里解解闷。”刚才给他拍照的是尤一仁。
   本来韩流出来时是热血沸腾的,没有想到刚才在冯工程师家门口碰了一下钉子,出师未捷让他的心情一下冷了许多,这时尤一仁的出现还是让他的热情燃烧了起来,人在闷闷的时候,总得要有一个说话或出气的地方啊,要不人真的是会憋死的,他们两人骑着自行车来到尤一仁住的地方。
   尤一仁居住的是一个塔楼,傍边还有一个人造的小湖,这个楼据说是米市长的衙内承建的,附近有很多娱乐场所,后来这里的赌场犯事,衙内不见了踪影。尤一仁以前和衙内关系不错,弄了一套这里的住宅。
   两人上楼前,尤一仁在楼下卖店买了些熟食,进屋把熟食放在桌子上,打开冰箱拿出两瓶青岛牌的啤酒。
   韩流扫了一眼屋内的格局,这是一套有七十平方面积的住房,一室一厅,不过他的一室一厅都显得很大,另外有带浴盆的洗手间,洗手间傍边是厨房。
   尤一仁用白胖胖的手启开啤酒瓶的盖子,“用瓶子喝还是用杯子喝啊。”
   “怎么省事就怎么着吧。”韩流把另外一瓶啤酒的盖子用牙咬开,长出一口气,然后大喝了一口啤酒,好像这酒能把心中的火给浇灭似的,“这天真的是好闷啊。”韩流有些压抑的说道。
   尤一仁随着韩流的目光望着窗外远处钢厂那为了燃尽气体而喷向天空的火焰说道:“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是啊,暴风雨就要来了,一场刚刚燃烧起来的希望之火,有可能就要被凶狠的暴风骤雨扑灭了,共和国又将处于黑暗及风雨飘摇之中了。”韩流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不要灰心,也许结果不会是那样的糟糕。”尤一仁撕下鸽子一个翅膀递给韩流。
   韩流看着乳鸽做成的烧烤,眉头皱了一下,接过鸽子翅膀没有吃放回桌子上,意味深长的说了句:“鸽子都烧烤成这样子了,和平的天空在那里啊。”
   “这里没有和平的天空,有的只是黑锅罩着的天空,鸽子在这样的天空飞翔,与其说整日被煤烟似的天空蚕食慢慢遭罪,还不如让人享受一下口福呢。”尤一仁说完无奈的摇了头。
   “我不会眼看这场轰轰烈烈民主运动就这样被专权者扼杀在摇篮之中。我一定联络更多的产业工人,建成类似波兰团结工会那样的组织。只有产业工人站起来并百折不饶抗争下去,我觉得这才是希望所在。之前我和很多人说起这事,他们都很赞同,有人在准备在帮我们起草一些规划和宣言及章程。”韩流喝的有些多了。
   “我看这是好办法,”尤一仁又打开一瓶啤酒递给韩流,韩流这时已经是喝第四瓶了,他平时基本是不喝酒的,喝点酒就满脸通红,都说喝酒脸红的人实诚不会耍什么心眼。
   “这方面的事情,如果有史海策划及帮忙,一定会好些。”
   “当然不能少了他呢,主意还是他出的呢,最初铁厂的“民主沙龙”就多亏他想办法才有今天这样的规模。没有想到学生运动提前爆发了,工人这块的基础还没有稳固下来,不过上次游行还是发挥了无法替代的作用。你看咱们那次游行比官方组织的还要好,秩序井然有条不紊。”
   “是啊,实际上咱们工人的素质还是挺高的,不光知道老婆孩子热炕头,做起大事来也是不含糊的。”
   “是不含糊,不含糊,咱们工人有力量。”韩流边说边唱了几句“咱们工人有力量!每天每日工作忙,盖起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改造得世界变呀么变了样!”然后又开始唱起《团结就是力量》的老歌来:“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要硬,比刚还要强,向着法西斯帝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着太阳,向着自由,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唱着唱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本来这段时间身体就特别的疲惫,看到今天晚上的新闻心里又特别不安,找朋友想探讨一下朋友又拒人门外,再加上喝了这么多酒,他整个人就陷入了沉睡之中了。
(2014/08/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