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郑恩宠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中共中央巡视组到达各地,从北京、浙江、河南、河北、辽宁、陕西传来消息,中央巡视组拒见访民或不受理访民的问题。说明。习近平要韩正尽快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而只是韩正在拖拖拉拉,不作为是个谣言。对此类谣言官方是不会清除的,对他们来说是多多益善。
    对此类谣言,上海的有些访民领袖为何要失语呢?证明一点,上海的许多访民领袖基本素质很差,品行也不良。看看,美国是如何给他们政治避难或发绿卡?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4年8月5日星期二
    陕西访民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冤情纪实(图)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陕西访民获得信息,从7月31日起,中央巡视组在陕西省信访局大厅开始接待举报和投诉。开始访民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前都曾多次听说中央调查组、巡视组、检查组到陕西来,但是不管他们如何盼望、打听、努力,都没有能够见上中央调查组、巡视组的官员,今天他们终于有机会能够见上中央巡视组的官员了,能够中央派来的官员反映冤情,似乎就像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访民门们就从各地赶到西安,求见中央巡视组官员。
   
   以下是几位陕西访民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冤情的实录:
   
   李启红:我是7月31日听说中央巡视组在省政府接待访民投诉的,31日下午4点多,我和我母亲曹秀琴就赶到省政府信访局,当时要求中央巡视组接见的访民还不多,我排队领到的是38号,很快就轮到我进去了。信访大厅门口有个“中央第七巡视组”的牌子,进到接待室内,见有两个接待官员,我们在椅子上坐下后,两位官员没有向我们介绍他们的姓名和身份,看了我们的《身份证》,接受了我们交给他们的纠纷反映案情的书面文字材料,我和我母亲用最简短的话介绍了我们的冤情。其中一个官员问我们:“你们主要告谁?”我和我母亲异口同声回答:“告镇领导人唐碧伟。”这个官员在登记表上写了几个字。另一个官员坐在电脑旁,没有说话。接着,问话的官员就叫我们离开,我母亲和我不由自主地说:“我们见一次中央来的人不容易,多少年了,有冤无处申……”还想再补充几句,但这个官员就叫下一个求见者了。我们只好退出接待的办公室。整个接待我们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封西霞:中央巡视组8点半开始接待举报投诉,我在8月1日不到7点就赶到了省信访局,已有近百人聚集在大门外,有个体投诉的,也有集体多人投诉的,我领到了19号,9点多就进去了。接待室门上没有接待单位的牌子,室内有两个接待官员,他们没有佩戴身份卡,也没有进行自我介绍。我先介绍了我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让接待官员看了我的《身份证》,简单概述了我的案情,接着交给他们有关的文字材料,一个装订成的大本子和四张单页。我接着说:“我所在的国棉四厂车间领导,随意克扣工人工资,延长工作时间不给报酬,非法剥夺了工人的吃饭时间,我向厂领导如实反映车间领导的侵权事实,却遭到车间和厂领导的合伙打击报复,工资减半、不给调工资还加重我的工作量,为了整治迫害我,还诬陷我旷工、违反计划生育。我根本就没有旷工,当时还没有结婚,怎么能违反计划生育呢?”一位接待官员说:“你快点,后边人多,还等着呢。”我说:“我见一次中央巡视官员不容易,我遭迫害、上访二十多年了,让我把主要情况说清楚。”这位官员说:“好了好了,赶紧走吧。”我只好离开接待室。我在接待室里总共五六分钟,连坐也没坐,接待的官员没有提问,也没有做记录。
   
   李启红、曹秀琴、封西霞等访民:8月1日10点多的时候,陕西省信访局大门外道路两侧已聚集了上千的举报投诉者,把马路都堵了,车辆无法通行,调来许多警察维持秩序,疏通道路。被接待过的人出来讲述接待的经过,没有进去的投诉者围拢来边听边询问边议论,有人说,接待室既不挂接待单位的牌子,接待官员也不佩戴中央巡视组成员的牌子,不做自我介绍,这个中央巡视组可能是假的,中央巡视组住在陕西宾馆。议论来议论去,到中午时,举报投诉者都纷纷赶到陕西宾馆。
   
   陕西宾馆大门外向东和向北的两条马路,早已停满了警车和截访的车辆,距大门几百米,就守候着各市、区、县、街道办的截访人员,一发现本辖区的上访人员,一拥而上,连拉带拖,塞到车里就拉走了。我们不要说见中央巡视组的人了,连陕西宾馆的大门跟前都到不了。就像每年在陕西宾馆开“两会”,我们到陕西宾馆要求见人民代表反映冤情的情形和结果一样。
   
   后来我们得知,这次中央巡视组接待举报、投诉,主要针对省级领导班子成员和下一级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的问题,重点是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问题,像广大人民群众急切反映的违法征地拆迁、公检法贪赃枉法、非法集资诈骗、侵害劳工权益等等严重问题,都不在这次中央巡视组受理的范围。我们感到看到的希望又非常渺茫了。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上午9:23
(2014/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