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郑恩宠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中共中央巡视组到达各地,从北京、浙江、河南、河北、辽宁、陕西传来消息,中央巡视组拒见访民或不受理访民的问题。说明。习近平要韩正尽快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而只是韩正在拖拖拉拉,不作为是个谣言。对此类谣言官方是不会清除的,对他们来说是多多益善。
    对此类谣言,上海的有些访民领袖为何要失语呢?证明一点,上海的许多访民领袖基本素质很差,品行也不良。看看,美国是如何给他们政治避难或发绿卡?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4年8月5日星期二
    陕西访民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冤情纪实(图)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陕西访民获得信息,从7月31日起,中央巡视组在陕西省信访局大厅开始接待举报和投诉。开始访民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前都曾多次听说中央调查组、巡视组、检查组到陕西来,但是不管他们如何盼望、打听、努力,都没有能够见上中央调查组、巡视组的官员,今天他们终于有机会能够见上中央巡视组的官员了,能够中央派来的官员反映冤情,似乎就像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访民门们就从各地赶到西安,求见中央巡视组官员。
   
   以下是几位陕西访民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冤情的实录:
   
   李启红:我是7月31日听说中央巡视组在省政府接待访民投诉的,31日下午4点多,我和我母亲曹秀琴就赶到省政府信访局,当时要求中央巡视组接见的访民还不多,我排队领到的是38号,很快就轮到我进去了。信访大厅门口有个“中央第七巡视组”的牌子,进到接待室内,见有两个接待官员,我们在椅子上坐下后,两位官员没有向我们介绍他们的姓名和身份,看了我们的《身份证》,接受了我们交给他们的纠纷反映案情的书面文字材料,我和我母亲用最简短的话介绍了我们的冤情。其中一个官员问我们:“你们主要告谁?”我和我母亲异口同声回答:“告镇领导人唐碧伟。”这个官员在登记表上写了几个字。另一个官员坐在电脑旁,没有说话。接着,问话的官员就叫我们离开,我母亲和我不由自主地说:“我们见一次中央来的人不容易,多少年了,有冤无处申……”还想再补充几句,但这个官员就叫下一个求见者了。我们只好退出接待的办公室。整个接待我们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封西霞:中央巡视组8点半开始接待举报投诉,我在8月1日不到7点就赶到了省信访局,已有近百人聚集在大门外,有个体投诉的,也有集体多人投诉的,我领到了19号,9点多就进去了。接待室门上没有接待单位的牌子,室内有两个接待官员,他们没有佩戴身份卡,也没有进行自我介绍。我先介绍了我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让接待官员看了我的《身份证》,简单概述了我的案情,接着交给他们有关的文字材料,一个装订成的大本子和四张单页。我接着说:“我所在的国棉四厂车间领导,随意克扣工人工资,延长工作时间不给报酬,非法剥夺了工人的吃饭时间,我向厂领导如实反映车间领导的侵权事实,却遭到车间和厂领导的合伙打击报复,工资减半、不给调工资还加重我的工作量,为了整治迫害我,还诬陷我旷工、违反计划生育。我根本就没有旷工,当时还没有结婚,怎么能违反计划生育呢?”一位接待官员说:“你快点,后边人多,还等着呢。”我说:“我见一次中央巡视官员不容易,我遭迫害、上访二十多年了,让我把主要情况说清楚。”这位官员说:“好了好了,赶紧走吧。”我只好离开接待室。我在接待室里总共五六分钟,连坐也没坐,接待的官员没有提问,也没有做记录。
   
   李启红、曹秀琴、封西霞等访民:8月1日10点多的时候,陕西省信访局大门外道路两侧已聚集了上千的举报投诉者,把马路都堵了,车辆无法通行,调来许多警察维持秩序,疏通道路。被接待过的人出来讲述接待的经过,没有进去的投诉者围拢来边听边询问边议论,有人说,接待室既不挂接待单位的牌子,接待官员也不佩戴中央巡视组成员的牌子,不做自我介绍,这个中央巡视组可能是假的,中央巡视组住在陕西宾馆。议论来议论去,到中午时,举报投诉者都纷纷赶到陕西宾馆。
   
   陕西宾馆大门外向东和向北的两条马路,早已停满了警车和截访的车辆,距大门几百米,就守候着各市、区、县、街道办的截访人员,一发现本辖区的上访人员,一拥而上,连拉带拖,塞到车里就拉走了。我们不要说见中央巡视组的人了,连陕西宾馆的大门跟前都到不了。就像每年在陕西宾馆开“两会”,我们到陕西宾馆要求见人民代表反映冤情的情形和结果一样。
   
   后来我们得知,这次中央巡视组接待举报、投诉,主要针对省级领导班子成员和下一级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的问题,重点是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问题,像广大人民群众急切反映的违法征地拆迁、公检法贪赃枉法、非法集资诈骗、侵害劳工权益等等严重问题,都不在这次中央巡视组受理的范围。我们感到看到的希望又非常渺茫了。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上午9:23
(2014/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